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股龍威別說血脈等級的壓制,就連他們都感到體內氣血不暢,有種極為壓抑和不適之感,這種情況下羅青雲是絕沒有半分勝算的

李雲霄也是臉色微變,這閏祥的實力比在宋月揚城時還要來的厲害,而且這龍威之力不過是他那一招真龍之嘆息的皮毛而已 宋月揚城上閏祥的一招真龍之嘆息,幾乎鎮壓了所有強者,而此刻實力比當時更強,施展出來的話羅青雲根本不可能有反抗之力。

即便僅僅是自身上血脈等級的優勢,就已經威懾的羅青雲幾乎無法戰鬥了,這一戰再無懸念。

「砰」

荒神槍震在龍之脊椎上,一股兇猛之意散開,令的閏祥氣勢一弱,他皺眉道:「在這種情況下你還能提槍再戰,值得我另眼相看了。」

「馬上你就更會另眼相看了」

羅青雲冷冷一哼,手中的槍芒不斷地散開,槍身上的摩訶古文之力越來越強,壓得那龍之脊椎不斷下沉

閏祥眼中露出驚異的光芒來,連連贊道:「好槍,真是一桿好槍在你這個渣渣的手裡太玷污了」

「砰」

羅青雲突然槍身一轉,一股蠻荒古意直接震開那龍之脊椎,刺向閏祥的心臟

閏祥大驚,在那股霸道之力下縱身一退,卻閃不過槍芒的速度,那槍意破開他的防禦之氣,倏然轟在身上

「砰」

在他心臟部位突然浮現出一片龍鱗,將那槍勢攔截下來

隨後龍鱗自行演化,一化二,二化三,從那一塊分解出來,立即將閏祥的全身包住,兩人的外形開始變得有些相似起來。

不同的是羅青雲身上的龍鱗是自身妖化的結果,說難聽點是妖鱗,等級太低。而閏祥身上的可是真正的上古真龍殘存下來的鱗片啊

就好比一個是真刀,一個玩具木刀。

羅青雲的臉色也變得萬分難看起來,鐵青著臉道:「真龍秘寶?」

「哈哈對付你這個渣渣竟然要我動用兩件真龍秘寶,你可以驕傲了」

閏祥猛然大吼一聲,手中的龍之脊椎開始盤在身上,漸漸的勒緊,掐入肉中,竟然直接隱入肉體之中

一股磅礴之力從閏祥身上爆開,雙拳在空中一凝,一道龍形匯聚而成,猛然轟出

那感覺猶如真龍在世,龍威滾滾而下,震駭人心

擂台之外的武者都紛紛戰慄起來,不少人更是直接「撲通」一聲就跪了下去。

羅青雲也是渾身戰慄,這一拳之下匯聚的是兩件龍之秘寶的力量,在他看來有如先祖蒞臨,那種等級上的威壓直接從靈魂和血液滲出,讓他的身體不斷的哆嗦著。

「哈哈,怎麼?連槍都拿不穩了嗎?」

閏祥譏諷的聲音傳來,冷冷道:「我乃是最為高貴的龍之後裔,其是你們這些雜毛可以仰視的見的,你我之間的差距便如同這一拳,你永遠也無法跨越,去死吧」

那青色的一拳轟下,瞬間就到了羅青雲眼前。

羅青雲的身體突然平靜了下來,淡然道:「擁有一顆勇往直前的武者之心,這世上就不會存在跨越不了的鴻溝。」

他腦海中浮現出文林身上那封印之術,猛地單手掐訣,一道奇異的光芒在胸膛前散開,他的心臟劇烈的跳動了一下

「砰砰」

這一下心臟的跳動似乎被不少人都察覺到了,李雲霄也是皺起眉頭,在這種情況下,羅青雲的力量已經發揮到了極致,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辦法可以剋制閏祥。

「第一條基因鏈,解開了」

羅青雲內心一陣狂喊,眼中驟然爆出絲絲厲芒,身體在這一刻起了細微的變化,身上的妖鱗似乎不再是那麼假,隱隱中透出龍息來

這時那槍身上傳來一道意念,直入他的腦海,莫名就多出了一式聞所未聞的槍法。

「殺生十萬,三千世界」

在那龍拳壓身之下,他想也不想的就施展出了這招從來不會的槍技。

突然一道怒吼從那槍身上顯形,器靈直接顯化而出,從槍身上慢慢抬起頭來,兩隻巨大的牛角跟身體完全不成比例,怒吼一聲衝破那龍拳,好似妖相橫空,整個天空都為之巨變起來

「啊?」

閏祥一下子就徹底傻了,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完全沒有任何徵兆,必勝的一拳竟然引出如此強大的反擊,在那牛頭器靈的妖相之下,他身上的龍威竟然一下子被壓了下去

