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忒里俄斯一次只能說三四個字,然後就必須停頓一下,不過大致意思還是可以聽出來的。

顯然這傢伙跟著赫菲斯托斯也學了些好東西。

赫菲斯托斯善於將最普通的材料變成最優秀的兵器,而阿斯忒里俄斯則是將兵器變為更好的兵器。

顯然他的法則就是淬鍊法則。

「謝謝!」鬼狐心裡萬分感激,她本是Genesis公司的人,他被Genesis公司那樣對待,他卻不計前嫌。

還真是一個老實憨厚的人呢。

「當心,攔截它。」阿斯忒里俄斯提醒鬼狐。

「嗯。」鬼狐深吸一口氣,拉開弓箭。

「呃?!」

鬼狐身上其實早就已經沒有箭了。

這也是她剛才最憂慮的一點,所以她當時其實是抓了一把硬幣。

剛剛糾結,其實也就是在糾結,別說是別說是弓箭了,就算是子彈也不一定能把毒刺導彈引爆,更何況她現在抓的只是一把硬幣!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那硬幣上流轉著一道銀色的光華,像極了她在那一段並不知道是怎麼來的的記憶中看到了那一支光矢。

「怎麼……回事?」

但是時間已經不容她多想了。

既然那段記憶里她甚至用這種箭射殺了原型兵器,那麼用它對付一個毒刺導彈應該是沒問題的吧?

勾住弓弦的手指輕輕顫動,帶起一道銀色的弧線。

弧線的盡頭是巨大的煙火。

……

「炮手,彙報情況!」

「報告上將,我們的毒刺導彈好像被對方擊落了。」

「擊落了?用的是什麼武器?反器材狙擊步槍?」

「不,對手用的是……弓箭,而且好像使用弓箭的人是鬼狐士官長。」

哈桑上將怒不可竭。

沒有想到原來自己一直被騙了這麼久。

善於近身格鬥,優秀的潛伏能力難道都只是幌子?

還是說她進來本來就是在潛伏呢?

不論如何,今天開始通緝名單上又要多一個人了。 「派所有的火箭突擊兵上去!哪怕就是付出再大的代價,也要拿下這個叛徒!」

哈桑上將顯然是惱羞成怒。

「嘿,老傢伙,子彈摘除了是不是還有些疼啊?」

這個略帶沙啞的聲音令哈桑上將感到一絲絲的殺意。

「什麼人?」

「你那槍自衛也沒有用,」角落裡的冥河說,現在他的位置哈桑上將找到他還需要一會,「畢竟你已經是半個死人了。」

「你憑什麼下斷言?」哈桑上將似乎意識到聲音的來源來自柜子,當即對柜子開了兩槍。

「Ben!」

被噴一臉粘稠漿液的哈桑上將被嚇了一跳。

「你打傷了我的分身,他似乎很生氣,就自爆了,」聲音被沒有停下,「忘記告訴你了,濺到你臉上的是有機酸,雖然腐蝕性不強,但是很難弄掉的。」

「嗚嗚嗚嗚嗚嗚……」顯然,冥河就是想擺哈桑上將一道。

現在他說不了話,剛剛接到命令的衛兵也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幹掉了……

而且……這粘稠液體似乎是活的,居然將他徹底覆蓋住,將他黏在椅子上!

「現在如果讓你攪局,普羅米修斯神機妙算豈不是白叫的?」冥河說,「所以,就請你在這裡享受一下生活吧!」

一絲絲的困意泛起……

不好,自己吸入了什麼,在強迫自己入眠!

不行!

「不行你個大頭鬼!給老子睡!」

再一次被冥河揍暈的哈桑上將徹底失去意識。

沒錯,飲用鹽水製造的哥布林並不是徹底意義的單獨個體,而是分身。

就算是有自己的意識,那也和克隆人士兵一樣,必須絕對執行冥河的命令。

所以當冥河要求他自爆時,他毫不猶豫就自爆了。

很成功地濺了哈桑上將一臉奇怪的東西,還讓他不省人事。

雖說這話說起來怎麼感覺怪怪的,但是沒毛病呀!

情陷小辣椒 「普羅米修斯,我就先去血腥瑪麗號上等你們了。」冥河通過影魘藤對普羅米修斯說道。

「保持隱秘行動,不要被發現了。」普羅米修斯非常有決斷者的風範,說到。

「了解。」

「阿爾忒彌斯,接下來就要看你能不能化險為夷了。」普羅米修斯喃喃自語的說道,默默地閉上眼睛,開始預知未來。

王爺,別崩人設 ……

「擊落一個,看來有希望。」鬼狐對著車裡喊道。

但是其他幾個人似乎根本就沒有空理她。

那是因為她負責的只有毒刺防空導彈,但是像RPG,四零口徑榴彈,可全都在指望這些人解決!

說到底大家的工作量都是差不多的,更何況這裡還有一個南芊芊純粹都沒碰過槍。

「好啦好啦,你就別矯情了。」鬼狐自我嘲解道,「似乎還沒有到來得及高興的時候吧。」

「畢竟現在你可是干著最危險的活,手裡握著的可是大家的命脈呀!」

小聲的低語在嘈雜的環境里瞬間便被淹沒,但是這麼說一說似乎瞬間也輕鬆了許多。

就像蜘蛛俠在打架的時候,總要狠狠地嘲諷對手一樣,這也不妨是一種讓自己放輕鬆下來的手法。

心中警惕感微微一跳,鬼狐立刻就有了反應。

是右後方。

拉開弓的速度更是比誰都快。

眼睛捕捉到毒刺防空導彈的那一瞬間,時間似乎被減速,就像是原本連貫的動畫,忽然被分割成每一幀,一張一張的播放。

腦海中已經自然形成毒刺防空導彈飛過來的軌道,也確定了箭矢往哪個方向去,能夠最快攔截他。

指尖微微一抖,亮出第二枚硬幣。

第一枚硬幣瞬間化為光矢,直愣愣的擊打在毒刺防空導彈的側翼上。

生效了!

