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讓周煌皺了皺眉頭,接下來白眉道人的一句話,卻是讓眾多神海境大能的心臟開始砰砰直跳。

「若是這小子能夠開啟足夠多的花瓣,足以讓上界人族重視,很有可能耗費足夠大的代價,幫你們修復這大千世界的飛升通道!」白眉道人淡淡的說道。

「什麼!修復飛升通道!」

「這怎麼可能……上界人族真的擁有如此逆天的能力?」

「若是修復飛升通道,我們豈不是可以……」

所有的神海境大能們,在這一刻臉上都無法淡定了。

他們辛辛苦苦修鍊到神海境,成就一世大能,可是卻被困在下界,無法向更高層次邁出步伐,對於一位武者的打擊可想而知?

可是飛升通道被毀,也是一件無可奈何的事,這並不是神海境大能能夠干預的事情!

若是飛升通道被修復,意味著他們可以飛升上界,可以追求更高層次的挑戰,成就更強大的個人實力……或許進入上界,他們會面臨更加艱辛的考驗,也會面臨更多生死之間的掙扎。

但是武者挺立於世,但求傲然一時,也不久苟活一世!何況更高的修為,意味著更長遠的壽元。

好幾位神海境大能的聲音都激動起來,甚至能夠從他們口中聽到顫音……

玉玄武府的三位神海境大能也在其中,他們三人神情極為激動,目光也複雜至極的盯著羅征,從羅征踏入玉玄武府的那一刻起,他們就十分期待羅征的表現,可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羅征的天賦,竟然能夠與他們的命運捆綁在一起。

這時候,就連大禹戰帝的臉色也變得複雜起來……那些恩怨,和自己飛升上界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督,督公……這蓮華要開啟多少片花瓣,才能夠讓本家重視,幫助咱們修復這飛升通道?」一位神海境大能開口問道。

這可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大家在激動之餘,卻是忘記了問。

白眉道人想了想后,這才說道:「或許是七片,最少是七片!不過僅僅只是開啟七片的花,我也不確定上面會不會修復,但若是開啟九片花瓣,那就是一定了!第一層蓮華花瓣完全盛開,就是九片!也就是說傳說中的九葉蓮華……呵呵,不過一個大界之中,無數聖地里都難以誕生一個,」說著白眉道人搖了搖頭,「這太難了,即使是開啟七葉的武者,一個大界之中也不過幾十上百人,一些弱小的大界中人數更少。」

聽到白眉道人的話,諸多神海境大能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失望之色。

一個大界,根本大的不可想象,開啟七葉的武者,一個大界之中也只有幾十上百人,這概率幾乎是小的可憐。

而且聽白眉道人的說法,就算開啟了七葉蓮華,上界也未必會重視,只有開啟九葉開會百分之百的修復飛升通道!

眾人好不容易燃起了希望之火,白眉道人便是一盆涼水澆了下來,讓諸多神海境大能心中拔涼拔涼……

就在失望之餘,火允兒卻是笑道:「快看!第三片!第三片花瓣……」

大家的心中雖然失望,但終究還是有一點點期望的,儘管這個可能性小到忽略不計,因為他們根本不相信,一個下界中的武者,能夠與那大界中的無數天才抗衡!這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產物!

「第三片花瓣,」白月蓉淡淡的說道,她痴痴的望著羅征目光越來越複雜,便是想起當年這傢伙通過氣運之輪的時候,給自己釋放厄運的情景。

白眉道人淡淡的點了點頭,「嗯,不錯,三葉蓮華,這小子足以驕傲了,我當初在神海境渡劫的時候,也只是開啟了三葉。」

「督公是三葉武者?」一位神海境大能跟著問道。

白眉道人臉上流露出一絲得意之色,「那是神海境第一次大天劫,只是開啟了三葉,第二次大天劫,我開啟了五葉!」

開啟五片花瓣,的確是一件讓人自傲的事情,眼下這一片神海境大能,可是從來沒有見過這玩意呢……

羅征頭頂的三葉蓮華依舊緩緩的旋轉著,眾人也是安靜的在這裡等待著,對於四大神國來說,現在羅征這蓮華葉片的多寡,甚至比探索天辰秘境還要重要了!畢竟天辰秘境年年都可以想辦法探索,這天劫之中出現蓮華的武者,他們還是頭一遭遇見!

「第四片,開啊,開啊!」一直愣愣的在旁邊觀察的火辰,卻是忍不住喊了起來。

旁邊的火允兒則是笑道:「辰弟,這可不是你喊的開的……」

可誰知道火允兒話音剛落,第四片花瓣輕輕一顫之下,真的緩緩的打開了!

