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這次乾脆完全沉默下去,不再說話。

盧錫安也沒有和那人鬥嘴的興趣,在身上摸了摸,發現自己除了身上的衣服還算完整之外。其它的東西全都被搜刮一空。

這倒是並不讓他感到意外,他想了想后,再次凝神調動體內魔力。

這一次,他卻並沒有像剛才一樣想要調動魔法元素生成照明術,而是小心地探出魔力,開始感應周圍空間中魔法元素的流動情況。

這一細心體會。他立即發現,周圍的魔力空間果然並不處於正常狀態,空間中的魔法元素流動很顯然受到了一種特別的限制,以至於幾乎凝滯,自然就很難被調動凝聚起來,形成魔法。

這應該就是剛才那人說的禁魔領域法陣造成的效果。

這種東西,是限制魔法師們發揮自身能力的一個很普遍的運用,一般的魔法師在這種環境下根本無法利用魔力來凝聚魔法元素生成魔法,自然就和普通人沒有太大區別。

不過盧錫安閉上眼睛認真感應了一會兒后,卻伸出一根手指,在地上畫了起來。

一點光芒從他利用魔力畫出的那條線上滲透了出來,隨即湮滅。

角落裡忽然響起一聲嗤笑,似乎是在嘲笑盧錫安的不自量力。

盧錫安卻也沒理會,再次堅持凝聚起魔力,又在地上畫出了另外一條線。

隨著一點點光芒在昏暗的車廂里亮起再熄滅,不一會兒,盧錫安就已經在地上畫出了一個由多條線路組成的魔法陣。

做完這些準備后,盧錫安將手放在魔法陣上,一邊將體內的魔力滲入到這個魔法陣中,一邊小心地調整者魔力的振動頻率,對魔法陣做著微調。

魔法陣上閃爍的光芒起初還在忽閃,過了一會兒后,卻已經慢慢穩定了下來,最終亮出了一團穩定、明亮卻不刺眼的光芒。將原本黑暗的車廂完全照亮。

盧錫安保持著繼續向魔法陣匯入魔力的動作,然後抬起頭,藉助著光芒看向四周,便看到一張張年輕的面孔正在用驚異的目光看著他。

車廂並不大。但是放眼望去,卻足足有超過二十號人擠在裡面,清一色都是和盧錫安差不多年齡的年輕人,其中有男有女,只是男性略多一些。

盧錫安在周圍眾人臉上看了一圈。揚聲問道:「你們都是魔法師嗎?」

這個問題讓周圍眾人都愣了一下,然後一名年輕男孩兒才點點頭應道:「我是卡曼學院的學生,你剛才說自己是菲利普學院的?」

男孩兒上下打量了盧錫安一眼,神情有些疑惑。

「菲利普學院什麼時候變這麼強了?」

「是啊,你居然能夠破解這個禁魔領域法陣?」旁邊一名圓圓臉蛋的年輕女孩兒滿臉好奇地湊了過來,低頭看了一眼盧錫安畫出來的魔法陣,思索片刻,搖搖頭。「看不懂。你是怎麼做到的?」

「也沒什麼,我只是把魔力的振動頻率調整到周圍魔法元素差不多相同的波段,然後利用同頻共振原理強行畫出了這個魔法陣而已。這個效果保持不了多久。也根本談不上我破解了這個禁魔領域法陣。」

「那也很了不起了!」女孩兒一臉驚異地看著盧錫安。「你看起來也就和我差不多大吧,居然能夠做到隨意調整魔力振動頻率,我們學院最出色的學長都很難做到呢。」

盧錫安笑了笑,很想說那應該是你們學院整體實力太弱的緣故。

在菲利普學院,盧錫安在魔力精確控制這方面的能力甚至排不上年級前十。

「喂,你說你破解不了禁魔領域法陣?」另外一名男孩兒關心的卻是更加實際的問題。「你既然能夠畫出這個魔法陣了,那就有可能破解掉吧?如果可以的話,我們說不定就能從這輛車裡脫困了。」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盧錫安身上。

