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葉亦凡和羅小雅站住不動,兩人的目光投向了從四處奔來的一羣又一羣保鏢們。

“亦凡,你數清楚有多少人撲向我們倆嗎?”羅小雅用肩膀撞擊一下很淡定的葉亦凡。

“我數不了,這四面八方衝出來的人,應該不下一百人吧?小雅,你能一個人打倒他們嗎?”葉亦凡問道。

“我暈,你以爲我是你啊?”羅小雅大汗,她的武功的確不錯,曾經一個人面對了十八個刀手而全身而退。

但是,這何家別墅衝向她和葉亦凡的人,正如葉亦凡說的,沒有一百也有八十。雖然,這些保鏢手中沒有攜帶任何攻擊性的武器,但那陣仗,也不是羅小雅能夠應對的。

所謂,雙拳難敵四手!何況,是兩百手!

“哈哈,那我就去應對這百來號人,你去綁走何宇。”葉亦凡輕笑,隨着第一個撲至的保鏢砸來的一拳,而身形一轉,人在羅小雅後背上一推:“上吧老婆,你行的!”

“我擦!”羅小雅被葉亦凡這一推,只好硬着頭皮上了,先把第一個殺奔而來的保鏢放倒,緊跟着手忙腳亂的開始應對紛紛涌來的保鏢們。

說來奇怪,那些陸陸續續趕到的保鏢,就完全好似沒有看到葉亦凡一樣,百來號人把成興宏個羅小雅團團圍住,輪番的攻擊。

“臭小子,你妹的,還不來來幫忙?”成興宏藉着空擋朝着葉亦凡求救。他現在和羅小雅是後背對着後背,兩人形成互補的方位在抗拒着一大羣人的圍攻。如今已經是險象環生。

“大師兄,你和小雅行的,堅持住。”葉亦凡像個沒事人般的抱負着雙手,也不多看成興宏和羅小雅一眼,繞過包圍圈,徑直往別墅裏走去。

“喂喂喂……你們這些傻蛋,你們看不到那個人進去了嗎?”成興宏完全不理解,爲什麼這些圍攻他和羅小雅的保鏢,把葉亦凡當成了透明。

“我靠,你才傻蛋,我們當時幾百人提着刀子也傷不了凡哥!知道什麼是欺軟怕硬嗎?靠!你妹的,兄弟們,揍這個老傢伙!”外圍一個看似大哥模樣的男人,替成興宏解惑了一番之後,大手一揮,百來保鏢又是奮不顧身的撲了上來。

“大師兄,悠着點,葉亦凡那傢伙,沒有人敢擋他。我現在才明白了,他說是用武力衝進來,是把你和我當擋箭牌了,唉唉……”羅小雅幡然悔悟,看着葉亦凡愜意的往別墅伸出走,恨得那是牙癢癢。

“打吧小雅,我們自保應該還行!”成興宏同樣也是氣得遭不住,沒有辦法,他和羅小雅被葉亦凡給當成了靶子,吸引住別墅裏不敢攔截插班生的保鏢。這就是他們今日的任務了,什麼虎口拔牙,那是葉亦凡那廝的一種手段。

“打吧!”羅小雅沒有辦法,只能和成興宏玩命的開始了反擊。

這一百來號保鏢,害怕葉亦凡,可不代表怕成興宏和羅小雅!

而這邊,葉亦凡笑嘻嘻的往別墅裏走,正如同他判斷的一樣,用直接闖進別墅的方式,可以把別墅裏其它大部分保鏢吸引在成興宏和羅小雅身上。而對於兩人的武技,葉亦凡有信心確定他們至少能自保無恙。

