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乾瘦身影似乎是發現異動,目光對著楚澤先前探視的地方瞥了一眼,隨即繼續後者的馴獸。

楚澤魂力收回,倒是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如此機敏,差一點就要被對方給發現,沒想到有人敢打靈家的主意,這倒是令得楚澤有些好奇,不管他們要幹嘛,還是保護好馨兒那個丫頭,拍了拍小石頭,跟後者示意了一下,小傢伙當即竄了出去,消失在黑夜中。

數息之後,那森林深處,突然間是有著一道道低沉的獸吼之聲傳出,地面上也是帶起震動,楚澤緊閉的雙目也是在此刻陡然睜開,喃喃道:「果然還是來了啊……」

咚!

他的喃喃自語聲剛剛落下,這片大地陡然顫抖起來,然後楚澤便是感應到,森林深處,猛地有著腥氣涌動,一雙雙赤紅的獸目,浮現出來。

「獸潮!」

那上百道妖獸的狂暴所帶來的震動,終於是將靈家的人馬給驚醒了過來,當即便是結成整齊的陣法,臉上倒是看不出來有慌亂之色,顯然也是經常遇見這種陣仗。

只不過,在下一刻,他們望著那數百道充斥著猩紅獸目帶著狂暴氣息的妖獸的時候,臉上頓時間煞白起來,人群中開始慌亂起來,尤其是那白天欺負馨兒的名為靈謠的女子,氣色煞白。

吼!

一道道瀰漫著兇殘血腥的黑影,也是在此刻猛地撕裂黑暗,從森林之中竄出,狂暴兇殘的力量涌動,剎那間便是將外圍的守衛給撕裂成碎片,掀起漫天的血雨,場面的極為的血腥殘忍,而這也越發激起妖獸兇殘本性。

唰唰唰!

營地的帳篷,在此刻連綿不斷的被掀起,一道道身影也是迅速掠出,然而面色難看地望著那些對著營地蜂擁而來的妖獸。

竟然是一群三階魔角狼!

而且還是一次性上百頭!

「擺出玄岩陣,每個人守好自己位置。」

而在眾人驚恐慌亂的時候,一個輕喝之聲響起,下一霎,這聲音的主人也是浮現而出,赫然是靈萱,而在靈萱出現之後,現場倒也是停止了慌亂,大家也有了主心骨。

靈萱兒臉頰微寒的望著那狂涌而來的妖獸,俏臉當即難看了起來,這魔角妖獸單對單尋常天靈境高手倒可以輕易將其斬殺,但是這魔角狼最為難纏的是喜歡成群出動,這上百條三階妖獸,即便是尋常靈丹境強者應付起來都會相當棘手。

「這些這魔角狼怎麼會突然攻擊我們?我們並沒有招惹它們啊!」有人不解的喝道,這種妖獸雖然難纏,但只要不主動招惹,向來都不會發動攻擊,現在怎會大半夜的偷襲他們?

靈萱黛眉皺了一下,也是有些疑惑,不過此時顯然沒有多想的時間,當即手一揮,喝道:「每個人堅守自己的陣眼,不要慌!」

聽得她的喝聲,那些人馬也是穩住心神,靈力瘋狂湧出,劍芒閃爍,直接是將數頭竄進營地的妖獸斬殺而去。

戰鬥,幾乎是一觸即發,血腥味道,也是很快地從營地中蔓延出來。

而楚澤此刻卻是在馨兒的附近,沒有絲毫出手的意思,只想好好的守護這少女。

(本章完) 漆黑的夜色中,伴隨著一道道營帳被席捲而來的妖獸不斷撕扯掀翻而開,緊接著帶起一陣陣慘叫之聲,那妖獸瘋狂的嘶吼之聲也是隨之傳開。

吼!

黑暗中,一頭魔角狼突然從一側暴掠而出,帶起陣陣破風之聲,徑直朝著馨兒休息的營帳躥騰而去,由於那外面傳出的一道道慘叫聲,也是令得少女被驚醒過來,在火光的折射下,那魔角狼巨大的黑影,帶著猙獰凶煞的巨獸,直接是在少女眼中不斷放大開來,小臉頓時有些發白。

咻!

