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無數金色蝴蝶朝著傀儡的腦袋不斷地攻擊,令他的身形不斷搖晃。到得最後,那傀儡終是咚地一聲,砸落在地。

「死了嗎?」眾人望著這一幕,卻是一怔。

不過在他們錯愕間,莫媛的眼神卻是一寒,凌空一指點出,金色光芒在其指尖化為漩渦勁風,而後快若閃電般的對著右側某處暴掠而去。

「嗤!」

金色光芒掠過半空,而後狠狠的轟中一片陰影之中,當即便是有著一道悶聲傳出,而後一道黑影狼狽的倒射而出。看到那傀儡有著如此戰力,眾人盡皆倒吸了一口涼氣。

「大家一起圍攻他,為夢婷拖延時間……」莫媛冷喝了一聲,當先跨出一步,她是眾人間實力最強者。作為元層境巔峰的她,理當有義務沖在最前沿。

「火舞旋風!」

「金剛拳!」

「土元爆流破!」

「乾元蝶舞!」

……

一道道怒喝聲乍然響起,每個人都發揮出自己最強悍的攻擊,沖那傀儡爆轟而去,僅有一人例外,那便是赤幽。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根本沒有可以用的上的手段,除了氣力比別**一點之外,他根本一點忙都幫不上。

「為什麼我這麼弱小?為什麼!」赤幽的血瞳中爆射出一道驚人的光芒,他好恨自己,好恨自己為什麼沒有保護夥伴的實力,除了躲在背後外,什麼都做不了。

「我不要這樣的感覺,我不要躲在別人的背後,我要靠自己的實力,對抗所有的困難!」赤幽袖袍下的拳頭,早已經被他捏的陣陣發白,他很清楚,這個世界沒有了實力,只會變成一個可憐蟲,到處被人嗤笑,所以他想要變得更強!

「轟轟轟!」

一道道驚人的轟鳴聲響起,那是赤幽的夥伴們和傀儡戰鬥的聲音。到了這刻,他全身的血液都彷彿要沸騰了起來,他也想要戰鬥,他也想要保護別人,他也想不被人欺負。

「吼!」

那傀儡的吼叫聲越來越急促了,那邪-惡的氣息,令所有人都仿若憋了一口氣般難受。站在原地的赤幽,雙目死死地盯著戰鬥場地。在他的視線之中,夥伴們因為實力不如那傀儡,一次次地被打趴下,甚至羅天都已經身負重傷。

「鬼影森羅!」

就在這一刻,令眾人臉色大變的是,那道傀儡竟然開口了,儘管聲音很是沙啞,也很是彆扭,但他還是開口了。能夠說話的傀儡,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也可以看出,附體在這個人類身上的凶,是一種及其高等的存在。

在那道沙啞的聲音落下的同時,一股黑芒帶著死氣沉沉的邪-惡氣息,閃電般的在眾人間蔓延而開,隱約間,在那黑幕中,彷彿是見到道道鬼影閃掠,陰森陣陣。

這些鬼影極為的邪異,一出現,便欲瘋狂的對著眾人體內侵蝕而去,莫媛等人連反應都沒反應過來,便被那股黑芒侵蝕了身體。幾乎瞬間,赤幽的夥伴們便全數倒地,臉色呈現一種紫黑色,渾身抽搐。

「啊,不要啊!」

赤幽大驚,見到這一幕,他再也顧不得自己的實力低微,徑直朝著那道傀儡爆射而去。也就在這時候,他的血色雙瞳,爆發出一道驚人的殺意。隱約間可看到,他雙眼中的那股血色仿若要透體而出……

