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琉新可忍不了了,對於這種人他本來就頗爲不恥,“要拍就拍,哪有那麼多廢話。”

纖華陽臉色也沉了下來,“別以爲安柳堂就很了不起。”

琉新與纖華陽的冷言,令得那少堂主臉色終於是變得難看了許多,“我想要的東西,還從來沒有得不到的,”他手掌一揮,“四萬,本少年要了!”

(今日起恢復保底兩更,還請繼續關注) 當這少堂主喊出這價格時,拍賣場中都微微譁然了一陣,一次性加價兩萬,這可有些令人震驚。

不過,在當衆人目光掃過這一片地方時,都露出恍然的神色,安柳堂少堂主在這地段也是小有名氣,當然這名頭並不是好名,此人頗爲好色,在安柳堂的勢力下,不知是禍害了多少姑娘,如今見得紫雪等人漂亮,出口搗亂也就不奇怪了。

那少堂主喊完後,便是挑着眉看向琉新等人,“如果,你們服個軟,剛纔我所說的條件依然有效。”他目光熾熱的掃過紫雪、紅衣等越看越是眼熱,這般極品的女子他還是首次所見。

紫雪的臉色當下略微有些變化,她對這無影飛針本就有着必得的心思,如今這安柳堂少堂主半路殺出,看樣子似乎要跟她競爭到底了,然而她的財力卻並不是太過雄厚,再說也不能跟安柳堂少堂主比。

“五萬,” 紫雪也是出言喊價,她對這無影飛針實在是喜歡非常,也加價一萬,以表示自己的必得之心,讓那少堂主放棄。

“六萬,”少堂主又是隨意的喊道。

“七萬,”

“八萬”

“十萬”紫雪一次價格加到了十萬,滿場譁然,現在的價格已經遠遠超過了這無影飛針的預估了,紫雪的俏臉已經徹底冷了下來,這十萬是她最後的底線,如果那少堂主還是加價的話,那麼她也只能放棄了。

“你別太過分了,”纖華陽冷言威脅道,其餘琉新等人也都冷盯着後者,

“我早說過,我想要的東西還沒有得不到的,”那少堂主陰冷笑道“十一萬,”

紫雪深吸了一口,顯然也是憤怒之極,不過,卻沒有再度出價,十萬的價格是她最後的底線。瞧到紫雪的樣子,安柳堂少堂主呵呵笑了起來,“如果,你肯跟我,我就把這東西,送給你如何?”

“說什麼呢你,”琉新有些忍不了,這簡直就是找碴,以前還未覺醒時,在約克鎮賀布便經常找碴對付他,所以他最恨的就是這種人。

紫雪詫異的看了琉新一眼,似乎有些意外他的反應會這麼大,琉新的怒喝將少堂主吸引,他臉色沉了下來,盯着琉新,“小子,滾開點,這事情跟你沒關係,”

就在琉新欲要反駁之時, 夜冉的嬌柔聲響起,“十萬的價格,還有沒有更高的價格了呢?”

場面略微停頓了片刻,一道嬌喝聲響起,“我出十二萬,”價格喊出衆人皆驚,尋聲望去,正是剛纔喊價的那個白色衣裙女孩旁邊穿紅衣的俏麗女子。

“紅衣你…”在紅衣喊出後,琉新等人都是疑惑的看向前者,拍賣場中再度譁然,不少人都是饒有興致的望着這一幕,看這模樣,這個看上去嬌俏的女子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就連丹鼎劍宗的也是轉過頭,詫異的看着琉新他們,當這些人眼神在琉新等人身上掃過時,都是眼神微凝,這些人年紀不大,實力卻很是強悍,尤其是那個一直平靜身穿白衣的少年,令得他們都隱隱間感到危險,這夥年輕人不簡單呢。

在一道道複雜的目光下,安柳堂少堂主身子往後一靠,冷道,“十五萬。”

“二十萬,”紅衣立即加價,那美眸中滿是不屑的神色,這下子搞的那少堂主有些下不來臺了。“你…”少堂主大怒,又欲報價,卻被其身旁護他的老者按下肩膀。

“少堂主,沒必要多惹事,這夥人不簡單,那個白衣少年連老夫恐怕都是難以勝過,這次就算了吧,不要忘了我們的目標,如果節外生枝,惹得堂主動怒,恐怕不太好交代。”

聞言,那少堂主臉色一陣青紅變換,他倒是沒有預料到,會在這衆目睽睽下丟臉,不過,對於老者的話,他也不能無視,當下便冷哼一聲。不再出聲,顯然是放棄了競爭。

見得那少堂主的樣子,紅衣眼眸中的不屑之色更濃,她冷哼一聲,“一個小小安柳堂少堂主也敢跟我競爭,”

瞧得紅衣的樣子,琉新啞然失笑,而紫雪則是皺着眉頭,“二十萬,倒是有些貴了,”紅衣卻拉住紫雪的手,“咱爭的是口氣,這無影飛針就當是我送於你的如何?”