就在那魔角狼的巨大黑影即將撲下時,突然間,那妖獸的身前似乎出現一道無形的牆壁,將那撲掠而來的魔角狼給阻擋隔離開來,而後,下一瞬,那魔角狼帶著滿嘴涎水,發出怒吼之聲再度不信邪的沖向前方。

楚澤見狀也不再言語,識海中的魂力飛速的凝聚起來,化為一道道磅礴的氣息,下一霎,在楚澤的控制下,轉瞬間便是將磅礴的魂力凝結為一道帶著極端驚人聲勢的魂力之槍,卻是瀰漫著一種極為鋒銳的氣息在伸縮吞吐,氣息凌厲至極!

嘶!

魂力長槍直接是在對著爆沖而來的魔角狼的腦袋爆刺而入,下一霎,便是見到魔角狼被長槍洞穿,巨大的身體也是浮現一個空洞的血洞,那血線也是隨之濺射出來。

那站在馨兒營帳邊上的楚澤,望著那一群群的妖獸撲向人群中,傳出一道道慘叫聲,臉上也是皺了皺眉頭,隨即卻是將目光投向黑夜中的密林深處。

「楚澤大哥。」

見到那巨大黑影倒地聲音之時,那馨兒掀開帳篷,看到楚澤后,小臉驚慌失措的跑向楚澤的身邊,然後躲在楚澤身旁,眼睛有些驚慌地望著營地之中的混亂。

吼吼!

而在馨兒跑來時,數頭魔角狼也是對著他們包圍而來,那一對對猩紅的獸瞳中,閃爍著兇殘之色。

「咦,那個小傢伙竟然還沒有解決那個人。」

楚澤望著那十數頭沖著他而來的妖獸,喃喃自語了一聲,然後偏頭,對著小臉發白的馨兒微笑道:「丫頭別怕,有我在呢,你先把眼睛閉著。」

馨兒看了楚澤一眼,目光又落在帳篷邊上一道被貫穿的魔角狼的屍體后,臉上露出一些驚色,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一咬牙,選擇相信眼前這個相識沒有多久的大哥哥,把眼睛給閉攏而去。

在馨兒眼睛閉上那一剎那,楚澤原本臉龐上的笑容,也是陡然消散殆盡,攀爬了一抹森冷之色,識海中,魂力飛速凝聚而出,化為一柄柄無色長槍,雖然無形無色,但是空氣中傳來的波動,卻是顯赫著這無形長槍的威力,旋即其指尖一彈,魂力長槍竟是直接爆射而出。

嗤嗤嗤嗤!

從空氣中呼嘯而過,那暴沖而來的十數道魔角狼,直接是在空中展現出一朵朵血花綻放開來,這些肉體極為強悍的妖獸,竟是再度如先前那道魔角狼一般再度被貫穿,漫天鮮血飛濺。

藥香卿王妃 嗤!

僅僅數個呼吸間,楚澤周邊十數丈內,儘是魔角狼的屍首,鮮血瀰漫,令得站在此處的楚澤看上去有些煞氣森森,此刻後者由於魂力的使用,令得原本有些蒼白的臉色,此刻看上去越發的森寒。

而就在楚澤將馨兒帶離此處的時候,識海中魂力突然間在此刻波動了一下,這是楚澤將魂識印在小石頭的身上,而剛才出現一絲波動,便意味著小石頭已經發現了對方,而那邊一旦得手,那襲擊這裡的妖獸也會群龍無首般被靈家的人給解決掉。

「馨兒,你呆這裡不要四處走動。」

花心闊少請自重 當馨兒聽到這聲音急忙睜開眼時,卻只能見到楚澤那一頭竄進森林深處的背影。

唰。

楚澤的身影飛快的在昏暗的森林之中掠去,經過一整天的休整恢復,身體倒是恢復了不少,魂力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在感應間,倒是發現了數道極為不弱的氣息,可媲美尋常天靈境後期巔峰的實力,能夠有這些手段的人,倒也能夠看出這些襲擊之人應該是不遜於靈家的勢力,……

咻!

