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鼓掌聲,就是來自於高二三班的全班男生。

剛剛何曉兒說歐洛微整天像個男生一聲,班裡的男生就不高興了,他們男生怎麼了?男生就應該受到她們女生的歧視了么?

班裡一些原本對歐洛微有些嫌棄的男生突然因為歐洛微和何曉兒這兩個人的對話,瞬間對歐洛微有了好感。

特別就是歐洛微最後的那句話,簡直特別的爽,竟然說何曉兒和她姐何婉兒是狗。

何曉兒氣的怒指著歐洛微,就是連指著歐洛微的手指,都在微微發抖。

剛要衝過去跟歐洛微一較高下的時候,上課鈴響了,而這節課的主課老師也踩著鈴聲進來。

何曉兒非常不甘心的收回了動作,而歐洛微像是還不夠一樣,沖著何曉兒做了一個中指向下的動作。

這下,差點沒把何曉兒給氣瘋。

歐洛微倒是心情好的在自己座位上整理著自己的書籍,直接忽視了何曉兒那陰沉的目光。

歐洛微和莫小念是坐在中間的最後一排,前面是兩個女生,長的還挺高的,歐洛微稍微把後背彎一彎,就徹底可以擋住前面講台上的老師。

從包裡面拿出一盒餃子,歐洛微先是用另一隻手搗了搗身旁的莫小念,小聲的說著:「喂,要不要一起吃?」

歐洛微可是看莫小念講義氣,又愛笑的那種,更重要的還是,兩個人還是同桌,所以就可以分享一下。

但是,不知是歐洛微的錯覺還是什麼,她叫莫小念,莫小念竟然理都沒有理她一下,還是非常「認真」的做著筆記。

歐洛微奇怪的皺了皺眉頭,倒也沒有那麼的強求,自個一個人打開了盒子。

餃子還是熱氣騰騰的,歐洛微饞了一下口水,隨即便直接用手拿起一個餃子,塞進了嘴巴裡面,美味的嚼著,壓根沒有察覺,周圍一下同學的目光都看了過來。

更加的不知道,她吃的是韭菜餡的餃子,味道極其濃郁。

歐洛微不知不覺已經吃了五個餃子的時候,才發覺到旁邊同學的目光,隨後,講台的主課老師便點了她的名字。

「最後一排的那位女同學,請你站起來。」老師嚴肅的目光直直的看著歐洛微。

歐洛微抿了抿唇,隨即便是一口吞的把第六個餃子給咽下去,胡亂的把盒子塞進了抽屜,不緊不慢的站了起來,說:「老師,有事么?」

她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全是餃子的味道。

就是連歐洛微自己都尷尬了。 當蕭博天竟然說出了李天辰的名字時候,蕭曉曉明顯有一些詫異:「呀,爸爸,你怎麼知道是李天辰的?」

「哦,我知道了,是不是二叔告訴你的?」

那『泰康醫院』是曉曉的二叔在管理的,先前蕭曉曉沒有通過父親直接自己找的二叔,後面也沒告訴父親的,不過她沒有告訴,不代表二叔也沒有告訴。

蕭博天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道:「那你和我談談,李天辰這人怎麼樣?」

蕭曉曉並沒有聽出來蕭博天話中的意思,還真以為他是在問自己對李天辰的印象,還很天真的道:「李天辰長的有些帥,雖然看上去冷冷的,酷酷的,可實際上那都是表面的,他就是外冷心熱的人,而且他成績也很好的。」

「爸爸,你不知道,有一次上畫畫課的時候,我沒帶橡皮,還是他借給我的呢,結果他自己沒得用了,嘻嘻,他很樂於助人呢。」

「長得帥,成績又好,心腸又好,學校沒哪個男生比的過他的。」

蕭博天越聽眉頭便越發的皺起,他不曾想自己的女兒竟然對一個男人評價如此之高。

而且看她在評價李天辰之時的表情,流露出那種甜蜜的眼神……

作為過來人,蕭博天已經明白了。

綜遊戲boss危險 「爸,我已經讓蘭姨準備了粥,明天早上我還要去一趟醫院,要早起呢,我都好睏了,要去睡覺了呢。」蕭曉曉特地抱著蕭博天的胳膊,然後在他右臉上親了一下:「爸爸,我上樓去了。」

「還準備了粥?」蕭博天嘆了口氣。

然後叫住了蕭曉曉:「你等一下,我還有話給你說。」

「爸爸,怎麼了?」

「你做的粥,明天讓蘭姨送去,你就不要去了。」

「為什麼啊,明天是周末,又沒有課。」

「曉曉,父親不想干涉你太多,就是要提醒你,你別忘記了你還只是個學生,學生要以學業為重。」蕭博天說道:「你也已經是成年人了,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蕭曉曉豈會不明白他的意思。