… 也就在這刻,赤幽的血色雙瞳猛然間爆發出一道紅芒,緊接著在其額頭上迅速地蔓延出一道驚人的血色紋路。滔天的殺意,似乎令周圍的溫度都在瞬間下降了好幾度。

「為什麼我會這麼弱小,為什麼唯一對我好的人,要在我面前受傷,這是為什麼!」赤幽狂吼,雙瞳間的血色越發濃重。此刻的他,看上去就像一名從地獄而來的惡魔,冰冷而極端。

「我要你死……」赤幽怒吼,在這句話落下之後,整個人竟被那股滔天殺意所佔領,他本身的意識完全被掩蓋,剩下的只有那一股想要滅盡天下的殺伐之心。

「殺,殺,殺……」這是赤幽此刻唯一的念頭,夥伴們被那隻傀儡打成這般摸樣,他的腦海中剩下就只有毀滅。他要將這罪魁禍首給消失殆盡,要將其滅亡。

赤幽身子猛然一震,一圈圈詭異的紅芒自他的體內爆射而出,竟然呈現一股漩渦,宛若海納百川般,將周圍的天地元氣盡數吞噬,周圍數十里之內,竟完全被其吞噬成了真空。

躺在地上的夥伴們看著赤幽此刻的變化,臉色變得異常難看,他們都知道,赤幽此刻正經歷一個很不好的變化。尤其是莫媛,待看到了赤幽那宛若魔神般的一面時,俏臉微白,美目間甚至還有掩飾不住的恐懼……

「這股紅色的力量,難道是……荒力嗎?」莫媛忍不住吐了一口血,深吸了一口氣后,艱難地說道。

「難道幽哥真的是惡魔不成?這股強大的力量,可是完全超越了元層境啊……恐怕都可以媲美微元境的強者了吧!」羅天的眼神也滿是苦澀,他此刻睜著虛弱的眼眸,低聲喃喃道。

「啊!」

赤幽不斷地低吼著,咆哮著,自他懂事以來,十五年的點點滴滴全部在他的腦海中飄過。他發現,這十五年來除了別人的鄙視,白眼,譏諷之外,他根本沒有剩下任何東西。

可就在他的心神即將完全被那股殺意所侵蝕的時候,他的眼前陡然出現一道美麗的倩影,那道倩影,巧笑嫣然地朝他走了過來,美目滿是溫柔之色,令赤幽被殺意吞噬的血瞳,略微多了一絲清明。但很快,這份清明便被那暴衝過來的傀儡給徹底打破。

「嗷!」

赤幽的意識被徹底吞噬,正好那暴衝過來的傀儡成了他發泄的對象。此刻的赤幽,腦海中有的只有殺戮,沒有半點人的意識,他想要殺,殺盡一切!被殺意所吞噬的赤幽,此刻就宛若蓋世魔王。

「給我去死……」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夥伴們,真切地感受到赤幽語氣中蘊含的滔天殺意,以及那毫不掩飾的暴戾。這刻,不管是誰,都對這樣的赤幽感到無比地陌生,或者說是……恐懼!

赤幽的話音落下,雙手便爆射出一道驚人的紅芒,強悍的力量,令得詭異地掀起一陣旋風。眾人只看到,赤幽的雙手蘊含著驚人紅芒,朝著傀儡的腦袋怒砸了過去。

只是一招,只是一招,那傀儡的腦袋便出現了無數道裂縫。可這並不算完,赤幽根本沒打算停手的意思,左手又是一拳爆轟,那傀儡堅硬的頭顱竟被打得爆碎。恐怖的力量,殘酷的攻擊,令所有見到這一幕的人,心底都忍不住升起幾分恐懼。

「啊!」

將傀儡的頭顱打破之後,赤幽眼中的紅芒並沒有減弱半分,那股衝天殺意彷彿是赤幽天生的一般,一旦爆發出來,那種恐怖的威能令人雙腳都不由發顫。

「嘿……嘿嘿!」赤幽抬起頭,血色的瞳孔緊緊的盯著傀儡那被打爆的頭顱,嘿嘿地笑了起來,伸出舌頭tian了tian嘴角的鮮血,那樣子,看起來煞是妖異……

「唰!」

就在眾人以為萬事大吉的時候,那傀儡突然間顫抖了起來,與此同時,一股愈加濃郁的黑霧從其身上爆射而出,一股幾乎令眾人絕望的氣息,緩緩地散逸而出。

「凶,是高等級的凶……」莫媛見狀,心中大急,不由得失聲叫道。對於凶,她比任何人都了解的多,也正因為了解,此刻的她,才會如此失態。

「桀桀,竟然碰到一個會荒力的人類,可真是有意思……」就在這時,一道陰測測的聲音猛然從傀儡的身上傳來。在這道聲音落下后,一股黑霧凝聚,眾人的視線之中,出現了一個似人非人,似魔非魔的怪物。

