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風陣陣,如厲鬼哭嘯。詭異陰森的氛圍,瞬間籠罩整個天地。

霽華閉上眼,復又睜開。他開口:「娘親,鬼娘子來了。」

「啊!」嗚嗚驚慌的大叫一聲,害怕的抱住月千歡的手指。發現藏不了自己,它撲扇翅膀飛進了月千歡的衣領下面藏著。

月千歡皺眉看了看嗚嗚。又看向天際,黑塔內本就黑暗。現在天空黑沉沉壓下來,視線受阻。只能隱約看到,天邊有一道身影快速的朝他們爬過來。

婚途有坑:老公乖乖跳 月瀾星:「看來我們有一戰了。」

「等等,我有個主意。」眾人聞聲看向月千歡。

月千歡看向霽華,「嗚嗚說,鬼娘子喜歡抓走小孩。鬼娘子奈何我們不得,但我們可以藉此找到鬼娘子的老巢。這樣找到金蘋果就很簡單了。」

眾人點頭,齊齊贊同。

不過他們可不認為,月千歡讓霽華以身冒險?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那,月千歡會怎麼做?

眾人只見月千歡掐訣,口中呢喃咒語。霽華的身邊,突然就出現了一個和他一模一樣的娃娃。不過神情呆板,眼神也沒有光彩。

房宿驚道:「這是傀儡?」

「月姑娘還會做傀儡?」

月千歡沒有回答。她並指,一道光沒入傀儡的眉心。頓時傀儡鮮活了起來,他們要不是一直在邊上看著,恐怕這時候都分不出來哪個才是真的霽華。

月千歡的底牌層出不窮。再次震驚到了沁玉秀和京玉堂兩人。

兩人心底,也更加堅定效忠月千歡的想法。不管現在還是將來,他們都絕對不會後悔的!

月千歡開口:「霽華,你先躲一下。」

「好。」

霽華閃身消失在原地。

縹緲客見了,眼睛發光。驚嘆道:「霽華速度不錯啊。瞬間沒了人,連我都沒發現他去哪兒了。」

月瀾星聽了,嘴角勾起一絲笑。

縹緲客當然發現不了,因為霽華進了九重空間塔里。同時,他還帶走了人靈嗚嗚。

九重空間塔里。

霽華站在墨九卿面前,手心裡捧著蒙圈的嗚嗚。他開口:「爹爹,娘親說讓你試試人靈的本事。」

「這就是人靈?」墨九卿伸出手。沒有抓到人靈嗚嗚,而是從嗚嗚身上擦過去了。

見此,墨九卿眉頭一皺。

霽華撇嘴。「要是讓娘親看見你現在這樣,一定又要傷心難過了。」

話鋒一轉,他眯起眼睛狡猾腹黑的看著墨九卿。說:「所以,爹爹我們先試試。要是人靈治好了你,娘親就不會難過。治不好,也不太比現在更糟。」

「你瞞著你娘做的?」

「沒有。娘親也同意了的。不過我是趁著娘親沒進來,讓爹爹你先試試。」霽華咧嘴,「娘親現在正忙著給鬼娘子下圈套呢。」

他們透過水鏡,看向九重空間塔外面。

鬼娘子煞氣騰騰的殺過來。她的身軀足足有上百米高。上半身是妖艷的大胸女人,下半身是猙獰的蜘蛛。八條鋸齒一樣的腿,讓人寒顫。 這就是鬼娘子!

擁有著妖艷迷人的美貌,胸前的澎湃,沒有任何遮掩。火辣出現在眾人面前。但沒有誰能對著鬼娘子,心生齷蹉。

她下半身的猙獰可怖,可不是拿來當擺設的。八條長腿邁出,一步上百里。刷刷而過,鋒利劃開地面。

「來了。」

月千歡抬手,「所有人準備。」

眾人齊齊站姿一變,做出隨時能攻擊的姿態。

眨眼間,鬼娘子衝到面前。「人類!多麼甜美的氣味,我要吃了你們!」

鬼娘子看到月千歡和沁玉秀,頓時臉孔一陣扭曲。「女人!是女人!我要殺了所有的女人,一個都不能留。殺了你們!」

鬼娘子瞪大眼,抬手光芒一閃。鋪天蓋地的蜘蛛毒刺爆出。

眾人急忙抽身閃躲。毒針如長槍一樣大小。深深扎在地面,滋滋將所有東西都腐蝕成黑色的臭水。

見此,眾人不由心驚。

好厲害的毒刺!

