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雲見之,頓了頓,嘴唇蠕動著,微微搖頭,露出羞澀的笑容,示意自己沒事。

而此時,福少爺也發現了婦人並沒有跟著出來,料想她是做什麼事情去了。

一見四處無人,福少爺心中便火熱,四處觀望,沒有人來,他便伸出手去,想將采雲攬入懷中。

就在他手臂要將采雲攬入懷中的最後一刻,突然一陣開門聲響起,易容成農民的龍源扛著鋤頭出現的大門口。

三雙眼睛相對,楊羽見華青沒事,心中這才鬆了口氣,忙將視線移到福少爺身上去,問道。

「你們是何人?為何在我家裡?」

華青出現,就證明計劃正式開始了。 「你們是何人?為何在我家裡?」

一身風塵僕僕褲管袖口滿是泥土,肩上扛著一把鋤頭的龍源突然出現在大門口,一見福少爺與采雲,大喝問道。

聲音鏗鏘有力,看起來就好像將福少爺與采雲當做了登堂入室的不速之客一般。

看樣子,龍源並不喜歡他們的出現。

說到底,他是不喜歡福少爺靠華青這麼近,因為現在的采雲就是華青。

福少爺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對自己如此不敬,並且對方還是一個卑微的農民,若是在之前,他想要將面前的人置於死地,那猶如捏死一隻螞蟻一般。

可是如今,自己還在逃離當中,自然是不敢太過招搖。

但是這心裡的氣,怎麼也順不了!

於是等龍源問完,福少爺就握拳,氣勢洶洶的回答道:「你可知本少爺是誰?你……」

「我管你是誰,這是我的家,沒有我的允許,就不准你們隨便出入!」

龍源抬頭,揚起臉來,鋤頭奮力一揮,直接杵在腳邊,因為力大,所以鋤頭擱置在地上發出了鏗鏘的聲音。

這聲音倒是讓福少爺嚇了一跳,他長這麼大,還沒有人敢如此猖狂。

可是看著人,似乎是一點都不怕自己的樣子。

福少爺可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這一點小事自然是嚇不住他,倒是他身邊的采雲,已經嚇得瑟瑟發抖了。

感覺到美人兒心中的害怕,福少爺往後退了兩步,伸手又想攬住采雲腰肢,正在這時,采雲突然側身,往後退了退,好似在回答龍源之前的問話。

聲音輕柔,楚楚可憐模樣。

火影忍者之最強叛忍 「這……這位大哥,是大姐讓我們暫時躲在這裡的,因為……」

采雲頓了頓,從福少爺身後探出半個腦袋來,眼中沁滿淚水,就快要哭的樣子,繼續道。

「因為我們遇到了麻煩,不得已只能在這裡躲避片刻,放心,等外面風聲小了,我們就離去。」

龍源站在極遠處,順手將鋤頭丟在牆角,這才拍著手,將手心之中的污泥弄乾凈,又在粗布衣裳上認真擦拭了一番,這才往福少爺這裡來。

目光卻是落在了采雲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看樣子是在懷疑采雲話語的真實性,實際上是在對采雲的美貌動了心思。

男人之間,這種感覺自然是很清晰的呈現。

只見龍源剛將目光落在采雲身上,福少爺就好似整個人放在火上烤一樣,瞬間炸了,瞪著眼睛仇恨似的望著龍源,喝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

兩人剛見面,便瞬間成了仇人。

福少爺自然是知道,像龍源這樣的農民自然是沒有多少機會見到像采雲這般的俏麗美人兒。

可是就算是如此,他還是不會讓任何男人染指采雲,哪怕是多看一眼都不行!

見這可惡的農民滿眼精光的注視自己身後的女子,福少爺忙將采雲護在身後,一動不動的盯著龍源的動作,仿若想將他生吞活剝一樣。

華青裝扮的采雲適時的又往後面縮了縮,看起來非常怕龍源一樣,嬌軀扭動著,雖然被福少爺護在身後,但是她還能從福少爺腋下看到龍源的臉。

那是一張糾結的臉,帶著生氣和吃醋的意味。

華青自然是了解龍源的,若是再這麼糾纏下去,保不準龍源會為了自己突然發脾氣,若是這樣的話,這計劃就泡湯了。

福少爺身後的她一如既往的眯眼,隨後將明眸睜開,突然從福少爺身後探出身來,像是在替福少爺回答一般,語氣快速而著急。

「這位大哥放心,待會兒我們就會離開的,給您造成不便,還請您諒解。」

聽到這話,看華青特意距離福少爺遠了一些,龍源臉上的烏雲才少了些。

他本就不同意華青易容成采雲模樣,因為他很清楚福少爺的為人,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那真是後悔莫及了。

