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在蘇傾城說話之前,將自己的右手食指豎在了自己的下嘴脣下面,做了個噓聲的手勢,示意蘇傾城不要說話。

蘇傾城這纔想起來金手和自己說過基因改造戰士的變態聽覺,蘇傾城趕緊閉上了自己的嘴,繼續假裝若無其事的走着路。

不過蘇傾城又想了想,還是回過了頭:“那幾個傢伙是王宇那個王八蛋的人嗎?那種人渣居然會有同伴?王宇那種人渣死在了黑虎那樣的人渣手裏,簡直太便宜他了,這種人渣要是落在了我的手裏,我一定要把他五馬……不!我一定要把他六馬分屍,讓他做鬼都不能逍遙快活!哼!”

金手呆呆地看着蘇傾城,明白蘇傾城這番話是故意說給可能存在的監聽者聽的,金手不由得暗暗讚歎自己這個老闆娘的膽大心細和聰明機智,和蘇傾城相比,自己簡直就是一個幹不了大事的膽小鬼!

金手輕輕嘆了口氣:“算了吧,老闆娘,您就消停一點吧!那些人估計和王宇一樣都是變態,還好王宇是死在黑虎手裏,要是死在我們手裏,就麻煩了!”

蘇傾城嘴角微微一揚:“不過……他們會不會把王宇的死算在我們頭上?畢竟黑虎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如果他們真的都是王宇那種變態,算我們頭上我們也辦法,回家等死吧!”

“唉!”

“唉!” 等到張偉反應過來的時候,面前的這份外賣已經被他給吃的乾乾淨淨了。

張偉面子上有些掛不住,但是又沒臉說出來,只能故意嚴肅的咳湊了一聲,清了清嗓子,破口開始罵。

“什麼東西,簡直就是亂七八糟,難吃死了,油膩的慌,根本就吃不下去。

要我說這鄒小北也就是運氣好,這東西能有啥特別的啊,不都是外賣那個味兒麼。

就這東西,他鄒小北能做,別人誰不能做啊,也就是運氣好了點,才能起來的這麼快,根本就不用放到眼睛裏……”

說到這兒,張偉臉色有些掛不住,畢竟自己剛纔確實是丟人了一點,不過這他絕對不承認是鄒小北的原因!

與此同時,張偉眼睛倒是微微亮了一下。

是啊,既然鄒小北能夠憑藉着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夜宵外賣大賺特賺,那他爲什麼不能做呢?

而且正是因爲這次鄒小北的動作,張偉倒是發現了一個問題。

他自己做了這一片的外賣這麼長時間,居然一直都沒有做上夜宵的外賣服務。

之前他是覺得看不上半夜的這一趟外賣,但是現在鄒小北親身告訴他,這裏面,是有很大的賺錢空間的。

雖然他們的外賣員晚餐的這一份外賣也送,但是畢竟不承包夜間的,一到了時間,基本上就沒有什麼單子了。

張偉眼珠子咕嚕嚕的轉了一圈,這才臉上掛上了笑容,對一邊的小劉幾人說道。

“小劉,我決定了,從今天開始,我們也跟附近的網吧談一下夜宵的合作。

商家那邊我去談,要我說,咱們就不跟那些燒烤店家合作,去找一些賣早餐的,那些本來就起的很早的老闆,讓他們再起的早一點,最好是把作息調整一下。”

小劉聞言,愣了一下,猶豫的說,“老大,可是人家能願意麼?”

小劉心裏有些嘀咕,說的很輕鬆,但是人家做早餐的那些老闆本來就很辛苦了,每天三四點就要開始做,早上五六點就開始賣了,還讓人家起早點?

乾脆不讓人家睡不就完了!

張偉自信滿滿的說,“俗話說的好,有錢能使鬼推磨,你讓那些老闆瞭解一下夜宵外賣究竟有多大的市場,告訴他們能賺多少錢,我還不信他們不樂意!”

“我這次,就要讓這不知天高地厚的鄒小北知道知道厲害!”

看着眼前滿臉傲慢的張偉,小劉幾人對視一眼,心裏都稍微有點犯嘀咕。

其實他剛纔就想說,不光是老闆樂不樂意的問題,賣早餐,真的能行麼?

