陳先生點點頭,又重新看向了李更新,忽然發現對方有了絲變化!

李更新的眼眶裏,竟然流出了兩行淚水。

陳先生心裏一驚,立刻興奮起來。

“兒子,你怎麼哭了?是哪裏難受嗎?”

陳先生又佯裝一個女人的聲音問道。

李更新哽噎着回答:“媽,我怕,我剛纔害怕,我想擦淚,但我怎麼動不了手臂?我是在做夢嗎?”

李更新的右臂擡起,卻被結結實實的綁住,椅子也因此發出了晃動。

“我動不了…媽…幫幫我…”

陳先生皺着眉,陷入了沉思,片刻後,他慢慢走過去,彎腰解李更新手臂上的繩索,卻被陳浩南一把抓住。

“你要幹嘛?”

陳浩南問道:“請考慮清楚,這麼做是有很大風險的。”

陳先生平靜的說:“只能這樣,纔可以保證他不從催眠中醒來,否則思想出現分差,我很難接着問話,再說了,你們隱龍,陳浩南,山雞,天二,大皮,大橘,大頭都在,還能讓他逃走啊?”

“實在不行,就帶到老闆跟前去。”

“萬一成功,老闆自然會特別高興。”

陳浩南沉默片刻,默認了他的觀點。

陳先生一邊鬆李更新手腕上的繩子,一邊保持着剛纔的語氣:“兒子,馬上就可以動了,馬上…”

啪!

李更新忽然擡起右手,抓住了陳先生的脖子。

跟着,他用一種很冰冷的口氣說道:“你們有什麼事情,儘管衝我來。”

“涉及我父母的人。”

李更新咬着牙,憤懣的,一字一句的說。

“都,該,死!” 陳先生眼眸中充滿了驚愕與恐懼,他張大嘴巴,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似乎想要說什麼,卻因爲喉嚨被卡住而談吐不清。

隱龍的人見狀,立刻做出反應。

“住手!”

“快救陳先生!”

“把他拉開!”

六個人朝椅子處跑去,但已經太遲了。

李更新咬着牙,惡狠狠的說道:“牽扯我父母的人,都要死。”

咯嘣。

李更新手腕發力,直接把陳先生脖子扭斷,對方身體發出陣痙攣,像是泄了氣的皮球,癱軟下去。

陳先生兩眼瞪的很大,嘴巴里滲出絲鮮血,順着下顎滴落在衣領,李更新單臂把他擡起,用力丟向了隱龍,暫時阻止六個人的進攻態勢。

隱龍的人立刻抱起來陳先生查看,發現已經沒氣。

山雞憤怒的掏出手qiang,對準李更新的腦袋,大吼:“你他媽竟然殺了陳先生,我要你去給他陪葬!”

陳浩南抓住山雞的手臂,大喝:“冷靜!陳先生的死不能沒有意義,把他帶回去吧,老闆會有辦法讓他交代。”

山雞看了眼陳先生,又看了眼陳浩南,他倒不是多在乎這個催眠大師的死活,而是他認爲,李更新先從他眼皮子底下逃脫,又在他眼前殺死自己組織的一名成員,無論哪個舉動,都令他顏面掃地。

“可是…南哥!”

“沒有可是!”

陳浩南大聲吼道,用種威嚴的目光看着山雞,片刻後,山雞嘆了口氣,慢慢放下了手qiang。

李更新拍了拍手掌,微笑着說道。

“不愧是國內頂尖的特種部隊隊長,很理智,也很沉穩,要比那些個毛頭小子強太多啦,不過嘛…”

李更新停止鼓掌,淡淡的開口。

“我看不起你們。”

包括陳浩南在內,隱龍的其餘成員都咬緊了牙齒,內心升起了一股怒意,畢竟,他們可是B國天之驕子,哪裏受過如此的侮辱?

李更新盯着陳浩南的眼睛,充滿不屑。

陳浩南瞳孔抖了下,微笑着說:“爲什麼?”

李更新嘲諷的回答:“作爲萬里挑一的戰士,竟然合手對付我一個普通人,傳出去,難道不怕被人笑掉大牙嗎?”

在‘武力系統’得到升級後,李更新不僅在體能,精神上,甚至在智慧上,也比以前強上太多。

他心裏明白,神祕勢力派出這麼一支強悍的部隊來對付自己,會令這些戰士心裏很不舒服。

聽陳先生的意思,這支隊伍平常應該被用在去完成艱難到令人不敢想象的任務,試想一下,做慣了那些任務的人,忽然被派來擊殺一名B國普通市民,是有多麼的屈才。

重生之星空巨蚊 他的做法果然奏效,這句話令沉穩的陳浩南也有了絲情感變化,但很快又被他給遮掩住了。

陳浩南微笑着說:“軍人,以服從命令爲天職。”

此人不愧是隊長,放在他身後其餘五個人中的任何一個,都已經被李更新的話激怒,失去理智。

李更新表面上依舊保持着平靜,畢竟這種時刻,誰先慌亂,就等於敗陣。

“我可以理解成你們當中每一個人,單獨和我戰鬥的話,都沒有必勝把握,所以才用這種藉口來騙人騙己嗎?”

