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種有了堅強倚靠的感覺,無法言喻!

“站住!”

高翔怒不可遏,大聲怒吼。

解一凡脣邊泛起一絲嘲諷的譏笑,慢慢轉身,冷視高翔道:“高大少爺,有事嗎?”

“小兔崽子,給你三分顏色你就敢開染坊了,敢跟爺們兒這炸翅兒,你真以爲我不會弄死你嗎?。”

高翔的眼睛滿是血絲,死死盯着解一凡怒道。

解一凡癟嘴,剛要扔下高翔進門,突然看到高翔身後地上還躺着一個熟悉的身影,頓時身形一滯,停下腳步。

“龍福,先把孩子抱進去。”

解一凡差點沒氣暈過去,臉憋的通紅,把瑤瑤交給龍福,雙眼爆射出怒焰。

那個躺在地上的滿臉血污的人解一凡再熟悉不過了,正是葛老六,難怪剛纔在門口遇到那名保安的時候他會顯出欲言又止的爲難神色呢。

“解先生,要不要我們兄弟四個出手把他們趕走?”

龍福在解一凡身後輕輕問道。

龍福此次護送瑤瑤來金陵之前徐連生有特別交代,不讓他們兄弟四人插手別人家的家務事,而且他們也不認識葛老六是誰,所以剛纔一直處於戒備狀態,卻沒去管高翔和陸依霜之間的糾紛。

但現在不一樣了,且不說解一凡是龍福少有敬佩的人之一,單看在解一凡一身出神入化的醫術能爲小姐治病的份上,他也會主動站出來爲解一凡排憂解難。

解一凡臉色鐵青,窩了一肚子火,擺擺手道:“你們進去吧,這裏的事交給我就行了。”

龍福見解一凡說話語氣堅決,點點頭低聲在瑤瑤耳邊說了幾句,然後退出三步將孩子交給陸依霜後,又重新站到解一凡身後全神戒備。

“高大少爺。”

解一凡臉色一寒,冷冷道:“你能告訴我,這金陵城還有誰比你更不要臉嗎?”

“你說什麼?”

高翔眼珠子差點沒瞪出來,怒道:“有種你再說一遍試試!”

“靠,等你妹吖!”

解一凡冷笑了起來,從兜裏摸出煙點上重重抽了一口,吐出一縷青煙,道:“小爺現在就站在這兒,有種你來咬小爺吖,怎麼?不敢吖?”

高翔的眼神都能把解一凡給生吞活剝了,獰笑道:“你真以爲打敗兩個拳手就能天下無敵了?哼,我現在就可以警告你,用不了三天,我自然會有辦法讓你小子乖乖來金色米蘭跪在我面前。”

“喲喲喲……!”

解一凡咂摸了一下嘴,故意裝出一副害怕模樣,冷笑道:“別吖,別過三天了,有什麼事咱們今天就一起辦完,你說怎麼樣啊高大少爺。”

說着,解一凡慢慢走下陸家別墅臺階,一步步朝高翔逼近。

高翔神色陡變,呈現解一凡出的那種欺壓強勢讓他感到一陣莫名緊張,不由自主往後退了一步,外厲內荏道:“解一凡,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嘛!”

解一凡像是在看一個小丑般戲謔看着高翔,眼中滿是不屑,審視對方道:“你是不是覺得從現在開始你可以掌管高家的一切就不用再繼續僞裝下去了?如果是這樣,你就真錯了,實話告訴你,你高翔在小爺眼裏,連個屁都算不上,你憑什麼警告老子?誒?”

這是要活活把人氣死的節奏吖!

“你……你別欺人太甚!”

高翔滿腔悲憤,渾身打着哆嗦卻不敢真的現在就和解一凡翻臉。

不過,解一凡的話倒是說到了他的心坎上,自從高家老爺子遇害的那天晚上起,高翔就撕去了一直貼在自己臉上的僞善面紗。

可他的那種“勇氣”來自於掌控了高家的一切,但在能一拳打殘職業拳手的解一凡面前,高翔不敢把命賭上和對方叫板。

“小爺欺人太甚?”