「這是什麼怪物?竟然可以強過我的龍威?」

閏祥一下子傻了眼,來不及思考,猛地爆發出全身力量,在身前凝化出一桿長槍刺了出去,怒吼道:「三千業障,羅候一擊」

他的槍勢在那牛頭怪下如同牙籤一下,瞬間崩壞

「轟隆」

一道巨大的光芒閃現,閏祥徹底被那一槍淹沒,餘波如同暴風之眼,在長空上肆虐開來。

龍威消散,所有人立即從那股膽寒之下回過神來,一個個驚恐的望著這不思議的翻轉。

阮子茂也是心中一片戰慄,無論是閏祥的龍形之拳,還是羅青雲那恐怖如斯的一槍,都不是他能夠接得下來的,先前之敗開始還心生不滿不甘不服,現在是徹底的心服口服了。

看席上的高手也全是滿眼的震駭,那一槍之威,放眼天下年輕一輩中,怕是無人可敵

寧可月心中駭然,望了李雲霄一眼,道:「那一槍,你能接的下嗎?」

李雲霄愣了一下,隨後微微苦笑。

狀態全開的話,當然接的下來,但在這紅月城,自己的絕技敢用嗎?

寧可月倒是會錯了意,以為他也不行,輕輕的點了點頭,這一槍之威讓一名武尊去接,的確是太勉強了

「噗」

在空中的羅青雲猛地噴出一口血來,打開基因鏈已經讓他的身體不堪重負,剛才那驚天動地的一槍更是直接抽光了他全部的力量,就連維持身體在空中的平衡都有些困難起來,終於緩緩的落地,直接盤腿坐下調息。

「贏了嗎?」

所有人心中都是這麼一個疑問,那閏祥在這一槍之下已經不知轟到什麼地方去了,直接消失在了天空上。

「轟隆」

天空中突然傳來震響,猛然被拉開一道口子,閏祥的身軀從裡面擠了出來,那滿身的龍鱗之上儘是鮮血,正氣喘噓噓的盯著下方的羅青雲,眼中儘是一片駭然神色

「竟然沒死」

眾皆嘩然

在那樣驚天一槍之下還能逃生,這海獸是不死之身嗎?

「該死啊竟然讓我如此狼狽」

閏祥咬牙切齒,一步步從虛空中走下來,他也看出了羅青雲已經是強弩之末,再難一戰了。

「住手你已經贏了」

突然一道身影衝上了擂台,攔在羅青雲面前,臉色發白,面對閏祥步步而來的壓力,她感到一陣心驚膽寒,但依然咬牙挺住,昂首而立

「嗯?切渣渣,你已經弱到了需要一個女人替你擋敵嗎?」

閏祥不屑的譏諷道,但眼中卻絲毫沒有了先前那種真正的輕視,反而是凝重起來。

「芷璇妹子,你閃開」

羅青雲微微調息了下元力,想要站起身來再戰。

「此戰閏祥得勝,羅青雲敗」

突然姜別離的聲音傳來,聲音中不帶任何的感情色彩。雖然他也不願海族之人取勝,但以他的眼光自然可以看出閏祥雖然看似狼狽,其實在那一槍之下並沒有受到真正的傷害。而羅青雲則是徹底的無力了。

他也是出於對這年輕人的好感,一種保護他的方式。

「哼,便宜你了」

閏祥一步踏上前來,身上的氣勢澎湃而出,直接將納蘭芷璇震開,便往羅青雲身上抓去,喝道:「將那神槍交出來」

姜別離冷哼一聲,同樣是輕輕往前踏出一步,一股巨力震出,與閏祥的力量轟在一起,直接將後者震退數步。

「你,你做什麼?」

閏祥驚怒道:「莫非你們人類想要以大欺小?」

姜別離冷冷道:「既然比試結束,就不能再戰了,這個擂台上你已經不能再對他出手了」他輕輕一揮手,便將羅青雲卷了起來,往納蘭芷璇身上飛去

「哼,那就讓他多活片刻」

隨後閏祥的目光朝四周掃視而去,冷冷道:「可還有誰想上來送死的?

