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那兩個,快,別磨磨蹭蹭的,天馬上就亮了,你要是不怕被人看見的話,那你就接着發愣!”糟老頭催促了萬一兩句。

萬一心頭有些發毛,這老頭到底是什麼人?

這不是在教自己毀屍滅跡嗎?但萬一不想去坐牢,只好拿着小瓶子,來到另一邊將剩下兩個早已經死了的黑衣人給化了。

長長出了一口氣,萬一這纔回來,眼神有些閃爍的看着糟老頭,糟老頭似乎看出來萬一所想:“小兄弟,你不用怕,我不是壞人!”

你不是壞人?

你身上藏着有韋小寶的化屍粉,而且還指使我毀屍滅跡,這還不是壞人?

萬一心中驚恐交加,卻也不敢妄動,生怕這怪老頭突然給自己也來那麼一點化屍粉,那可就慘了。

“大……大爺,您長得這麼慈眉善目,當然……當然不是壞人!”萬一渾身哆嗦,儘量讓自己表情真摯一點,生怕把這怪老頭給惹火了。

怪老頭瞥了一眼萬一,只是低聲問道:“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萬一!”萬一老老實實的回答着。

“萬一?”

糟老頭微微一愣:“這名字倒是有趣,萬一,我恐怕活不了多久了,你能幫我做一件事嗎?”

“你要我幫你做什麼事?”

萬一心頭有些發顫,總感覺這老頭怪兮兮的,可別讓自己做什麼離譜的事啊。

糟老頭似乎又看出了萬一心中所想:“放心,我不會讓你做傷天害理的事!”

萬一一聽,暗自鬆了口氣!

隨即,只見早老頭一臉慎重的說着:“小子,你知不知道你體內蘊藏着很強的力量,但卻不會運用。

剛纔那披風男是個武修,而且是先天級別的,只是想不到你會突然爆發,一時大意才被你直接轟碎內臟,你要儘快甦醒自己的龍魂,融合體內的力量。”

萬一見老頭似乎不像是忽悠自己,但萬一楞是聽得雲裏霧裏:“大爺,你說的什麼武修,什麼先天級別,什麼龍魂,那些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我一句都聽不懂啊!”

“萬一,我知道突然對你說這些,你一時間難以接受,但你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還是隱藏着很多能人異士的。

剛纔那個披風男就是一個武修中的高手,武修可分後天,先天,御天三個級別,後天練力,先天練氣,御天練神。

而你,萬一,我看得出你的體質很不尋常,而且你體內傳承着龍魂,將來成就必定非凡。”老頭子說了這段話,面色更加的蒼白了,忍不住深吸了幾口氣。

萬一雖然驚詫,但那披風男表現出來的力量的確不是一般人能練出來的,萬一又好奇的問着:“那你說的龍魂又是什麼?”

“我們華夏人本是龍的傳人,但經過了幾千年的傳承,龍魂漸漸薄弱了,很少有人能體內還傳承着龍魂,因此,我華夏人體質每代愈下,你看,現在好多高中生都不男不女的。

咳咳,但萬一,我看你的龍魂已有甦醒的趨勢,一旦你的龍魂甦醒,就能探祕我們華夏遠祖神龍的神力,你千萬要抓住這個別人求之不得的機會啊!”

糟老頭一臉放着精光的看着萬一,似乎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一般。

萬一聽得有些雲裏霧裏,這,這也太玄乎了吧,不等萬一說話,糟老頭又拿出一個牌子,一臉慎重的對萬一說着:“萬一,這個戒指是我們華夏西南片區,天組組長的身份象徵。

它關係着西南,甚至整個華夏的運勢,我現在把他傳給你,以後你就是西南天組組長,希望將來你好好運用這塊牌子的權利。”

“啊?”