「是啊,我們要是這樣被運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那可就完了。」

「就是,你想想辦法。只要能破掉禁魔領域法陣,我們這裡每個人可都是能夠直接飛走的。」

「快試試吧……」

……

盧錫安苦笑著連連擺手。

「禁魔領域法陣可是目前最複雜的研究學科之一,我哪有那麼厲害。能夠隨便破解。」

「試試看又不會怎麼樣。」

「就是,你明明都能畫出這個魔法陣了。」

「一定要趁著沒到地方之前嘗試,不然就沒機會了……」

……

盧錫安還想拒絕,角落裡忽然一名男孩兒起身大步走了過來,一巴掌拍在盧錫安繪製的那個魔法陣上。

「少廢話,大家讓你去試試你就去試試。反正我們都做不到。你去試試又不會掉塊肉。」

盧錫安聽出這個聲音正是剛才第一個出聲和他對話的那人,愣了一下,還想再說,卻被那人用力推了一把,原本按在魔法陣上的左手頓時被迫離開。

「你……」

盧錫安剛想開口,卻發現魔法陣閃爍的光芒只是扇動了兩下,居然又恢復了穩定。

看著那名男孩兒按在魔法陣上的右手透出的一絲絲魔力光芒,盧錫安心中大為訝然。

這個傢伙能夠這麼輕易地激活盧錫安親手繪製的魔法陣,足以證明他對魔法陣和魔力方面的理解已經到了一定程度,不比盧錫安弱多少。

見他維持住了魔法陣的照明效果,盧錫安沉吟片刻,在眾人的凝視中,走到車廂一側,伸手按上了封閉的車廂壁。

只是用魔力感應了一下,盧錫安便深深皺起了眉頭。(~^~) 所謂的禁魔領域法陣,實際上的作用,就是讓某處魔力空間內的魔法元素處於異常狀態,使得魔法師們無法隨心所欲的通過魔力來影響、控制魔法元素,自然就無法使用魔法。