冰冷的聲音散開,眾人皆是感到渾身發冷,瑟瑟後退。

納蘭芷璇急忙將羅青雲接下,攙扶著羅青雲便退到看席之上,關切道:「青雲大哥,你沒事吧?」

姜若冰也跑上前去,都是一臉的關切。

眾高手的目光也在他身上不住打量,以此人這般年紀,將來定然是天武界叱吒風雲的人物,不由得一個個露出和善的目光來,更是有幾位邀請而來的嘉賓直接取出丹藥提供過去。

羅青雲鐵青著臉一個個的拒絕了,最後才將目光落在李雲霄身上,道:「也許只有你才能勝他了。」

他的話讓眾人都是一驚,不由得都打量了李雲霄幾眼,露出古怪之色。只有見過他出手打敗李逸的少數幾人才略微知情,但也都是心中暗暗搖頭,顯然並不看好。

李雲霄笑道:「別開玩笑了,那可是大海獸啊,讓我去不是直接叫我送死嘛」

此刻擂台上姜別離也是皺起了眉頭,高聲道:「可還有應戰之人?」

滿場鴉雀無聲。

姜若冰朝李雲霄急道:「你還是不是男人啊,這麼怕死難道你忍心讓我嫁給一隻大海獸?」

她說的凄楚可憐,眼淚就要掉下來了。

我突然發現有好多美女讀者啊,打算這周開始在微。信。微。博上曬美女書友,一周曬一個,每周五晚發福利,歡迎廣大美女書友踴躍報名微信公共號:tai 「哼,海獸?今晚就讓你嘗嘗海獸的好處哈哈」

閏祥一臉的獰笑,口中儘是污穢之言,讓人出奇的憤怒,卻無人敢上前應戰,那狂笑之下滿場寂靜,在人族的盛會之中被海族逞能,是每一個人的恥辱

看席上眾人也都是氣的眼中殺意陣陣,但他們更加不能出手,其中一名噬魂宗的貴賓凝聲道:「我已經用秘法通知乘浩渺了,如今整個年輕一輩中也只有他有希望勝過此人」

「對西域五傑第一,北域四秀之首,有他們出面一定可以贏」

「我看未必吧,那阮子茂跟他們實力相差不大,還不是輸了?」

「嗯,乘浩渺的希望要大一些,畢竟他是二星武帝,而且以噬魂宗的恐怖武技,我看還是有一線機會。」

「只能如此了,否則我人族顏面何在。現在已經不是紅月城一方的事情了,而是關係我人族尊嚴」

這些天下享有盛名的強者也一個個沉不住氣了,現在是共仇敵愷。

在萬米之遙的高空中某處,突然一道聲音輕咦起來,苦笑道:「來風兄也來了?」

「嗯,我料到浩渺兄定然也收到了傳音,果然比我更先一步。」

「呵呵,有來風兄出場,我就放心了。這局定勝無疑」

「呵呵,浩渺兄的心機還是這般深沉啊。剛才羅青雲那一槍想必浩渺兄也感受到了吧?小弟自問接不下來,今日人族尊嚴就靠浩渺兄去挽回了。這一戰獲勝,那浩渺兄也就是當之無愧的後起之秀第一人」

「哼,少用高帽子套我我自己有幾斤幾兩我自己清楚,羅青雲那一槍雖然恐怖,但還沒達到驚天泣地的程度,恐怖的是那閏祥在正面受了一槍后,竟然平安無事。你看他身上雖然狼狽有些血跡,但那龍息和蟄伏的氣勢絲毫未變,此人的實力怕是已經超過低階武帝的範疇了」

「哦?這麼說來他的戰力起碼也有四星之力?」

「最低四星,再高也不是你我能夠推測的到的。」

兩人一下子沉默了起來,都不吭聲。

一陣后,北冥來風苦笑道:「傳音又來了,怎麼辦?」

乘浩渺取出一個精緻的小盒,正是傳音之物,直接往虛空中一扔,哼道:「還能怎麼辦,當然是裝死了現在只是整個人族丟臉,我們現身的話,不僅人族依然丟臉,自己更是丟臉。」

「浩渺兄言之有理」

北冥來風也將傳音器扔進了虛空里,不見不煩,輕笑道:「只要我們不出手,至少大家內心還有個期盼,若是我們出手,那大夥剩下的就只有絕望了。

「嗯,現在就看紅月城打算怎麼辦了。」

「對了,那李雲霄也在下方,若是由他出手,可有勝算?」

「嗯,此人的實力也有些詭異,也許能夠支撐片刻,但要說取勝,我還真看不到任何希望」

「唉,看來這次我族是丟臉丟大了」

兩人的聲音就此沉寂了下去,再沒有任何對話。

下方看席上眾人等了片刻,都是一個個臉色難看至極,那名噬魂宗的長老額頭上冒出冷汗來,訕訕道:「我聯繫了許久乘浩渺都聯繫不上,也許是在閉死關了。」

「我這邊聯繫北冥來風也是,這該如何是好?」

眾人一聽這兩人都無法聯繫上,好不容易淡定了一些的心情再次焦急起來

寧可月冷冷道:「管它,不如由我出手直接滅殺此人,省得麻煩」

「不可」

姜楚然嚇了一跳,沉聲道:「你可千萬別亂來,天下耳目所在,凡事豈能全部由著自己性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