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風望著飛速離去的赤幽,摸了摸鼻子,一臉的不解。赤幽他,這是發了哪門子的瘋?

「呼呼——」赤幽喘著粗氣,一路向前奔逃。但由於赤幽對荒古宗根本不熟悉,所以不一會兒他便悲催地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實,他竟然迷路了?望著周圍那陌生的景色,赤幽頓時目瞪口呆。

「這……今天一定是我的霉運日,絕對是啊!」赤幽口中傳出一道哀嚎,突然間無力地坐了下來。

「唉,竟然迷路了?」赤幽望了一眼四周,臉上驟然浮現出一絲苦澀,這麼大的荒古宗,自己可怎麼找路啊?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赤幽往四周掃視了一圈,突然發現了一道佔地極廣的瀑布。

這道瀑布從高處傾瀉而下,傳出一道道驚天動地的爆響。因為崖頂上氣溫稍低,再加上其濺起的水珠,所以在這處瀑布四周,籠罩了一團濃密的迷霧。遠遠望去,就好像這道瀑布從雲端傾瀉下來的一般,極為壯觀。

當赤幽來到瀑布面前的時候,心中突然湧起了一絲怪異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以前來過這裡一樣,但不管赤幽怎麼去想,都想不起來,自己究竟什麼時候來過?

「好奇怪的感覺?為什麼我會覺得這裡熟悉?」赤幽低聲喃道,雙腳不由自主地朝前邁進。而就在他距離那瀑布還有半米的時候,眼前的水流突然激蕩了起來,隨後赤幽心頭警兆頓生,身子狠狠地朝邊上閃了過去。

就在這時,眼前的水流突然朝天翻卷,一頭五彩斑斕的巨蟒赫然出現在眼前,那隻雄壯的巨尾,狠狠地抽打到剛剛赤幽所站立的位置。要是赤幽不閃開的話,必定會被打個結結實實。

「這是——五彩弒天蟒?」待看清了那頭巨蟒的真實面目時,心頭陡然大吃一驚。

五彩弒天蟒,其外形色彩斑斕,體長約十米,寬約兩米,並且伴有非常可怕的劇毒,是個人見人怕的恐怖異獸。另外,通過剛剛的一擊赤幽察覺到,眼前這頭五彩弒天蟒,一身實力已達天元境二荒。

「麻煩了!」赤幽心頭沉重,口中突然傳出一道低喃聲。

「滋滋——」

那隻五彩弒天蟒冷冷地盯著赤幽,口中不斷吐著蛇信,一股無比陰冷的氣息,從其身上爆發出來。望著眼前這頭蟒蛇,赤幽的臉色變得無比凝重。

此外,赤幽並不打算逃。因為他知道,自己是絕對敵不過這頭五彩弒天蟒的速度的,與其浪費體力去逃跑,還不如放手一搏,這樣或許還有一線機會。

對於赤幽來說,這一場戰鬥雖然危險,但只要他足夠小心,是不會有多大問題的。這樣想著,赤幽的雙目中驟然浮現了一絲熾熱的戰意。

「咻……」這頭五彩弒天蟒並沒有給赤幽太多的準備時間,只見這刻的它,突然間朝著赤幽爆射而來。

它的速度實在太快,竟令赤幽都差點沒反應過來。而在他攻擊的那刻,在他周身的水流,亦是驚天動地般的翻卷了起來。便在這刻,赤幽深吸了一口冰涼的空氣,臉色沉重地摘下了自己背後的龍鋒劍。

