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眼一開,王天生眼中的世界變成灰濛濛一片,人的氣息是紅色,藍色的是鬼怪,紫色是妖怪。

房屋內,一紫一紅十分明顯。

王天生打開木門,走進去,余任跟著王天生走進去,朝著房子的一角走去。

看著牆角的稻草人,王天生伸手去拿,結果一陣風颳起,將王天生衣服吹的咧咧作響。

「我不准你們動依依!」 ?「不準動依依!」

一米六的身高,人身,鳥翅膀,羽毛靛青色,棕色眼珠,紅色的鳥喙,蘿莉臉蛋,鳥人蘿莉一枚。

鳥人蘿莉一出現,余任邁步沖前,抽出刀,白光一閃,砍向鳥人蘿莉。

「鏘~」鐵器交鳴的聲音。

余任的刀在距離鳥人蘿莉頭頂一寸的位置停住,無論余任再怎麼用力,都無法砍下去。

「你快下……」余任本來想叫王天生出去,畢竟王天生是副指揮使的孫子,出了事,他怕是要被王老爺子活活削死。

結果原本王天生所站的位置連個人影都沒有。

「我在這。」王天生在門外招手。

余任運轉內氣,匯聚於刀刃上。

「流水刀。」余任側身橫移動到鳥人蘿莉右側,刀身叮叮噹噹砍在鳥人蘿莉身上。

靈氣高於內氣,內氣人人都能學,即使再沒有天賦的人,學習個三五年載,都能成為江湖上的三流高手。

不過內氣必須在十八歲成年才能學,否則會傷身,王天生要不是在十八歲開啟了外掛,他可能就會學內氣了。

靈氣也要在經脈成型修鍊最佳,但幼年卻能學基礎,靈氣不傷身,只不過在經脈沒有成型,使用的效果大打折扣。

妖怪分等級,小妖煉體,大妖築丹,天妖大道,分別對應人類的一品到九品、超凡、神境。

妖怪一般在一百五十歲后都能成為小妖,只要成為小妖,普通武道者無論如何都奈何不了妖怪。

這隻妖怪顯然已經是小妖了,所以無論余任如何努力攻擊都傷不到鳥人蘿莉。

鳥人蘿莉眼睛變藍,周圍的氣壓突然變低,肉眼可見的風圈在她初具規模胸脯上匯聚。

「不好!」這麼一個小村子竟然有小妖,小妖有多難碰到,就像一個普通人在街上碰到當紅一線明星一樣。

余任後撤身體,腳尖一點,身子懸空,朝木屋外飛去。

「轟~」風卷炸開,木屋直接被轟塌。

「咳咳咳!」余任滿身灰塵的從木屋中飛出來。

「回盛都,找妖捕,小妖已經不是我們能解決的。」余任說道。

「嗯?王天生呢?」余任發現王天生不見了。

「不知道啊!王哥在爆炸后就不見了!」

「那還不快去找!!」余任怒吼道。

該死的,沒想到小村子里竟然有小妖!王天生怎麼死我都不在意,但千萬別這次死。

木蓮村,後山森林。

「依依,你什麼時候能醒啊!」鳥人蘿莉用翅膀包住一個面色暗黑的女孩,棕色眼珠子淚光閃爍。

「她是中了魂印,只要除掉施加魂印到她身上的妖怪,她就能醒。」

「誰!」鳥人蘿莉翅膀一揮,月牙形的風刃甩出。

「鏘~」

「咻~」

風刃被彈開,將一棵樹攔腰削斷。

腹黑萌寶:大佬甜妻寵上天 鳥人蘿莉身右側站著一名男子,男子一襲黑衣,手持長劍,墨色的長發用一條繩子隨意綁著。

「冷靜,我不是怪蜀黍,這個小女孩的魂體要離體了,你的妖力雖然能幫她穩住,但人體很難承受妖怪的妖力,這個時候我的作用就有了。」王天生從腰帶上其中一個口袋拿出一張符。

