陣陣熱氣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手裡握著半根玄針劍,另外一半早就在白虎印的攻擊之下,化成了一灘鋼水,在地面上堆積凝固。

「你!」楊齊天站在原地,他想要說什麼,可喉嚨里就像是被煙熏過了一樣,聲音極其沙啞,張開嘴還有灰色的煙霧飄散出來。

「嘭!」最終他什麼話都沒有說出來,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昏迷過去。

江楓大口喘著氣,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這白虎印和蒼龍印正常來說,威力不大,但卻很消耗靈力。加上自己經脈的寬度,連續使用兩招,就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的靈力。

如果這四聖印是完整,恐怕他根本無法施展。

「哎,郁恆啊郁恆,你們的這個江楓,又毀了我流雲宗的一棵好苗子!」觀心道人頗為無奈,楊齊天並沒有死,但傷得很重,沒有幾個月怕是好不了了。

郁恆則是暢快地笑了起來,這一次會武,由於江楓的存在,幾乎是讓流雲宗的弟子人見人怕,現在更是越級擊敗了流雲宗的天才弟子楊齊天。

「我也沒想到江楓這麼強,他現在只有靈動一重天,卻打敗了靈動四重天的楊齊天,真是令人驚訝啊。」郁恆笑著搖了搖頭,看向江楓的目光,就像是看自己的親兒子一樣,說不出來的喜歡。

「哎,江楓勝,快來人把楊齊天抬下去療傷!」觀心道人只能無奈嘆氣,連忙吩咐人把這個流雲宗未來的候選人給抬了下去。

江楓順利回到了看台上,蕭蘭馨和郁南熙都鬆了口氣並且笑了起來。

「江楓,這一下可好了,我們看台上也清靜了許多。」蕭蘭馨把寒鋒劍遞給了他,輕聲說道。

江楓點了點頭,隨後看向了郁南熙,囑咐道:「劉正師兄能夠一路打敗靈動四重天的對手,非常厲害,你要小心。如果不敵,就直接認輸吧。」

劉正也是一個狠角色,面對許多的靈動三、四重天的弟子,不但不落下風,還親手將他們打敗,深藏不露!

郁南熙點點頭,說道:「放心吧,我有分寸。」說完,她便起身來到了擂台之上,劉正這個時候也走了下來。

「少閣主,接下來的比試多有得罪,還請您見諒。」劉正對著郁南熙拱手說道。

郁南熙面無表情,搖了搖頭,回應道:「沒什麼,還請劉正師兄全力以赴。」

「好!」劉正露出了一絲笑容,「不知道少閣主要不要服用回靈丹,把狀態調整到最好?」

郁南熙微微思索,便點頭將布袋中裝著的回靈丹拿了出來,服用了一顆。原本消耗的靈力,迅速就恢復過來。

「少閣主先出手吧!」劉正見郁南熙的狀態已經達到了巔峰,雙手之上包裹了一層淡藍色的靈力,嚴陣以待。

郁南熙點了點頭,單手一推,一股強勁的狂風對著劉正便吹了過去。她並沒有上來就拼盡全力,還是打算跟劉正試探一下。

劉正的臉上時刻保持著謙遜的笑容,面對席捲而來的狂風,也沒有任何的慌亂。他反手一掌,同樣的強風對著郁南熙吹了過去。

兩股勁風撞在了一起,擂台中央的氣流頓時紊亂起來,產生出來的風刃,直接將腳下的岩石都給掀了起來。

郁南熙一點也不驚訝,看過了劉正剛才的幾場比試,早就知道他主修的也是風屬性武技。

「少閣主小心了!」劉正大喝一聲,雙掌在身前揮舞了一陣,雙手漸漸聚合在了一起,淡藍色的靈力凝聚成了一股狂暴的龍捲,對著郁南熙卷了過去!

郁南熙感受到龍捲上傳來的強大力量,她也知道,就算是自己全力出手也無法徹底化解。但她還是擺動自己的雙手,如同揚起了一個又一個的波浪。

風刃前赴後繼地出現,對著龍捲砍了過去。

「嗚!」兩股狂風交織在了一起,起初平分秋色,但漸漸郁南熙的風刃開始消退,再過了沒一會兒龍捲便徹底地向郁南熙橫掃過去。

郁南熙想要再次調動靈力,已經來不及了,就在龍捲要擊中她的時候,結果龍捲卻消失了!