好在華青修為頗深,這倒不用龍源多擔心,但是看著自己心愛的妻子被別的男人堂而皇之的擁入懷中,龍源是怎麼都接受不了的。

聞言,龍源腳步站定,就在距離福少爺三步的地方,采雲語氣客氣,他臉色才緩和了一些。

見勢,他裝作好奇似的往四周看了一圈,這才再將目光落在華青身上,這一次,卻沒有之前那麼多的情感。

「敢問我老婆去哪裡了?今天我要早些吃午飯,下午還有活兒要干呢。」

龍源說著,彎腰將挽起的褲管放下,隨著他手的動作,褲管之中的干泥土掉落了一地。

福少爺就在他面前,能清晰的聞到龍源滿身的泥土味道,忍不住嗤之以鼻,哼了一聲這才回答道。

「誰知道呢,方才還在這裡呢。」

說道這裡,他頓覺心中不好,若是那婦人借著這個時機去通風報信,那麼接下來他就要倒霉了。

心中想,此時,他竟然感覺到了害怕,想起關青衫那張沒有人情味的臉,他便覺得手心只冒汗。

同時,他也清楚的認識到,自己竟然如此害怕關青衫,這種害怕竟然也滲透到了骨子裡。

龍源四處望了望時,福少爺也裝作幫助尋找一般,可是看了一圈,依然沒有看到那婦人的身影。

整個破舊院落一片寂靜,仿若無人一般。

這麼一想,他頓覺背脊發涼,瞬間又起了逃跑之意。

可是還沒有等他挪動腳步,身旁的華青就突然說道。

「大姐說家裡沒有了蔬菜,方才是去後院摘菜去了,一會兒就會回來。」

「哦。」

龍源聽完,只是隨意的回答道。

看這人如此漫不經心的模樣,再加上華青這樣肯定的話,福少爺心中稍定,看樣子那婦人是真的摘菜去了,並沒有背著他們通風報信。

褲管放下之後,龍源將粗布衣裳整理了一番,隨後站定,猶如一棵不易被風吹倒的樹一般,眼睛死死的盯著福少爺,一字一句說道。

「看樣子你是富貴之人,逃避到這裡,必然是遇到了很大的麻煩。」

就在福少爺正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只聽龍源又繼續快速道。

「婦人自然不明白這些,在沒有經過我的同意下,竟然讓陌生人進入了家裡,實在是可恨。萬一因為你們的事情牽連到我們夫妻,那豈不是得不償失。」

這話里的意思,福少爺自然是再明白不過。 等龍源說完,福少爺便高傲的抬頭,哼了一聲道。

「本少爺知道,你是想要錢是吧?這樣,等本少爺回去,就差人送錢來,這樣總可以了吧?」

一副居高臨下的模樣,這是龍源最看不慣的。

見之,他將拳頭握起,一副鄙視的模樣,喝道。

「我們雖然窮,但是骨氣還是有的!你的臭錢誰稀罕,你們趕快走,別牽連了我們夫妻!」

「你!–」

福少爺氣得手指都在顫抖,咬牙切齒,果然,賤民是不識時務的!

「敢於本少爺作對,定要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福少爺心中氣急,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

龍源聽聞,只是嗤笑一聲,隨後慢慢回答道:「你們的命是命,我們的命就不是命了? 那個夏天有點冷 趕緊走,別牽連我們,若是為了你那點臭錢,而將小命丟了,那就真的是不划算了!」

「哼–」

地位卑賤之人,敢於自己作對的,面前的這個農民是第一個。

話雖如此,他卻找不到任何反駁的理由。

畢竟這裡是這人的家,畢竟自己現在勢單力薄,畢竟現在是在逃避之中。

拳頭握緊,福少爺心中憤恨不已,已經下定決心,等這件事情過了,一定要讓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吃點苦頭。

華青在身後,一直無言,她自然是明白龍源的意思。

之前就是自己扮演的婦人,如今自己又成了采雲,自然那婦人就不會再回來了,如此,福少爺就不能再在這裡停留,時間久來的話,必然會穿幫的。

見這兩人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華青腳步往前頓了頓,先是對龍源客客氣氣的施了一禮,這才柔聲道。

