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就一句話說說看?”

楊過心中對那個假楊過,感到了深惡痛絕的憎惡。

“好吧!”

大雕又啄了啄脖頸間的雕毛,故作玄虛地道,“一句話就是,那個楊過利用你的名諱與容貌,將南宋國正道和邪道都禍害得不輕!”

“什麼?”

聽了大雕的話,楊過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心頭被氣得一口氣差點沒上來。吭哧了好半天,才緩過勁來,就差我們的雕兄爲他用雕膽製作“速效救心丸”了!

緩了好久,楊過終於是慢慢好轉,嘴中吐了幾口血沫子,連聲罵道,“媽了個巴子的……看來啊,我不出絕情谷,真的是不行了!冒充我可以,但不能辱了我的名頭啊!”

站起身來,楊過慢慢地來到洞穴的石壁前,從石壁上面拔下那把看上去很大氣,但實際上就是用來充門面的“大寬劍”之後。楊過這纔對着神鵰擺了擺手,高聲喊道,“雕兄,我們走!這就先去會會那個‘假楊過’!”

楊過飛身來到大雕的背上,一邊爲大雕擦拭着屁股上面的箭傷,一邊同我們的雕兄學唱它在南宋國新學來的小曲。

“天涯呀海角

覓呀覓知音

小妹妹唱歌郎奏琴

郎呀咱們倆是一條心

愛呀愛呀郎呀

咱們倆是一條心

家山呀北望

淚呀淚沾襟

小妹妹想郎直到今

郎呀患難之交恩愛深

愛呀愛呀郎呀

患難之交恩愛深

人生呀誰不異呀異表春

小妹妹似線郎似針

郎呀穿在一起不離分

愛呀愛呀郎呀

穿在一起不離分”

聲音悠揚。好像看見了敞開的輕薄衣衫,徐徐地向我們飄來一般。

我去!你們不是去收拾那個“假楊過”麼?怎麼一點氣勢都沒有呢?撒泡尿,比比高低,都比這個有氣勢,好不好?!不屑中……

(待續) “哼哼”着小曲,大雕馱着楊過從絕情谷谷底翩浮而上,來到了絕情谷的內部。

此時的絕情谷已是沒有了當年的生機。當年公孫止,還有那個專吐棗核的瘋老太婆裘千尺,也都已然死去了。

就是連身段蹁躚,形容姿美的女子綠萼,也早已是香消玉損了。

“沒想到啊,時隔六年之久,絕情谷中已然是荒敗成這番模樣了!”楊過略有可惜地說道。

跟在他身後的大雕,一不留神,撞了楊過一個跟頭,使其差點摔在地上。

還好,楊過傷及往事,並沒有生氣。

大雕黑溜溜地鷹眼向四處看個不止,提醒楊過,道,“楊過老弟啊,現在的武林可不是當年的武林了!先前我就已經說過了,現下的南宋國的武林界對你可謂是恨之入骨。我想,我們啊,還是要小心點爲上啊!”

“……還有就是,我要提醒你的是,那個‘假楊過’一炷香之前就是從這裏用飛箭將我擊落,而墜於谷底的。我也不知道現在他是否已經離開了絕情谷。要是離開了,那還好說。但要是沒走,可就有點難辦了!”

楊過微微一笑道,“有什麼難辦的?”

“……難道我楊過還收拾不了一個冒牌貨麼?別讓我遇到他。要是讓我遇到他,老子就把他當驢騎。到時候,看他還能否裝模作樣?!”

說着話,楊過與大雕兩個沿着扭曲的石徑,向絕情谷的中心走去。在楊過的記憶中,只有從絕情谷的中心走出去,才能夠離開這絕情谷。當然,楊過其實也可以乘大雕飛離此地的。

但是,六年的時間沒有降臨南宋國了。故地重遊,倒也是一種樂趣所在。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個目的,就是楊過要看看能否在這裏遇到那個“假楊過”。

而就當二人一前一後,慢慢悠悠地,準備離開絕情谷的後山的時候,卻是在臨近絕情谷後山邊沿的地方,聽到了兩個人的聲音。

一個男子,與一個女子的聲音。

————————————————————————————————————————————————

男子的聲音顯得很是曖昧。

而女子的聲音則多少帶點祈求之色。

“我說,靈鐺師妹啊,六師兄我可是垂涎你的姿色很久了。你就從了我吧!跟着我,以後保準沒人敢欺負你!我肯定會對你好的。”

