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衙差三步並作兩步,很快將托盤放到了他面前的長案上,「大人你請看,這可不是一張普通的破紙。」

姚濟青看他鄭重其事的樣子,心下好奇也被勾了起來。不過,他瞟了眼衙差,仍舊不以為然的模樣,慢吞吞的低頭往托盤看去。

將那張染了血污還有了破損的紙拿起,就近燈火漫不經心的看了起來。

「……以身抵債,事成之後,銀貨兩訖!」

迅速讀完上面的內容,姚濟青臉色都青紅黃綠的變得十分好看了,他難以置信的又迅速再看了一遍,之後還是難以接受的瞪大眼睛盯著右下角的指印與落款。

再三確認之後,姚濟青才不得不接受這個讓人驚駭的事實。

這就難怪,在刺殺離王的事情發生之後,楊悠茹會突然失蹤不見了。

原來是以身抵債去了!

可看了又看,姚濟青仍舊覺得這事太過匪夷所思,便命人立即將師爺請到他的屋子來。

一會之後,面目白凈的師爺便到了他跟前。

姚濟青也不廢話,直接拿起那一紙讓人大跌眼鏡的切結文書遞到他手裡,「你先看看這個吧。」

師爺閱讀的速度很快,幾乎片刻就將內容看完了。

「大人懷疑這文書是有人偽造的?」

師爺在他手下已經做了十幾年文書,自然明白姚濟青此刻的顧慮,一開口就直指中心。

姚濟青苦笑一聲,「難道我懷疑得不應該嗎?」

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縱然再荒誕大膽,也不至於敢做出這種令人驚駭絕俗的事情來吧。

師爺默然思索良久,才緩緩道,「大人,我倒覺得此事不無可能。」

姚濟青挑眉看著他,「怎麼說?」

「先摒除眼前的疑團不說,大人你不妨先想想,離王遇刺的真相到底如何?」

姚濟青皺著眉頭想了想,隨後露出幾分了悟之色,「你的意思是,楊悠茹是為了報復慕曉楓,才大膽策劃前幾天的刺殺?」

師爺笑了笑,「想必大人也知道李家與慕家暗下爭鬥已久的事,如果楊悠茹在有心人引導下,認為是慕家大小姐害了李二公子,那麼楊悠茹完全有動機恨不得除掉慕曉楓。」

「我已經讓人查證了,楊悠茹曾在大佛寺與慕曉楓起過衝突。」

「這滿京城的人,大概也沒有人不知道離王殿下獨獨鍾情慕家大小姐吧?」師爺又頓了頓,眼裡有隱隱精光閃過,才道,「這也能更好的解釋離王殿下讓人前來報案緝拿刺客卻不欲聲張的真正用意。」

姚濟青還是覺得這事疑點重重,「就算你說的這些都成立,楊悠茹也不過有這動機而已,她如何能在短時間內網羅到如此多的厲害殺手?而且這些殺手裡面還有不少弓箭手?」

師爺想了想,倒不覺得有他這般驚詫難以接受,「大概有人想借著楊悠茹的手除去慕曉楓或者離王殿下,自然會不著痕迹將這些殺傷力極大的殺手引至楊悠茹面前了。」

姚濟青皺著眉頭思索了一會,倒是漸漸有幾分偏向相信這就是事情的真相了。

可是……。 想起昨天那場惡戰,縱然冷靜鎮定如慕曉楓這般心志堅韌強大的人,這會也難免浮出幾分心有餘悸的后怕來。

「對了,冷玥的傷怎麼樣?」

「少奶奶說了,她得好好躺著靜養一段時間才行。」

也就是說,冷玥也傷得極重,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沒有危及性命。

要靜養一段時間,想必是元氣損傷得太厲害吧。

嘆了口氣,慕曉楓澄澈眼眸流轉時便忽然多了一縷森然。

沉吟片刻,掩下眉眼流轉幽芒,她忽地冷冷一笑,道,「你現在就去九門提督。」

紅影抬頭看著氣勢忽然變得森寒懾人的少女,神情深深疑惑,「小姐?」

慕曉楓拿了帖子過去桌邊坐下就寫,一會之後便寫好了,又豎著拿起來吹乾墨跡。這才看著神色茫然的紅影,「拿這帖子去衙門——報案。」

紅影接過一看,眼瞳立時縮了縮。

慕曉楓沒有看她,扭頭望著窗外泛了點點黃意的楓葉,緩緩吐了口氣,「不明白?」

紅影默默點頭,雖然她也想過小姐必然不會善罷甘休,可一時半刻,她還是跟不上小姐的思路,真弄不明白拿這張帖子去衙門報案的用意。

慕曉楓笑了笑,然唇角那淺淡笑意卻透著讓人畏懼的森涼,「你現在是以楊悠茹的貼身婢女去衙門報案,自然得拿著楊家的帖子。」

不然,誰會相信一個婢女說的話。

紅影驚了驚,「楊家?」

「嗯,你家小姐突然失蹤,家裡人手不足,只能求助衙門。」

紅影低頭,漸漸想到某種可能,默默拿著帖子出去了。

這事是紅影親自去辦的,去到衙門的時候,衙差一聽說是幫忙尋人,立時來了興趣。

不為其他,只因紅影稱是自家小姐無故失蹤。

雖然有了興趣,不過衙差還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態度,斜著眼,慢悠悠問道,「你是誰家的丫環?你家小姐又是何人?」