「這位大哥,我倆確實是給您與大姐添麻煩了。既然如此,我們現在就離開。」

說完,還沒有等福少爺說話,她便轉臉過去,一臉嬌羞模樣,低聲問道。

「少爺,這附近您應該有可以落腳之地吧?為了不被人發現,采雲覺得,我們還是離開這裡的好。」

聲調婉轉,猶如夜鶯的啼叫,福少爺聽完華青的話,怎麼不會開心。

於是等她說完,福少爺便歡喜的道:「好好,我們這就回去。」

說著他又側身,手臂突然伸出,想再一次攬住華青。

華青自然知道他的動作,先他動作一步跳到一邊去,挑眉望了望對面的龍源,嬌聲道:「這裡還有人呢。」

總裁耍無賴 「嘖–」

福少爺不滿意的吧唧了一下嘴,這下,他是覺得龍源在這裡礙事了。

但是,這裡畢竟是別人的家,再怎麼說,也沒有自己的地盤方便。

於是他轉頭,快速的說道:「既然采雲姑娘都這麼說了,那我們便走吧,在這不遠的一個地方,有我一處居所,不過很久沒有住人了,你我就去那裡暫時避一避。」

這話里的意思,華青怎能不知,如今也只能如此。

聽完福少爺的話,華青略微的低頭,默默的點頭,聲音猶如蚊子哼哼。

「一切都聽少爺的。」

「那好!」

福少爺心中火熱,彷彿都能看到之前自己一直幻想的情景。

說完,他便轉身,臉上的歡喜之情瞬間停滯,又是一種高傲的姿態,對著龍源道。

「既然如此,我們走就是。」

說完他瞪了龍源一眼,裡面的仇恨之意分外清晰。

龍源自然是明白的,那充滿殺意的眼神,他再熟悉不過,但是他也沒有什麼好怕的,畢竟他只是一個易容的人。

就算是當面起衝突,他也不怕的,要不是配合楊玉冠的計劃,他何苦要這般受氣。

得到福少爺準備離開的話,華青又再一次對龍源施禮,顯示自己的感謝之意。

隨後便徑直往前面去,步履匆匆,看樣子是很想離開這裡。

福少爺見之,忙跟隨了上去。

自己可是花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采雲姑娘弄出來的,若是就這樣丟了,那自己的這番努力便白費了。

見采雲匆匆忙忙離去,福少爺也不願意在這骯髒的地方多逗留,直接將門扉重重的關閉上,隨後便往一個方向追尋而去。

確實,在這不遠之處的一個地方,靠近溪水邊,有一座簡單的宅院,那裡有兩個丫鬟看護著。

這個房子是許久之前的,因為他追尋的其中一個女人喜歡溪水的聲音,所以才修建了這麼一座房舍。

要不是今天的事情,他估計還忘記了。

那個地方沒有人能夠發現得了,看樣子應該是躲避關青衫最好的地方。

只要沒有找到采雲,那麼就算是關青衫說破天去,也是沒有證據的,如此,他便能夠將采雲藏匿在這個地方。

來個金屋藏嬌。

這種事情他可是沒有少做!

心中這樣想著,福少爺火急火燎的將采雲往那溪邊的宅院那裡帶去。

那個宅院嬌小,只有四間主要房舍,加上丫鬟的一間,中央也同樣有花園假山。

因為靠近溪水的緣故,他便捨棄了噴泉小橋等與水有關的美麗景緻。

要說那裡,是真的什麼都有,如此,還真是兩個人私會的最好場所。

采雲窈窕的身姿,就在自己身邊,許多次他都想將她攬入懷中,只可惜都被采雲躲過去了。

福少爺開始還有些不滿,到最後,漸漸想明白了,認為是采雲害羞。

如此,他更對身旁的美人兒上心了。

他覺得,采雲是他這輩子見過的,最純凈的美人兒。

華青之前與采雲短暫接觸過,大概知道她的習性,加上福少爺也是與采雲初識,所以華青扮演采雲還真不容易穿幫。

這也是華青放心的地方。

只要她稍微出手,福少爺就必然斃命,不過他們的目標是對付關家,順帶將福家牽連進來,當然,若是能將破雲宗也牽扯進來就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