劉正拍了拍手,說道:「少閣主,若不是我靈力更加深厚一些,輸的恐怕就真的是我了。」

郁南熙淡淡地看著劉正,知道是他留手了,說道:「多謝劉師兄手下留情,這一次是我輸了。」說完,郁南熙便直接回到了看台上。

劉正則還是站在擂台上,服用了兩顆回靈丹之後,便看向了江楓。

江楓站起身來,一躍來到了擂台之上,這一次是他與劉正的較量,也是爭奪第一的最後一場比試!

「江楓師弟,你剛才經歷了一場大戰,我看還是服用幾顆回靈丹,調整一下狀態吧。」劉正擺出一副公平的樣子。

江楓點了點頭,他的靈力的確消耗巨大,拿出了回靈丹的藥瓶來。在劉正目光的註釋之下,倒出了兩顆丹藥放在手心。

劉正臉上的笑容漸漸放大,直到江楓吞下了兩粒回靈丹之後,終於是完全的笑了出來。

「咻!」

一道藍色的屏障瞬間從江楓的體內擴散出來,蕭蘭馨和郁南熙驚訝地看著江楓,似乎察覺到了一些問題。

而江楓則是看著自己的雙手,一臉的迷茫。

「我的靈力,竟然潰散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靈力怎麼會突然就全部潰散掉,而且還無法聚集?」江楓驚訝地望著自己的雙手,他的丹田當中,已經沒有了一絲的靈力,就算是天雷三藏也無法施展。

「江楓他的靈力,好像在一瞬間都潰散掉了。」蕭蘭馨和郁南熙兩人都皺起了眉頭來,她們也在剛才的時候,忽然察覺到了江楓潰散而出的靈力。

其他靈動境的修鍊者,也都有所覺察,紛紛驚訝地看向了江楓,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難道是因為江楓修鍊了某種武技的關係,所造成的後遺症么?」觀心道人皺起了眉頭,轉頭看向了郁恆問道。

郁恆則是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這孩子來青木閣沒幾天,我對他也不算是太了解,但我看並不像是武技的後遺症。你看,他臉上也充斥著驚訝,說明這件事情是偶然發生的。」

「哎,真是可惜了,走到了最後一場比試,結果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那個劉正也很厲害,能夠擊敗四重天的武者,兩人如果交手,江楓恐怕沒有勝算。」觀心道人為江楓感到非常的惋惜。

「哼,這個江楓總算是要輸了,最好輸的慘一點。靈力潰散,如果早點發生就好了,說不定我也能擊敗他!」杜威在看台上暗想著。

「這可怎麼辦,能不能先暫停會武,等江楓恢復了靈力之後,再跟劉正比試?」蕭蘭馨頓時慌了手腳。

郁南熙搖了搖頭,說道:「不可能,他們都已經站在了擂台上,比試就算開始了。江楓如果離開了擂台,那麼就意味著棄權。況且,我看那劉正也不願意放棄。」

「可惡,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蕭蘭馨思來想去,都沒有任何的頭緒,江楓的靈力潰散毫無徵兆,突然之間就發生了。

「江楓師弟,你怎麼了?」劉正裝作一臉無辜的樣子,而在他的心裡,早就狂笑不止,自己的散靈丹終於發揮了作用!

江楓看了看劉正,低聲說道:「我的靈力突然之間潰散了,一點也不剩,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江楓拿出了一枚回靈丹,吞了下去,頓時間磅礴的靈力從回靈丹里散發出來,湧入到江楓丹田裡。

但就在下一刻,這些靈力再次潰散,從他的身體當中逸散而出,根本就無法儲存到他的丹田之中。

江楓當真是慌了,他渾身顫抖,又想起了當初自己不能修鍊的那段日子,焦急地他都快要哭了出來。

「不行,我絕對不能變成一個廢人,我的靈力,你們快點聚集起來啊,快點聚集啊!」江楓不停地吸收天地靈氣,但這些靈氣進入到他的丹田之後,轉化為靈力便立即消散,完全無法儲存。