彈頭方向偏轉了!

側翼是用來控制導彈上下偏轉的東西,剛剛她的一箭看來很不巧的修改了毒刺防空導彈的飛行方向栓及時糾正的回來,但是這猛的一顛簸,速度這一方面可就是致命傷了。

再次拉開弓。

屏息!

時間似乎再次被減速。

而且現在那枚毒刺防空導彈還沒來得及低下頭呢!

光矢的破壞力可遠遠大於其他任何武器。

畢竟人類也在瘋狂的追逐能量武器,人類一直在追求的激光炮就是實例之一。

但是也許把眼光放低一點,把目標放小一點早就達成了。

也許真的不需要做什麼高能量級的激光炮,做成激光槍就已經很強大了。

毒刺防空導彈整體大小並不算大,所以並不會再給他做一套單獨的程序來控制它的引爆,而是使用撞擊起爆。

但是現在非常不巧的是,這玩意兒的撞擊起爆的隱性已經被某人用高能量級武器給毀壞了。

所以現在飛過來的純粹就是一個鐵疙瘩。

「雷光!接住!」

阿斯忒里俄斯站起身來,就像打橄欖球那樣,直接將整個毒刺防空導彈抱住。

過去了一秒。

過去了兩秒。

過去了三秒。

過去了很久。

阿斯忒里俄斯一直死死抱著這玩意兒沒有鬆手。

反正這過程挺長的,但是這玩意兒沒有爆炸。

「那瑟,告訴普羅米修斯,我給他帶了一件禮物回去,就當是我的見面禮了。」

一直專心開車的那瑟愣了一下,然後看了眼後視鏡。

他看到了阿斯忒里俄斯抱著的那枚毒刺防空導彈。

「你把那枚毒刺防空導彈弄到車上多久了?」那瑟趕緊追問。

「這是敵人打過來的第二枚毒刺防空導彈,我已經打掉31個了。」鬼狐說著,再次拉開弓,「不過現在是32個了。」

話音剛落,一朵巨大的煙火爆炸開來。

那瑟吞了吞口水,自己曾經還想挑戰阿爾忒彌斯,真是自不量力。

自己可沒有那個把握能真的射下那麼多毒刺防空導彈。

也不由好奇對手到底是有多少毒刺防空導彈?這玩意兒不要錢嗎?

總之現在靠著阿爾忒彌斯這個相較於他們真的是個神仙的人成功逃出來了,即將要到大門了。

但是接下來似乎才是難題所在。

他們該怎麼把門打開?

那可是連喪屍都知道,不可能硬攻的強悍存在啊。 「等一下,那瑟,路線不對!」鬼狐趕忙打斷他。「正門可是三米厚的鋼板啊,你想要怎麼打開它?」

「主母,幫忙開……」那瑟話都還沒有說完,蓋婭開口了。

「那瑟,我想需要你們自己想辦法,我可以修改土地、建築、陸地、但是我沒有辦法修改鋼鐵,所以這個我無能為力。」

「那為什麼現在才說啊,主母!」那瑟著急了。

「不用那麼著急,你們隊伍里也並不是沒有人能夠打開這扇門。」蓋婭說,「阿斯忒里俄斯他的法則是冶鍊法則,所以可以破壞任何金屬,所以從這上面破開一個洞輕而易舉。」

「不可以,堅決不可以。」鬼狐表示反對態度,「正門面對的是重度感染區,如果正門被破壞了的話,那麼喪屍就會大量的湧入這個庇護區,這個庇護區可就變成喪屍們的派對現場了。」

「了解。」那瑟點了點頭,「估計要辛苦一下各位了,我們要繞一段路。」

「所以,鬼狐,你最好快點說方向,不然我們可來不及了。」

「那瑟!」蓋婭聲音驟然變了,「犧牲是必要的,這個世界正在崩潰,你不拋棄什麼又怎可能保住什麼?」

那瑟有一種不詳和的預感。

蓋婭的觀點已經很明了了。

她認為神祇是最重要的生命體,為了神祇可以把其他的任何生命都拋棄掉。

雖然說總指揮是普羅米修斯在負責,但是權利最大的還是蓋婭,母儀天下的大地之母蓋婭。

所有人對於她的觀點都是無法反駁的,那就無法保證會不會演變出一種情況。

為了找出隱藏在人類中的神祇,將人類全部殺掉。

眾神的兵器都是赫菲斯托斯所製造的,赫菲斯托斯在做每一件兵器時都留了個心眼兒,讓他們強制無法傷到神祇,所以大肆屠殺人類其實並不會傷到其中的神祇。

當然阿爾忒彌斯能夠殺死自己的未婚夫奧瑞恩,那是因為她本身的狩獵法則代表的是野心,這東西適量倒還好說,過於龐大,那就很容易把他的法則本身的屬性變成惡魔的法則,所以她施展全力射出的那一箭,當場要了奧瑞恩的命。

但是如果不是那一箭賦予了足以殺死奧瑞恩的龐大惡魔力量,奧瑞恩的影子也不會擁有足夠的力量超越生死,化身成索羅塔克。

也就是說,索羅塔克,其實就是阿爾忒彌斯野心的載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