楚澤的身形剛踏入這片區域的時候,那自黑暗中爆閃而來的數道人影,便是夾帶著極端凶厲攻勢,瞬間便是將楚澤周身要害籠罩而進。

對於這樣的攻勢,楚澤身形沒有移動絲毫,目光平靜的望著那鋪天蓋地的兇狠殺招,下一霎,魂力陡然間在空氣中凝聚開來,猶如煮開的沸水般,波動劇烈起來,形成無數道刀片,隨即那些籠罩而來的身影便是產生噗噗聲響。

十數道黑影便是轟然倒塌,一道道無頭屍首便是癱倒地上。

一路走過,便是將這所有人的身上的東西都是洗劫而去,尤其是眼下的他,幾乎沒有任何的修鍊物資,而這些人隨帶財產林林總總加起來倒也是也有數十萬下品靈石,能夠緩解楚澤目前的窘境,這令的楚澤對於那為首之人的身價充滿了期望。

「嘿嘿,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身體恢復也指望你。」

楚澤目光落向森林密處,眼中也是湧現些許火熱之色,畢竟這些馬前卒都有這般不菲的身家,那個首領應該是富得流油吧。

想到與此,楚澤身形加快起來,一路上也是林林總總解決了數十個暗哨,這些人的實力有數個都是天靈境後期的實力,不過,這樣的實力對於如今處於中級魂師的他來說,憑藉著魂力出其不意的手段,倒是輕鬆解決,而他們的身家也自然被楚澤不客氣的笑納了,而後他的身影也是對著密林更深處迅速掠去。

噠。

楚澤的身形,走出密林之後,魂力一掃便是發現在其前方此刻正有著兩道身影,靜靜的站在那裡,只不過眼下兩人,正泛著許些陰冷的將出現的楚澤給盯著。

楚澤望著那一旁將小石頭拎著的黑衣人,眉頭微挑了一下,發現後者竟是用某種繩索將小石頭給捆綁起來,令得小石頭安靜不動,看上去像是昏死過去,要是換做常人的話,會以為小石頭被他們逮住控制住了,只不過,那原本安靜不動的小靈猴,緊閉的雙目陡然間閃過一抹狡黠的之色……

楚澤知道,這小傢伙在戲耍他們,這兩人的實力應該也是難以對它造成傷害。

「敢管我們的事情,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其中一個黑衣人陰冷地盯著楚澤,眼中掠過一抹殺意,手掌一揮,便是見到這方天地湧現一股磅礴之力,頃刻間對著楚澤籠罩而去。

異常磅礴的魂力席捲而開,甚至隱隱間,彷彿是在其身後,形成一道數十丈的巨狼席捲而來。

「果然是魂力,這種手段,我沒猜錯的話,你們應該是馭獸宗的人……」

那瀰漫而出的磅礴的魂力波動,也是令得楚澤微微詫異了幾分,顯然眼前這一人的修鍊魂力的層次竟然也是達到跟他同等層次,在同輩中,他可是沒有遇到這樣的人。

「倒是有點手段。」

那磅礴的魂力,楚澤便是陡然回神,當即眼神一凝,識海中魂力翻湧而出,一股不弱於黑衣人的魂力波動自其身後,直接是化為一道巨大的大刀,然後手指一點,便是對著那席捲而來的魂力巨狼怒斬直下。

「中級魂師?」

黑衣人望著那楚澤魂力強度,眼神也是微變了一下,顯然也是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年輕的過分的少年竟然在這般年紀中便有這樣的魂力修為。

砰!

空氣中傳出一道道劇烈的波動,形成一陣強猛的颶風,然後朝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楚澤的身形被逼得倒退了數步,而那黑衣人卻一直在原地,魂力的高低,頓時立判高下。

「哼!」

那黑衣人眼神陰寒,冷哼出聲,顯然對於先前的一擊所造成的結果令得其相當的不滿意,當即有著異常磅礴的魂力席捲而開,隨即頃刻間在其面前形成一道巨大的長矛,衣袖一揮,那長矛便是對著楚澤爆刺而去。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既然如此,那就讓我把你煉成人傀吧!」黑衣人微微抬起頭,他沖著楚澤猙獰笑道。

楚澤眉頭微皺,眼下的他身體還沒恢復多少,想要一對一的話,倒是勉強能夠應付,但是眼下卻是有著另外一個不遜色同伴的黑衣人在一旁虎視眈眈,若是與這傢伙死拼起來的話,倒也是有些麻煩。

所以……

「小石頭,給我上!」

小石頭在楚澤的呼喊之下,小傢伙頓時睜開眼睛,劃過一抹狡黠戲弄之色,那對於尋常天靈境妖獸難以掙脫開的繩索,卻是被其請輕而易舉的給掙斷開來。

下一瞬,小石頭的身影便是在先前拎著它的黑衣人眼中不可置信消失了,而後,他便是發現,一顆好大的頭顱自黑衣人的身體剝離開來,那顆頭顱中,睜著巨大的眼睛,充斥著一種驚駭之色。

而與此同時,那正準備轟殺楚澤的另外一名黑衣人,也是望著那同伴突如其來的身首異處,而略微的愣了愣,下一霎,便是被小石頭再度趁機襲殺,而那由魂力凝結而成的魂力長矛也是消散而開。

緊接著,兩道身影便是快速的翻找各自黑衣人的資產,片刻后,黑夜中,再度傳出一人一猴的那種滿意喜悅的聲音。

月黑風高夜,真是殺人奪寶時!

