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利歐爺爺和克勞斯都很喜歡的美麗女郎雜誌本來收在柜子里的,散落一地,床上還有幾本翻開的,上面還有一些…

沒有時間管這些了!!!

最後看了一眼自己生活了幾十年的地方。

喬斯特像一隻蜘蛛一樣爬在牆上,爬到了自己的房間。

沒有打亂地上任何一點布局。

自己房間的窗戶朝向是在兩個神職人員那邊的。

那個老陰比潛伏在自家後院,如果自己從後門出去就中彩了。

兩個神職人員坐在門口吹著水。

看上去危險安全,但是其實安全。

喬斯特心裡喊道:沒想到吧!這就是我的逃跑路線!!!

快速從窗戶爬出,貼在房子牆上,慢慢爬到側面,然後下來。

隨後用力拔出自己十幾根頭髮,灌注進波紋。

心裡體會著波紋潮汐的峰值的位置。

發射。

這幾根頭髮射向了二樓的窗戶裡面。

「咦!?有動靜。」

兩人在吹水的神職人員壓根就沒有聽到。

藏在陰影中的老硬幣暗罵了一聲:「廢物。」

隨後直接從灌木的影子裡面走了出來。

「一群廢物!上面有動靜沒聽見嗎?!」

「隨後沒有管兩人什麼反應,直接快速走了上去。」

這兩人神職人員也知道事關重大對視了一樣,隨後跟了上去。

「我們長老在地上設了觸發陷阱了,別亂闖啊。」

那個老陰比此時也放慢了腳步。

看來教會的人也不是這麼蠢。

隨後神職人員從懷裡拿出一塊十字架放在眼前,自己看了看,說道:「沒有任何觸動的痕迹,也沒有消失。」

「給我。」

神職人員聳了聳肩,表示隨意,遞給了對方。

對方繞過了各種陷阱,走到了他判斷的聲源位置。

奇怪!

沒有任何變化。

隨後他抬頭看了看,閣樓?

瞬間融入陰影,到了閣樓。

沒有發現任何東西。

等老陰比檢查完離開后,把十字架扔個兩人。

兩人神職人員對視一眼,嘴唇嘟了嘟,紛紛小聲笑了起來。

在陰影中的老陰比說道:「遲早弄死你們。」

…….

喬斯特像一個正常路人一眼走在街上。

在街上他看見了自己的畫像和通緝。

「身高不對。」

「體型不對。」

「小孩。這是什麼形容。」

喬斯特現在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成年人的身高,還是有點壯的那一批。

面部被凌亂的頭髮遮住了一半,倒是也沒那麼顯眼。

「長得帥是一種煩惱啊。」

「要是我長得平平無奇,和這個在喂馬的路人a一樣,那麼還會更穩健一些吧。」

有點可惜,喬斯特現在還不會用迴旋改編容貌的騷操作。

現在他的迴旋已經進無可進了。

沒有進一步的方向。

他甚至無法理解那種神奇的功效是什麼原理。

喬斯特覺得那才是迴旋的核心。

克勞斯的lesson2,他已經可以上課了! 是這個道理,然後呢?

江亦琛朝她笑:「總不可能憑空變出一個小孩來吧!」

顧念隱隱約約意識到了什麼,她雖然失憶了,但是解離型失憶症也是讓她忘記自己是誰以及過往發生過的一切,至於生理常識,她還是懂得啊,也當然知道該怎麼生小孩。

「啊,是啊,你說得對。」顧念一邊點頭一邊轉移話題:「不是說屋頂可以看星星嗎,要不要去樓上看看,我看那裏有樓梯可以上去!」

江亦琛淡笑:「走吧!」

今夜天氣很好,地處北緯的秋天總是可以看到很多的星座,兩個人準備穿過游泳池然後從長廊那邊的木質樓梯上樓的時候,江亦琛的手機響了起來。

薄書硯讓他回來為自己的演講站台,再加上薄書硯演講之後就是募捐的項目,需要江亦琛領頭。

江亦琛掛了電話摸了摸顧念的腦袋說:「我們可能需要回去一趟。」

顧念完全沒有異議。

等他們回到會場的時候,薄書硯的演講已經開始了。

這是他拉攏政治資本的一種方式,演講的內容也是圍繞近年來的一些經濟情況作出大概的梳理,不得不說,他的演講很優秀,特別有水平,就連顧念雖然聽不懂其中的經濟名詞,但是還是被帶進去了,而且這次宴會之中似乎還有A市現任市長。

薄書硯演講完之後,別墅主人鄭先生上台,先是總結了一下,然後說:「江亦琛先生和他太太顧念為本次晚會募捐善款五百萬,我們向他表示鄭重感謝,並承諾這筆資金的去向將始終保持公開透明,每一筆都用到公益上。」

顧念傻了。

他們這是捐了五百萬嗎?