想要破解掉這個影響,有兩種方法。

第一個方法,是獲得這個禁魔領域法陣的相關數據,尤其是充分了解受影響的魔力空間的各項數據,然後針對性地改變自己使用魔力的方式,從而再次獲得操控魔法元素的能力。

這種方法,和盧錫安剛才繪製那個魔法陣的方式有些接近,只不過盧錫安的方法更取巧一些,遠遠談不上真正的破解。

第二個方法,則是純物理性的進行破壞,也就是將繪製禁魔領域法陣的物品直接破壞掉,自然就會破壞這個禁魔領域法陣的效果。

以目前盧錫安等人所處的這個環境,這個禁魔領域法陣繪製的地方只有可能在他們腳下的這輛魔力機車上。

但是盧錫安手一碰上車廂壁,就立即感應到了另外一股魔力干擾的力量。

他很快便分析出來,無論是他觸摸的這個車廂壁也好,還是他腳下踩著的這個地板也好,都被附加了額外的堅固法陣。

這個堅固法陣的作用很簡單,就是對物品進行特殊的加固,使其極難產生變形。

所以想要破壞他們身處的這個車廂,首先得破解掉這個加固法陣才行。

然而盧錫安只是稍微做了一下嘗試,便立即發現這個加固法陣的精細度遠遠超出他的想象,根本不是他現在能夠理解的層次。

「很明顯,對方的準備非常充分,所以才敢放任我們在車廂里自由行動。」盧錫安嘆了口氣,將自己探查到的結果告訴給了車廂內的其他人。

對於他給出的這個答案,車廂內眾人並不意外,只是神情略略有些失望。

他們和盧錫安一樣,都是坎德拉帝國內各家魔法工業產業學院的學生,都可以算是不錯的魔法師。自然很容易就能探查到這些情況。

剛才之所以慫恿盧錫安試試,也不過是看他居然能夠在這個環境下還硬生生生成了一個魔法陣,所以對他保有一份額外的期待罷了。

現在盧錫安表明他也沒辦法,眾人雖然失望。卻明白盧錫安終究不過是和他們年紀差不多的學生,就算某方面能力比他們強一些,卻也不可能強得了多少。

幫助盧錫安維持住照明法陣的男孩兒長長地嘆了口氣,鬆開手,車廂重新恢復黑暗。

眾人的心裡也隨著車廂一同陷入了黑暗之中。

盧錫安自然不願意放棄。然而無論他如何探查,卻依然想不到任何辦法解決現在的困局。

說到底,他也不過就是一名即將從學院畢業的學生而已,就算在學院里成績還算出色,但無論是經驗、見識和能力都還有限,又怎麼可能應付得了這種場面。

車廂里的顛簸依然在持續著,代表載著他們的魔力機車還在快速向目的地行進。

黑暗之中,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魔力機車在經過一段顛簸后忽然緩緩停了下來。

黑暗中的眾人面面相覷,心知已經達到了目的地。

外面傳來了一些微弱的交談聲后。車廂後門猛地被拉開,強烈的陽光陡然照射進來,刺得長期沒見到光亮的車廂內眾人忍不住齊齊閉上了眼睛。

「行了,都下來。」一個粗豪的聲音響起。「警告你們,別想著動歪腦筋,不然有你們苦頭吃!」

盧錫安微微眯起眼睛,努力地向外面望去,就看到兩名壯漢守在車廂後門處,車廂外則隱隱約約露出幾處屋檐,也不知道到底來到了什麼地方。

「別裝死了。趕緊爬起來,大爺們時間還緊著呢!」兩名壯漢不耐煩地用力敲了敲車廂。

巨大的聲音在車廂內嗡嗡作響,震得所有人都忍不住都捂住了耳朵。

盧錫安掃了那兩名壯漢一眼,正要有所動作。忽然一條一直窩在門角旁邊的黑影猛地沖了出去,直接跳在半空,身形一頓,便像是要飛起來。

然而他的身子也就僅僅只是在空中頓了頓,隨即便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支撐,砰地一聲從空中落了下來。直接跌在地上。

那兩名壯漢愣了一下后,反應過來,看著趴在地上疼得無法動彈的那人,哈哈大笑起來。

「哈,小子,到了這裡還妄想逃跑?別做美夢了!告訴你,這裡正片地方都布下了禁魔領域法陣,別說是你們這幫小屁孩兒,就算是大魔法師來了也別想逃出去!」

盧錫安神情微微一動。

之前那個隆多大叔在介紹自己的時候,用的是「三級魔法師」這個稱呼,這兩名壯漢現在也用了「大魔法師」這樣的稱謂。

這都是已經被整個賽恩斯大陸拋棄了的魔法師等級評定,為什麼他們還在使用呢?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聯繫?

那兩名壯漢狠狠地嘲弄了一番后,一人伸手直接抓住地上那人的頭髮,將他從地上拎了起來。

盧錫安心中微微一驚,這個突然衝出去妄圖趁機逃跑的,正是之前主動和他搭話,後來又幫他維持住魔法陣的那名男孩兒。

抓住他的那名大漢二話不說,一拳重重地擊打在他的肚子上。

這名壯漢拳力極重,那名男孩兒身體也不如何健壯,頓時被這一拳打得弓下腰去,張口吐出一口鮮血。

兩名壯漢看到這副情形,卻得意了笑了起來。

「嘿,你們這幫魔法師小崽子們,擱在以前我們兄弟還忌憚你們一下,現在嘛……不過就是個沒二兩力氣的廢物罷了!」

另外一名壯漢衝車廂內的眾人招了招手。

「看到了沒?都乖乖地趕緊下來,不然就等著像他這樣!」

車廂內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無奈地挨個跳了下去。

每一人跳下去,那名壯漢便拿出一副手銬一樣的東西將他的雙手捆住,擺明了不會給任何自由。

輪到盧錫安的時候,他並沒有做出什麼反抗,乖乖地伸出手被手銬捆住。

在手銬銬上他的時候,他清楚地感應到,從手銬中傳來了一股魔力波動,然後他立即便發現自己渾身的魔力流動都受到了強大的干擾,以至於變得十分生澀起來,甚至讓他完全失去了隨意控制體內魔力的能力。