而這個時候,虎口拔牙計劃才真正的開始。

葉亦凡,需要盡少人的和何宇面對,因爲何宇的所作所爲,不能讓太多人知曉。用成興宏和羅小雅把無關之人引住,他才能放心的面對未知的境況。

不管怎麼樣說,何宇畢竟是何倩兒的哥哥,葉亦凡不能不有所思量。

穿過花園,沒有任何阻擋的,葉亦凡出現在了別墅住宿的大門口。

“小凡,你終於來了。”大門口,一張黑色的大椅上,舉着一杯紅酒的何浩天晃動着酒紅色的酒杯,笑眯眯的望着走近的葉亦凡。

“何叔叔,我們又見面了。”這個情況,葉亦凡沒有絲毫意外。從昨晚姚婉婷和羅小雅無意中發現賀天壽的勾當之後,肯定會被賀天壽通知到何宇這邊。而何宇,因爲牽扯了自己,也應該會把這件事告訴自己的父親何浩天。

無論何宇做出什麼壞事,何浩天始終是他老子。

“要不要來一杯?”何浩天輕輕的抿一口紅酒,轉而看向了身後站立的何宇,一甩頭,何宇便低着頭走到了葉亦凡身前。

“何叔叔,這個時候,我不喝酒。”葉亦凡搖搖頭婉拒,接着把目光看想了跟前低頭的何宇。他不知道,何浩天在玩什麼花樣?

“小凡,你是我何家未來的女婿,而現在站在你跟前的是你老婆的親哥哥,你想怎麼樣?”何浩天左手捏着酒杯,右手在下巴處輕輕的摸動。

“何叔叔,不是我想要怎麼樣,而是宇哥他想對我怎麼樣!”葉亦凡一笑,同時也注意到了別墅門口的一切動靜。

貌似,別墅前,就何浩天和何宇兩人。可是,別墅裏面和隱藏在四周的那些探出黑洞洞槍口的***,卻是齊刷刷地對準了葉亦凡身上。

三十七!葉亦凡心中暗自一詫,他數清楚了別墅內外針對自己的***的數量,這三十七把***,只要何浩天手中的酒杯一‘不小心’的落定,他葉亦凡將會被瞬間打成肉篩子!

“你們本就是一家人,這又是何必呢?”賀天壽圈動着手中後酒杯,低着頭說道:“小宇,你給我背誦一下曹植的七步詩!”

“是!”何宇一直沒有擡頭,包括這一次,他也是低着頭在背誦着:“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啪啪……”就在何宇背誦完畢這首詩的時候,何浩天拍起了巴巴掌,大聲的叫道:“好好!好一個相煎何太急!” “好一個相煎何太急!”何浩天聽完何宇的詩詞之後,拍着巴掌笑得很歡,看着葉亦凡的時候,臉上佈滿了愉悅的笑容。隨着他大拍巴掌,別墅裏走出了一個男人。

“葉亦凡,我們又見面了。”走出來的男人,站在了何宇身旁,一身筆直的笑看着葉亦凡。

“武武兄,想不到你也會在這裏,真是讓我大感意外。”葉亦凡淡淡一笑,那個男人,正是和何宇一起的那個一看就知道是高手的武武。

“你今天過來,也讓我特感意外。兄弟,正如曹植說的一樣,你和宇哥本是一家人,你又何苦一定要難爲宇哥?”武武在笑,可是那股子陰冷的笑容卻讓人覺得很生疏。

“不是我要爲難宇哥,而是宇哥要爲難我。”葉亦凡攤開手,無奈的聳聳肩,說道:“宇哥昨晚給賀天壽送去那麼一個大人情,讓我很是鬱悶了很久。本來,介於倩兒的關係,我也很想和大夥兒友好相處下去,可是,宇哥不給我這個機會。”

“哈哈……小凡啊,你想多了不是?昨天小宇去往賀市長家裏,和你想的不一樣。”何浩天從椅子上站起來,把手的紅酒晃動着,朝着葉亦凡一笑,說道:“昨晚是我叫小宇去給賀市長做個人情的,我的目的是得到一塊用於新建娛樂城的土地,和你想的不一樣。”

“是嗎何叔叔?那你覺得我想的是什麼?”葉亦凡眉角一挑,目前這個情況很一目顯然,別墅內外那三十七把***,是防止他暴起的。

而在何宇身邊的武武,顯然是一個保鏢角色。在何倩兒的述說中,這個武武,似乎是武功底子很不錯。倘若葉亦凡想要暴起拿住何宇做擋箭牌抵擋***的話,那麼勢必現在把何宇護在身前的武武會出手!