話音剛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們這裏,江亦琛輕聲在她耳邊說:「走,到前面去。」

她就這樣被他牽着手一步一步走到最前面的展台,江亦琛接過基金主人手裏的話筒,清了清嗓子,開腔說:「我太太和我這些年一直都有關注公益慈善活動,力所能及去幫助別人是一種善良的行為,我們應當提倡和堅持——」

展台上的燈光太亮了,幾乎所有的目光都聚焦過來了,有些人甚至都在拍照,逼得顧念不得不抬頭挺胸,臉上保持微笑去面對下面的議論紛紛。

的確,對於突然冒出來的江太太,大夥似乎很是好奇,畢竟之前江總根本沒說結婚的消息啊!

江亦琛的演講很短,只有五分鐘,他用詞簡潔明了,不太喜歡佔用額外的時間,鄭先生給顧念送了一座獎盃,她拿着有些重,但是還是得端著笑容,江亦琛演講完之後,話筒又傳到了她的手裏面,她一連茫然,不知道說什麼好,江亦琛在她耳邊說,要她督促大家多捐點錢就行了。

這段節目是薄書硯加的,先前並沒有告訴江亦琛,但是臨場發揮難不倒身經百戰的江總,但是到了顧念這裏。

她在一瞬間的茫然之後,只好開口說:「非常感謝大家百忙之中抽空參加今晚的慈善募捐活動,所謂積水成淵,一個人的力量再大終歸也是有限的,慈善的道路需要前後接力才能變得更加寬闊,與會的各位皆是仁愛善良之人,對於公益活動肯定十分熱衷,我——」她頓了頓,組織好了語言:「江先生在這裏先將慈善的燈火點亮,如何讓它愈發耀眼且不熄滅,還得靠在座的各位了。」

話音一落,掌聲雷動。

甚至於顧念自己都沒有想到這麼能說。

秦可遇是率先鼓掌的,她上前來在慈善牌上寫了200萬作為她個人的捐贈。

寫完湊在顧念的耳邊說:「姐妹兒,你可太會說了啊!」

顧念抿著唇笑了,然後偷偷看向江亦琛,意思是我表現的還行吧!

江亦琛給她比劃了一個大拇指。

晚會的後半場就是文藝表演了,來自維也納的藝術團表演交響樂,秦可遇喝了點酒身體不舒服,就提前回去了。

薄書硯尋了機會誇了顧念一頓,讓顧念不好意思地說:「還是您的演講比較有號召力。」

「沒有沒有,你太謙虛了。」薄書硯朝她舉了杯子:「不來點干紅嗎?」

江亦琛皺眉:「別讓她喝酒。」

「可以的。」顧念說:「我酒量還行。」

薄書硯吩咐服務生取來杯子一邊讓他倒酒一邊說:「老鄭把壓箱底的紅酒都拿了出來不嘗嘗未免太可惜了。」他的人生哲學就是嘗試世間所有美好的事務。

江亦琛也沒再勉強她,看得出來薄書硯對她很好奇,還悄悄對江亦琛說:「這人失憶了,性格也會變嗎?」

「變了嗎?」

江亦琛挑眉。

薄書硯也無法具體用語言來形容,但是的確是和過去不太一樣,身上少了很多冷氣和壓抑,天知道他第一次見她說話都得先自我斟酌一番,生怕一句不小心惹得江亦琛的祖宗心肝兒不開心了,當然看起來江亦琛對她也束手無策,低姿態哄著也沒見祖宗有多開心。

顧念接過服務生遞給她的杯子說:「要不要碰杯?」

在倆人將杯子伸過來的時候,她碰了一下說:「為友誼乾杯。」

薄書硯想笑也不太敢放肆。也跟了句:「Cheers!To?our?!」

江亦琛之後被灌了不少酒,回去的時候感覺有些暈乎乎,他打開了車窗通風,顧念只喝了一杯酒,嘴裏還有單寧的苦澀,她從車裏拿了瓶純凈水喝了口,後知後覺想起一件事。

她轉過臉來問:「你捐了五百萬,怎麼那麼有錢?」

這個男人似乎有點深不可測,到底是多有錢,五百萬眼睛都不眨一下。

「還好,也沒辦法。」他說。

其實這五百萬也是政治資本。而且他是帶頭人,捐太多會給後面人壓力,太少了似乎又說不過去,帶上顧念捐這個數字恰恰好,當然顧念在台上表現得很出色,對於調動氣氛起了很大的幫助,老鄭這回可謂賺得盆滿缽滿,他不信老鄭還有往別人那裏跑的想法。

「啊對了,我收到了很多名片。」顧念翻了翻手提包,一邊說:「很多都是房地產金融的。」

江亦琛眉頭瞬間皺了下,身體也坐直了些:「什麼名片,男人給的?」 「啊哈哈,畢竟你生氣了嘛。」

諾爾撓著後腦勺訕笑道,偷瞄對方倒是沒什麼,但是被對方逮到那確實是自己理虧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