解一凡仰頭哈哈大笑,突然笑了一半聲音戛然而止,黑着臉道:“葛老六是你手下打成那樣的?”

“葛老六?”

高翔臉色一呆,茫然不知解一凡在說什麼。

解一凡不屑的笑了笑,嘴角勾出一個玩味兒的笑容,也懶得再跟高翔說那些廢話,忽然猛地飛起一腳,將離高翔最近的一個保鏢“蓬”得踹開了!

高翔心中一凜!恍惚錯覺中自己旁邊如同有一股勁風吹過。

這個時候,他想到了逃跑。

但解一凡哪兒還容得他有思考時間,在那十好幾號保鏢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揮舞起漫天花雨般拳風,秋風掃落葉似的暴起發難。

高翔一臉駭然,下意識轉身,可眼前一花,只見一個人影兒,別的什麼都沒看到,前胸就被狠狠的擊中。

頓時,一股生猛無儔的力道傳來,隨之,劇烈疼痛傳遍全身。 其實,高翔今天根本不是來陸家別墅找麻煩的,更不可能膚淺到高老爺子剛剛去世就要跑到陸家來耀武揚威。

確切來說,造成現在這樣場面的人是葛老六纔對。

具體情況還要回到三個小時以前。

當時,高翔安排方佳和舒心去休息以後,在簡白的暗示下,又重新回到了對方住的房間見面,可進到房間以後高翔才發現,在自己離去的一小會兒時間裏,簡白房間裏多出了一個人。

“沈樊?你,你怎麼到這兒來了?”

高翔見到沈樊後大吃一驚,非常不解地看向簡白,在他看來,就算有人出現在這個房間也應該是即將要和楊家結親的方劍豪纔是,但沈樊的出現算神馬一回事嘛!

沈樊和簡白對視一眼,淡淡一笑,道:“好歹我也算是金色米蘭的股東之一吧,難道我不能來這兒嗎?坐,我今天其實主要是來找你的。”

“找我?”

高翔愣了愣,擰着眉頭坐在沈樊身邊,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沈樊擺手呵呵一笑,爲高翔倒了一杯紅酒,說道:“高翔,咱們算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吧?”

“那是,你怎麼突然提起這個了呢。”

高翔神色不自然地抿了一口紅酒,擠出幾分笑容,腦子卻在飛快地轉着,思考沈樊話中含意。

誰知道,沈樊卻不願意給高翔太多時間,一上來就直接開門見山,說道:“簡姨也不是外人,有什麼話我就直說了。”

“嗯!”高翔點點頭,這個時候,他已經從簡白淡漠的眼神中讀出了一些意思,明白了沈樊那句外人其實是指自己。

沈樊悠閒地把兩隻手搭在沙發靠背上,翹起二郎腿,笑道:“其實事情也很簡單,這一次簡姨到金陵的主要目的是爲了全面收購陸家產業,我們需要你的幫助。”

“哦!我明白!”

高翔再次點頭,可馬上眼珠子瞪得溜圓,滿是錯愕道:“什麼?你,你們要全面收購陸家的產業?這,這……!”

“什麼這呀,那呀的。”

沈樊皺了皺眉頭,又笑着晃了晃腦袋,道:“放心,等事成之後少不了你那份好處。”

“不,不是!”

高翔有點坐不住了,急赤白臉擺着手解釋道:“陸,陸家那麼大的產業誰能有胃口一下子吞到肚裏?再說了,如果這件事被陸麟德發現了可了不得,你就不怕那老傢伙找沈省長算賬嗎?”

簡白一臉淡然,把頭扭向窗外,彷彿外面有最吸引她的景色般,對室內兩人的對話毫不關心。

沈樊不屑笑笑,道:“陸麟德那老不死的能把我怎麼樣?實話跟你說了吧,簡姨那邊有強大的財力支撐,只要開始一段時間咱們乾的隱祕點,就算後來那老傢伙發現了也拿咱們一點辦法都沒。”

“真的?”

高翔掃了眼沈樊發現對方不似在和自己說笑,半信半疑眨眨眼。

這時,簡白說話了,“錢的事你不用管,有需要我馬上就能拿出一百億來,你需要做的只是隨時配合我就行了。”

“可,可你有什麼好處?”