男子滿是曖昧地說道。其腳下的步子不停,一步一步的向着他對面的那個雙臂環抱着胸口的女子身前走去。

女子一身綠衣,俏臉黛眉,姿容可餐。

她的臉上還掛着了淚痕,祈求道,“天逸師兄,你就放過我吧 !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對於女子的話,陳天逸不以爲意,目光之中滿是淫光,舔着嘴脣,笑道,“什麼叫有喜歡的人啊?師妹,我和你也是在一起相處了幾年的光景了,難道我還不知道你心裏面的那點小心思嘛?還喜歡上了別人?!嘿嘿,你以爲這種話,就能騙得過你六師兄我麼?”

“嘿嘿……告訴你,放過你,門————都————沒有!”

說着陳天逸就伸手向那個叫靈鐺的女子的身子抓去。

而那名女子卻是在慌不擇路的時候,慢慢地靠近了情花叢中。她與“情花叢”的距離不過半寸有餘,要是再退後的話,定然是會中“情花毒”的。

“六師兄,你這樣對我,要是被其他師兄弟們知道了,他們不會放過你的。你沒有想過這些麼?你的武功不及大師兄和二師兄。到時候,他們說不定會殺了你的!”

靈鐺顫抖着聲音說道。

目光中卻是閃出一絲狡黠。

但是,陳天逸卻是並未理睬,繼續淫、笑道,“我說師妹啊,你這話怎麼能這麼說呢!話說,是我想要來這裏的麼?還不是你說有事情與我商量,才把我叫道這裏來的嘛。你這叫投其所好,嘿嘿,妙哉妙哉啊!”

“……現在好了,你又說,沒什麼事了!你說,師兄我該怎麼辦啊?總得在你身上撈點油水吧!嘿嘿,況且師兄和你生娃的心,早就有了!我這麼酷帥,你這麼美麗,將來啊,我們的孩兒一定會生得超塵脫俗的!”

看來這六師兄陳天逸想得還蠻多的嘛!

靈鐺的臉上露出些微的慌張,連聲道,“不是的,六師兄,我找你來是想請教你一些事情啊。絕沒有其他的想法啊!”靈鐺的眼中淚水瞬間就流了出來。

“嘿嘿,我可管不了這麼多了!活該你栽在我的手上!”

說到這裏,陳天逸的身上運轉起內力,手掌的中指和食指緊靠,向他的師妹靈鐺的身子點去。在他看來,要是用“點穴功”就能夠將自己的師妹制服了,那將省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煩。最起碼,沒了掙扎,他做起事來倒也方便。

“小師妹,我滴小心肝喲!我來嘍!”

但是,就當陳天逸的手指向女孩靈鐺的身子點去的時候,那女孩的手掌卻是伸進胸口,從胸口的衣間,她不知道掏出來了一包什麼東西。

只見女孩的身體迅速躲閃,同時,隨手就將那包東西拋灑到了空中。於此同時,她還掩上了口鼻。

在陳天逸的周身,瀰漫開的是一片白色的粉末。

粉末飄在空中,很多都被陳天逸吸到了口鼻之中。

陳天逸大驚,他不知道自己的師妹在幹什麼。而就當他衝到女子身前半米遠地方的時候,卻是腦袋之中一陣眩暈感。

緊接着“噗通”一聲,陳天逸就倒在了地上,昏死了過去。他的臉色泛起的密密麻麻的血絲。那是中了毒的徵兆。

女孩絲毫沒有注意到,站在“情花叢”外圍的楊過與大雕倆個。她伸手很是隨意地拍了拍身上的輕紗,而後面對着她六師兄陳天逸的屍身,其臉上露出嫌惡的笑容。

她慢慢地走到陳天逸身邊。隨手,竟從她的一個布袋之中取出了一個小小的爐鼎。爐鼎不大,上面有着不少銅綠,看來也是件古物。緊接着,她慢慢地將爐鼎打開。

而就在她打開小爐鼎的一霎間,一隻灰色的蜘蛛則是猝然間就從小鼎之中竄了出來。灰色的蜘蛛從小鼎之中竄出來後,直接就向着那個陳天逸的身上爬去。速度奇快。

它鑽到了屍身之中。

看到自己的蜘蛛鑽到了屍體中,女孩的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嘴中更是惡狠狠地道,“六師兄啊,你不是對我垂涎很久了麼?今天啊,我就拿你的血,來餵我的血蜘蛛。”