「江楓他!」蕭蘭馨和郁南熙兩人都看到了江楓幾乎要瘋狂絕望的一面,她們都知道江楓以前的事情,現在看到他的模樣心中非常不忍。

劉正則是微笑著說道:「江楓師弟,你別著急,我們都是同門師兄弟,我不會趁人之危的,你就先恢復,等靈力都恢復了我們在比試!」

劉正的公平姿態,博得不少人的好感,就連江楓都是對他感激地點了點頭,繼續努力恢復著自己消散的靈力。

時間慢慢地過去,看台上的人都發出了不滿的聲音,江楓已經在恢復靈力這件事情上,耗費了太多的時間。

「江楓,你要麼就打,要麼就棄權,不要再浪費我們的時間了。劉正一直沒有出手,他已經非常的夠意思了!」

「江楓,這就是報應,誰讓你剛才出手那麼重,把我們流雲宗兩名弟子都給打成了重傷,現在報應來了!就算是你走到了最後一步又怎麼樣,還不是要輸!」

面對這些聲音,江楓愈加的感覺到了驚恐,沒有靈力,也就意味著沒有辦法成為一名修鍊者,他的修鍊生涯很有可能就到此結束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江楓雙手抓住了頭髮,表情都快要因為恐懼而扭曲起來,「我的靈力呢,為什麼不會聚集!」

對於劉正所動的手腳,江楓渾然不知,更沒有想過是自己服用了丹藥之後,才會讓他的靈力瞬間潰散。

「你們不要再說了!」劉正怒目呵斥,「江楓師弟現在遇到了麻煩,作為師兄,我應該在這裡等他恢復。江楓師弟,你不要在意,師兄會在這裡等你的。」

江楓看了一眼劉正,心中有著說不出來的滋味,他現在對於靈力的問題束手無策,而劉正還如此大度,讓江楓有些愧疚。

「哎,江楓,我們不可能一直等你,雖然你的天賦非常過人,但遇到了這種事情,也沒有辦法。你要麼和劉正一戰,要麼就棄權吧。」觀心道人站了起來,猶豫了一下,緩緩開口。

劉正則是看著江楓,露出了擔憂的表情,但心裡卻非常的陰險。

「如今我表現出了足夠的大度和寬容,我想會在兩派當中豎立良好的形象。到時候蕭蘭馨一定會對我刮目相看,江楓,你還是跟我戰鬥吧,這將會讓我的聲望更上一層樓!」

「就是,江楓如果你繼續磨蹭下去,我們都瞧不起你!是男人,就大大方方的跟劉正決一勝負,不要像個縮頭烏龜一樣!」

「我看你還是棄權了吧,沒有了靈力,你什麼都不是,老老實實做一個普通人好了,不要再丟人現眼了!」

難聽的聲音繼續出現,但卻有一小部分人支持著江楓。

「江楓,你的身體不是非常強悍么,不要怕,就用你的身體說不定能夠打敗劉正!」

「沒錯,就算是沒有了靈力,你還有強大的身體力量,我們相信你,江楓你一定會成為這次會武的第一!」

江楓茫然四顧,靈力突然的消失,讓他完全亂了方寸,他真的擔心自己的靈力永遠都無法聚集。

但隨著時間緩緩流逝,他發現自己慢慢地可以聚集起來靈力了,雖然微小的可憐,但總算是讓他懸著的一顆心放了下去。

江楓原本已經被嚇得蒼白的兩旁,漸漸緩了過來,混亂的大腦也逐漸變得清醒,他握緊了拳頭,發現手裡還握著回靈丹的藥瓶。

「這回靈丹?」江楓忽然想起來,這一切都是在自己服用了回靈丹之後,他的靈力才開始潰散的。

「莫不成我的靈力潰散,都跟這個回靈丹有關係?可是郁南熙也服用了,但她就沒有事,這到底是為什麼?」江楓思索起來。

他把回靈丹全部都倒了在了掌心,仔細地觀察著。就在這個時候,劉正忽然開口說道:「江楓師弟,你再多吃一點回靈丹,說不定能有些效果。」

江楓看了劉正一眼,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劉正的態度讓他略微有些懷疑,可從他大度地等待自己,也稍微洗脫了劉正陷害自己的嫌疑。