萬一大驚,不敢去接那牌子:“大爺,這戒指這麼重要,關係這麼重大,我只是一個窮小子,做不得什麼組長啊。”

“什麼窮小子,萬一,你只要甦醒了龍魂,那就是萬中無一的強者,能力越強,責任就越大,你身爲華夏人,身爲龍的傳人,難道不該爲國家做些貢獻?”糟老頭有些激動了,一說完便劇烈的咳了起來。

“好,好,大爺,你別激動,別激動,我答應你就是,答應你就是!”萬一見老頭子咳得都吐血了,急忙接過戒指。

長嫡 更何況,萬一本就想報效國家,甚至想過去參軍,只是自己若是走了,老頭子一人在家,未免太可憐了,萬一又是個孝子,他才按住了那個念頭。

如今,這糟老頭幾句話,就將萬一潛藏在體內的熱血給激活了,作爲華夏人,自當爲華夏身先士卒。

見萬一答應下來,老頭深吸了一口氣,面色更加蒼白了:“好,萬一,你記住,要儘快甦醒龍魂。”

“那我該如何甦醒龍魂呢?”萬一急忙問着。

“甦醒……蘇……醒……揚我……華夏國粹,護……護我……華夏龍……龍魂!”

老頭子吃力的迸出一句古怪的話,突然雙手十指掐了一個古怪的印記,萬一不解的看着這怪老頭。

突然,怪老頭渾身竟然冒出了騰騰火焰,眨眼間將他全身吞沒。

萬一嚇了一大跳,趕忙閃到旁邊,不過短短片刻間,老頭子就被燒成了灰燼,萬一心頭很是發矇,這怪老頭爲啥要放火自燒呢?

咦?

突然,萬一看見在那灰燼上面三寸處,竟有一團拳頭大小的火焰久久不熄,而且似乎有生命一般跳動着。

“那是什麼?”

萬一驚駭的發現,那團火焰之中,竟然有一條不過五六釐米長的怪異小蟲子,正在火焰內掙扎,似乎想要從那火焰之中掙脫而出。

萬一一皺眉:“怪老頭體內怎麼會有這麼一條怪蟲呢?”

噗!

突然,那小蟲竟然真的掙脫出火焰,直接向萬一眉心彈射而來。

萬一大驚,趕忙向旁一閃,那小蟲竟然撞到了牆上,讓萬一驚駭的是,那小蟲竟然直接鑽入了牆中,而且,而且在牆上還沒有留下痕跡,宛如憑空消失了一般。

萬一心中驚駭無比:莫非那大爺放火燒自己就是爲了燒死體內這條怪蟲?難道,難道他就是被這蟲折磨死的?

想到這裏,萬一心中更驚駭,一眼不眨的看着牆壁上剛纔那怪衝消失的地方,但等了半天,也不見那蟲子出來。

最後,萬一只得放棄,轉頭看着地上老頭子的骨灰,萬一嘆了口氣,輕聲道:“大爺,我雖然不知道你說的那些是什麼意思,不過,我會好好的用這個戒指的,你安心走好吧!”

萬一將老頭子的骨灰收起,要不是手中實實在在的握着這個戒指,萬一絕對會認爲剛纔發生的一切都是幻想。

這個小戒指,類似一個小盾牌,只有兩三平方釐米大,上面雕刻着一條栩栩如生的小龍,寫着‘西南天一’四個字。

萬一將盾牌戒指戴在了右手食指上,剛剛合適,卻並沒有注意到,戒指中,一道淡淡的金光飄散在空中,隨即被空氣稀釋無蹤。

京城,某神祕基地,一位身着黑色西裝的中年人看着大屏幕上,一個亮點閃爍後消失無蹤。

中年人面色一沉,急忙撥通了一個電話:“一號,西南天一隕落了!”

“什麼?”

電話另一頭,一道渾厚的聲音傳了過來,不難聽出其中的震驚與失落:“西南天一甦醒了龍魂,而且是三星魂力,他一直負責西南那件事,不久前才發回報告說有了眉目,怎麼會突然隕落?此事當真?”

“千真萬確,西南天一的生命跡象在西南雲江市消失,但龍戒似乎已經傳了下去!”

“龍戒傳了下去,是什麼人接了西南天一的班?”電話那頭,一號急忙詢問。

“對方並沒有用魂力激活龍戒,不過,仍然可以確定龍戒還在雲江市,但要確定天一傳人身份,恐怕還需要一些時間!”

“青龍,你立刻派人到雲江,務必要找到天一傳人,辨明正邪,同時查清西南天一的死因,他死前,應該查到了些什麼。”

“是,我立刻安排!”