李更新的話如同一把鋼刀,直接刺傷了陳浩南,以及隱龍每一個隊員胸膛裏,那顆自尊的心臟。

“放你的狗臭屁!要不是我們趕去及時,你已經被天二給揍死了!”

“南哥,我不能忍了,讓我和他單挑吧。”

“南哥,做出點回應吧,否則以後咱們兄弟的臉面往哪裏放?”

陳浩南聽着背後五個人的話,微微眯着眼睛,依舊沉默。

“算啦,你們還是一起上吧,否則被我打敗逃走,你們估計都沒臉活了。”

李更新擡起手腕,慢慢朝着六個人走去,臉上依舊充滿了不屑與鄙夷。

在他快要走到六個人跟前時,陳浩南開口了。

“你很有自信,但我想用事實證明,螻蟻終究是螻蟻,不能與頂尖的巨人匹敵,聽着,三個…”

陳浩南伸出三根手指。

“你隨便挑選三個人,進行單挑,如果隱龍輸給了你,我讓你離開這座地下室,半個小時內,任你逃脫。”

陳浩南往後退了一步,站在其餘五名成員當中。

其他的人聽他放話後,也興奮起來,他們每個人都渴望用行動證明,隱龍任意一個人,都比這個普通人強太多!

李更新心裏竊喜,因爲陳浩南已經上當!

隱龍所有成員一起上來,他絕對打不過,可如果分開,那就未必了,敗在天二手下,也只是他忽然那麼強悍,令自己猝不及防,假設做好心理準備,也未必不能贏。

畢竟,此刻自己的力量,速度,反應,都要比之前強上太多,這個他心裏跟明鏡一樣。

單打獨鬥,就有機會。

退一步講,即便真的敗了,他也可以通過這次戰鬥,洞悉隱龍每一個成員的特徵,在下次回檔後,做到知己知彼。

這一戰,沒有任何弊端。

李更新慢慢脫下外套,擡起手臂,指向了最左側的一個男子。

“就他。”

陳浩南擺了下腦袋,道:“大頭,去,狠狠教訓一下他。”

大頭活動着手腕走了出來,微笑着說:“沒問題。”

大頭在進入隱龍之前,曾是B國拳擊賽,自由搏擊賽上的冠軍選手,每次只要有他出現,結局基本已經確定。

但是,在幾年前,這名拳擊界的神話忽然銷聲匿跡,再沒有出現在衆人視線內,大家都猜測他被仇家暗殺。

從此,大頭在拳擊界,只留下了一個傳奇般的名字。

“小子,你選錯了對手。”

大頭猛然踩了下地面,身體如同炮彈一般彈射而出,來到李更新面前,他一記左直拳打出,快如閃電。

李更新努力捕捉到拳影后,用右手拍了下對方手臂,把這股巨大的力量打消了些,可跟着,大頭右手一記重拳打出,直逼而來,拳風大到吹飄了李更新的頭髮!

李更新幾乎用極限的反應側下腦袋,才勉強躲過,即便如此,他也感覺到一股充滿殺氣的力量,與自己擦肩而過!

李更新額頭滲出了層豆大的汗珠,他沒有想到這個人的拳法如此犀利,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時間,大頭擡起來右膝,朝着李更新狠狠踹來!

李更新立刻用雙手去擋,他感覺到胸口一陣發悶,整個身體如同斷線風箏,朝後倒飛了出去。

他用力穩定身形,落地後勉強站穩,但嘴角還是咳出了一口血來,他擡起頭,看向對方,內心升起了一股絕望。

和這個B國頂尖的特殊部隊戰士比起來,自己確實差的太遠。

這才只是一個照面,整個過程也就十幾秒鐘,繼續戰鬥下去,結局已經註定。

忽然,李更新發現了些不對勁。

大頭的眉頭緊皺,右臂似乎在微微發抖。

這是…

他忽然有了個膽大的想法。

李更新大喝一聲,猛然起身,朝着大頭的位置直撲而去,大頭一拳打出,李更新非但沒躲,還卯足了勁兒,朝着他的右拳轟了過去。

咯嘣。

李更新拳頭很痛,但他咬牙忍住,再看大頭,額頭滲出了許多汗珠,表情痛苦,整條右臂,忽然沒了力氣那般,鬆軟下去。

果然沒錯,他的右臂有傷!

李更新一鼓作氣,擡起右腿,狠狠踹了下大頭的胸口,把他整個人踢翻在地。

“大頭!”

“住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