「差大哥,這是我家老爺的帖子。」紅影低著頭,十分恭謹的雙手奉上帖子。

「原來是戶部侍郎楊大人家。」

戶部可是管錢的地方,衙差一看帖子上面的名字,立時便換了副熱情嘴臉。

不過驚嘆過後,衙差又狐疑的看著紅影,「真是你家小姐失蹤?」

還是失蹤了一天一夜?

不能怪衙差起疑,一般這種情況,不管是普通百姓還是名流權貴人家,姑娘家突然失蹤一天一夜,只怕除了私下派人悄悄去尋找之外,誰也不會像眼下這樣到衙門來大張旗鼓的求助。

不管最後人能不能平安回來,失蹤了如此長的時間,就算還是清白之身,只怕這名聲也毀了。

誰又願意為了一個姑娘將家族的名聲都搭上去。

紅影抹了抹眼角,抬頭飛快看了衙差一眼。就在她剛才抬頭瞬間,衙差可以十分清楚的看見她眼角掛著淚珠。

「差大哥,實不相瞞,我家小姐只怕因為婚事不順已經起了求去之心,我們家老爺也是擔心,已經派家裡人去尋了許久都不見人,這才不得已讓我前來衙門求助。」

「我家老爺說了,不管怎麼樣,小姐終究是楊家的小姐。」紅影咬了咬唇,一臉悲戚之態,「生要見人,死要見屍,總不能讓小姐不明不白的流落在外頭……。」

衙差看她一眼,眼神露出恍然大悟之色,隨即長長的「哦」一聲,嘆了口氣,道,「原來如此。」

「那你回去等消息,我們一定會儘快尋到楊小姐的。」

紅影連連感激道謝,「謝謝差大哥,謝謝差大哥,那我這就回去向老爺復命,期望差大哥能早日尋到我家小姐下落。」

紅影離開衙門不久,離王府也有人前來報案。

當然,離王府報的,是讓衙門儘快將刺殺離王殿下的刺客緝拿歸案。

堂堂親王在天子腳下居然被刺殺,還刺傷了,這可不是小事。

衙差不敢耽擱這事,待九門提督姚濟青一回來,立時就將這事報了上去。

「師爺,你說這事……離王殿下是什麼意思?」就在姚濟青辦公的屋子裡,他坐於案后皺著眉頭看向旁邊站著的師爺,「是鬧大來查?還是悄悄私底下去查?」

師爺想了一下,才道,「大人,依我看,離王殿下的意思應該是私底下悄悄去查。」

姚濟青挑眉看著他,「哦,這話怎麼說?」

「大人你想,若是離王有意將此事鬧大,就不會只派個下人到衙門來報案了。」

姚濟青思忖了一會,贊同的點頭,「你說得對,若是鬧大來查,他應該直接上達天聽,並於當天請求封閉全城搜查才對。」

可話一落,姚濟青眉頭又跟著擰了起來,「如此說來,離王究竟是希望將刺客緝拿歸案還是另有深意?」

「大人,」師爺思索了一會,才分析道,「離王應當是希望將刺客緝拿歸案的。」

姚濟青倒是不解,「若是如此,現在距離案發都已經過去一天一夜了,不管刺客有沒有得手,這會只怕早就逃之夭夭了,出了城天大地大,我們上哪緝拿去!」

師爺看他一眼,若有所思道,「怕只怕,他的人猜測出那些刺客是什麼人,大概還斷定那些刺客眼下還藏在城裡。」

姚濟青更加愕然,「若真是如此,他大可以直接將刺客先扣下來再交到衙門,為何還要多此一舉放任刺客在城裡溜達而延誤報案與緝拿的時間?」

師爺默了默,良久,才搖頭道,「這個……我暫時也想不通。」

姚濟青突然覺得頭疼了,「萬一刺客早就逃之夭夭,我們到時該如何交差?」

楚離歌可不僅僅是親王,還是南楚有名的「鬼見愁」,那乖張難纏的人物一旦看誰不順眼,誰以後也別想有好日子過。

姚濟青心裡,也是極為忌諱楚離歌的行事手段,若能順楚離歌的意,他絕對不希望無端招惹到這位讓人頭疼的人物。

「大人不必擔心,若然我們前面推斷都是錯誤的,這反過來也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離王並不知道刺殺他的是什麼人。」