紫雪也不在矯情,對於無影飛針她確實是非常喜歡,“我現在身上沒有那麼多回魂丸,回到學院還你,”

“不用還了,”紅衣笑着道,“現在,咱們是一個團隊,理應互相幫助不是麼?”紅衣這話令得琉新頗爲詫異,想不到這個性格火爆的姑娘,還能說出這般話來。 穿越之暖雪天下 然而,這時紅衣卻回頭對琉新眨了眨眼睛,那微張的口型意思分明就是盤蛇部落!

“盤蛇部落?”紅衣這個時候,提盤蛇部落是什麼意思,琉新疑惑不解,不過旋即他就是明白過來,雖然,他們外出歷練但是任務完成後終究要回到學院,那時,要面對的就是盤蛇部落了,紅衣在這個時候,拍下無影飛針一方面是爲了出氣,還有一方面將這無影飛針送於紫雪,這時,紫雪就相當於欠下紅衣的人情。日後,盤蛇部落找上門來,紫雪肯定會出頭幫忙的,紫雪出手還怕纖華陽不來麼?

只是瞬間,琉新就想通了來龍去脈,這時,他看紅衣的目光也柔和了許多,這個看似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其實心思縝密,在這個時刻竟然還爲他着想,爲盤蛇部落着想,當真是非常難得,“真是有心了,”琉新心裏暗歎一聲。

“也謝謝你,琉新,”紫雪柔聲道,剛纔安柳堂少堂主出口不雅,幾番佔她們口頭便宜,琉新也是一直出口駁回,爲其出頭。

“紫雪學姐客氣了,”琉新回過神來應道:“正如紅衣剛纔所說,我們同處一個學院,現在又是一個團隊,這只是份內之事。”

“呵呵…”紫雪柔和微笑,不再言語,不過那般模樣看來是非常滿意琉新的回答,就連纖華陽也是微微點頭。

經歷了這一波折,也並未影響拍賣場的氣氛,接下來的拍賣還在繼續,隨着拍賣會的接近尾聲,場中的氣氛也是愈加火爆,而琉新也是注意到,那幾大勢力依然沒有拍到什麼物品,他們似乎在等着什麼?

直到幾名護衛又是搬上一物時,琉新發現這些勢力的人眼睛都露出精芒,這件拍賣品同樣被布子遮蔽,能夠名顯的看出是人形。

琉新的目光閃爍,他似乎已經猜出這件拍賣品是什麼了?果然,這時,夜冉已經緩緩取下布子,滿場譁然,那件拍賣品正是白骨峯所特有之物,骨傀!

(第二更,看過後請點個頂踩) 這骨傀穩穩的站於檯面上,骨骼晶瑩剔透,仔細看去似乎有着莫名液體在骨骼裏流轉,一看製作這骨傀所用的骨就是上成,因爲,從這骨傀上還能感覺到絲絲威壓,這就說明,製作骨傀所用的骨有取至高階魂獸身上的,也只有高階魂獸身上的骨纔會在死後帶有這樣的威壓。

“這是骨傀?”

“竟然是白骨峯的骨傀!”

“這骨傀看上去可是不一般呢,恐怕它的拍賣價格也會是個天價吧!”

………

一道道驚愕的議論之聲,在拍賣場中響起,顯然是沒有預料到這拍賣會壓軸的拍賣品,竟然會是珍貴稀少的骨傀,琉新等人也有些驚愕,在前幾日白骨峯返撲中,陸川召喚出一具骨傀,大殺四方,強橫無比,使得原本處於劣勢的局面立馬扭轉,這一切都給人留下了很深的映像,如今,在這拍賣會中,竟然會出現一具,着實令人心驚。

琉新目光凝望着這骨傀,陸川的那具骨傀被他所得,如今正躺在空間戒指中,而拍賣的這具明顯是完好的骨傀,不像他的那具破損不堪。

“想必各位都知道這是什麼何物吧,”夜冉將環顧一圈,將衆人的神色收入眼底,嬌笑着道:“沒錯,正如各位所見這是白骨峯的特製之做骨傀,這是一具無主完好的骨傀,大家可不要小看它哦,”夜冉指着骨傀,“它可是堪比魂爵強者呢?”

