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兩名精靈也終於向他出手。

再加上兩名無上境的執法公會榮譽會員,總共四名無境修士、九隻三頭地獄犬,突然之間,都同時殺向了他。

從開始,到現在,形勢絕對是瞬息即變,快到根本在讓人反應不過來。

但江寂塵神情未變,只是淡淡地開口道「箭來!」

下一刻,一道巨大的箭光,劃破天穹,降臨下來。

還伴隨著漫天的霜降,無盡的冰封寒氣,還有悠悠的月光灑落。

這是天霜戰甲和天霜神弓的組合神技霜月滿天,冰封萬物!

。 霜花所落,月光所至,萬物皆封。【無彈窗.】

如此神技下,便是四位擁有無上境實力的修士,都稍稍被延緩了一絲的動作。

而江寂塵,身上已提前冒起了熊熊的心魔火焰,根本不受冰封之力的一絲的影響。

而這一瞬息間,他揚起黑色短劍!

黑色短劍,此時也剛剛吸收了足夠的血晶,此時閃爍著血色的鋒刃。

一出手,便是同步劍術,一劍九影!

嬌寵紈絝妃:殿下,你不乖哦 噗!

兩名無上境的執法公會榮譽會員,還有兩名精靈,同時被捅爆了氣海。

雖然沒死,但戰力暫失。

還有身後的九隻三頭地獄犬,直接被完全的冰封。

江寂塵反身,再次出劍。

噗!

又一次的同步劍術,一劍九影。

九隻三頭地獄犬,所有的頭顱被斬落下來,滾落在地。

至此,虛空中的洛曉霜終於耗盡了力量,軟軟的從虛空中掉落下來。

江寂塵一個閃身,將她抱住。

而四周的冰封之力,也即刻消失,一切又變回了原樣。

「這這怎麼可能?」

「這是神技,洛曉霜,你不過聖道八重境,如何能夠使出?」

「不,我不甘啊!」

「他怎知我們的要害之處?」

無論是兩名無上境的執法公會榮譽會員,還是兩個精靈,都不敢置信。

他們雖未死,但修為一直之間,無法凝聚。

江寂塵手中的黑色短劍,生出血色鋒刃之後,可破萬防。

所以,縱然是無上境的存在,也擋不住江寂塵近身的一刺。

洛曉霜,此時軟軟的倒在江寂塵的懷中。

江寂塵知道,她只是脫力而已,休養一陣子便好。

畢竟,神技也並不是那麼好動用的,需要消耗的力量太過龐大了。

那怕是極道天才聖人八重境的洛曉霜,也難以在支撐。

江寂塵凝鍊了一片聖品回元丹的葯光,傾灑在洛曉霜的身上,然後把她放入法器空間中。

做完這一切之後,江寂塵才抬頭看著四人,淡淡地開口道「現在後悔,只怕一切已遲。」

「本來,本尊並不想要希望之花,但現在,卻不得不收為己有了。」

聽到江寂塵的話,兩位精靈臉色變了一變,其中一精靈道「我們是域外精靈一族,你若殺了我們,身上必然會沾精靈族特有的血味,日後,你將要受到域外精靈一族無休止的追殺!」

「你要知道,天地將變,人間界遲早要屬於我域外的。」

另一名精靈也開口道「只要放過我們,把希望之花留下,我可以讓萬絕谷之內所有的域外生靈退避!」

江寂塵冷冷一笑道「你們兩個,只是域外精靈族最低等的血脈,有什麼資格這些話?」

「你們一定是想,待我放了你們,再集結其他更強大的域外生靈來殺本尊吧?」

「只是,你們都沒有機會!」

話之間,江寂塵揚起手中的黑色短劍。

噗!

噗!

四顆頭顱,同時飛起,血水衝天。

而後,在毀滅之力下,肉身成灰,消失天地間。

至此,江寂塵一人,斬滅這裡所有的域外、人族修士。

快速的收起了他們的藏空袋,不敢讓其暴露在這片天地太久。

因為,哪怕如藏空袋這樣的存在,在這樣環境下,也無法支持太久,就會化成飛灰。

清理完戰場,江寂塵走到希望之花前!

只見希望之花,散發著點點綠光,繚繞四周。

據,這是希望之光。

江寂塵倒並不是很在意。

對別人來,希望之花,是無上至寶。

特別如那些壽元將盡的無上之上的存在,卻依舊還沒有突破境界的修士。

此時,希望之花,可以讓他們最後一拼,有一絲希望和可能,踏上更高的領域。

江寂塵用黑色短劍,切下一片巨土,連著希望之花,一起收入到法器空間之中。

接著,他獨自一人,繼續上路。

而一切,都如之前所想。

現在,所有的域外生靈,都知道他擁有萬絕谷的藏寶圖,都會針對他。

所以,前路只會越來越兇險。

洛曉霜,這次因為動用了神技,脫力暈倒,需要一段時間的恢復。

江寂塵煉化了一大把聖品回元丹的葯光,融入洛曉霜的體內,讓她慢慢的煉化,慢慢的恢復。

時間,大概需要兩天!