「既然開啟了第四片,第五片肯定會開,這羅天行已經遠遠超越我了,」白眉道人嘆息一聲,臉上流露出微笑。

果然,第四片花瓣打開之後,第五片花瓣也隨之而落下!

到了這個時候,所有的神海境大能的呼吸都開始急促起來……

這蓮華開的是單數,既然已經開啟了五片花瓣,那麼只要再開啟下一片花瓣,羅征就算是打開七葉了!

九葉太困難了,可是這七葉也足以引起上界人族的重視,還是有很大可能性,讓他們出手修復飛升通道!只要再開啟一枚葉片……

「一片,就要一片就可以了,羅天行,爭一口氣!」周煌喃喃的說道。

「誰知道這小子莫名其妙,就成了我們的一個希望了,」天風戰皇搖頭說道:「希望能成!」

諸多神海境大能也在小聲祈禱著,他們在這一刻,也是生怕打攪到羅征,一個個將聲音壓的極低,其實開啟蓮華並不是羅征本人所掌控,就算羅征現在跟打架都沒關係,該開啟多少片蓮華,就會開啟多少片,不過這些神海境大能因為太過於重視,才會如此小心謹慎。

就在眾人的期待之中,那朵蓮華依舊緩緩轉個不停,但是花瓣卻沒有再放下來。

「一片啊,就一片……求你了,」一位神海境大能嗚咽道,臉上浮現出痛苦至極的聲音,那神海境大能的氣度和飄逸之色全然消失,彷彿是一位苦苦哀求的可憐婦人,可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在跟誰哀求,向羅征?向老天?還是向那朵蓮華?

其他的神海境大能卻是沒有恥笑他,若是哀求有用的花,大家都會拉下臉面苦苦哀求,這時候可不是好面子的時候。

羅征眨巴著眼睛,望著天上的蓮華,他卻不知道因為自己的事情,已經在金字塔那邊掀起了軒然大波,大家都苦苦期盼著呢。

等的時間久了,羅征乾脆盤膝坐下,閉上了眼睛,青龍已經告訴他了,這蓮華能開多少片,只能聽天由命,不是他自己的意志能夠影響的,著急也沒有絲毫用處。

問題是羅征這麼想,那些神海境大能心中卻不是這麼想,他們不清楚這蓮華的由來和作用,但卻知道心誠則靈的道理,這麼關鍵的時候,這羅征竟然不仔細盯著,反而閉著眼睛漠不關心的盤膝打坐,這怎麼能行!

特別是大禹戰帝,只見他臉色尷尬的說道:「周,周煌,你去跟羅征說說,讓他重視一點,這盤膝打坐,什麼時候都可以啊……」 大禹戰帝從來就沒有如此窘迫過,之前他可是咄咄逼人,多次想要將羅征置之於死地!

可是這時候,他卻想要求羅征認真點,雖然這認真也沒有太大的作用……

相對其他三位國主來說,大禹戰帝的野心和慾望怕是最為強烈,也是因為如此,他便是比任何一人都希望飛升!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所以他的心態波動更加劇烈!

此前覺得羅征開啟七葉的可能性不大,大禹戰帝的心情便是直接跌入了低谷之中,現在看到羅征已經打開了五片蓮葉,這時候他便是殷切期待起來……

偏偏他自己與羅征的仇怨這麼大,自己實在不方便出面,只有央求周煌了。

因為此前的事情,周煌可以說是與大禹戰帝交惡了,天風戰皇甚至因此差點跟大禹戰帝打起來,便是因為四大神國和睦這麼多年,大家也就忍住了。

看到大禹戰帝這樣一幅神色,周煌也是冷冷的「哼」了一聲,便是一步邁下了金字塔,朝著羅征走去。

他並不是為了大禹戰帝,這也是為了四大神國所有的神海境大能!

羅征渡劫還沒有完成,周煌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太過於靠近,他便是與羅征保持著數十丈的距離,這才小聲對羅征說道:「天行,這……蓮華開啟,你自己打坐吐納,是不是……不太好?」

聽到周煌的花,羅征這才睜開眼睛,滿臉奇怪的望著對方,「國主,什麼好不好?」

周煌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提醒羅征了,想了一會兒才說道:「我的意思是說,能否認真一點?」說著周煌還指了指天空中緩緩旋轉的蓮華。

「認真?」到了這時候,羅徵才明白周煌的話,大約是他們覺得自己不該在這時候打坐,應該認真對待……

問題是自己如何認真呢?

這蓮華能夠打開多少葉片,自己根本無法左右,青龍的原話就是如此,該開啟多少就是多少!

不過看到周煌的臉色,羅征卻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只有嘿嘿笑了兩聲,這才重新站起來,愣愣的盯著天空中的蓮華,心中反而是無比的納悶,我這開啟多少片蓮華,跟他們有屁關係?