「散靈丹的作用,頂多能維持一炷香左右,我看過不了多久,他就會回復了。如果現在他把所有的丹藥都吃了,散靈丹繼續發揮作用,他肯定會棄權!」劉正的目光鎖定在了江楓掌心上的一枚小藥丸上。

江楓察覺到了劉正那不同尋常的目光,再次打量起來自己手裡的回靈丹。這些回靈丹來煉製得非常規則,每一顆都幾乎一模一樣。

「這一枚丹藥?」江楓無意中瞥了一眼最邊上的一顆丹藥,發現這枚丹藥和其他的略有不同。雖然這枚丹藥也是圓形的,在卻有一點不規則。

江楓把丹藥捏在了手中,微微一揉,原本藍色的外衣竟然如同牆皮一樣脫落了下來,露出了綠色不規則的本來面目。

「糟了!」劉正心裡咯噔一下,臉色瞬間被嚇得慘白。散靈丹都被他偽裝過,只要修鍊者不仔細查看,根本就分別不出來。

但他萬萬沒想到,江楓竟然會懷疑到這些丹藥上,而且還能看出散靈丹的破綻,那麼接下來說不定就會懷疑到自己!

「這是什麼?」江楓心中駭然,這一枚綠色的丹藥經過了偽裝混在了回靈丹里,如果他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很有可能稀里糊塗地就吞下去。

「還有一枚。」江楓又發現了另外一枚,也是最後一枚,他也同樣將其捏碎,兩枚綠色的丹藥混在了一堆藍色藥丸里。

「那是,那是散靈丹!」郁南熙眼尖,一下子就辨認出來了江楓手中的綠色藥丸!她臉上的傷疤沒有被治好以前,經常接觸一些丹藥,這散靈丹她就看到過。

「散靈丹?」看台上頓時發出了嘩然聲,這散靈丹的功效,作為修鍊者他們都十分的清楚,正是讓修鍊者的靈力在一定時間內潰散掉!

「為什麼江楓的藥瓶里會有散靈丹!」蕭蘭馨恨不得直接跳到擂台上,「肯定是有人偷偷放進去的,或者掉包了!」

「散靈丹?」郁恆摸索著下巴,皺著眉頭,江楓靈力的潰散,已經得到了很好的答案,就是散靈丹造成的!

至於這散靈丹為什麼會在他的藥瓶里,以及到底是誰放的,就是接下來的問題了。

「散靈丹!」江楓死死地盯著自己手裡的綠色藥丸,他沒想到在回靈丹里竟然還混著這樣的東西,至於是誰放的,他漸漸抬頭看向了劉正。

看到江楓的目光,劉正一開始還不敢跟他對視,但後來嘆了口氣,說道:「江楓師弟,你的丹藥里出現了散靈丹我真的是十分遺憾,如果抓到了這個小人,師兄我一定會為你出這口氣的!」

江楓冷笑一聲,說道:「劉正,你就別在這裝了,給我們裝丹藥的人,就是你。我的藥瓶里為什麼會出現偽裝過的散靈丹,我想你最清楚不過了吧?」

「我?」劉正指了指自己,「我怎麼可能會陷害同門師兄弟?我是幫助你裝了丹藥不假,但我確確實實裝得都是回靈丹!江楓師弟,是不是你的藥瓶不小心被人掉包了啊。」劉正做出了一副無辜的模樣。

江楓拳頭緩緩地握緊起來,現在他幾乎確定這些散靈丹就是劉正給自己放進去的。

「好,既然你不承認,那我自然有辦法讓你承認。」 「江楓師弟,這事情不是我做的,不管你用什麼辦法,我都是清白的。當然,如果你想讓我幫你尋找那個卑鄙小人,我還是非常樂意效勞的。」劉正依舊嘴硬,就是不承認。