重生之墨華灼灼 (本章完) 月黑風高時。

就在楚澤和小石頭兩人在愉快的收拾戰利品的時候,那先前被馭獸宗控制的妖獸也是瞬間失去緊箍咒一般,原本猩紅之色的妖獸也是清醒了些許,暴戾的氣息也是驟然間減弱了不少。

同時,先前進攻有序的群獸也是各自雜亂的四處逃竄了,而這樣的機會,也是被靈萱給抓住,指揮有序將一隻只落單的妖獸集中圍殺,片刻之後,整個駐紮地上,四處都是瀰漫著血腥之味,遍布著妖獸的屍體,混亂的情形也是逐漸平下來。

那一具具高高堆起妖獸的屍體顯然也是意為著取得他們最後的勝利,當然也自然有不少的傷亡情況,不過,相比這樣的傷亡,遠遠超過靈萱一開始的預期。

而在營地的一角,一些靈家子弟卻是簇擁在這裡,他們的視線都是投向前方地面上的數十條魔角狼的屍體,尤其是這些魔角狼的屍體上有著共同的特點,屍體上都是一道被洞穿身體的血窟窿……

「沒有絲毫的靈力的氣息,應該是魂力一擊擊殺。」

周圍的那些靈家子弟聞言,每個人的臉上都是露出震撼之色,這魔角狼單獨對付的話,或許他們其中的不少人,都自詡有著一定的把握能夠將其一擊轟殺,但是想要一下子就將十數只魔角狼給擊殺的話,而且如此的乾淨利落,尤其是看這魔角狼屍體狀態,顯然是瞬間就將這些足以絞殺天靈境強者的妖獸給瞬間斃命。

靈萱望著這些妖獸的一致的傷勢,眼神不由得凝重起來,輕聲道:「從現場的情況來看,這出手之人的魂力修為不低,全部都是一擊致命部位……」

「馨兒,你一直在這裡,有看到是誰出的手?」靈萱臉上露出凝重之色,隨即將目光望向一旁的少女,突然問道。

「萱姐,我也沒看到有誰出過手,我一出來的時候,便是看到我營帳邊上都是妖獸的屍體……還有就是楚澤大哥,讓我躲在一邊不要出來……」

對於眼前的這樣的一幕,馨兒的臉上同樣是掛滿了疑惑茫然之色,老老實實的交代,她先前雖然在營帳上有看到魔角狼在快要撲上來的時候,似乎是被人以一種雷霆手段給鎮殺了,但是卻是沒有想到是楚澤,而且她也以為楚澤躲了起來,畢竟,現在的楚澤,在他看來跟普通人一般沒有修為,甚至還更糟糕……

「楚澤……」

聽到馨兒的解釋,靈萱的神情顯然是有些錯愕了一下,一旁的靈謠聞言臉上頓時微微一變,旋即道:「馨兒,那傢伙是不是自己一個偷偷躲了起來,畢竟那傢伙已經是一個廢人……」

她的聲音還未說完時候,就發現那前方的黑暗密林中,一道人影緩步邁出,而在其肩膀上小石頭帶著興奮之色,而楚澤臉上平淡,然後視線投射過來,平淡的瞥了他們一眼,便是收回。

楚澤的神情沒有太多波動,然而在他走過來的時候,就連靈萱的呼吸彷彿都是滯了一霎,那靈謠也是將話給咽了下去,她看著楚澤那淡漠的面色,心中竟是莫名的升騰一股寒,令得其心中頗為的不安……

楚澤自密林中走出,自然也是看見了那些簇擁在一起的靈家子弟,他瞥了瞥那些被他們圍著的妖獸屍體,臉上也浮現一抹瞭然之色,面上古井無波依然沒什麼變幻,然後步伐轉開,就欲走向其他的地方。