這怪物有著鮮紅的雙瞳,兩邊的額角上長著尖銳的頭角,血色紋路蔓延全身,在咽喉處凝結成了一個奇異的節點。看到這怪物的摸樣,赤幽雙眼中的血色愈加濃重。

他可不管眼前是什麼東西,現在的他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被殺意吞噬意識的赤幽,像是徹頭徹尾的殺戮機器。

「嘖嘖,好精純的荒力,可惜還不懂運用之法,導致被殺意主導,真是悲哀啊……不過這樣最好,正是適合我!」那怪物怪異的笑了一聲,隨後他的身形竟變得一陣虛幻,化作一道黑煙朝著赤幽的身體內暴沖而去。

「啊!」

被黑霧入侵,赤幽發出一道凄厲的慘叫,渾身的氣勢不斷加強,不斷加強,到了最後,就連他的衣袍都被血色氣流給染紅了。原本的淡黃-色獸皮,此刻早已變成了血色……

「好,太好了,真是太完美了,這可是完美到極致的肉身,只要我吞噬了他,這具肉身就是我的了!恢復巔峰,指日可待啊!」那隻凶狂笑著,一路高歌猛進地竄入赤幽的眉心之間,妄圖滅掉赤幽的意識,真正主導這具軀體。

可就在這時,那前進的黑霧突然間一頓,緊接著就像是發現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一樣,慌不擇路地退走。

不過看起來似乎晚了一點,只見赤幽的眉心之處,突然間爆射出一道淡黃-色的光芒,將那滔天黑霧盡數吞噬,竟沒有留下一絲半點,那黑霧就連慘叫都沒發出,就這樣煙消雲散了?

要是赤幽還在清醒的狀態,恐怕一下子便知道,這吞噬黑霧的東西,正是從他體內冒出來的奇異荒珠,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救了赤幽的性命了。荒珠的詭異和強大,著實驚人……

「咳咳……」

見到赤幽解決了那傀儡,眾人咳嗽了幾聲,盡皆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赤幽有如此變化,可現在明顯不是問的時候,只有等到莫谷來再說了。剛剛危機時分,莫媛便通知了他的父親,恐怕現在莫谷就該在來的路上了吧?

「唰!」

但令眾**吃一驚的是,赤幽身上的那股暴戾之氣,並沒有因為凶的滅亡而有絲毫減弱。這一刻,赤幽見到失去了目標,一雙血瞳唰地一下轉移到了躺在地上的夥伴們。

「殺……」一道冰冷的話語,令躺在地上的眾人心頭一凜,心中都不由得冒出了一股不好的預感。赤幽,似乎有點不太對勁呢?

「媛兒,這是怎麼回事?」火舞俏臉呈現紫黑色,微張著小嘴對媛兒說道,如果死在自己的夥伴手中,那才是最最悲哀的。而現在看赤幽的這番摸樣,很明顯是失去了意識。

「我也不太清楚,難道真的是……詛咒嗎?」到了這刻,竟然連莫媛都有點相信赤幽是個不祥之人了,因為眼前的事情,實在是太過詭異和恐怖了。誰能想到,親密的夥伴,會變成這般摸樣?

「殺……我要見血!」赤幽每走一步,他眼中的紅芒就愈加濃重一分,到了最後幾乎連成實質。一圈圈的紅色氣流不斷地從赤幽身上冒出來,那股強大的力量令人感到心悸。

在這刻,天地似乎都猛然安靜了下來.就連森林深處那不斷嚎叫的猛獸都安靜地趴在了地上,有些畏懼地顫抖著。這一片小小的空間,只是片刻便被一股肅殺之氣所籠罩。

這裡,不知何時開始出現了微風,輕聲呼嘯,似乎是對這肅殺氛圍的控訴。赤幽一步步地靠近他的夥伴們,雙手間不知何時長出了長長的指甲,就彷彿是真的惡魔一般,勾魂奪魄。

來到莫媛的身前,赤幽的眼波稍轉,似乎有點猶豫。但這股猶豫,很快便被那股滔天殺意所淹沒。只見赤幽緩緩地抬起了他的手掌,尖利的指甲,就要朝著莫媛狠狠地劃下!