就剛纔的那一份外賣,一打開那麼香的味道,簡直跟毒藥一樣,現在還讓他們口水不斷的蔓延。

還有就是剛纔張偉說的那話,誰聽不出來說的是違心的話?

就剛纔張偉那狼吞虎嚥的樣子,誰他麼信啊!

人家賣夜宵,他們他孃的賣早餐,這能行麼?

人家能買賬麼?

小劉心裏泛起了嘀咕。

反正是他的話,他肯定是選擇吃燒烤配汽水的!

大晚上大家肚子都餓得咕咕叫的時候,誰樂意去吃早餐啊?更何況,哪種早餐能有那麼霸道的香味?

那能有烤串好吃麼?

畢竟事關自己的利益,小劉遲疑了一下,還是打算咬牙跟張偉說一下自己的擔憂。

但是沒等小劉說出口,張偉就瞪了他一眼。

“還在這兒杵着幹嘛呢?還不趕快去幹活!難道還得等着讓鄒小北那孫子再多賺幾天的錢?”

聽到張偉訓斥的話之後,小劉頓時哆嗦了一下,嚇了一跳,連忙說。

“沒有沒有,老大我這就去!”

……

這天晚上。

網吧的夜貓子們揉着餓得咕咕叫的肚子,正尋思着準備點個外賣犒勞犒勞自己。

一天的疲憊下來,晚上豐盛的夜宵就是對他們最好的禮物。

正在他們準備點個最近才火起來的額校園幫的外賣的時候,忽然之間,網吧裏面有人拿着大喇叭吆喝了起來。

“走一走看一看啊,快來看,快來買啊,青青外賣正式入駐夜宵外賣,價格低廉,產品美味,快來點啊!

首次夜宵外賣大優惠,快來嚐嚐啊!”

聽到拿着喇叭吆喝的人說的話,在網吧上網的衆人不由得愣了一下。

隨即議論了起來。

畢竟他們還是認識這家外賣的,是他們白天的時候點外賣的主要團隊嘛,信譽多少還是有點的。

出於各種好奇的理由,還是有不少人被吸引過來想要嘗試一下。

反正都是點外賣,其實對他們來說不管是哪家都是一樣的,植牙優惠給的足夠,又有信譽保證,至少是沒啥的差別的。

而且青青外賣明顯是因爲校園幫的入駐,這會兒被刺激的想要開拓夜晚的外賣市場。

反正不管雙方怎麼競爭,得到優惠的還是他們這些消費者嗎。

而且青青現在做活動肯定價格上會便宜不少,去嚐嚐也未必不是不行!

要是味道可以的話,以後和還可以吃的嘛!

要是不好吃,大不了以後就不點了就是了。

等到衆人抱了這種心思來找青青外賣的人下單的時候,這才失望的發現,原來青青外賣根本就沒有跟燒烤合作,他們賣的居然是……包子,豆漿,油條?!

就這?

幾乎在青青外賣的人還沒來得及高興的時候,衆人早就已經掃興的離開了。

“哎哎別走啊,今天我們做活動,跟商家那邊談的好了,都賣的特別便宜!”

“大晚上的你們賣什麼早餐啊?老子肚子都餓得咕嚕嚕叫了,吃幾個包子豆漿還能幹啥啊,老子都來熬夜上網了,你還想讓我養生不成?”

開玩笑,大晚上的吃早餐,他們腦子又沒病!

青青外賣真是不行,走走走,還是得去點校園幫的外賣!

那燒烤配着飲料,真是爽死人了!

衆人收斂起失望的心情,回想起來外賣的味道,嘴裏就開始分泌出來口水,眼巴巴的盯着校園幫那邊。

僅僅是一個晚上,張偉他們居然連三十份外賣都沒有賣出去! 遠處的死神鐮一夥人。

王通輕聲問道:“怎麼樣?聽到什麼沒有?”

一個黑衣男子的右耳輕輕地抖動了一下,隨後男子搖了搖頭:“長老,沒有聽到什麼有價值的信息,聽他們兩個的對話,似乎宇哥真的是被黑虎殺了……”

“你也這樣認爲嗎?”王通不置可否,反問男子。

男子微微一怔:“長老,恕我直言,宇哥最近這些年一直沉迷女色,如果只是沉迷一般的女色,這個沒什麼問題,但是宇哥癡迷的全是傾城之容的女子,尋常女子難入宇哥的法眼!容貌傾城的女子追求者數不勝數,宇哥的這場大禍只是早晚的問題!”