“轟…”

在夜冉的話音落下後,拍賣場頓是掀起一陣喧譁聲,所有人都是目露精光的看向骨傀,如果得到它,就意味着身邊有着一名魂爵強者跟隨,這樣的好處可是每個人都想要的。

琉新發現在這時,安柳堂、丹鼎劍宗等勢力也皆是面色激動,想來他們的目的,就是這骨傀。擁有一具骨傀就相當於爲本勢力內增加了一名魂爵強者,這樣的機會,恐怕,誰都不會錯過。

“你說這是骨傀不假,可是衆所周知白骨峯所特製的骨傀都有着專門的控制之法,光是在骨中想要留下精神印記就不是隨便能做到的,到時拍下,卻只是一堆爛骨,那怎麼辦?”這時一道詢問聲響起。

wWW ✿тт kān ✿¢ Ο

“是啊,想要控制骨傀可並不容易,”

“哼,這些年來得到骨傀的人是不少,可能完全控制卻的卻少之又少”

琉新點點頭,對於此他是最有發言權,若不是那日他撞了大運,機緣巧合下,恐怕也沒那麼容易將精神印記留下,就算如此,他現在也只能控制骨傀做一些簡單的動作,若想要完美控制還差着專門的方法。

“呵呵,這位先生懂的倒是不少,”夜冉嬌笑着說道,“不過,這樣的顧慮大家可以放心了,我們在拍賣骨傀的時候,會將完整的控制之法附送,這樣大家還有什麼疑問嗎?”

“這樣才差不多,”

“海特拍賣場果然不一般啊,竟然還能得到控制之法。”

“海特拍賣場,可是隸屬於大陸三大商會下的,背景之深就連白骨峯也不敢得罪…”

“這骨傀的價格恐怕會是個天價,我等可競爭不過。”

………

待得喧譁聲落下後,夜冉纔是繼續道:“對於這骨傀的價值,想必各位也是清楚,現在開始拍賣,起拍價七十萬!”

“一百萬,”安柳堂少堂主最先出聲,直接加價三十萬,顯示出安柳堂對此物的必得決心。

“一百二十萬!”

不過這一次,他倒是沒那麼容易得手,就在他聲音落下時,丹鼎劍宗的那位眼神銳利的黃衣中年人,便是緊隨出聲。

那少堂主聞言,頓時投去惡恨恨的目光,那中年人卻是並未理會,眼睛只是盯着臺上的骨傀,安柳堂雖然勢大,但是他丹鼎劍宗也不弱。

“一百五十萬!”少堂主面色陰冷的又是喊道,拍賣場中,衆人見到這兩大勢力的陣仗,皆是低嘆一口氣,他們明白想要與這財大氣粗的兩方勢力競爭,恐怕是不夠看的。

兩方都是在激烈競爭,不消片刻喊價就到了兩百萬,夜冉那嬌俏的臉龐一直在掛着媚惑的笑容,顯然對於這樣的競爭她頗爲喜歡。

“兩百二十萬!”丹鼎劍宗的中年人再次喊到,只是他的心卻極爲不定,來時,他們的底線價格在兩百五十萬,若是超出這個價格就是要放棄。不過,現在看來,他們能拍下的機會很渺茫。

“兩百五十萬,”那少堂主又是咬牙喊出,這般價格對於安柳堂都是有很大的壓力。在這個價格喊出後,他的眼神瞥向丹鼎劍宗這一方,看他們會不會,再度出價。

而這時,丹鼎劍宗的人卻沉默下來,似乎要放棄了,瞧得這一幕,那少堂主也暗鬆了一口氣。

“呵呵,既然安柳堂底氣這麼足,那我丹鼎劍宗在來加一把,兩百七十萬,若是你能超過這個價格,這骨傀,我們便不要了。”

“黃陂長老你…”聞言,那少堂主恨恨看着那丹鼎劍宗的中年人,咬牙切齒的道:“二百八十萬,”他站起身來,目光掃視全場,大有拿不下骨傀就不罷休之勢,二百八十萬,這樣的價格對他們來說,也不算低了,不過,來時,他爹就下了死命令,無論如何,也要拿下這骨傀。

“好了,你贏了,”中年人攤攤手,

聞言,少堂主長呼一口氣,坐了下來,想來是沒人跟他爭了。

而這時,在拍賣場中,琉新正笑容詭異的對着周邊紅衣等人道,“想不想看場好戲。”

“什麼好戲?”紅衣疑惑的問道。

“看着就行了,” 琉新笑而不語,就在夜冉準備宣佈安柳堂所得骨傀時,一道聲音又是響起,“我出兩百八十一萬!”