一旦這樣的話,葉亦凡完全沒有把握在***射擊之前,拿住何宇要挾何浩天。就是這樣的情況下,何浩天用上了‘七步詩’來告訴葉亦凡,他不希望看到未來的女婿和自己的兒子同室操戈。

現在,何浩天還試圖在幫着何宇說話。這樣的情況下,葉亦凡處在絕對的被動之中。

“我覺得,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你和小宇都是我的孩子,這就夠了。再則,即使是孩子做錯了,他始終都是自己的骨肉,有句話叫做子債父償,護犢之心,人皆有之啊!不是嗎,小凡?”好一個何浩天,這番話出來,再次提醒葉亦凡,他這個做父親的護定了自己的兒子。

“何叔叔說的沒錯,但凡孩子做錯了事,做父親的肯定得維護着。這一點,我覺得的認可。”葉亦凡點點頭,他不能否認何浩天護犢的話是錯誤的。

“那……不就結了?既然小凡知道我的心意,看在一家人的份上,免責你的舅子,可否?”

何浩天笑眯眯的走了過來,在葉亦凡跟前不到五十公分站定。隨着何浩天的走動,別墅內外那三十七把黑洞洞的槍口,也齊刷刷地的對準了葉亦凡的全身上下。

只要葉亦凡敢有一絲毫動彈,相信這三十七槍,將會把插班生射成蜂窩。

“何叔叔,一味的驕縱孩子,是在害他。”葉亦凡目光投向了何宇身上,此刻的何宇,冷着臉也在看着葉亦凡。兩人目光一個對碰,彼此的嘴角咧起了一個冰冷的笑容。

“我管不了那麼多,我說過,小宇是奉爲之命去賀天壽家裏的。小凡你一定不信的話,我也沒有辦法。還是那句話,你今天,別想帶走我兒子。當然了,你只要識時務者爲俊傑,我會讓小宇給你斟茶道歉。一切,都隨着道歉茶而煙消雲散,我會讓小宇暫時出國一段時間。等到賀天壽那邊倒掉之後,他纔回來。”

賀天壽劃出了道,哪怕知道自己的兒子在暗中整蠱葉亦凡,他還是選擇護犢,女婿再親,也親不過自己的親生子。一杯道歉茶,就是劃出來的道!

“呵呵……我是沒得選擇了!”葉亦凡苦笑,朝着四周三十七把***掃視一眼。

“該說的,我都說完了,剩下來的事情,由你自己決定。”何浩天背過身去,不再多看一眼葉亦凡。

“宇哥,在我做出決定之前,我想問你幾句話,可以嗎?”葉亦凡望向了何宇。

“你問。”何宇回道。

“我想知道,爲什麼你要找上賀天壽來對付我?你是不是想和賀天壽把我往死裏逼?”葉亦凡沉聲道,按照他的想象,賀天壽和何宇狼狽爲奸的目的,絕對是要把自己往死裏逼。一個姚婉婷,加上何家的地位,足以讓何宇惡向膽邊生!

葉亦凡的話,讓何浩天轉身看向了自己的兒子,而同樣護身在何宇跟前的武武也是望着沒有立即答話的何宇。他們都知道,何宇的答案對於葉亦凡的選擇,很重要!

“你是想聽真話還是假話?”何宇沉思了一陣,問道。

“我先聽假話吧!”葉亦凡抹一把鼻樑骨。

“我的假話,那就是我想和你做好兄弟。”何宇笑起來,他不怕事、他不怕死,從小就被父親薰陶的何宇,眼裏何時把死亡真正的放在過心中。

“那麼,真話呢?”葉亦凡笑問。

“真話就是,我雖然恨不得你去死,但是我只想和賀天壽合作,把你弄進監獄裏關一輩子。畢竟,你是倩兒的男人。還有,我喜歡姚婉婷,在你被關起來之後,我會對她很好的。這,就是我的真心話!”何宇爽朗一笑,事已至此,他也沒有必要再遮遮掩掩。

“哈哈……很好很好,何宇啊何宇,倘若你只說假話的話,我可以馬上轉身就走的。可是……真話傷人啊,我發過誓,誰也不能傷害我的女人。我的師傅不能,今天你何宇,也不能!”

