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是連他師尊都沒看出來的啊。

要知道,他師尊可是長老院排名第二的長老,實力更是達到天級後期!

程道玄體內蘊含殺意,他絕不能讓這個少年將自己的秘密透漏出去!

「你先別緊張。」

昊淵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平靜說道:「我既然會說出你的功法,自然不會將此事透露出去。」

「我憑什麼相信你?」

程道玄一臉凝重,昊淵知道了他最大的秘密,他豈能如此放過。

昊淵看了他一眼,催動真力,一道道暗紫真力自體內狂涌而出,隱隱間竟也是蘊含著幾分魔氣。

與程道玄不同的是,這等魔氣,要比前者更加精純濃郁於霸道強硬。

就宛如,昊淵乃是一代魔神,神威無可敵,浩瀚無垠,任何魔物都要心生膜拜,無法產生絲毫意念。

當昊淵魔氣釋放時,程道玄面色瞬間大變,渾身顫抖不停,若不是他境界高出昊淵一大截,恐怕會直接跪下膜拜。

直到昊淵收斂魔氣,程道玄方才恢復幾分血色,不過目光中卻已經留有幾分驚駭。

他怎麼也想不到,一個看似尋常的少年,竟是有著如此魔威。

在他看來,昊淵就猶如一代魔帝,矗立於天地之間,深不可測,強悍無比。

他哪知道,昊淵曾經正是大陸第一天驕,真正的至尊魔帝!

「現在可信?」昊淵淡淡說道。

他語氣雖然平淡,但卻給程道玄一股深不可測的感覺,想要認其為主。

後者點點頭。

他無法不相信,畢竟昊淵同樣修魔,自己若是對外宣稱此事,想必他同樣也活不了。

「不知閣下尊姓大名?」蘊涵如此魔威,絕不可能是什麼無名之輩。

「昊淵。」

「你就是昊淵?」

程道玄有些驚訝的看著他,畢竟,最近天雲學府中,後者的名聲不可謂不響。

不過只是一個黃級圓滿,廢了韓楓不說,更是直接殺了孫策,引起整個天雲學府的轟動。

他一直想見見這個昊淵究竟是何妨神聖,沒想到後者竟然直接出現在自己面前。

不愧是大師,果然配得上這等名號。

程道玄心中暗道。

「晚輩程道玄見過淵少,還望淵少勿要怪罪晚輩先前的不敬。」程道玄想都沒想,直接單膝下跪,恭敬說道。

永恆聖王 之前自己對昊淵極為不敬,那是因為他不知道後者的身份。

如今既然知道了,自然不可能再有先前得道態度。

昊淵點點頭,淡淡說道:「起來吧。」

程道玄起來,隨後恭敬說道:「不知道淵少究竟是如何得知我這部功法的由來?」

這是他心中最為疑惑的。

他所修鍊的功法並未與任何人說起,這昊淵究竟是如何得知?

就算他同樣修魔,也不可能一眼看出吧?

要知道,魔道功法雖然不多,但也不少,尋常人根本不可能一眼看出其底細。

「我如何看出,需要讓你知道。」昊淵看了他一眼,語氣頗為冷漠。

說著,一股魔威頓時湧來,瞬間令程道玄面色大變,渾身顫抖不斷,根本不敢多說一言。

這等魔威,讓他無法心生抵抗!

瞧得程道玄面色蒼白,昊淵也是收起魔氣,沒有說話。

只是,沒人發現,他目光中卻是閃爍幾分異色。

他之所以知道程道玄所修鍊的是「瘋魔殺神決」,正是因為此功法是他前世所創!

沒錯,他前世身為魔帝,自然創過幾道魔道功法,留給後人,盡其傳承。

偏執大佬的小可愛超甜噠 可他沒想到,自己最終卻慘死在凌風涯!

而這些功法,也是不知去處。

他沒想到,竟然在這偏遠的北漠四國,見到自己所創功法。

這「瘋魔殺神決」是他前世所創功法中,比較尋常一個,並不算頂尖。

但對於程道玄而言,絕對算作絕世功法。

他之所以會指點後者,也正是因為這「瘋魔殺神決」。

不然,以他的身份,何須理會一個螻蟻,直接扔出去便是。

他可不想讓自己的傳承,就此浮於眾生,平淡無奇。

「行了,你之所以無法將此斧法修鍊圓滿,正是因為瘋魔殺神決的緣故。」

「什麼?問題出在功法?」程道玄失聲道。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之所以無法修鍊大成,問題竟然處在自己引以為傲的功法!

緋聞狐妻 昊淵點點頭,道:「瘋魔殺神決的根本,主要在於「瘋」這一字上,若不瘋成魔,何以走向巔峰?」

「你的性格太過嬉鬧高傲,完全跟「瘋」字不沾邊,所以功法無法修至大成,心性不穩,武技根本無法修成圓滿。」

昊淵打臉打量了他一眼,繼續道:「你從前修鍊的武技,應該沒有一道修鍊圓滿的吧?」

程道玄下意識的點點頭。

的確,他從前所修鍊的武技,根本一道圓滿的都沒有。

無論是黃級還是玄級,就算他到達了地級實力,也無法修鍊圓滿。

這件事,困惑他許久,甚至讓他新生波瀾,修鍊不穩。

卻沒想到,這問題竟然出在自己的功法之上!