「爸爸,我和李天辰只是普通的同學了,不是你想的那樣。」蕭曉曉有些著急的說道。

「既然是普通同學,那明天更沒有必要去了。」蕭博天擺了擺手手,道:「行了,你去睡吧,明天不準去醫院。」

「爸爸。」蕭曉曉明顯愣了一下,這下有些著急了。

「爸爸我也累了,要去睡了,晚安。」蕭博天根本就沒有給蕭曉曉辯駁的機會,站起身來,然後就上了樓。

「爸爸怎麼這樣呢?」蕭博天離開之後,蕭曉曉委屈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

……

李天辰將林晨兮和蕭曉曉送走了之後,並沒有立刻就回病房。

而是上了醫院的頂樓。

隨手從口袋裡摸出一包白狼煙,抽出一支點燃。

緩緩的吸了一口。

「小寶,看出來了曉雯是什麼種類的鳳凰血脈了嗎?」李天辰在腦中說道。

曉雯之所以突然之間爆發那麼大的力氣,主要是因為情急之下激活了隱藏在血脈當中的力量。

這種血脈之力,所有人都有的。

是所有人。

只是有些人血脈之力比較濃郁,而有些人比較稀薄,稀薄到幾乎可以忽略的,因為太過稀薄了,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

想要覺醒根本就不可能的。

而血脈濃郁的人,相對來說,覺醒的幾率大一些的。

而曉雯她的血脈之力,就相對比較濃郁了,否則的話,也不會情急之下,突然力氣變得那麼大,而且頭頂之上還會出現『鳳凰』的虛影。

小寶搖了搖頭:「看不出來呢,鳳凰一族,也有很多支脈的,有火鳳凰,紫電鳳凰,蘭鳳凰,紫焱鳳妖皇,太多了,在沒有覺醒血脈之前,看不出來的。」

「對了,小天哥哥,我得提醒你哦。」

「在我們那個世界,血脈武者遍地都是的,不過一旦過了十歲還無法成功覺醒血脈的話,這血脈也就廢了哦,雖然我不知道你們地球上的血脈武者是不是也一樣,不過我想應該也差不多了吧。」

「曉雯妹妹應該有九歲了吧。」

李天辰點了點頭:「差不多九歲了。」

曉雯是鳳姨撿來的,當時撿來的時候,她還是個嬰兒的,至於具體是哪一天出身的就不知道了,不過可以斷定的是,撿到她的時候頂天也就五六個月大。

之後,她跟隨李天辰他們生活了八年。

如今,應該是接近九歲了。

「小寶,那如果十歲之前不能夠覺醒,後果會怎麼樣?」

「後果有兩種。」小寶說道:「第一就是一輩子都是普通人,第二種,就是有可能一輩子沉睡,永遠醒不來。」

「當然,絕大多數人都是第一種,第二種可能性非常小,小到可以忽略的,你也別在意。」

聞言,李天辰頓時皺眉。

有可能?

也就是說,曉雯有可能一年之後就要永久的陷入到沉睡當中。

雖然小寶也說了,這種可能性非常的小。

可李天辰也不願意看到。

萬一,他指的是萬一,萬一就是那麼倒霉呢?

「小寶,怎樣能夠幫人覺醒血脈?」李天辰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

顯然他有些著急了。

「這個你就問對人了。」小寶笑嘻嘻的道:「這個簡單啊,只要找到上古異獸,抽取他們的精血,煉製成覺醒丹,讓血脈濃郁者服用下去,就能夠大大增強血脈覺醒的概率了。」

聽到『上古異獸』這四個字,李天辰當即翻了一記白眼:在這地球上,去哪裡找上古異獸去?

「還有沒有別的方法?」李天辰又問道。

「有啊。」

聽到還真有,李天辰面色一喜:「快說。」

「十歲之前,達到先天境界,就能夠自己強行覺醒了。」

我倒!

李天辰著實是有些欲哭無淚啊。

先天?

李天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能不能達到先天,而曉雯已經九歲了,還差一年就十歲了,區區的一年時間,要她達到先天?