王天生催動靈氣,想要將符籙拍在小女孩的頭上。

「不準動依依!」鳥人蘿莉緊緊的抱住小女孩,周身被風圈包裹,大地被風圈削出個坑。

「你看,有棉花彩雲!」王天生一副驚訝的表情看向天空。

「哪裡?」小鳥蘿莉頭銳利的目光變成愛心,頭一轉,看向天空。

「鐺~」王天生用劍柄敲在小鳥蘿莉的脊椎骨上。

「你騙我…」小鳥蘿莉頭一倒暈倒在地上。

王天生做了很多文案,典妖司大部分記錄在案的妖怪他都知道,小鳥蘿莉他第一眼就認出來了。

青鳥,長壽吉祥的代表,在妖界的作用多為傳書信,相當於是妖界的信鴿,體態輕柔,色澤亮麗,最好認的一點是她藍身紅喙。

這種鳥喜歡吃棉花彩雲,而且一般是傳信之用,所以這隻鳥背後很可能有後台。

敲暈青鳥后,王天生將手上的符籙貼在小女孩額頭,小女孩身上亮起白暈。

然後女孩身上朦朦朧朧的霧氣回體了。

木蓮村。

「沒有找到嗎?」余任問道。

捕快們搖頭,他們已經把村子翻了個底朝天都沒有看到王天生。

「走,回盛都!」余任翻身上馬,雙腿一夾,烈火馬飛馳而去。

捕快們也上馬,跟在余任的身後。

村子口轉角處,一男人站在木屋后,雙眼泛白,看著離去的余任等人。

木蓮村,後山森林。

「好暈啊!」鳥人蘿莉起身,晃晃了小腦袋。

「糟了,依依!」鳥人蘿莉突然想起來自己似乎被人打暈了,那麼依依豈不是危險了。

「呼!」鳥人蘿莉看到依依躺在她的腳上,呼出一口氣。

然後抬頭看到一個賤兮兮的彌勒佛笑,沒錯,那個把她敲暈的男人正盤腿靠坐在樹下,雙手端著茶杯,悠悠哉哉的喝著茶,臉上帶著佛系的笑容,好不愜意。

「騙子!根本沒有棉花彩雲,不僅沒有,你還打暈我!大騙子!」鳥人蘿莉看到王天生那副享受的模樣,氣憤道。

王天生用左手托著茶杯,儼然一個小老頭喝茶的模樣,「現在你有四個小時的時間講清楚發生的一切,不然其他妖捕到了,你就是罪犯,罪犯不僅沒有棉花彩雲吃,是什麼都沒得吃喲。」

「啊!我說,這裡有一隻虎精,它最近來到木蓮村後山,它為了修鍊,將村子裡面裡面山上打獵的人類殺死,並將他們變成倀鬼。」鳥人蘿莉被嚇到了,連忙說道。

「小鳥,似乎還有一點你沒有說。」王天生喝了一口茶笑道。

「什麼啊…」鳥人蘿莉的眼珠子打轉,典型的在想怎麼混過去。

「篡改記憶的法寶。」王天生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話。

「什麼!我怎麼可能有那種東西!那麼奪天地造化的法寶,我怎麼可能會有!不可能!」鳥人蘿莉是真的不會說謊。

鏘~嘩~

白光一閃,一道月牙亮光從閃過鳥人蘿莉的手腕。

「啊!」鳥人蘿莉的手腕被劃出一道血痕。

「滴滴滴~」鮮紅的血液從鳥人蘿莉的手上流下來,滴落在地面。

王天生靈氣匯聚於左手,將杯中的茶水震浮於空中,再用沾著鳥人蘿莉血的劍在懸空的茶水中畫出符籙。

「無色的。」

王天生用的符籙是查探符,需要用妖怪的血液作為引子,繪畫符籙,若是符籙變紅,證明該妖怪用人類氣血來修鍊,無色則沒有。

這個符籙是葛大師發明出來,妖怪殺人通常是為了修鍊,人類的氣血是妖怪的補品,妖怪煉體十分消耗氣血,所以妖怪一般殺了人,都會吸食人類的氣血。

舉個栗子,一個餓漢,看到一盤香噴噴的飯菜,能忍住嗎?

通過吸食氣血修鍊的妖怪,通常是野路子妖怪,他們沒有根基,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進行修鍊。

另一種是有家族有根基的妖怪,這類妖怪有適合他們自身的功法,可以藉助天地靈氣進行修鍊。

其實當初王天生好奇過,最初的妖怪是怎麼發現功法的,他也問了王淳仙。

王淳仙說,起初妖怪們都是將人類作為修鍊和食物來吃,但吸食人類氣血修鍊不是沒有後患,他們渡天劫的時候,大妖到天妖,需要渡天劫,通過吸食氣血的妖怪他們承受的壓力十分巨大。

因為雷本來就是驅魔辟邪的,更別說天雷,妖怪吸食氣血,他們體內邪氣龐大,被天雷攻擊承受到傷害也就越大。

所以那段時期,妖界沒有一個天妖,而人類這裡反而出來了個神境,也就是典妖司祖師爺道無量。

道無量一入神境,便將群妖殺的束手無策,最後若不是大妖們聯手,怕是大妖全滅。

道無量在的那段時期,沒有妖敢大動作,即使是現在,天知道道無量還有沒有活著,或是留下什麼殺手鐧?