聽到這聲音,少堂主又是一驚,是哪個不開眼的還敢出價。他尋聲望去,那臉色直接是冷厲下來,“小子,你在找死嗎?”

“少堂主可是說笑了,這拍賣會上所有寶物價高者得,我又怎能算是找死呢,”琉新笑眯眯的回道,剛纔的報價正是他所喊出的。

沒有等少堂主出聲,紅衣便急忙的問道:“你瘋了麼?你有那麼多回魂丸?”其餘人也都疑惑的看着琉新,只有纖華陽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噢?這位少年出價兩百八十一萬,”夜冉也有些驚訝的道。

“兩百九十萬!”少堂主咬牙切齒的再次喊出一個價格,他的目光恨恨的盯着琉新。

而琉新卻不爲所動,仍然笑眯眯的道“兩百九十一萬。”“小子,你…”少堂主目光如蛇般盯着琉新,他現在快氣瘋了,本來十拿九穩的事情,現在卻被這突然出現的小子給破壞了。

看着那少堂主的表情,琉新知道與安柳堂的樑子也是徹底結下,不過也無所謂,他並不是一個好人,而且剛纔是他與紫雪競爭無影飛針,並且擡高了價格,現在,他只是還給少堂主而已。

到了現在,紅衣等人也看出了琉新的意圖,看着少堂主氣急敗壞的樣子,皆是暗暗開心,可是這也太危險了,若是那片堂主不要了,琉新怎麼能拿出那麼多回魂丸,就是所有人一塊也湊不齊吧。

就在這片刻,竟拍價格已經達到三百五十萬,而琉新也成了整個拍賣場最爲矚目的焦點,安柳堂在大荒平原的勢力並不弱,而這少年還敢跟竟爭,並且也都是看的出來,這個少年或許並不是有意要拍骨傀的,恐怕只是來搗亂的,因爲他每次的加價都比安柳堂只多出一萬。

“三百五十一萬,”琉新又是笑眯眯的喊道,這時紅衣也緊張起來,不知覺就握住了琉新的手,價格到達現在這種地步,已經成爲天價,現在少堂主喊價明顯沒有剛纔那般乾脆,很是猶豫。

“三百六十萬。”少堂主又是喊出一個價格,全場寂靜無聲,數道目光都是射向琉新,而琉新卻沉默下來,微微停頓片刻,他忽然說道:“剛找了半天,發現我忘記帶錢了,所以…這件寶物就讓給你了…”

“噗嗤…”聽到這話,全場愕然,而那少堂主卻是一口血噴了出來。

(喜歡就收藏吧) 琉新無奈的話語突兀的響徹在拍賣場中,令得所有人都是滿臉錯鄂,直到安柳堂少堂主氣極攻心噴出口鮮血,人們纔是回過神來。

“這少年原來是在捉弄安世耿,安柳堂的少堂主也敢跟對着幹。”

“你們沒注意到嗎,這夥年輕人在前幾日的城主府大戰中出現過,那個喊價的少年似乎,還奪走了陸川的骨傀。”

“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是,他們似乎都是帝國魂師學院的學員前來歷練的。”

………

一道道議論之聲傳來,其中有着不少調笑安柳堂少堂主安世耿的,丹鼎劍宗的人也都是笑的合不隆嘴,能讓安柳堂吃這麼大個虧,他們很是樂意見到的,當然在這議論聲中也有不少,感嘆琉新的人。

此刻紅衣等人也皆是笑的花枝亂顫,就連紫雪也不例外,這些柔美的笑容引來一道道矚目的目光。

“琉新,你真是…”紅衣笑的似乎話都說不清楚,“你真是…太壞了。”琉新微微一笑,想必那少堂主現在能恨死他了吧!

果然,此刻安世耿的眼神幾乎能冒出火來,如果目光能殺人的話,恐怕琉新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小子,我記住你了…以後小心別栽在我手上。”

對於安世耿的威脅,琉新直接無視,他若是懼怕也不會這麼做了,就在這時夜冉的嬌笑聲也是響起,“那麼這骨傀就屬於安柳堂了,恭喜!”

夜冉頗有意味的看了琉新一眼,能拍出三百六十萬的高價,離不開琉新的參合,而她對這個價格也非常滿意,遠遠超出了預期。

骨傀是本次拍賣會的最後一件拍賣品,這件拍出去後,拍賣會也是結束,紫雪也是如願以敞的拿到了無影飛針,這樣她的實力又會提升一個階段,畢竟精神念師就是以控物出名的。紫雪控制無影飛針定會無影無蹤,殺人於無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