「那我該怎麼辦?」 重生暴力千金 程道玄有些焦急道。

他武技若是無法修鍊圓滿,就算實力達到了地級後期,也根本不是蕭無忌的對手。

所以,他現在只能求昊淵幫忙。

「想辦法變瘋!」昊淵淡淡說道:「只要你領悟「瘋」字這一玄奧,瘋魔殺神決自然能夠大成,待得那時,你不但武技將會達到圓滿,自身修為也會得道巨大提升。」

瘋魔殺神決本就算是一部不錯的功法,恐怕整個被摸四國都鮮有功法能與之相比,若是程道玄能將其修鍊大成,實力必然能夠得道巨大提升!

程道玄剛要感謝,卻被昊淵一把攔住。

「行了行了,趕緊走!」昊淵揮揮手,打發他走人。

瞧得昊淵不耐煩的樣子,程道玄也是尷尬的撓撓頭,只得大喜過望的離開。

….. 昊淵這才終於得到清凈,開始修鍊。

他要在這些時間內,將實力提升到玄級中期。

雖說這炎塔內真力濃郁,可想要將實力提升兩個境界,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

一晃就是十天過去。

在此處高於外界六倍真力的絕妙環境下,昊淵的實力終於突破黃級,晉陞到玄級初期的境界。

不過,讓並未打算停止。

他必須要在此處將實力達到玄級中期!

如今他的敵人愈發強大,或許這個實力對別人而言,是仰望般的存在,可昊淵並不滿意。

他的路,還很長。

他的目標,是回到武域,對那些虛偽的「聖者」報仇,殺死羅千成和東方馨兒這對狗男女!

往小的說,他如今至少要成為天脈會武的魁首。

所以,他的實力必須要儘快提高!

此時….

炎塔較深處某個修鍊室開啟。

赫然是一臉頗為狼狽的白鳳羽。

他渾身發燙,面龐通紅,顯然有幾分狂躁之色。

他本想嘗試內圍修鍊室,沒想到,卻是如此狼狽。

以他的實力,竟是連內圍都呆不過十天!

可想而知,炎塔的霸道之處。

他並未離去,在炎塔中等待二十日,蘇鞦韆方才從修鍊室中緩緩走出。

與白鳳羽不同的是,她在外圍。

外圍修鍊室中的火氣要比內圍輕弱不少,可以說,內圍的火氣是外圍的十倍以上。

由此可見,白鳳羽和蘇鞦韆的差距。

「恭喜蘇學妹,堅持足足一個月,雖說是在外圍,可卻比那秦夢高出不少。」白鳳羽淡笑,儒雅說道。

蘇鞦韆看著他,卻沒有任何喜色,淡淡說道:「白師兄謬讚了,秦師姐的成績是在數個月前所造,如今秦師姐若是在此,恐怕絕對不止一個月。」

的確,秦夢上次來到炎塔還是數個月前,如今實力大增,自然不可能僅限於一個月。

白鳳羽顯然知道此事,他這句話不過只是想要討好蘇鞦韆。

「蘇學妹謙虛了,你能來到炎塔,也算你的本事,那秦夢自然不如。」白鳳羽尷尬一笑,有些不知所措。

蘇鞦韆柳眉微皺,顯然不喜白鳳羽這般作態。

若是放在從前,她還會尊敬後者的實力,與白鳳羽多說幾句話。

可自從那日,後者嘲諷昊淵后,她便對白鳳羽產生了一股反感。

自己羨慕人家地位,卻出現嘲諷,這種人,她蘇鞦韆最是討厭。

如今,更是為了討好她,出言說秦夢不如自己,這般作態,的確讓她感到不屑。

此時,她是打心眼的厭煩白鳳羽。

奈何後者實力地位都比她強大,根本無法驅趕白鳳羽。

這才讓後者敢如此放肆。

瞧得蘇鞦韆不說話,白鳳羽也是頓了一下。

他望向身後的炎塔,想起了之前高傲的昊淵。

「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呢?該不會是早走了吧?」

白鳳羽冷笑,在他看來,昊淵敢進入炎塔完全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表現,恐怕在這裡呆不過一日,就早早離去。

蘇鞦韆厭惡的看了白鳳羽一眼,心中不屑。

她相信,以昊淵的天賦,絕不可能像白鳳羽說的如此之弱。

自己都能堅持一個月,恐怕後者也不會太差吧?

「唉,不過是個土包子,真是一個比一個自命天高,自己是什麼德行,難道自己不清楚嗎?還真以為各個都有著柳雅雅那般天賦?」

他一直嫉妒昊淵的地位,明明是個土包子,憑什麼擁有比他還高的地位?

如今見到昊淵不堪,自然忍不住出言嘲諷。

說著,他卻目光一轉。

「咦?三十日?」他驚訝道。

若是外圍三十日倒還好說,畢竟以他的實力,三百日也不成問題。

可問題是,那可是內圍中央的三十日啊!

蘇鞦韆也是注意到,同樣肅然道:「能在內圍中央修鍊室里,連續修鍊三十日的,恐怕唯有排名第一的蕭無忌!」

蘇鞦韆美眸中,掠出幾分傾慕之色。

蕭無忌,天雲學府第一天才,天雲國年輕一輩中,除了當今太子,無人能敵。

自從加入天雲學府至今,都一騎絕塵,遙遙領先於其餘學員。

他的實力,所有學員都望塵莫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