這兩天,江寂塵需要一個人獨自面對兇險。

江寂塵按照藏寶地圖指示,潛行深入萬絕谷最深處之地。

最難消受美男恩 路途之上,他可以看到時不時,突然有毀滅風暴卷出。

若不是他七彩神識驚人,提前有預感,可以及時閃避,早已被多次出現的毀滅風暴卷中。

一路上,江寂塵也遇到多次的襲殺。

無論是人族修士,還是域外生靈,此時都對他出手,欲奪他身上的藏寶圖。

遇到無上境的強者,江寂塵直接退走,不正面對戰。

以他的速度、身法、神覺,再有不受這片天地規則壓制的優勢,若要逃命,哪怕無上境,也奈何不了他。

但非無上境者,江寂塵毫不猶豫的出手,暗中襲殺,毫不留情。

這一天,無論是人族修士,還是域修生靈,從聖道七重境到八重境間,至少有數十人殞落。

有的直接被江寂塵暗中襲殺而亡,有的則是正面對戰時,太過輕敵,被江寂塵暴起擊殺。

終於,無論是人族修士,還是域外生靈,都放下了一切,專門組成追殺隊伍,誓要取江寂塵之性命。

此時,江寂塵更需心,不敢大意分毫。

沒有了幽、洛曉霜相助,他一旦落入無上境修士的包圍圈中,那是必死無疑。

這一天黃昏,夕陽中,更顯得這一片天地的殘破。

毀滅的風暴,卷過蒼涼的大地,江寂塵悄然無息的潛伏而行。

這一處,是一片黑色的沼澤之地,上面生長著奇異的黑草,它們無懼毀滅之力,在拙壯的成長著。

沼澤上空,則有黑色的毒霧繚繞!

此時,江寂塵身處沼澤之中,臉色青黑,一副中毒的樣子,顯得虛弱不堪,隨時都要倒下。

他進入此地,已經有半天的時間。

「哈哈江寂塵,你這個傻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這裡是毒霧沼澤地,便是我等無上境,也無法在這裡長呆,你竟然敢從這裡經過,便是我們不出,毒氣都可以毒死你。」

這時候,一道聲音驀然的傳來。

隨之,一道道身影從異林叢中現身出來。

這些人族修士,聖人八重境到無上境不等!

共有三十多人,無上境都有十人。

只是,這些人族修士剛出現,虛空又是一陣顫動。

一道道強大的氣息,席捲天地間。

是域外生靈也出現了,也有三十多個,整體實力,比人族修士還要強大。

一下子之間,域外生靈和人族修士,把江寂塵一人緊緊地圍在了中間。

。 ?域外生靈一出現,為首的一名強大精靈修士冷冷地開口道:「江寂塵是我們域外的通輯犯,與你們人族無關,都給本王快快的滾吧!」

說話之人,是域外生靈的首領,是一名精靈王。

他神情高傲,一副居高臨下的態度。

隨從他的,還有三名精靈,實力都是聖道九重境的存在。

餘下的是,是一頭頭強大的三頭地獄犬,還有高大無比的食人魔!

無論是實力、氣勢,都遠在人族修士之上。

而在他們看來,江寂塵,現在已經是隨意宰割的對象。

在這片絕望沼澤中,哪怕他們不出手,江寂塵也必然會被毒霧毒死。

畢竟,這裡沼澤毒霧毒性驚人無邊,在場的聖道八重境修士,此時都感到毒性入體,體內的靈力在劇烈的消耗著。

而且,在這樣的天地中,對於他們來說,靈力恢復極為困難。

哪怕有聖品回元丹,在這一片絕望沼澤中,也依舊受到影響。

域外生靈也是如此,這裡的毒霧,對他們也有強大的傷害作用,並不比人族修士好太多。

域外生靈,哪怕平時他們生活在這方天地,但絕望沼澤,對於他們來說,是一片禁地,平時都不敢踏足。

這一次,若不是為了追殺江寂塵,他們也根本不會踏進來。

現在,江寂塵的反抗,在所有修士,無論人族,還是域外生靈,都是可以忽略的存在。

他們需要爭的,只是江寂塵身上東西的歸屬問題而已。

「哼,你們未免也太霸道了,你們的實力雖強於我們,但要是在這裡戰鬥真起來,只會兩敗俱傷。」

「這樣的結果,對誰都不好,還不如大家公平分配江寂塵身上的東西呢。」

人族修士的首領,也是一名執法公會的榮譽會員,踏入無上境多年,修為在這些人當中,最為高深。

「憑你們?有資格跟我們談公平分配?可笑之極!」

精靈王諷然的笑道。

這話一出,只讓人族修士臉色一變,無比的難堪。

「你…..那你想怎樣?」

人族修士首領心中充滿了怒然之氣,但不得不隱忍著,開口問道。

「江寂塵身上有什麼東西,大家其實都清楚,其它東西可以平分,但藏寶圖,是屬於我域外的,所以,藏寶圖歸我們,其餘東西都平分。」

精靈王老淡淡地開口道。

「不可能,藏寶圖必須共享,大家一起前往,各憑實力取寶,其餘東西,你們域外可以多拿一起。」

然而,人族修士並不讓步,堅持要共享藏寶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