… 慕顏一時說不出話來。

這老頭實在是太古怪了。

周身像籠罩著迷霧,危險,又讓人看不透。

可想要拒絕的話,在對上老頭近乎哀求的眼神時,還是咽了回去。

「那就準備一下吧,今日晚上就去魔皇城。」

老頭聞言渾濁的雙目一下子亮如星辰,隨後朝著慕顏深深跪拜下去。

===

修仙大陸東南邊界,駟卿部落。

赤紅的火光衝天而起,又如流星般墜落,直接將一塊巨大的小山峰燒成粉末。

一身紅衣的女子從空中緩緩降落,輕輕揮了揮手中的長刀。

口中低聲呢喃:「修為終於徹底恢復了,玄仙三階,應該不會被落的很遠吧?」

雖然這麼說著,但女子臉上還是露出唏噓的表情。

至少小師妹那個變態,自己肯定是追不上的。

想起前幾天剛剛在天光墟中看到的消息,她的眼中就多了一抹雀躍。

葉良辰……天光墟……潛淵之下,原來小師妹在魔族。

看來是時候出發去魔族了。

「羽沫姑娘,原來你真的在這裡啊!」

一道洪亮的聲音打斷了冷羽沫的思緒。

只見高大的青年快步走來,在靠近了看到她因為火焰而微微燒紅的面頰時,臉上露出幾分靦腆的表情。

青年撓了撓頭道:「族長讓您過去,說是霍古長老準備出發了。」

冷羽沫點點頭,說了一句多謝,大步往部落中央而去。

青年連忙跟了上去,他走的很快,卻不敢與前方的女子並肩而行。

一身紅衣,做中性打扮的女子舉手投足之間都透著強大和洒脫。

她是那麼神秘,又那麼吸引人的目光。

不知道從何而來,就那麼突如其來地出現在駟卿部落的領地。

一開始的時候氣息奄奄,形容俱毀。

所有人都以為她死定了。

可沒想到,隨著時間一日日拖延,她身上的傷竟開始自動癒合。

駟卿部落善良卻排外。

在冷羽沫傷好后,他們就想讓她離開的。

誰知剛好碰到族長女兒修鍊走火入魔。

部落中的醫師束手無策,大家都以為她一身修為廢了。

這時卻是冷羽沫拿出丹藥救了她。

從此以後,族長一家就對冷羽沫感恩戴德。

族裡眾人也對這個英姿颯爽,性格開朗的女孩越來越親近喜愛。

青年【雅布】甚至還生出了幾分妄想。

只是在見識了冷羽沫的實力后,才因為自卑,不敢說出來。

突然,他忍不住上前兩步,低聲道:「羽沫姑娘,你,你真的打算離開駟卿部落,去潛淵了嗎?」

冷羽沫笑了笑,聲音有些小雀躍:「我跟你說過吧,我小師妹在潛淵之下,我得去找她。」

雅布想問你師妹難道是魔族嗎?怎麼會在潛淵之下?

但這點好奇,在想到冷羽沫即將要離開后,都化為了惆悵,讓他甚至沒興趣發問。

雅布低著頭,雙手揪成一團。

終於提起勇氣低聲道:「羽沫姑娘,你,你能留在駟卿部落嗎?我對你……」

他話說到一半抬起頭,卻發現冷羽沫早已走的遠了,根本沒聽見他的話。 「噝噝……」

五彩弒天蟒不斷吐著蛇信,驟然伴隨著水流朝赤幽爆射而來。見狀,赤幽手中的龍鋒劍猛然朝前一劃,意欲擋住那五彩弒天蟒的強悍攻擊。但無奈水流的衝擊力太大,赤幽揮出的劍,竟被水流給撥到一邊。

「不好!」

赤幽心頭狂跳,旋即身子猛地往旁邊一閃,堪堪躲開了蟒蛇的猙獰大口。可就在這時,赤幽突然感到肩膀猛地一疼,原來,那頭五彩弒天蟒在衝過赤幽后,又調轉回蛇頭,狠狠地朝赤幽的肩膀咬了下去。

「嘶——」強烈的劇痛令赤幽的臉色頓時變了,便在這時,赤幽望了一眼被其咬中的傷口,卻見肌膚已經浮現了一絲駭人的黑灰色。

「好強的毒!」赤幽心頭大駭,也顧不得與其戰鬥了,急忙抽身暴退,但就在這時,那五彩弒天蟒的蛇尾猛地一甩,竟捲起了一道驚天動地的瀑流。

「嘩——」

一道劇烈的水流聲乍然響起,赤幽只感覺胸口如遭重擊,身子竟然直直地砸落在瀑布之內。

「噝噝……」

五彩弒天蟒通靈,有很高的智慧。當它見到赤幽砸落在瀑布之後,那雙菱形的眼睛中驟然爆射出一道駭人的凶光,隨後便見它的身軀以一種令人驚人驚懼的速度快速接近。

「怎麼辦?」

見到那頭蟒蛇的動作,赤幽心頭大驚,在水中猛地撲騰了幾下,但無奈的是,這樣的動作,卻是在做無用功。赤幽緊緊地握住手中的龍鋒劍,快速地思量著接下來的對策。

「水波逐流,我若是用元力凝聚在腳底,維持住一定量,能否在水面上站立?」赤幽口中低喃道,腦海中突然閃過了一絲靈光。

在這時,雖然他還想好好試驗一下,自己的猜想究竟行不行,但眼下顯然沒有多餘的時間了。望著那速度極快的蟒蛇,赤幽狠狠地咬牙,驟然從口中傳出一道驚天爆吼,身子快速衝出水面。