「赤幽……」莫媛痛苦地閉上的雙眼,紫黑色的俏臉上滿是傷心之色。她一直都在維護赤幽,因為她覺得赤幽很可憐,並且很堅強,可是這一刻卻……她真的好傷心,好傷心!

赤幽的雙手在那道大吼聲傳來的同時猛然一頓,可由於他的指甲實在太長了,雖說停了下來,卻依舊是劃破了莫媛的肩膀。

「赤……幽,你在做什麼!」

就在這時,一道蘊含著滔天-怒意的聲音陡然從天際傳來。緊接著一股駭人的威壓頃刻間覆蓋了全場。在這股威壓之下,赤幽雙瞳間的血色瞬間便黯淡了下來,身形一晃,竟直接倒在了地上……

莫谷臉色陰沉的來到此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赤幽,又看了一眼身受重傷的所有人,嘴角不由得抽搐著。他的胸膛劇烈起伏著,在這一刻,就連他都衍生出一股想要將赤幽殺掉的衝動。

這不祥之人,終於是給人帶來不祥了嗎?

… 一言不合就殺人什麼的,殺的還是一個有身份有背景的魔主。

這個幽月果然不愧是傳說中的大魔頭啊!

虞鶯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心臟砰砰砰跳個不停。

背後的冷汗已經濕透了衣服。

幸好,幸好自己沒有反抗,否則,眼前這顆燒焦的頭顱,就是自己的下場。

小帥魔,姐姐也是想救你的,但實在是無能為力。

你就自求多福吧。

正這麼想著,一道白色的劍光陡然從魔晶台上閃耀起來。

那劍光亮如星辰,殘如驕陽,幾乎把【五鬼陰風劍陣】上的血色完全掩蓋。

虞鶯還在想著,這是什麼光芒?

【五鬼陰風劍陣】中有這樣的設置嗎?

就見幽月猛地從太師椅上坐起來。

一直慵懶隨意的臉上,露出幾分詫異又興奮的光芒。

廣場上的眾人也被這番動靜驚動了。

一個個交頭接耳,臉露迷惑。

耀眼的白光緩緩散盡,哪怕有血色劍陣的籠罩,眾人也看清了魔晶台上的景象。

幾百人擁擠的魔晶台上,此時空蕩蕩的躺了一地「屍體」。

而踩在這一地屍體中的,是一個白衣如雪,眉目如畫的俊秀少年。

他的手中握著一把晶瑩剔透的長劍。

隨著【五鬼陰風劍陣】的血色劍刃交錯飛射過來,少年腳下微微一錯步。

身形就彷彿化成了幻影,穿梭在劍刃之中。

萬葉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而眼前的這個少年卻是行走在千刃萬劍之中,猶如閑庭信步,逛自己家的後花園。

眾人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

甚至有人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虞鶯「啊」地驚叫一聲,連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老天,她看到了什麼。

是葉良辰!

是她以為脆弱的不堪一擊,可能已經死在魔晶台上的小帥魔。

他……他到底怎麼做到的?!

赤星廣場上,同樣看到這一幕的夜靈也是滿臉驚駭。

葉……葉良辰這麼強的嗎?

她知道葉良辰能在一星血焰城中日天日地。

可她沒想到,在赤星城中,他竟然也如此厲害。

「葉良辰——!!葉良辰萬歲!!葉良辰你是無敵的!!」

本著在血焰城中養成的習慣。

夜靈突然扯著嗓子大叫起來,「葉良辰!葉良辰!!」

圍觀的人並不知道葉良辰是誰。

但並不妨礙他們清楚,葉良辰喊得就是魔晶台上那個孑孓而立的少年。

也不妨礙他們對強者的仰慕和崇拜。

只片刻之後,就有人跟著夜靈喊起來,「葉良辰!葉良辰……」

然後,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進來。

此起彼伏的聲音一聲接著一聲。

群情興奮而激動。

……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幽月興奮地站起生,在太師椅上走來走去,眼中的光芒灼灼閃亮,「真沒想到,小小一個赤星城,也會有這麼有趣的獵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