只是周煌對羅征一直照顧多多,他也只有做做樣子,他哪裡清楚,這開啟多少片蓮葉已經跟這些神海境大能的命運捆綁在了一起!

那蓮華依舊緩緩轉動著,速度不疾不徐,既沒有消失,也沒有開啟下一片蓮葉。

眾人在等待之中,也是越來越焦急起來……

「開啊!快點給我打開!」

「唉,能不能痛快一點!這等的人心都碎了!」

「我這等了半個時辰,感覺像是等了一年這麼久……」

神海境大能的壽元乃是以萬年計算,一個時辰在他們的生命之中,不過如同白駒過隙,可是這一次,那頭過隙的白駒卻遲遲的不肯邁出這一步,所以這一個時辰在他們眼中便是格外的漫長!

一個時辰之後,那蓮華驟然一陣震顫!

「開,開,開……是不是要開了!打開了!」看到那蓮華的動靜,一位神海境大能咆哮道。

神海境大能若是真的激動咆哮起來,那聲音威勢驚人,在場神海境大能尚且還好,那些神級天才們一個個便是頭暈目眩,便是連羅征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周冰,找死么!」另外一位神海境大能卻是怕影響到了羅征,冷聲對那位激動的神海境大能怒道。

「我我我……」意識到自己失態,周冰也是結結巴巴起來,臉上流露出愧疚之色,只是低聲說道:「我,對不起,我太激動了……」

「的確是開了!的確是開了……」周煌喃喃說道,他同樣也十分激動,但是在激動之餘,還是壓低了自己的聲音。

那蓮華之上,第六片蓮葉便是緩緩的放了下來,潔白的花瓣舒展開來,在眾人眼中綻放出一種說不出的美感!

火允兒坐在金字塔的台階之上,修長的身段放鬆開來,目光卻是迷離的盯著那花瓣輕聲說道:「這朵蓮華,真的好美……」

「太好了,這飛升通道有希望了……」

「憋了這麼多年,我還以為我們最終會憋死在這大千世界呢!沒想到希望就這樣來了……」

諸多神海境大能的心潮澎湃,胸口便是有一道道火焰在燃燒一般!

可就在這時候,白眉道人卻又是一盆冷水潑過來,「我說了,開啟七片蓮葉,的確是有希望開啟飛升通道,不過這概率也只有三成左右,七片蓮葉已經是世所罕見了,但是從上界修復飛升通道,也是一件麻煩事情!我也無法打包票!」

飛升通道一般都是從下界修復,若是想要強行在上界幫助下界修復,這便是所謂的「逆修復」,這逆修復的難度比從下界修復難度要大上百倍,的確要付出比較大的代價才有可能成功。

「三,三成……督公,你幫我們多說說,我們能夠……」大禹戰帝原本已經沉浸在喜悅之中,這時候頓時有緊張起來了。

白眉道人淡笑道:「你們能夠做什麼?這神國大陸之中又有什麼值得上界看中?那祖龍蛋取了這麼多年,你們也拿不到手,這個大千世界其實並不值得上界重視!」

「這……」大禹戰帝頓時被白眉道人的話給噎住了。

下界和上界,便是首都與小山村的差別,他們又會在乎這下界中的什麼呢?即使是神器,人家估計都看不上眼呢!

不過白眉道人卻又說道:「不過放心吧,我會幫你們多說說,何況將這消息傳達到上界,還是要依靠聖女呢!」

這話一說完,諸多神海境大能便是齊刷刷的盯上了白月蓉,白月蓉則是認真的點點頭說道:「我也會盡量努力……」其實白月蓉也清楚,她自己只是一個傳話筒而已,真正能夠決定此事的還是督公他老人家。

「第七片開了!」

眾人正在談話之間,第七片蓮葉也放了下來。

這蓮華盛開,取得是單數,既然開啟了第六片,肯定也會開啟第七片,這倒是沒有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

就在這時候,一位神海境大能卻是長長的嘆息一口氣,「唉,既然已經開了七片了,乾脆開第九片……」

白眉道人也是點點頭,卻是笑著哼了一聲,「嗯,若是這羅征能打開九葉蓮華,上界就沒有什麼理由不重視了,耗費再大的代價,也要將這飛升通道修復!」

這話一說出口,諸多神海境大能臉上又開始流露出期盼之色……

不能說他們人心不足蛇吞象,只是飛升通道太過於重要,開啟七片,只有三成可能,開啟九片,那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他們不可能不去期盼。

只是白眉道人又說道:「可惜,九葉蓮華,這個概率,嘿嘿……一個大界產生一個都是了不得的事情,這便是兆兆億分之一的概率,而且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我不想說下界的武者比上界就一定差,但至少我沒有聽說過,下界誕生過擁有九葉蓮華的武者。」

話說到了這個份上,諸多神海境大能心情也算是平復下來了。

他們固然期盼,但是概率如此之小,這種期盼也不可能太強烈,有了一種認命的感覺!