「男人,統統吃掉!」鬼娘子張開猩紅的嘴巴,瞬間吐出一張大的足以遮天蔽日的蜘蛛網。

「女人,全部殺了!」鬼娘子吐出蜘蛛網,就不在看男人們一眼。她好像信誓旦旦,沒有男人能逃出她的蜘蛛網。

沖向月千歡和沁玉秀。鬼娘子招手,無數毒刺撲來。

她緊跟其後。鋒利猙獰的蜘蛛腿落下。跟一座座山峰一樣,轟轟砸下。恐怕不是被蜘蛛腿插死,也會被壓死在下面。

沁玉秀躲得狼狽。眼見一直蜘蛛腿從她背後落下,而沁玉秀被一根毒刺逼的來不及躲閃時。月千歡抬手,五指一抓。

武力包裹沁玉秀,將她隔空抓到身邊。頭頂蜘蛛腿踩下來。

月千歡:「走。」

她閃身躲開,就露出了後面的傀儡·霽華。

一看見傀儡,鬼娘子眼睛都亮了。「孩子!是孩子!孩子是我的,我的孩子!」

她嘴巴咧開一道堪稱驚悚的笑容。彎下腰,龐大的雙手小心翼翼的抓向霽華。而傀儡·霽華躲閃開。鬼娘子窮追不捨的跟在後面。一時連月千歡和沁玉秀都忽略了。

月千歡冷冷看著鬼娘子。她指尖掐訣,牽引傀儡引開鬼娘子。

「月千歡!」耳邊傳來沁玉秀急促的呼喊。

沁玉秀很著急,「不好了。他們要被蜘蛛網抓住了!」

月千歡匆匆回頭看去。只見對面月瀾星他們統統被蜘蛛網籠罩住。手握青銅巨劍,月瀾星剛剛劈開蜘蛛網。還沒出去,蜘蛛網自己分泌粘液,又將蜘蛛網填補完整。

蜘蛛網越收縮越小。

一滴粘液滴在雲夜手背上。雲夜皺眉,「這粘液有麻痹毒素,大家小心。」

說著話,雲夜的整個左手垂在身側,似乎已經麻痹無法挪動。月瀾星大手一揮,直接把他拉到後面牢牢護著。

月千歡皺了皺眉,又看向傀儡將鬼娘子引得足夠遠。也準備的差不多了。月千歡最後打入一道法決,然後轉身飛向月瀾星他們。

手中出現幾株草藥。月千歡揉碎了,武力蒸發。然後將葯汁霧化落在蜘蛛網上。立馬腐蝕出一個大洞。

月千歡:「快出來!」 眾人立馬飛出來。後面鬼娘子已經抓到了傀儡,看到他們逃出。立馬憤怒的嘶吼著,轉身迅速衝過來。

月千歡提劍,幽光月一劍斬去。鬼娘子蜘蛛腿一彎,一跳百丈高避開了劍氣。落地時,月千歡他們已經不見了。

鬼娘子怎麼找都找不到。一向靈敏的鼻子,這時候也聞不到味了。「該死的人類!該死的男人,都跑了!還有女人,我還沒殺了她們!」

「嘻嘻,不過我抓到孩子了。我有孩子了。寶寶乖,寶寶不哭。」

鬼娘子伸手。她的身軀太過龐大,手掌落在傀儡身上。要不是一隻手還抓著傀儡,不然這一手落下去帶起的風,都能把傀儡吹走了。

動作溫柔的嚇人,一隻手指摸了摸傀儡的頭。「寶寶乖,娘帶你回去吃肉。嘻嘻嘻,娘親抓到了男人。那肉可好吃了。娘親還沒吃完,都留給寶寶你吃好不好?」

「……」不遠處躲著的眾人,齊齊打了個寒顫。

這個吃肉,吃的是什麼肉。簡直不能想太深入。

月瀾星皺眉,一臉不爽:「小歡,咱們什麼時候追上去。」

「對啊。月姑娘,要是鬼娘子發現傀儡是假的了,那我們的計劃豈不是白費了。」浮蹤客說。

月瀾星掃了他一眼,陰沉沉開口:「就算是個傀儡,那也是有霽華的樣子。我可不想看到她對傀儡做出什麼。」

「嗯,不會給她機會的。」月千歡點頭。

她正要說什麼,卻忽然臉色變了變。月千歡沉眸,看向月瀾星和雲夜,說:「我去看看霽華,讓他暫時別出來。你們等等。」

說完,不給眾人反應的時間,月千歡閃身消失了。

沁玉秀他們愣愣看著原地,半響反應不過來。房宿小聲問:「月師姐剛剛臉色好難看。不會是出事了吧?」

「不會的。」沁玉秀雖然不知道情況,但她卻堅信月千歡。

京玉堂似乎想到了什麼。他是曾經進過九重空間塔的。所以京玉堂更加安心,他開口:「放心吧。我們就在這兒等月姑娘。」

自從沁玉秀和京玉堂體內種下生死符后。他們對月千歡的稱呼,就從師姐師妹,變成了尊稱一聲月姑娘。

叫主人?月千歡就不會同意。那會暴露身份。

雲夜冷冷開口:「等她先安置好霽華,再去找鬼娘子!」