王通輕輕地點了點頭。

“按照一般人的思維方式,如果宇哥真的死在那個女人手裏,那個女人絕對不敢當着長老您的面罵宇哥!而且憑藉那個女人的能力,要想殺了宇哥,難比登天!他身後的那個男的雖然在普通人眼裏是個高手,但是在我們這樣的後天高手面前夠看的資格都沒有!”男子繼續分析着。

“你說的很有道理!”王通繼續點着頭,但是很快話鋒一轉,“如果是別的女人這樣說,我基本上可以斷定我弟弟是死在了黑虎手裏!但是……蘇傾城可不是普通女人!”

“嗯?”男子疑惑地看着王通。

“蘇傾城這個女人,我來夏國之前就調查過她,也探聽過湖東市地下世界對這個女人的評價,你知道嗎?所有人對她的評價都是膽識過人,足智多謀,心狠手辣!這樣一個人,會魯莽到冒着激怒我的危險故意說那番話嗎?”

“這樣一說……蘇傾城確實有點可疑了!”

“而且,她殺掉黑虎的那天,在場其他的人陸陸續續的消失了,你覺得這是巧合嗎?這些在場的人恐怕都被她除掉了!這個女人應該是在隱瞞什麼!”

“長老,您的意思是……蘇傾城身後還有一個隱藏的高手?”

“我有這個懷疑!”

“但是……長老,這裏畢竟是夏國!可是龍族的地盤,組織現在還不適合和龍族撕破臉,老大一直都希望能夠獲得第三的龍族支持對抗第四的至尊盟!如果爲長老您的弟弟報仇,龍族自然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但是我們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蘇傾城就是殺了宇哥的兇手!蘇傾城在湖東市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貿然殺了蘇傾城,會破壞老大遊說龍族的大計,老大怪罪下來……”

“我心裏自然有數!蘇傾城我不會殺,我會一個一個找上蘇傾城身邊的可能和她存在某些關係的人,如果這些人當中有具備殺死我弟弟能力的高手,我弟弟絕對就是這個人殺的!到時候殺了這個直接的兇手我們就回去!”

“好吧!”男子點了點頭,隨後拿出自己的手機遞給了王通,“這是我們調查到的和蘇傾城關係密切的人!金手就是她剛剛身後的那個男子,首先可以把他排除了!”

王通盯着手機屏幕上的名單,僅僅是一瞬間,王通的視線就停留在了顧藏鋒的名字上,王通的眉頭不由得緊皺着。

“長老,有什麼發現嗎?”

“顧藏鋒?振華集團總裁柳依然的丈夫?振華集團……”

“振華集團受到龍族的直接保護!這個顧藏鋒我們不能……”

“呵呵……如果這個顧藏鋒就是兇手呢?”王通深深地笑了起來。

“但是我們沒有證據呀……”

“證據嘛……一探就知!”

……

回到傾城酒店自己的辦公室之後,蘇傾城趕緊將帶有隔音效果的大門關上了。

蘇傾城坐在了辦公椅上這才鬆了口氣,此時的蘇傾城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即便是在冬季的夜晚,膽識過人的自己衣服早就被後背冒出的冷汗給汗溼了!

金手靜靜地看着鬆了口氣的蘇傾城,心中對於蘇傾城的敬佩之情愈發濃烈,金手愈發覺得自己是個幹不了大事的膽小鬼了,金手也更加慶幸自己由方家轉投顧藏鋒了,跟着方家能幹什麼事?最多一些偷雞摸狗欺軟怕硬的齷齪事,跟着顧藏鋒和蘇傾城,這才叫幹大事。

金手仔細想了想:“老闆娘,要不要給老闆提個醒……”

“不!”蘇傾城立即否定了這個建議,“對方有備而來,死神鐮代表什麼,你比我更清楚!既然死神鐮的人已經懷疑我了,恐怕我的手機和電話已經被監聽了!只要這個電話打出去,立馬會露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