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詩瑪一哭,話也說順暢了。

夏洛奇一聽,原來這金線雪蓮這麼不容易養成啊。

於是,不說話了。

「走吧。」

停了一小會兒,夏洛奇等阿詩瑪哭聲小了些后說道。

「去哪裡啊?」

「我也不知道啊。」

「那你進來幹嘛?」

「我進來就是要出去啊!」

「什麼,你要出哪裡去啊?」

「我都聽糊塗了。」

「那是你智商有問題。」

夏洛奇發現對付這有點傻的女神,打擊她是最有用的方法。

省得她一傲嬌,就開始指手劃腳的礙事。

「我……」

阿詩瑪想想,好像是這樣的,自己智商是有問題了。

因為她失敗的太多了,早已自卑。

被夏洛奇這一頓欺負,竟然讓阿詩瑪覺得自己的確智商不行了。

自卑綜合症。

夏洛奇看見自己罵這傻瓜女神,她也不回嘴。

知道阿詩瑪有點當真了。

當即不再刺激她了。

「我再找一個人的夢,你能幫我嗎?」

夏洛奇知道,對於這自卑的人一定要讓她幹事情,只有讓她多干出成績,才能徹底治好她的自卑症。

必須讓女神發揮出她的所有才華,才能讓她相信自己還行。

「找一個夢?」

「誰的夢?」

「難道我們是在夢裡?」

「你不知道這是夢?」夏洛奇反問。

「不可能是夢啊?」

「我很清醒啊!」阿詩瑪有點奇怪的說道。

「我也很清醒,但我知道這是夢。」

夏洛奇冷靜的說。

「你跟著我,不要多說話,看到什麼奇怪的也不要亂問。」

「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們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

「是嘛?」

「有我在,能有多大危險?」阿詩瑪忽然又找到自己是女神的感覺了。

是啊,她可是草原冰山女神,還有什麼她打不過的?

夏洛奇這回沒理她,感覺這阿詩瑪正常些了。

「別動,我先進去看看,你等我叫你,你再出來。」

「你去哪裡啊?」阿詩瑪有些依賴這個吵架很兇的年輕人了。

「嗯,我去一個人的夢裡。我必須輕輕的,不能驚醒她。」

夏洛奇空間之刃輕輕一劃,夢之間的漆黑的隧道一下閃現出一道亮光。

夏洛奇雙手一撐,發現自己竟然在椰子樹頂端。

帝姬傳奇:華都幽夢 底下就是一大片蔚藍的海洋。

天空中白雲如狗如羊,被海風吹得向一邊直跑。

四下里似乎沒有人,於是,夏洛奇伸手,將阿詩瑪拉了出來。

「這裡是哪裡啊?」

阿詩瑪繼續白痴道。

「別問了,你四處感應一下,你的那些武功還能用么?」

夏洛奇在剛才夢之間的隧道中憑藉世界多稜鏡發現阿詩瑪的能量忽然降低了很多。

猜到阿詩瑪可能受到了空間壓制。

現在,夏洛奇感覺阿詩瑪的能量值又升了上來,所以夏洛奇有此一問。

阿詩瑪嘗試著收縮空間,發現沒問題。

繼續嘗試時間凝固,也沒問題。

「沒事了,我好了。」阿詩瑪驚喜的扭頭告訴夏洛奇。

這時的阿詩瑪已經變成了年輕漂亮驚艷的冰山女神的模樣。

夏洛奇不禁一陣心動,這個腦子有點呆傻的女人長得非常漂亮啊!

這一愣神,海風就差點把夏洛奇給吹掉下樹去。

阿詩瑪這才發現,自己與夏洛奇爬出來時,腳底下竟然是椰子樹端。

不由輕功發動,拉著夏洛奇的手,一招冰雪飄飛就如雪花般輕盈的落在了沙灘上。

「雲帆?」

夏洛奇看見不遠處的沙灘上躺著一個少女。

海浪沖著她的身體與衣服,她應該是昏迷了過去。

夏洛奇想起自己與雲帆在海上看明月時的場景。

那道百米高的海浪將自己衝進了夢之間的隧道里,雲帆被卷到哪裡,夏洛奇就不得而知了。

現在再次見到雲帆,應該是雲帆的夢還在繼續。

看來,雲帆的精神力還是不錯的,努力控制著夢裡的場景,沒有讓那突如其來的海浪將自己淹死。

「雲帆,快醒醒!」

夏洛奇扶起快被海水泡成泡菜的雲帆,大聲喊道。

「別動她,她肚子里都是海水。」

「你走開,我來幫她把海水吐出來。」

阿詩瑪一見雲帆的模樣,就知道她喝了太多的海水,鹹得暈過去的。

胸口的膻中穴一點,雲帆哇的一下就吐出幾大口渾濁的海水。

阿詩瑪再用力一按雲帆的肚子,又是一大口海水噴了出來。

「咳咳……」雲帆連續咳嗽,眼睛慢慢睜開。

「夏大哥!」

眼光中映出模模糊糊夏洛奇的影子,雲帆眼睛一閉,再次暈了過去。

「她是你什麼人啊?」

「朋友啊!」

「這就是她的夢么?」阿詩瑪問道。 「七殺,等四王座傳人精神力全部連接后,你就進入幻境,滅殺四人。」

獨孤秀芝在迷羅傘外傳音給七殺娘子道。

此時七殺娘子已經進入了迷羅傘的幻境,並且與斷念盤相連通。

「好的,師傅。」

幻境中的七殺受到獨孤秀芝的傳音后說道。

……

海水吐著舌頭,在沙灘外溫柔的呼吸。

雲帆已經醒來。

夏洛奇感覺這氛圍太安逸了。

「不對,這空間在緩慢的坍塌。」

阿詩瑪疑惑的說道。

「哦,是嗎?」

夏洛奇閉眼,展開多稜鏡查看能量分佈。

果然,北面與南面的空間壁壘似乎被什麼東西頂得扭曲起來。

「心跳!」

咚、咚、咚……

兩面都有心跳。

一面是比較穩定而有力的心跳,一面是有些著急有些快的心跳。

就在這時,北邊的天空像牛奶一樣化了開了。

蔚藍的天空中凸出了一大片翠綠的草原。

雪山也隨之進入。

「哲思?」

夏洛奇看見哲思騎著胭脂馬朝自己跑來。

「夏大哥,我終於找到你啦!」

後面則是黑壓壓的看不到頭的西突厥騎兵。

「莫非是西突厥騎兵進攻了?」

兩層空間古怪的相互嵌入。

草原在半空中,矗立著遙遠的雪山。

雪山上面則是飛速流逝的白雲藍天。

沙灘與海洋照樣溫存,好像沒有什麼變化。

「你父王呢?」

夏洛奇問跳下馬的哲思。

哲思跳下胭脂馬,勒住韁繩:

「按照你說的,全族東遷了。」

「我和大哥打了西突厥一個埋伏,射殺了他們上千人的先頭部隊。」

「你看,他們追過來了。」

「好,不怕,你快跳下來。」

草原空間還在嵌入,很快就遮蔽了海洋上空。

透明的草原,從沙灘上看過去。

那些草、那些賓士的駿馬似乎鋪在水裡一樣。

雪山也感覺不到沉重,輕飄飄的懸在半空。

哲思從草原上一跳,就來到了雲帆所在的沙灘上。

胭脂馬也被夏洛奇牽了下來。

隨即,這個交匯點就封閉了。

兩層空間已經無限融合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