「楚澤。」那靈萱見狀,連忙出聲。

「有事?」

楚澤看了她一眼,語氣依舊是那般的平淡,聽得周圍那些靈家子弟有些牙痒痒,不過轉念一想,要是眼前的這個傢伙似乎是一個隱藏得極深的厲害貨色后,又不得將心中的怒意給按下去。

「這些……是你做的?」靈萱倒不介意楚澤的態度,指了指地面上那些妖獸屍體,眸子頗有些奇特地盯著他,問道。

楚澤不置可否。

「哼,究竟是不是他做的,試一下不就知道了?」一旁的靈謠顯然對於楚澤這種態度相當不爽,當即一聲冷哼,竟是一個箭步的跨出,雙指並曲,一股凌厲勁風,便是快若閃電般地對著楚澤胸膛落去。

靈謠的出手極為的突兀,因此就連靈萱都是未能反應過來,想要阻止,根本就來不及。

咻!

靈謠那凌厲指風,帶著迅猛的破風聲響,在要落向楚澤的胸膛的時候,下一霎,靈謠便是發現她的身體竟然被一道無形的力量給隔離開來,她的手指在外人眼中看來是碰到堅壁一般,難以前進絲毫。

「你竟然是魂師。」

在感覺到身體不受控制的時候,靈謠的面色頓時一變,心中一驚,緊接著,她便是看到楚澤的臉色頓時冰寒起來,當即心頭一寒,就欲急退。

然而,就在她想要逃離的時候,她發現自己身體已經是不受控制,整個人似乎被無形的巨手給拎了起來,根本就難以有絲毫的動作,嬌俏的臉上也是開始變得煞白起來,只要楚澤想要她的小命,僅僅是心念間的事情。

而這樣的一幕,落在那靈家子弟的眼中,更是震撼萬分,靈謠雖然平時性格跋扈,但是也不得不承認後者的修鍊天賦也是相當不錯,畢竟能在如此年紀就有天靈境後期的實力就是證明,但是在他們眼中已是一個廢物的楚澤,根本沒有絲毫的動作,卻是讓的靈謠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最為震撼的是,莫過於眼前的這個少年,竟然是一名魂師!

「楚澤!」

周圍的人也是被楚澤的手段驚呆了,那靈萱也是急忙道:「你先別激動,你別跟她一般計較,先放了她。」

聞言,楚澤目光淡漠瞥了眼那滿臉驚懼的靈謠,眼中浮現出那種森寒的殺意,這令的她原本以她的美貌驕傲自詡的他,平常也是能夠依仗自己的出色的美貌讓的不少男人都是願意為其效命,然而,眼前的這個少年,她卻是發現,她這容貌對於楚澤來說一點誘惑力都沒有,後者連目光都懶得在她身上多逗留一會。

而且更為深處竟是有種厭惡之色,這種感覺令得她不僅驚懼之感還有著悲憤。

她絲毫不懷疑,此時的楚澤,是想真的想要將其給抹殺掉。

「楚澤大哥……」

一旁的馨兒也是被楚澤驟然間升騰起的冰寒起來的面色嚇了一跳,這些天楚澤在她面前一直都是一副鄰家大哥哥般的和善一面,而向眼前這般狠厲一面,顯然她也是第一次見到。

聽得馨兒的聲音,楚澤眼中的森然之意方才略作收起,目光冷冷地看了一眼滿眼恐懼的靈謠,一道無形的磅礴力量將靈謠給甩了出去,冷聲道:「這次算你好運,下次要是這般令人討厭,可就不是這般結果了。」

靈謠的身體被甩了出去的時候,被一些靈家子弟接住,發現後者臉上布滿了驚恐和羞憤之色,顯然先前她最能夠體驗到楚澤那眼中所瀰漫的殺氣,後者,可不是其他人,有著憐香惜玉,是真正的打算殺人……

「沒想到你竟是魂師,應該是中級魂師吧……」

靈萱冰美人般的神色此時也是掠過複雜地盯著楚澤,她親自查看過楚澤的身體,後者的身體確實是遭遇過重傷,放到尋常修鍊者身上多半是成為廢人,而眼下的這個少年,應該是魂武雙休,而且魂力的修為造詣也是極深,尤其是連她都沒能察覺到後者身體有施展靈力的波動,而且自場中妖獸的屍體情況也都是表明了,眼前的這個少年很危險。

「今天對你們出手,想必你也應該清楚是誰吧。」楚澤看了靈萱一眼,隨意道。

「馭獸宗的雙煞姜鰻和雲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