不可能的。

「小寶,我們還是商量,商量去哪裡找尋『上古異獸』比較實際點。」 老師的臉色都黑了下來,直接指著外面:「你到外面走廊罰站,順便把你那一口的韭菜味給弄乾凈!」

歐洛微沒有任何的猶豫,又是偷偷的把餃子盒子偷偷的放在身後,隨即一步一步的離開了教室。

很顯然,當初選座位的時候,選擇最後一排還是很不錯的。

到了教室外面,歐洛微直接就是靠在了牆壁上,滋滋有味的吃著餃子。

經過這幾天的相處,李管家都已經知道了她的口味,不管什麼吃的,難吃還是好吃,該放辣椒的,必須放辣椒。

這不,餃子上面就撒上了辣椒醬,看起來就很有食慾。

一盒餃子吃完之後,歐洛微朝著教室的反方向走去,去處理自己嘴巴裡面的韭菜味道。

……

不知是誰,把歐洛微上課吃餃子的事情給說了出去,這倒也沒什麼,只是歐洛微覺得很奇怪,只是一節課的時候,剛下課,就有隔壁班的同學出來,在她不遠處低低私語著。

三班的這節課拖了幾分鐘,就這麼幾分鐘的時間,歐洛微旁邊就已經聚滿了人,還有,沈千婷一幫人……

……

此時高三二班班級裡面,沈千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旁邊都是她的小跟班。

何婉兒就跟她說同桌,笑著說道:「千婷,曉兒說,歐洛微上課吃餃子,被她們主課老師給罰了,現在還在教室外面罰站,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沈千婷勾了勾唇,笑著說道:「當然,有熱鬧看,為什麼不過去?走。」

何婉兒一同跟著沈千婷出了教室。

路過高三一班的時候,何婉兒拉了拉沈千婷的衣袖,說:「千婷,那個南如煙,跟歐洛微玩的很好。」

「南如煙?」沈千婷的目光側了一下,就見南如煙整個人都埋在書堆裡面。

「呵,那種只會讀書的書獃子,能有什麼威脅力,就讓她。」沈千婷不以為然的說道,然後就沒有浪費時間,直接離開了高三部。

……

「呦,這不是我們的『女俠』么,怎麼,上課吃東西被抓到了?我猜猜,你吃的該不會是韭菜餡的餃子吧?嘖嘖,那麼重口味的東西你竟然也吃的下去,果然是來自農村的野丫頭。」沈千婷嫌棄的說道。

歐洛微不以為然的踢著地面,沒有回答。

重生皇后愛種田 就像有些人,像只蒼蠅一樣,你就是不招惹她,她都能自己飛過來煩你。

沈千婷被歐洛微這般無視,周圍本來說歐洛微的一部分都在嘲笑她了。

臉上的表情瞬間僵了下來,湊近了歐洛微,用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歐洛微,別不識好歹,我沈千婷在斯蘭蒂可是校花,還是沈氏的千金,你一個鄉野丫頭根本沒有資格跟我斗,我勸你還是乖乖的聽話,不然,我有的是法子讓你在斯蘭蒂待不下去!」

歐洛微慢悠悠的抬起了頭,對上了她的眸子,彎了彎唇:「說夠了么?說夠了,喏,那邊隨時歡迎你,我這個餃子,可不招蒼蠅。」

她隨手指的,是一個垃圾桶。 「天辰哥哥,別說現在的地球上是否有上古異獸的存在,就算是真有,以你現在的實力就算找到了它,也只有你給它塞牙縫的份。」小寶一盆涼水當即潑了下來,只有又補充了一句:「純正血統的上古異獸,實力最低都是先天級別的。」

「啊?」

李天辰忍不住的一瞪眼:「至少都是先天的實力,打不過啊,那怎麼辦?」

「純正血統的上古異獸,是別想要了,就去找上古異獸的後裔,也就是那些覺醒了血脈的妖獸,地球之上還是有這些妖獸的,雖然這些妖獸的精血比不上上古異獸,可是這也是你能夠幫她覺醒血脈的唯一方法了。」

李天辰點了點頭,可新問題又來了,這上古異獸的後裔該怎麼去找尋?

「聽說南陽市與南毆市交界處的雲際山,有獸神的傳說。」

因為南陽市和南延市是隔壁市的,因為隔的比較近,所以李天辰倒是聽說過這個傳說。

只是這個傳說的真實性與否,李天辰便是不清楚了。

可他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只要是有希望,他便是要去試一試,畢竟給李天辰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一年的時間!

一年之後,也就是曉雯十周歲,便是有可能陷入沉睡中,雖然陷入沉睡的可能性很低,可李天辰不敢賭。

要知道這是他妹妹,比親妹妹還親。

「等曉雯和鳳姨安頓好了之後,便是前往南陽市,無論有沒有那所謂的獸神,都得去走一走。」李天辰默默的點了點頭。

打定足意之後,便是將煙頭給熄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