那開啟九葉蓮華的武者,一個大界都無法誕生,又怎麼可能會誕生在一個下界呢?

諸多神海境大能的臉色也逐漸的平靜下來,恢復了神海境大能應該有的氣度,淡淡的望著那緩緩旋轉的蓮華。

很快,又是一個時辰過去了,那蓮華忽然之間又輕輕的震顫了一下!

(感謝Léī13500閱幣打賞!感謝甘豪的打賞支持!動力滿滿繼續攢稿,希望下次能爆發多些) 此前這蓮華每一次震顫,都會打開一道葉片,現在這蓮華再次震顫,難道又要開啟葉片了?

白眉道人的一番話,已將將那些神海境大能的希望給打消了,這番震顫,頓時又將大家的目光給勾回來了!

那白眉道人不是說了么,打開九葉蓮華的武者,一個大界之中往往都沒有一個,這等人物,必然會驚動上界!

至於飛升通道,耗費再大的代價都會修復了!

便是連白眉道人臉色也變得無比嚴肅,他目光如電,死死的盯著那不斷震顫的蓮華!

相比那些神海境大能,他對這蓮華的認知更加清楚,也更加明白九葉蓮華意味著什麼。

武者修鍊,可以順天而為,一步一步吸收天道之中的規則,從下位規則,再到本源規則,然後是上位規則,也就是因果律……

但是順天修行終究會遭遇相當大的瓶頸,無法超脫這輪迴,也不可能超脫天道的束縛!

只有逆天修行的武者,才能夠跨越天道,取到更高的成就!

並不是所有的武者都能跨越天道,即使開啟九葉蓮華,也只是說明一位武者擁有這種可能性,也就是說潛力和天賦,只有這種人,在上界之中才能夠被稱之為天才!

不同的地方,天才兩個字的含義是不同的。

下界之中的天才,指的是天賦之才,便是在某一方面擁有獨特的天賦之人!

而上界中之中所謂的天才,指的是擁有超越天道才能的生靈!

一位開啟九葉蓮華的武者,足以將超越天道的潛能發揮到極限,這樣的人物,放在任何一個種族,任何一個勢力之中都如同至寶一般的存在。@^^$

和九葉蓮華相比,那法則洗禮也算不了什麼了,所以羅征此前能夠在短時間內領悟火允兒的時間法則,他固然覺得驚奇,但也僅僅值得多他注意兩眼罷了,卻是遠遠不如現在這九葉蓮華帶給他的震撼!

一幫神海境大能雖然聽白眉道人所說,也明白這九葉蓮華十分厲害,一個大界也無法產生一位這樣的人物。

問題是這幫神海境大能並未去過上界,對一個大界,對十萬大界也沒有一個很直觀的感受,就像一個首都的人告訴一個偏遠山村的人,那首都是如何如何大,如何如何富有,來自於偏遠山村的人在內心之中也只有一個大概的想象,而即使窮盡這幫神海境大能的想象,也很難感知一個大界是多麼龐大,更加難以去感受九葉蓮華是多麼稀有……

他們不管這些,他們只知道,九葉蓮華開啟,那飛升通道百分一百的會被修復,這些就足夠了!

九葉蓮華依舊在緩緩的震顫著,羅征目不斜視,靜靜的看著這朵巨大的蓮華,平心而論,他自然希望這蓮華的葉片能夠全部打開。只是青龍已經告訴他,這蓮華能夠打開多少片,並不是他自己能夠決定的。!$*!

葉片的多少,幾乎決定一個人縱橫大界中所取得的高度,這便是對一位武者命運的一場預演。

羅征對大界,對界主,對天尊的實力也沒有一個清晰的認識,可是他明白在虛靈宗那個人的實力,那人的實力,恐怕是超越天尊的存在,自己與羅嫣只是經歷短暫的相聚,便是被那位青年人所帶走,若是他想要再次見到羅嫣,自己要取得的高度可想而知!

就算開啟了九葉蓮華,也並不意味著自己一定就能達到自己所想的高度……

就在羅征注視之下,那蓮華不斷震顫之間,那蓮華上最後兩道葉片中的一道,終於緩緩的釋放下來。

「開了,全部打開了!看樣子,我們這些年終於算是熬過去了!」

「第八道葉片打開,哈哈哈哈……再也不用尋求那些旁門左道的法子了,我們也能堂堂正正的飛升了!」

到了這時候,一位神海境大能甚至熱淚盈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