所以妖怪不入天妖,就不敢在人界搞得太瘋。

可是老一輩的妖怪都是通過吸食氣血來提升修為,他們的天妖之路已經廢了,只能寄託於後代,於是他們開始創造適合他們功法,可惜妖怪雖然生命悠長,智力也不低,但在創造這方面就是手殘黨。

一千年過去,都沒有創造出一套直達天妖的功法。

成為大妖的功法倒是有,不過都在有家族有勢力的大妖怪手上。

道無量在一千年前,殺了不少大妖,這也就導致不少族群的妖怪沒有大妖保護,成為野妖怪。

所以現在有家族的妖怪,都是一千年前活下來的大妖創立的。

既然走修鍊的道路,那些妖怪就註定比不上人類。

為什麼比不上人類?

前面說了修鍊是靠經脈,有些經脈需要在成年的時候才能成型,妖怪壽命長,那麼他們的成長期就更長了。

據不可靠統計,妖怪們成年的普遍年齡是五百歲,都夠普通人類活五輩子。

經脈不成型,修鍊難進行。

而且對靈氣的感應還要看天賦,靈根就像是吸水管道,靈根越好,吸靈氣的能力越強,修為提升的越快。

有些妖怪沒有靈根,就無法用吸靈氣的方法提升修為。

以上種種,妖怪用靈氣修鍊優勢較之人類低上不少。

王天生又有了一個問題,就是這個世界到底沒有沒有王八成精的呢? ?木蓮村,後山森林。

「你和這個小姑娘什麼關係?」王天生問道。

「救命恩人?」王天生猜測了一個答案。

「你怎麼知道我的答啊!!?」鳥人蘿莉驚呼一聲,旋即慘叫一聲。

「沒錯,依依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傳信的時候被虎鬼打傷,躲在依依家養傷,依依照顧我。」鳥人蘿莉痛叫完后,一本正經的說道。

王天生沒有說話,目光在鳥人蘿莉和被稱為依依的女孩身上一掃。

「你叫什麼?這個女孩叫什麼?」王天生問道。

「我叫清婉,依依叫塗依依。」鳥人蘿莉說道。

「塗依依,我記得這個村子里沒有人姓塗。」

「怎麼可能?小啊!」清婉又痛叫一聲。

「大清早的練高音嗎?」王天生將手掌靠在耳朵上壓了壓。

「這個村子有名獵人姓塗,不信你可以去問,絕對有!」清婉確定道。

「那…」王天生還想問一些問題。

突然身子被一片黑影遮住,一聲虎嘯,王天生被黑影一撲,飛出十多米,撞在一棵樹上。

一隻黑斑虎咬著王天生的左手,滋滋滋的冒出火花。

王天生左手黃色符文流轉。

強化符,能夠極大程度的強化身體的堅韌程度。

王天生渾身上下都是強化符。

右手抽劍,白光一閃,王天生一劍砍在黑斑虎的肚子上,劍身砍在黑斑虎肚子上,發出鏘的一聲,黑斑虎受到大力衝擊,飛了出去。

「妖捕?」黑斑虎在空中舒展身體,一個翻越,站在一棵樹的樹榦上,鋒利的虎爪深深的刺入樹榦。

「初次見面,你會不會太熱情了。」王天生的左袖已經被黑斑虎咬成碎布。

「咻~」王天生朝上劈一劍,月牙形的劍氣脫劍而出,飛向樹榦上的黑斑虎。

黑斑虎一躍,又跳到另一棵樹上。

「咻~」原來黑斑虎所在的樹榦被劍氣削成兩半。

「你離這裡遠點。」王天生一直盯著黑斑虎,要是以前的王天生看到這麼大的黑斑虎,怕是嚇都要嚇死,但現在竟然完全沒有感覺,反而有點小激動。

王天生當然不是怕戰鬥波及到清婉,而是怕震壞塗依依的魂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