江楓冷笑著,將手中的丹藥全部都碾成了粉末,緩緩向著劉正走了過去。劉正看到江楓似乎要動手,立刻警惕起來。

江楓的身體多麼的強悍,在場的弟子都有目共睹,就算是劉正,他的心裡也有些膽怯,畢竟誰也不想變得像那韓起一樣。

「看來江楓師弟是想要跟我戰鬥了,那好,江楓師弟,雖然你無法動用靈力,但我也不會留手,你小心了。」劉正的眼睛當中閃爍出了一道寒光。

他原地邁開了雙腿,兩隻手上都包裹了一層青色的靈力,陣陣狂風從他的背後吹了出來,略微阻攔了江楓前進的腳步。

現在的江楓已經沒有了靈力,根本無法動用武技,但他的身體還是充滿了戰鬥力,只要能讓他近身,那麼劉正也必敗無疑。

「我現在只能依靠這副身體了,可惜這裡的人太多,我無法動用幽冥鬼手,否則一定要把這個劉正給吸個乾淨!」

江楓心中對他充滿了怨恨,幽冥鬼手這一招絕對不能隨便施展,萬一要是讓郁恆等人心動,對他只有害處沒有一點好處。

「江楓師弟,我最後在勸你一次,你還是投降吧,如果被我武技傷到了,也會傷了咱們之間的和氣。」劉正依舊假惺惺的對江楓勸說。

江楓閉口不言,頂著狂風繼續向劉正走了過去,這點風力也只能讓他略微感受到一點阻力,根本無法攔得住他。

「好,既然你這麼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了!」劉正咬了咬牙,也狠下心來,他雙手猛地對江楓推了過去,兩道龍捲瞬間從他的掌心席捲而出!

「吃我這一招的,迴風掌!」

兩道龍捲就像是兩條風龍,張開了血盆大口,對著江楓撕咬過去。有些細小的石塊被捲入其中,眨眼間就變成了碎末!

「江楓師弟,我的這招迴風掌只不過是黃級上品武技,我不想傷了你,如果你還有一絲理智的話,還是棄權吧!」劉正躲藏在了龍捲之後,繼續對眾人展現他那寬容慈悲的心胸。

江楓死死盯住了這兩道龍捲風,其中蘊含的靈力並不是那麼強悍,等它們逼近到了眼前的時候,江楓也原地站住。

他的雙腳就好像紮根在了地面一樣,雙臂護在了胸前,兩道龍捲彷彿找到了目標,一口就把江楓給吞了進去!

「轟!」兩道龍捲直接撞在了擂台之上,江楓周圍的石塊頓時被卷了起來,混在龍捲風當中,對著江楓不停地攻擊。

江楓的身體牢牢地站在了地面上,任憑龍捲風的吹拂也紋絲不動。至於那些碎石塊,撞在他身上的同時,就變得粉碎,根本就沒有對他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哈!」江楓大喝一聲,雙臂猛地張開,一股強大的氣勢瞬間從他的體內擴散開來,直接把兩道灰色的龍捲風給撕個粉碎,最終消散!

不過江楓此時特別的狼狽,他身上的衣服早就破爛不堪,現在被龍捲這麼一絞,更是連僅剩的遮羞布都沒有了。

引得不少的女性修鍊者紛紛捂住了眼睛,罵江楓是流氓。但江楓毫不在意,將自己那吸收了暗魔族怪物之後,變化的流線型身材完全的展現出來。

還是讓一部分的女性修鍊者認不出發出驚嘆聲,更是讓一些人眼放桃花。

「你,你的靈力不是潰散了么!」劉正難以置信地看著江楓,沒有靈力的衝撞,想要破解掉龍捲風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江楓笑著說道:「怎麼,難道你害怕了么?放心,我的靈力也只恢復了一絲左右,想要完全恢復恐怕還需要很久呢。」

「那你剛才是怎麼做到的?我的迴風掌,單憑你的身體力量,怎麼可能給破解掉,這可是武技啊!」

劉正被江楓的實力給震驚到了,沒想到自己都讓他的靈力潰散,結果還是這麼難以打敗,他真想弄清楚江楓的身體到底是用什麼做的。

「剛才是怎麼回事?」郁南熙和蕭蘭馨對視了一眼,都不明白為什麼江楓的體內會出現如此強大的氣勢,以至於都將武技直接給擊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