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頭撲向丹氣追蹤丹的魔再次被江寂塵一掌拍翻在地,但是,這一次,它再也沒有起來。

因為,它的心臟已經被江寂塵一掌拍碎了。

身後,幾頭魔頭,更是被江寂塵以身為器,撞飛出去,重重地落在黑色岩石上,奄奄一息,也無法再站起來。

江寂塵看也不看這些魔頭一眼,繼續跟隨著丹氣追蹤丹前進。

而身後,本來還有一群魔頭,但它們竟然放棄了追來,而是撲向幾被江寂塵重傷和擊殺的魔頭,將它們吞吃掉。

魔頭之間,一旦受傷、虛弱,便隨時都會被其它的魔吃掉。

所以,這裡才會叫魔滅之地。

對此,江寂塵並不理會,專門的隨著丹氣追蹤丹前進。

一旦開啟丹氣追蹤丹追蹤狀態,便不可中斷停下,若不然,便會前功盡棄。

所以,江寂塵一路前進,不能停留。

一路上,遇到魔頭,戰鬥不息。

有時,魔頭強大,無法在瞬息之內,完全擊殺,便只有先讓時空之獸守護丹氣追蹤丹,待殺掉魔頭后,再跟上。

於是,江寂塵一路前進,一路戰鬥。

幸好,如今的江寂塵足夠的強大驚人,若不然,這一條路,根本無法走下去。

只是,隨著不斷深入魔滅之地,遇到的魔頭越來越強大恐怖,甚至,連江寂塵都感到壓力,生出生死的威脅之意。

當然,這一路上,江寂塵也不知殺了多少魔頭。

所過之路,都留下了魔頭的累累屍體。

這一日,江寂塵驀然看到,魔滅之地的盡頭,出現一座高大古老的魔宮。

而且,這一座魔宮在黑焰之中,浮沉不息,恐怖的氣息,從魔宮之中,散發出來。



而到達這裡,浮在空中的丹氣追蹤丹,直接炸開,化作虛無。

「好恐怖的一片地方!」

江寂塵看著眼前一幕,臉色變得萬分凝重。

前方,是一片黑焰魔地。

熊熊黑焰,焚燒不息,魔宮就矗立在黑焰魔地的中心。

而魔宮之中,魔氣滔天,化成魔雲,籠罩在魔宮上空。

「這裡已是魔滅之地的盡頭,難道,二位師父就在一座魔宮之中?」

江寂塵心中自語道。

這一刻他臉色異常的難看。

若是二位師父,真在魔宮中,只怕凶多吉少。

而且,想要入魔宮救人,那必是九死一生。

至少,站在魔宮之外,江寂塵都能感應到魔宮之中,有著無法想象的強大存在。

不過,那等強大恐怖的存在,似乎在沉睡之中,沒有醒來。

若不然,他出現在這裡,只怕已經被對方發覺了。

江寂塵完全隱匿了氣息,開始向魔宮之中,潛行過去。

來了這裡,他不可能再後退的,再危險也要闖一闖。

二位師父,是生是死,也要確認一下。

所以,江寂塵沒有一絲猶豫,踏入黑焰魔地中。

黑焰的溫度,無比驚人,恐怖無邊,江寂塵剛踏進去,便感受到黑焰入體,如要焚滅他的道身。

而且,越是往前,黑焰溫度越高。

「還好,我的肉身千錘百鍊,便是在這等黑焰中,我也支撐一二。」

江寂塵心中暗道。

另外,此地禁空,無法飛行,哪怕江寂塵擁有永恆之道,也根本無法在此飛行過去。

畢竟,江寂塵對永恆之道的領悟,遠沒有達到一念萬界,遨遊時間長河的地步。

不過,布置在黑色火焰上的層層時空禁制,卻難不到江寂塵,阻擋不了他半分。

江寂塵可以自如的前行!

但是,換作別人,要闖此地,只怕會被身前的層層時空禁制擋住,要花大量的時間去解禁。

江寂塵則不需要,如入無人之境,邁步在黑焰魔地上。

很快,江寂塵穿過了黑焰魔地,踏入了魔宮大門。

出現在魔宮之後,一切才恢復了正常,不再有禁空禁制。

不過,這等地方,除了如江寂塵這樣的變態可以闖過,換作其它的人,只是在找死。

畢竟,不是誰都能擁有他這樣的強悍肉身,還懂得永恆之道。

踏入魔宮,江寂塵更要小心翼翼。

他已經感應到了魔宮之中,有許許多多強大無邊的魔頭守衛。

這些魔頭守衛,遠比他之前所遇到的,都要強大。

可以說,之前所遇的魔頭,不過是散兵游勇。

這裡的魔頭,才是真正的魔頭。

因為,江寂塵此時已經看到,前方有高大的魔頭,身披鎧甲,手握重器,守著層層殿門。

甚至,還有魔頭在來回的巡邏。

「沒想到,魔宮之中,竟然如此的守衛森嚴。」

江寂塵運轉永恆之道,隱匿身形,看到這一幕,心中越發的凝重起來。

「先隱身進去,看看魔宮中的情況,看看能不能尋找到二位師父!」

江寂塵心中暗自有了決定。

接著,江寂塵行動起來,在魔宮之中,穿行。

幸好,他身懷永恆之道,若不然,在如此守衛森嚴之地,早已經被發現了。

魔宮非常巨大,江寂塵穿過重重魔殿,驀然,他看到魔宮的深處,有一處丹器大殿。

而且,從丹器大殿之中,傳來煉丹的氣息!