……

然而他們不知,月千歡變色不是因為霽華出事。而是去找兩個魯莽的傢伙算賬。

她終於發現了,霽華帶著人靈嗚嗚進九重空間塔。

她進去時。人靈嗚嗚的歌聲正要結束。月千歡看見司空喧,默凜,凌天和殷余他們乖乖的趴在地上,聆聽嗚嗚的歌聲。白糰子瞧見她進來,「嗷嗷」兩聲打招呼。

雖然會說話,但白糰子更愛嗷嗷的叫。

「娘親!」霽華看見月千歡進來。心虛的挺直脊背,咧嘴一笑,露出三顆牙齒。

雖然生氣,但更多是無奈。月千歡捏了捏霽華的臉蛋。「小淘氣。」

「但是效果很好啊。娘親你看爹爹!」

「歡歡。」墨九卿抱住月千歡,實體比往日更加強大。 此時,武元學院重重禁地之下。

深入地底千萬丈下,青銅城堡在轟鳴中垮塌了大半。三位黑袍長老,白修,白衣和白陌臉色極其難看的站在青銅城堡上空。

三人臉色鐵青發黑,雙手掐訣速度快的看不清動作。在他們身後,還有上千長老跟著一起掐訣念咒。

但不管他們怎麼做,都阻止不了青銅城堡的崩塌。

足足一個時辰后,青銅城堡的塌陷才停止下來。白修迫不及待的衝過去,不料頭頂一個雕像殘缺大半,不穩的栽下來。

砰!

白修頭頂張開屏障。半個雕像落下來,反倒砸了個粉碎。

「該死!這到底怎麼回事!」白修暴怒。

「墨九卿要突破封印了!可這不應該啊!」

「沒有任何人幫助,這封印可是禁陣。能困住至尊的。墨九卿怎麼會突破?怎麼能動搖禁陣?」白衣和白陌,齊齊感到不可置信。

他們身後的長老們,還不能停下修補禁陣的動作,因此也就沒有人插話,也無人能回答他們。

白修陰沉沉的盯著前面。他拂袖掐訣,將青銅城堡下的廢墟都挪開,清出一條路讓他走近青銅城堡內。

白衣和白陌對視一眼,也不再開口說話。沉默的一同出手清理。

廢了半天時間,等他們終於進去時。這抬頭一看,齊齊色變。

「不!不可能!」

「魔帝墨九卿居然突破了!這怎麼回事?」

「封印神魂,身體不在此處。他怎麼可能突破?」三人愣在原地,臉上的表情震驚的久久無法回神。

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突破?

誰能相信!

要不是他們現在親眼所見。不,他們就是親眼看見,也無法相信。

白衣開口:「難道是禁陣出問題了?」

「不可能!」白修一口否決,「在墨九卿突破之前,禁陣一直完好無損。他只有神魂在這兒,根本無法吸收天地靈氣,怎麼可能突破?」

「但是他已經突破了。」白陌開口,惹來白修瞪了他一眼。

顯然是不滿他戳破他的假裝看不見的偽裝。見此,白陌表面恭順低下頭。心底卻對這個老大十分不滿。

假裝看不見,難道就不會發生了嗎?

白衣:「現在當務之急,是要升級禁陣。而且,我們需要儘快找到墨九卿的魔后。他的身體,應該是在魔後手中。」

「不一定。墨九卿大婚之夜被封印神魂。魔族不可能把堂堂魔帝的身體,交到一個女人手裡。」

白衣反駁白陌。「可老夫聽說,魔帝十分愛他的妻子。為什麼不能在妻子手裡?魔族局勢動蕩,她也不會交給魔族。」

「哦?一個女人,難道還能跟魔族對抗不成。」白陌冷哼。

「夠了,兩邊都要查!」白修打斷白衣和白陌的爭執。

他眼底凝聚著雷霆怒意。壓低嗓子,陰沉沉說:「我會通知半魔魔葉,讓她深入魔族去打探消息。而我們,繼續找那個女人!」

「可是我們根本無法探查到消息。就好像有人護住了那個女人的消息一樣。」

「沒錯。我和白陌卜卦,根本算不到一丁點的信息。甚至,名字都查不到。」 「名字都查不到?」白修皺眉看向兩人。

白衣和白陌在卜卦上還算有天賦。加上他們可是至尊級別的強者,一個女人,就算是魔后。只要不到至尊級別,都逃不過他們的卜卦。

可現在,兩人居然說他們查不到。甚至連名字都不知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