「維持一定量的元力在腳底,定住啊!」赤幽口中狂吼,隨後雙腳互踩,赫然定在了水面上。看赤幽現在的摸樣,雖然身子還在搖晃,但他的身子,卻已經不再下落。

片刻后,赤幽已經逐漸熟悉了站在水面上的基本原理,當即重重地鬆了一口氣。但就在這時,一道恐怖的勁風赫然迎面而來,竟令得他的肌膚都隱隱刺痛。

「咻咻咻——」五彩弒天蟒的速度極快,竟壓迫地空氣都咻咻作響。赤幽站在水面上,臉色凝重地望著前方五彩斑斕的巨蟒。

「殺!」

赤幽口中突然吐出一道冰冷的喝聲,隨後手中的龍鋒劍赫然爆射出一道驚人劍芒,但這道劍芒,卻只是讓其鱗片多了幾點火花,根本沒能夠讓它受到實質性的傷害。

「普通攻擊對它無效,難道還要繼續使用龍嘯魔雷嗎?不過,我已經放棄了修元,若是再施展元技,那麼我之前所做的努力,便全都白費了啊!」

「我已經將荒訣改成了修武的經脈路線,若是再恢復成過去一樣,那麼或許我永遠都無法登臨最巔峰。不行,不管怎麼樣,我所做的努力,不能白費!」赤幽心頭狂吼,那雙宛若紅寶石般的眼眸,驟然爆射出一道道驚人的紅芒。

「四項元技融合而演化成的武技,憑我現在的實力還使用不出來,現在到底該怎麼辦?」赤幽心頭沉重,臉色越來越無奈。在這之前,他根本沒想過,棄元修武後有這麼多的限制。

可以說,雖然赤幽找到了自己真正的方向,但就目前來講,他的戰鬥力卻不升反降,原因是因為,他擁有的幾項威力極大的元技,盡皆不能使用。

「對了,我還有萬爆術——但不知道這萬爆術,修武者能不能使用?」赤幽眼神驟然一凝,隨後心頭狂跳了起來。便在這刻,赤幽站在水面上,竟然兀自閉上了雙眼,回想著那萬爆術記載的內容。

「噝噝……」五彩弒天蟒吐蛇信的聲音越來越急促,可這刻的赤幽卻罔若未聞,依舊自顧自地回想著那萬爆術的記載。

見到眼前之人突然間站在那不動,那頭蟒蛇那雙菱形的眼睛中驟然爆發出一道凶光,隨後身子快速擺動,瞬間來到赤幽眼前,突然間張開了那張猙獰大口,朝赤幽的頭狠狠地咬了下去。

但就在這刻,赤幽雙目陡然大睜,身子以一種詭異的路線擺脫了那張猙獰大口。與此同時,赤幽的手中驟然捏動了一個奇異的印結,口中驟然冷喝:「萬爆術,冰爆!」

而就在赤幽這句話落下的同時,只見那頭蟒蛇的口中突然傳來一道劇烈的爆炸聲。原來,在剛剛赤幽躲閃那張猙獰大口的同時,竟已經在其口中凝結成了一串串的冰晶。

「嗷吼——」

五彩弒天蟒吃痛之下,蛇軀突然捲曲了起來。就在赤幽以為它不能再發出有效攻擊時,那頭蟒蛇竟人立而起,尾巴一彈,迅速朝天飛躍上去。而在它飛躍的同時,赤幽駭然地見到,在它蛇背上竟然長出了一雙透明的翼翅。

「這……這是?」赤幽望著眼前一幕,頓時目瞪口呆。五彩弒天蟒是絕對不會有這樣的變化,所以唯一的解釋,便是眼前的蟒蛇並不是五彩弒天蟒,而是由上古遺留下來的異種,七彩弒天蟒。

「七彩弒天蟒,實力巔峰者,可媲美上古神獸,乃是和麒麟,神龍同等級的存在,天哪,在這裡怎麼會有這樣的異種?」赤幽心頭狂跳,驟然升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嗷吼——」