還有,煉器之火的氣息,散發出來。

身為丹器師,江寂塵對這些非常敏感。

「若我沒有猜錯,二位師父就在丹器大殿之中,進行煉丹造器。」

江寂塵心中激動地想道。 得知二位師父沒死,江寂塵心中生出驚喜。

不過,他卻不敢輕舉妄動!

他需要暗中聯繫上二位師父,了解情況。

在丹器大殿門口,有魔頭把守著。

不過,他們卻發現不了江寂塵的存在。

江寂塵利用永恆之道,可以隱身空間中,無息的靠近他們。

所以,江寂塵悄無聲息的踏入了丹器大殿之中。

一入丹器大殿,江寂塵就被眼前的景像震撼到。

因為,這裡竟然有一口巨大無比的丹鼎,丹鼎之中,魔氣滾滾。

「這是,魔鼎!」

江寂塵大吃一驚。

沒想到,這丹器大殿之中,竟有一口如此巨大的魔鼎。

用這一口魔鼎煉丹,那所要煉製的魔丹,絕對無法想象。

這時候,江寂塵看到這裡有一群丹器師在這裡,他們都在忙碌著。

煉器師,此時在巨型魔鼎之上,刻畫著器陣。

煉丹師,則不斷催動煉丹之火,讓煉丹之火,在魔鼎之下,熊熊燃燒,另外還有煉丹師,不斷地往魔鼎之中,投入魔料。

「竟然需要這麼多的丹器師聯手煉丹,這倒底要煉製什麼樣的魔丹?」

身為丹器師,江寂塵看到這一幕,已感到了頭皮發麻。

要知道,這一群人,最弱都是煉丹仙帝。

江寂塵的目光開始在人群之中尋找,驀然,他的目光定格在兩道身影上。

那正是自己的兩位師父,丹老和鐵老!

此時,丹老正在指揮煉丹師控制丹火和投放魔料,鐵老則在指揮眾煉器師刻畫器紋。

顯然,丹老和鐵老已成為了丹器師的頭領。

這一切,恐怕都是魔宮主人的意思。

「我進入魔宮之么久,還不知這魔宮主人,是怎樣的恐怖存在?」

江寂塵見到了自己的兩位師父,雖然很激動驚喜,但是,越是這個時候,越需要冷靜。

現在,他所看到的一切,都已超出了他的想象。

所以,他需要有十足的把握,才能現身。

「先暗中與二位師父聯繫,了解一下情況,再做下一步打算。」

江寂塵心中思量道。

他知道,一旦出手救二位師父,那他必然會被發現。

到時,想要逃出去,只怕難如登天。

何況,江寂塵看到這些丹器師,沒有受到任何禁制,修為都在,包括他的兩位師父,也是如此?

然而,他們卻是偏偏沒有一個有逃跑的意思!

由此可以看出,他們在忌憚,同時知道,他們根本沒有逃出的可能。

而且,一旦出逃,只有死路一條,所以,才會如此安份的在此煉丹造器。

若是如此,江寂塵更需謹慎了。

甚至,他暫時不敢與二位師父進行聯繫。

轟!

然面,就在這時候,丹器大殿一陣震動。

接著,一行魔頭,踏入丹器大殿之中。

進來五個魔頭,其中以最前的魔頭為首。

這些魔頭,都披著厚厚的黑色鎧甲,但是,為首一人的鎧甲心口處,多了一顆幽黑寶石,在綻放著幽幽光澤。

江寂塵看向那一顆幽黑寶石,感覺到靈魂幾乎要被它吞噬進去。

同時,這頭魔頭,驚人的強大,完全達至了絕品魔帝境。

絕品魔帝,冰冷的巨目,掃過全場,聲若洪鐘地道:「再給你們一天的時間,若還煉製不出醒魔丹,我便殺掉你們當中,一半之人。」

絕品魔帝的話,讓大殿中,眾丹器仙帝臉色大變,一片慘白。

「一天時間,足夠了!」

然而,就在這時候,丹老的聲音響起。

「現在,我們要閉殿煉丹,最後關鍵一步,不能被打擾一絲,所以,請魔帝大人關上殿門,一天之後,再來取丹。」

鐵老這時候,也篤定的開口道。

絕品魔帝聽后,臉上閃過喜色道:「好,只要在這一天之內煉製出醒魔丹,你們的要求,我都能答應。」

「但是,你們若是敢有一絲耍花樣,便都得去死。」

名門隱婚:前夫,別亂來 說罷,絕品魔帝帶著手下,離開了丹器大殿,然後,隨手讓人把殿門關死。

然而,殿門一關,丹器大殿之中,便如炸開了鍋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