「這樣一來,我們反倒好辦事。」

姚濟青想了想,與師爺對視一眼后,慢慢噙出心領神會的笑容來。

紅影趕回慕府的時候,恰巧在門外遇見了張化,便停下來客氣的打了招呼。

然後便急急趕往楓林居向慕曉楓稟報詳情,「小姐,奴婢已經在衙門報了案,那接下來我們怎麼做?」

據她所知,楊家小姐楊悠茹並沒有真的失蹤。

慕曉楓坐在院子的藤椅里慢悠悠搖晃著,想了一會,才笑道,「剛才你回來時碰見張化了吧?」

這沒什麼好隱瞞的,不過紅影想不通張化前來跟這事又有什麼關係,「奴婢在門外確實遇見他了。」

「本來還有件事需要另作安排的,不過現在已經有人做了,我們只需做好另一件事就行。」想起張化前來告知她,離王府已經差人去九門提督衙門報案,慕曉楓瑰紅唇角就情不自禁的微微翹起。

那個人竟然跟她想到一塊去了,去九門提督衙門報案的時間差不過就是前後腳的功夫。

嗯,這算不算傳說中的心有靈心犀?

紅影若有所思看著笑意微微的少女,看見少女眼眸光彩流漾,亮光驚人的的清澈閃爍,她不禁心下暗暗稱奇。不過面上卻不顯,只微微垂首,恭謹道,「請小姐吩咐。」

「我記得明天就是衣嘗鮮推出新款衣裳的日子。」

紅影怔了怔,沉吟了一會,眼神便漸漸亮了起來,「是的,小姐。」

慕曉楓低頭把玩著藤椅旁邊的乾花,過了一會,才漫不經心道,「聽說楊悠茹楊小姐十分喜愛衣嘗鮮做的衣裳,明天可是個好日子。」

紅影對上她淡淡瞥來的意味深長眸光,心頭一緊,隨即恭謹道,「奴婢知道怎麼做了,小姐放心,奴婢一定會將事情安排妥當。」

慕曉楓點了點頭,瞥去的眼光並不吝對她的讚賞,「你辦事一向穩妥,我沒什麼不放心的。」

紅影沉吟了一會,卻欲言又止的看了看她。

「怎麼?還有什麼地方想不通的?」

紅影知道她不喜人支支吾吾猶豫不決的性子,當下也不遲疑,「楊小姐現在身份不同,她明天真會去衣嘗鮮嗎?」

一個新新成為望門寡的姑娘,若這時候公然出現人前選買漂亮衣裳的話,一定會惹人詬病。

就算楊悠茹心癢難耐,楊家長輩也定然會令人牢牢守住不讓她出門。

若是楊悠茹這道東風無法按時出現,她準備得再充足也是枉然。

慕曉楓默了默,「你擔心的也不無道理,不過你別小看了那位楊小姐的執著。」

抬手拿了朵乾花就著陽光轉了轉,她微闔眼眸,神情陶醉的吸了口氣。

紅影見她胸有成竹的模樣,心中擔憂倒也慢慢淡了去。

「假若她真被人困在楊府出不去,我們大可以想個法子幫幫她。」少女笑了笑,明澈閃亮的眼眸里掠過一絲森然,寒意流轉之餘卻見盈盈含笑眸子里狡黠不掩。 想起昨天那場惡戰,縱然冷靜鎮定如慕曉楓這般心志堅韌強大的人,這會也難免浮出幾分心有餘悸的后怕來。

「對了,冷玥的傷怎麼樣?」

「少奶奶說了,她得好好躺著靜養一段時間才行。」

也就是說,冷玥也傷得極重,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沒有危及性命。

要靜養一段時間,想必是元氣損傷得太厲害吧。

嘆了口氣,慕曉楓澄澈眼眸流轉時便忽然多了一縷森然。

沉吟片刻,掩下眉眼流轉幽芒,她忽地冷冷一笑,道,「你現在就去九門提督。」

紅影抬頭看著氣勢忽然變得森寒懾人的少女,神情深深疑惑,「小姐?」

慕曉楓拿了帖子過去桌邊坐下就寫,一會之後便寫好了,又豎著拿起來吹乾墨跡。這才看著神色茫然的紅影,「拿這帖子去衙門——報案。」

紅影接過一看,眼瞳立時縮了縮。

慕曉楓沒有看她,扭頭望著窗外泛了點點黃意的楓葉,緩緩吐了口氣,「不明白?」

紅影默默點頭,雖然她也想過小姐必然不會善罷甘休,可一時半刻,她還是跟不上小姐的思路,真弄不明白拿這張帖子去衙門報案的用意。

慕曉楓笑了笑,然唇角那淺淡笑意卻透著讓人畏懼的森涼,「你現在是以楊悠茹的貼身婢女去衙門報案,自然得拿著楊家的帖子。」

不然,誰會相信一個婢女說的話。

紅影驚了驚,「楊家?」

「嗯,你家小姐突然失蹤,家裡人手不足,只能求助衙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