便在這刻,那七彩弒天蟒口中驟然傳出一道不似蛇鳴的吼聲,隨後只見它猛地震揮翅,朝著赤幽撲殺了過去。見狀,赤幽雙眼一凝,身子亦是飈射而上。

感受著那越來越強的壓迫勁風,赤幽強壓著內腹的震動,猛地將手中的龍鋒劍施展出一個旋斬,但這道旋斬擊在它的蛇背上,卻只傳來一陣鏘鏘的聲音。

「好可怕的傢伙!」赤幽心頭大駭,急忙抽身欲退,但就在這時,赤幽突然感覺頭有點暈。也就在這時,赤幽才想起來,自己剛才貌似中了它的劇毒。

「噗——」赤幽猛地吐出了一口鮮血,卻見這口鮮血,竟然變為了深邃的黑色,這是中毒至深的表現。

不過,那頭七彩弒天蟒可不會因為赤幽中了毒就放手的,只見這時的它,猛地一甩蛇尾,竟將赤幽狠狠摔打到數百米開外。赤幽一路疾飛,竟撞碎了足足數十米厚的山石。

「噗噗噗——」赤幽口中鮮血狂噴,只是瞬間便萎靡了下來。七彩弒天蟒的攻擊可不是那麼好承受的,赤幽沒當場橫死就不錯了。

便在此刻,赤幽顫巍巍地從儲物戒中掏出了一枚解毒丹,隨後想也不想便投放到口中。在這危急關頭,他也顧不得這解毒丹究竟能不能解毒了,反正能緩多久是多久,總比什麼都不幹要強得多吧!

吞食了解毒丹后,赤幽感覺要好多了。雖然並不能夠解毒,但至少讓他稍稍緩解了一下那頭暈目眩的感覺。這時的赤幽,單膝著地,撐著龍鋒劍緩緩地站了起來。

「七彩弒天蟒,竟然是這麼可怕的存在嗎?它現如今才僅是天元境二荒的實力,若是以後,那該何等恐怖?」赤幽深吸了一口氣,眼底間的凝重越來越深。

便在這刻,赤幽緩緩站直身子,伸出右手擦了擦嘴角上的鮮血,深吸了一口氣,強行使自己平靜下來。現如今,慌亂無法解決問題,或許只有冷靜下來,才能夠找到那一線生機。

「嘩啦啦——」

一道瀑流聲驟然將赤幽的心神給吸引了過去,然而,就在赤幽愣神之際,那七彩弒天蟒便夾帶著滔天巨浪,朝著赤幽狠狠地爆射而來。

感受著那略微冰涼的壓迫勁風,赤幽咧了咧嘴,驟然伸起雙手艱難地抵抗著。便在這刻,望著那自水波中飈射而出的七彩弒天蟒,赤幽不由得感到有點奇怪。

為何奇怪?

其原因,乃是因為赤幽發現,每逢七彩弒天蟒攻擊的時候,必然帶著無盡的瀑流,似乎它一刻都不能離開水一般?有了這個猜測,赤幽的心思不由得活絡了起來。

為了證實心中的猜想,赤幽微微沉吟了一會兒,隨後雙腳猛然用力,竟朝著天空跳將起來。而就在赤幽做出這樣的舉動時,只見那七彩弒天蟒低吼一聲,隨後亦是席捲了無數瀑流,朝天際上爆射而去。

見狀,赤幽心頭大喜。七彩弒天蟒,果然不能離開水。想到這,赤幽的臉上突然浮現了一絲自信的微笑。他已經想出了一個,對付七彩弒天蟒,最好的辦法。

「雖然這樣做,會耗費我大量的元力,但卻可以讓你失去依仗,我就不信,在瀑流全數凝結成冰后,你還能夠這麼靈活!」

赤幽口中突然傳出一道低吼,隨後只見他心神一動,一股極致的寒意頃刻間從其丹田中暴涌而出。而就在這股寒意湧出的同時,周圍的瀑流竟然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凝結成冰。

赤幽心頭估計,那些瀑流籠罩著七彩弒天蟒,這樣一結冰,必然可以將其一起凍住,到那時,不管七彩弒天蟒有多強大,可都只有任由宰割的份了!

但是,就在赤幽自以為得計的時刻,卻見那七彩弒天蟒身子突然一陣扭曲,隨後在赤幽目瞪口呆的視線下,自行破開了它那堅硬的蛇皮。那頭七彩弒天蟒知道事不可為,竟然在這刻,來了個金蟬脫殼?

… 雅布憋在心口的一股氣像是泄了,臉上露出頹然的表情。

在冷羽沫回身催促的時候,連忙跟了上去,卻沒有再說什麼。

兩人很快就回到了部落,一路上,不少男男女女都笑著跟冷羽沫打招呼,顯然都很喜歡這個英姿颯爽,性情坦蕩的女孩。

「羽沫,你來了?」

駟卿部落的族長看到她,立刻露出一個慈祥的微笑,「霍古長老已經決定明天出發前往潛淵,你準備好了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