青龍點頭,而後掛了電話,又撥通了另外一個電話:“冰鳳……” 萬一將糟老頭留下的戒指戴在了右手食指上,看了看四周,整理了一下心情,最後向家走去。

但越想萬一越覺得怪異,自己怎麼就能一拳將那披風男給打死了呢?在萬一看來,那披風男提着自己就像是提一隻小雞般輕鬆,就憑自己一拳,別說是打死那丫的,恐怕撓癢癢都算不上。

而且,自己之前明明被一股非人的劇痛折磨得死去活來,怎麼會突然不痛了,而且還渾身舒坦呢?

對了,那怪老頭死前說什麼我體內有股龐大的力量,我這都十八年了,怎麼不知道我自己不知道?

要真有什麼強大的力量,這牆還被我一拳給打穿了!

萬一覺得有些好笑,順勢一拳向身邊的牆壁上打去。

“砰!”

一聲大響,這老式的牆壁,在萬一拳頭下,好比豆腐一般碎開,萬一的拳頭深深的陷入了牆壁之中。

嘎!

萬一臉上的笑僵住了,整個人也楞了,甚至忘記了將拳頭從牆壁中扯出來。

怎麼回事?

發生什麼事了?

那怪老頭說的都是真的,萬一心中的驚駭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啊!”

緊接着,牆內傳來一聲高分貝的尖叫聲:“天殺的,價格還沒談好,竟然就要強拆了,還有木有王法了,死相,快從老孃身上下來,出去打死那羣王八蛋!”

最近,這舊城區據說要改造拆遷了,但價格方面一直沒怎麼談妥,老頭子的那小院也曾經有人去勘察過,但老頭子說什麼也不賣,態度十分的堅決。

此刻,牆內又傳來一陣叮叮噹噹的響聲,不用想也知道里面的那母老虎是正在抄傢伙了,萬一來不及多想,撤出拳頭,掉頭就跑。

“天殺的,哪個小王八砸老孃家的牆,老孃抓住你非捏爆你的蛋……”萬一剛轉過巷尾,巷中就傳來了那母老虎的咆哮聲。

靠在牆上,萬一深呼吸了兩口,只感覺蛋蛋涼颼颼的,還好跑得快,怎麼回事?

我怎麼可能將牆壁打穿?

莫非這些房子真到了朽木之境?

萬一轉身摸了摸冰冷的牆壁,隨即又看了看自己的手,眼中滿是猶豫,剛纔自己一拳打破牆壁的情形到底是真是假?

萬一有些不敢去嘗試,他本是一個籍籍無名的高中生,雖然成績還行,但由於身世原因,一直都很內向甚至怯弱。

朋友不多的萬一,很多時候都將課餘時間打發在小說上,因此,萬一很羨慕那些小說中的主角,得到莫名的力量,到時候鈔票大把大把,妹紙一打一打。

此刻,萬一卻生怕自己這一拳下去,一切的夢都碎了!

一番思想鬥爭後,萬一最後還是一咬牙,一拳轟在牆壁之上,‘砰’的一聲,牆壁再次被萬一轟出一個洞,萬一的拳頭甚至毫不費力的沒入了牆壁之中。

“啊!”

看着自己的拳頭,萬一心中的驚駭無以復加,一張嘴張得老大,良久,良久方纔回過神來。

“難道昨晚被那披風男打了一頓,奇蹟般的打通了我的任督二脈?我萬一一夜之間成了絕世高手了?

哈哈,對對對,一定是這樣,昨夜我被那披風男打得骨頭都要散了,五臟六腑都要碎了,這會怎麼就一點都不痛了呢?

哈哈,發了,發了,我萬一成絕世高手了!

行俠仗義,教訓那些剋扣民工工資的不良老闆,貌似成爲高手,美女也會有大把大把的,哈哈,我的小處生涯,要告別了!

“小子,有力量的感覺爽吧?”

突然,萬一耳邊響起一道聲音。

“誰,是誰在說話?”

萬一急忙轉身四處看了看,卻發現周圍空無一人。

“可不就是我嗎?”那道聲音又在萬一耳邊響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