高翔現在想不相信都難了,狠狠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一點,詫異看向貌似彬彬有禮溫文爾雅的沈樊。

面對兩人咄咄逼人的態勢,高翔很聰明地採取了守勢,不再糾纏剛纔的話題,但高翔也不是傻子,在沒弄清楚問題關鍵之前,他絕不會輕易做出任何承諾。

熟悉沈樊的年輕一輩卻知道,這貨壞着呢,而且,這傢伙在老輩子面前卻非常善於僞裝自己,幾乎和自己的作派一樣,從小到大都是個乖寶寶,實際上高翔卻知道沈樊一直是個手段生猛狠辣的主兒。

不說別的,就只說金陵地界,前些年不知有不少紈絝大少被沈樊禍害得痛不欲生,偏偏,那些大少各自家中長輩都不信沈樊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

一句話,沈樊活脫脫就是現代版的秦檜,表面上看起來忠厚老實,實則頭頂長瘡、腳下流膿,就算今天高翔弄不明白沈樊想幹嘛,也得看個大概。

可不能被這個滿肚子壞水的傢伙給蒙了!

“我要的跟你不一樣。”

沈樊笑了笑,道:“你知道傅禹這個人嗎?”

“知道一點,傅老爺子的二兒子,他還有個大哥傅南,就是傅雪的老爸。”

高翔深深吸了一口氣,把手中的紅酒全部灌進肚子。這個時候,流淌到喉嚨裏甘甜的紅酒沒了一點滋味,完全是一股苦澀令他直皺眉頭。

傅禹是誰高翔心裏再明白不過了,可高翔不明白,明明剛纔是在說陸家的事,怎麼沈樊突然轉移話題提到傅禹這個人呢。

沈樊玩味地笑了笑,神色輕鬆道:“聽說沒有?傅禹很有可能馬上就要來金陵任職了。”

“這,呵呵,這怎麼可能。”

高翔笑了,身子往後靠了靠,可動作到了一半卻像是被時光機鎖定了般停止不動,眼珠一轉,愣道:“你說的是真的嗎?”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沈樊掃視高翔一眼,眸中笑意更濃。

這一次,高翔是真的傻眼了,直愣愣坐在那裏保持剛纔的姿勢半天都沒動靜。

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呢?

可以說,沈樊的話對高翔不亞於一顆威力巨大無比的**在他耳邊驚響,震的他渾身一顫,腦子裏暈乎乎的無法思考問題。

正如外人所不知道的,在金陵,高家主要的靠山就是白永豪的父親而不是沈樊家老爺子,可沈樊剛纔的話就意味着一旦坐實傅禹到金陵任職的消息,就會產生一個後果:要麼白永豪父親離開,要麼沈樊老爺子走人。

當然,如果是沈樊老爺子拍屁股走掉的話,對高翔來說一點損失都沒有,他大可不必多管閒事,但話從沈樊嘴裏說出來味道完全變了。

難道說,白永豪的父親,金陵最高行政長官白書記要調走了不成?

一想到這裏,高翔腦門上立刻冒出一層一層細密汗珠。

這個消息對他來說實在太糟糕了,雖然高翔現在已經坐實了高家家主的位置,但並不代表說他能把高家運作的還像以前一樣順風順水。

尤其是在高老爺子和老爸剛剛遇害的關頭上,高翔又還沒和外界真正建立牢不可破的“友誼”,這個時候白書記一旦離開金陵,高家必定失去一大批所謂的“盟友”不說,甚至還有可能會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中,隨時都可能顛覆。

“冷靜,一定要冷靜!”

高翔在心裏默默囑咐自己,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故作鎮定,雖然心裏很想問一句誰會調走,可話到嘴邊卻變成了,“你想要我怎麼配合,只管說好了。”

“不錯!”

沈樊開懷大笑,爲高翔斟上酒,說道:“我們想以高家名義在港府註冊一家新的公司,金陵這裏會在未來三個月裏全力衝擊會稽謝家旗下產業,而港府的新公司則是主角,暗中收購陸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