盧錫安大吃一驚。

對魔法師自身的魔力進行干擾,這可是最近這兩年才在賽恩斯大陸魔法圈裡興起的研究課題,而面前的這些人居然已經做出了相應的成品。

配合他們運送自己等人的這輛特製的魔力機車,以及連這裡都布置了大型的禁魔領域法陣,可見他們背後的勢力一定十分強大。

只是到現在為止,盧錫安還是沒搞明白,他們綁架自己這幫學生要做什麼。

不過這兩名壯漢顯然沒有解釋的興趣,在給每個人戴上了手銬后,便推攘著帶他們向此時身處的一座莊園深處走去。

走了幾步后,隊伍中的兩名女孩兒忽然失聲痛哭起來。

「我們……我們不去……」

「求求你們……求你們放過我們好不好……我不想去……我還要回去見媽媽……」

聽到兩人的哭聲,包括盧錫安在內的的其餘十餘名男孩兒們臉色黯然,別過頭去,不敢和這兩名女孩兒求助的目光對視。

他們也只是一些普通的學生,在這種情況下,又拿什麼去對抗這些明顯組織嚴密,並且有著深厚背景的敵人。

那兩名壯漢顯然已經見怪了這種場面,用力推了那兩名哭泣的女孩兒一把,嘿嘿笑道:「行了,我們又不是把你們賣到妓院去,哭得這麼慘幹什麼?」

「就是,不過就是做做黑工。你們放心,像你們這種貨買家寶貝著呢,我們也不會拿你們怎麼著。當然,前提是你們得聽話。不聽話的話……」

盧錫安心中一凜。

做做黑工?

難道這幫人就是這些年才興起的,傳說中販賣低級魔法師勞工的邪惡組織成員?

這個組織據說十分嚴密,如果落入他們手中,那自己等人恐怕這輩子都再難重見天日了。

周圍其他人顯然也多少聽說過這個傳言,同樣臉色大變,當即騷動起來。

然而那兩名壯漢毫不客氣地衝過來就是一頓拳打腳踢,下手毫不客氣,頓時將騷動強硬地壓了下去。

「呸!早就告訴你們了,只要老老實實聽話就沒事,非要惹點兒麻煩,害大爺們還得親自動手。」一名壯漢朝自己剛揍完人的拳頭吐了口吐沫,用力搓了搓。「我警告你們,再給我磨磨唧唧的話,下次就不會下手這麼輕了!」

一群人期期艾艾的,卻也沒人敢再反抗,只能隨著兩名壯漢繼續向前走。

盧錫安看著遠處莊園的大門入口,心中逐漸沉了下去。

他知道,如果走進這裡面,就意味著他以後恐怕要淪為黑工,從此不見天日。

不要說進入他夢想中的新飛商會魔法研究院,就算回到家鄉,再次和父母見面恐怕都是一種奢望。

怎麼辦?

就在此時,一個清脆悅耳,聽起來元氣十足,充滿活力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嘿,遊戲結束了!」(~^~) 所有人愕然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見隊伍中的一名女孩兒緩緩抬起頭來,迎向了眾人的目光。

這名女孩兒之前一直沒有任何特別的舉動,總是垂著頭,所以根本沒引起多少注意,現在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來,頓時讓所有人都十分驚訝。

「看著我做什麼,我說遊戲結束了,大家可以回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