葉亦凡的笑容瞬間凝固,繼而臉色一沉,左腳朝着何宇方向挪動一步。

“站住葉亦凡!”何浩天忽然厲聲道:“我也說過,這件事不管小宇做得對錯與否,我都要護定他,你要是再邁出一步,我保證手中酒杯落地的時候,你的全身上下將會是一片窟窿!”

這番話,是何浩天的警告!

“那隨何叔叔的便,我也給你保證,在我躺下的同時,我絕對能一拳洞穿這個想要佔有我女人、想把我弄進監獄關一輩子的何宇!”葉亦凡眉角一挑,右拳緊緊的捏在一起。

他同樣的,給何浩天發出了警告。大不了,一拍兩散!

“都給我站住!”就在氣氛高度緊張的時候,一個女聲從遠處傳來。緊跟着,四個男人看向了由遠而近跑來的一個倩影。

何倩兒,一身嬌紅的穿着,手中拿着一根皮鞭,一邊抽着阻擋她靠近的保鏢,一邊憤憤然地奔了過來。

“誰要是傷害葉亦凡,我和他拼命!”何倩兒的聲音很大,大得足以讓別墅內外都聽得清清楚楚。

葉亦凡笑了,這是他來到別墅門口遇到何浩天等人之後,發自內心深處的笑容。何倩兒,再次美女救英雄,用亡命者的姿態適時的趕來。

“倩兒,不許胡鬧!”眼看着何倩兒一路抽着保鏢過來,第一時間搶在了葉亦凡身前氣鼓鼓的站定,何浩天的臉色一變。這個女兒,是他的最愛,可以這麼說,比起何宇的愛要深了很多。

“你們……王八蛋,還敢拿槍對着姑奶奶我?”何倩兒撅着嘴,手中的皮鞭啪嗒一聲抽動,手指別墅內外各處的狙擊手,大罵道:“你們這些雜碎,有本事朝着姑奶奶開槍啊!”

狙擊手們齊刷刷的望着何浩天,誰都知道何倩兒是自己老闆心頭肉,現在是把槍對準何倩兒和葉亦凡,還是怎麼着?槍手們沒有了主意。

“放下槍,放下!”何浩天實在拿女兒沒有半點輒,只好發出了指令,他深怕狙擊手一失手,把護住葉亦凡的何倩兒給誤傷了,那可是腸子都要悔青的事情。

***放下,那種子極爲緊張的氣氛,因爲何倩兒的忽然殺出而減緩了不少。

“爸爸,你明知道葉亦凡是我的男人,你還要拿槍對着他,你真是可惡。”何倩兒把皮鞭又是一抽,冷不丁的瞪着自己的父親,怒道:“你有本事,直接殺了我得了!”

“唉,倩兒,男人們的事情,你別多事。”天不怕地不怕的何浩天,極爲鬱悶的望着自己的女兒一聲嘆息。

“我就要管,葉亦凡是我老公,我不管誰要傷害他,都先得跨過我的屍體。”何倩兒隨着一眼掃向擰着眉頭的何宇,叫道:“哥,你膽敢對葉亦凡起壞心思,我和你絕交!”

“咳咳……”關鍵時候,葉亦凡發出了乾咳聲,何倩兒對自己的好,他完全感受得到,爲了他,何倩兒是顧不得什麼親情一說了。

妖孽仙皇在都市 “別給我咳嗽,這麼大件事,要不是嚴浩明不放心你,給我打來電話。你現在都被人打成了蜂窩了,哼,葉亦凡,你心中到底有沒有我啊?”瞧瞧,剛剛還拼死都要護住葉亦凡的美女,隨之一把推攘在葉亦凡的胸口上,氣鼓鼓的責問道。