“嘿嘿……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在地下孤單的。你還只是第一個。”

“哼————,等我神功大成,你們七人,包括師傅在內,你們都得死!”

說道這裏的時候,女孩好像是想到了什麼傷心的往事一樣。她望着那片情花叢,低聲細語,道,“姐姐,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幫你報仇的。那六個畜生,我一個都不會放過的!他們犯下的罪孽,就該由他們承擔!”

而就在她的目光觸及到“情花叢”外的一棵樹下的時候,她的臉色忽然間卻是一變。女子靈鐺大喝道,“什麼人?給我出來!”

樹下的楊過,縮了縮脖子,對着身後的大雕笑道,“沒想到那個小姑娘她的視力還挺好的啊,居然看到了我們!走吧!那我們就過去吧!看看她在耍什麼花樣?!”

“花樣?”

“……能耍什麼花樣,要是耍花樣,老鵰我用嘴啄死她!”大雕不以爲意地說道。

“走!”

輕喝了一聲,楊過身形一動, 輕功一展,一個跟頭就翻到了女孩靈鐺的身後不遠處。

可能是多年沒翻跟頭的緣故,楊過一個後仰,差點就摔在那“情花叢”中。這點手段對於剛剛出谷的楊過兄弟來說,顯然有些不露臉啊。

而對面的女孩全然是沒有在意楊過的跟頭翻的如何如何。就算是楊過真得栽進了“情花叢”中,恐怕靈鐺她也會感到一陣心驚。

因爲她看清楚了楊過的臉面。她以爲是那個“楊韃子”。她有些害怕。

女孩的臉上滿是驚容,顫着聲音,低聲問道,“您是楊過前輩?”

大雕也是扇動着翅膀落到了楊過的身邊。

看到隨後出現的大雕,女孩仿似想到了什麼。她的臉色更加蒼白了!

“噗通”一聲。

靈鐺就跪在了地上,連聲求饒道,“求求楊韃子,不,求求楊前輩,您就放過我吧!小女子不懂事,擾了您的清靜。我修煉的是陰毒的武功,渾身都是毒,要是前輩想取我元陰的話,那定會對您的武功精進,有所影響的。還望前輩高擡貴手,就不要玩弄晚輩了!”

(元陰,指代的是女子的身體。)

說到這裏,女子靈鐺就磕起了頭來。聲淚俱下。

看得楊過都愣住了!就算是他憋了四十幾年的時間了,真得想“那個”,恐怕他也下不去手啊。

而我們的楊過兄弟,其實內心裏面還蠻憋屈的。他心裏面暗道,“難道我的名聲都被那個‘假楊過’敗壞到這種程度了麼?碰到女子,我就要取了人家的元陰麼?我就好色到這種程度麼?那個‘假楊過’難道他就不覺得傷身體麼?他具備金剛鑽不成?”

楊過的腦袋上面冒出了幾十道黑線。幾個字映入眼簾:那傢伙一定服藥了!

(待續) 望着女子靈鐺楚楚可憐的模樣,楊過心中不由得一酸。他想到了那個當年愛上自己的綠衫女子,裘千仞的女兒,綠萼。當年的綠萼,不也是像眼前的這個姑娘這般,一襲綠衣,美麗動人嘛!

見到楊過望向自己那滿含春意的眼神,靈鐺趕忙又低下了頭,忸怩地叫了聲,“前輩”。

這一聲“前輩”叫得不要緊,瞬間就拉開了兩人間的年齡差。都說年齡不是問題。但是放在南宋國可就是個問題了!

要說女子靈鐺也不過二十有餘的年紀。而楊過自己呢,都已是四十好幾的人了!就算是在激情澎湃,怕也是翻不起多少波瀾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