“我當然心中有你了,我不告訴你這件事,也是不想倩兒爲難。”葉亦凡苦着臉解釋,他完全知道,雖然何倩兒不許任何人傷害自己,可是他這個時候要去拿住何宇,也肯定會遭來何倩兒的拼命牴觸的。

“不想我爲難,你妹的,我現在不就在做着爲難的事嗎?”何倩兒一嘟嘴,叉着腰又看向了不語的何宇。

“哥,有什麼事非得動刀動槍的,要是你錯了,給葉亦凡認個錯不就完了嗎?”在何倩兒看來,自己的哥哥和葉亦凡,都是她很重要的人。

化干戈爲玉帛,是最好的方式。

“倩兒,很多事,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一山不容二虎,你懂不?”何宇苦笑,對於何倩兒忽然闖出來攪局,他沒有絲毫辦法加以阻止。因爲在何家,這個大小姐就是橫着走的人,沒有人敢給何倩兒厲聲說話,包括一家之主的何浩天,此刻也乾脆是捂住臉走到了一邊去。

何浩天也不好過,一邊是女兒和女婿,一邊是本就做錯事的兒子。倘若開始是當着葉亦凡這個外姓人維護何宇是一種對子女的溺愛,那麼何倩兒出馬之後,他這個做父親的,只好無奈的閃離一邊。 “一山不容二虎?”何倩兒眨巴着迷人的眼睛,望一下苦笑的哥哥,又看一眼無奈的父親,最後把視線停留在葉亦凡身上。

“倩兒,你乖一點,拿着皮鞭一邊看着,我和何宇有男人之間需要解決的事情。”葉亦凡不得不站出來說話,他很感動何倩兒的護衛,可是也不樂意看到何家因爲自己而弄得烏煙瘴氣。

“我不管你們什麼男人之間的事情,我也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今天既然站在了這邊,沒有人能傷害你葉亦凡,同樣的,也沒有人能傷害我哥!”

何倩兒不蠢,從葉亦凡和何宇的對視眼神顯露出來的不友好,她已經是多多少少洞悉到硝煙味了。唯一的辦法,就是她何倩兒做箇中間人,把彼此的矛盾從大劃小,從小劃無!

“倩兒!”兩個男人,同時發出一陣子感動的喟嘆。

“好啦,不管你們有什麼深仇大恨,我劃個道,你們解決一番。輸了的,給贏家真誠道歉,我們還是一家人。該去砍腦袋的,自己扛着!這就是爸爸早前說的道義,願賭服輸,怎麼着,行不?”何倩兒也不過問事情的原委,而是往兩個男人中間一站。

“我沒有意見。”葉亦凡點點頭,他真不想何倩兒難做,說白了,要不是何宇開始說及姚婉婷,他也不會真的要把何宇往死裏逼。羨慕嫉妒恨,他可以理解,何宇的本質不壞,這從對方拼命從冷冬手中救下姚婉婷便可見一斑。

“哥,你呢?”現在的何倩兒,就是何家之主,取代了父親何浩天在發話。

“我……”何宇看看自己的父親,見到何浩天在點頭,只好說道:“我也沒有意見,可是倩兒,你可別說讓我和葉亦凡對打分輸贏,不是我怕他,而是這不公平!”何宇還是知道自己不是葉亦凡的對手,趕緊提醒着妹妹必須得公平。

“廢話,我要是不公平,我能站在你們中間嗎?”何倩兒嘟囔着,隨之衝着四周的狙擊手喝道:“你們這些混球,乾飯吃飽了撐着,還虎視眈眈的看着這邊幹什麼,都給我滾出去!去把被一大羣人圍着的羅小雅他們給請進來。”

“是是!”狙擊手們立馬撤得乾乾淨淨,誰都看出來了,何浩天都沒有說話,誰敢招惹這個手中拿着皮鞭的姑奶奶啊!

“倩兒小姐,你準備怎麼樣劃道?”武武插話問道。

“這樣吧,小時候哥哥常帶着我彈彈子,我很喜歡這個遊戲的。等會兒葉亦凡和我哥兩人每人三顆玻璃彈珠,看看他們半小時之內誰能贏得更加多的彈子,就算誰贏了。我這個,該公平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