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輕易的住進去,沒有得到這棟樓的認證,根本就不能入住,而對於他們這種臨時認證的身份,其實是沒有資格的。

「莫梳現在上了10樓。」溫特森說著,「不過很快就會用排除法,然後到9樓來找你們,你們要迅速。現在前台的系統被我控制,但是一時之間我沒辦法讓你們的證件成為大廈認證的證件,只能拖延驗證的時間,你們想辦法先開房!」

喬汐莞看著高嵩,整個人突然扶著一邊的吧台,身體往下。

「小姐你怎麼了?」一個禮儀小姐連忙上前。

所有人的視線一下子放在了喬汐莞的身上,連那個正準備處於高嵩證件的女人也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看著喬汐莞。

高嵩眼疾手快的拉著喬汐莞,讓她整個身體靠在自己身上,「麻煩你先給我們開一個房間,她懷孕了,馬上需要休息。」

「可是……」前台有些猶豫,身份未驗證,是不能夠入住的。

而今天也不知道什麼情況,系統莫名的一直和在緩衝,半天都反應不過來。

這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的情況。

「既然我們都能夠出現在這裡,你們對我們還有什麼懷疑的嗎?要是她又什麼三長兩短,我絕對要去找阿貝德先生討公道!」高嵩一字一句的說著。

前台有些不知所措。

她眼眸看著喬汐莞,看著她身上那件高檔的阿拉伯服飾,這是他們貴族才有資格穿的衣服。

心裡頓然,連忙說著,「對不起先生,您往裡面請。」

然後讓禮儀小姐帶領太悶先進去。

高嵩一直摟抱著喬汐莞,兩個人這麼安靜的走在奢華的紅地毯上,心跳一直在加速,禮儀小姐將他們帶到一間客房,高嵩將喬汐莞扶在床上,禮儀小姐已經有禮的將房門關了過來。

喬汐莞和高嵩瞬間恢復原來的模樣。

「現在怎麼辦?」喬汐莞緊張的問道,「總不能這麼一直躲在這裡。」

高嵩點頭,「想想辦法。」

喬汐莞沉默著,她此刻實在想不到,可以順利讓自己脫險的辦法。

高嵩左右看了看,走向大大的落地窗,審視著此刻的高度和地面的距離。

喬汐莞看著高嵩的眼神,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她忍不住說道,「高嵩,你不會是想讓我們從這裡直接跳下去吧,這是9樓,會喪命的。」

「嗯,我知道。」高嵩說著,「這麼跳下去,確實會喪命。」

喬汐莞一直緊張到不行。

耳邊又響起了溫特森的聲音,「莫梳現在到達9層,哈森。阿貝德的女兒現在也坐著電梯到達9樓,夏茵目前在大廳等候。」

喬汐莞咬著唇,整個人都不好了。

「目前我沒有找到你們可以逃生的路徑。」溫特森一字一句。

喬洗完盡量讓自己冷靜,冷靜。

她不能死。

她不想死。

她真的不能讓自己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死在這個國度,她要保護好自己。

她呼吸,呼吸。

門外突然響起客房服務。

喬汐莞整個人一驚。

這麼快?!

溫特森說,「是服務員,可以開門。」

喬汐莞身體不停的顫抖,再這麼多幾分鐘,她覺得他會靈魂脫殼。

「高嵩。」喬汐莞平靜自己的呼吸。

高嵩看著她,「你開門,然後……」

高嵩眼眸一緊,然後點頭。

高嵩走向門口,打開房門。

「先生,客房服務,我是來為您們送……」話音還未落,服務員就這麼直直的倒在了高嵩的身上。

喬汐莞已經脫下身上那身高貴的衣服,根本顧不到所謂的男女有別,而此刻的高嵩將服務員拖進來關上房門后,就開始脫服務員的衣服。

喬汐莞快速的換上服務員的衣服。

阿拉伯最大的好處就是,在無比正式的場合,不管是男服務員還是女服務員,穿的都是他們的傳統服飾,有些會經過改良,比如這裡的服務員,依然帶著頭套和面紗,但下面穿的卻是剪裁貼身的緊身服飾,露出了小蠻腰。

喬汐莞換好之後,看了一眼高嵩。

高嵩點頭,「小心點喬汐莞。」

喬汐莞咬著唇,然後直接打開了房門離開。

離開的時候,推著客房服務的糕點車一步一步走在走廊上。

她心跳很快,是真的很快。

如果和莫梳正面相對,如果莫梳稍微謹慎一點點,或許她的身份就會曝光。畢竟兩個人在一起這麼久,就是憑感覺,也會覺得熟悉。

她推著糕點車一步一步向前。

耳邊是溫特森的聲音,「喬汐莞,你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目前莫梳和哈森。阿貝德的女兒已經往走廊裡面走進來,離你大概25米的樣子,你現在還有1分鐘的時間考慮怎麼不和他們正面相對。」

喬汐莞心裡一緊,她突然停下腳步,轉身,走向一扇客房門前,按下門鈴。

「客房服務。」喬汐莞只會這一句阿拉伯語,剛剛學的。

房門打開。

一個阿拉伯人上身赤。裸。的出現在她面前。

喬汐莞將糕點車放在門口,自己的身子往裡面了些。

喬汐莞不會說阿拉伯語,正在有些焦急的時候,阿拉伯男人用阿拉伯語說,「全部放在餐桌上。」

喬汐莞沒聽到他說的什麼,但看他的表情和動作,幾乎知道他的意思。

以前顧子臣說過,全世界的語言,都可以用表情和動作來完成。

果不其然。

她從糕點車上面端著形形色。色的糕點走進去。

走進去的那一秒,溫特森在她耳邊似乎重重的鬆了一口氣,「現在莫梳從你身邊經過,你儘快離開。」

喬汐莞將糕點放下,正準備離開的時候,阿拉伯人突然放了一疊錢在面前。

喬汐莞看著阿拉伯人意味深長的表情。

大概這是這裡的規矩。

喬汐莞嘴角微微一笑,用標準的英語說道,「先生,我今天身體不適,很抱歉,如果您需要,我馬上給您安排。」

阿拉伯人眼眸一緊,似乎是有些不悅。

「對不起。」喬汐莞恭敬的說著,然後轉身離開。

阿拉伯男人一直盯著喬汐莞的身段,嘀咕著,「什麼時候開始,這裡需要說英語了。」

也沒多想。

喬汐莞走出套房,整個人一直緊繃著。

還好這裡的人都算是比較有素質的,否則來個強上什麼的……

她深呼吸,推著糕點往外走去。

「喬汐莞,你推著糕點車往右轉,那是員工專用道,最裡面是衣帽間,你換一套衣服,穿著工作服是不能離開的。」溫特森提醒。

喬汐莞根據溫特森說的,去了衣帽間。

衣帽間裡面有一個女人,此刻也正在換衣服,似乎是這個點下班。

「你是新來的嗎?」那個女人看著她,有些詫異。

「你好。」喬汐莞用英語交談。

「你只會說英語?」女人看著她,換上了英語。

能夠在這裡當服務員,肯定是精通好幾國語言的。

喬汐莞微微一笑,「他們要求我說英語。」

「哦。」女人瞭然的點頭,「你可真是敬業的,都快下班了還這麼聽話。不過倒是,什麼時候有規定一定要說英語了?」

喬汐莞笑而不語。

她開始找衣帽間裡面的衣服,這裡雖然是員工衣帽間,卻都是獨立的一個小隔斷,她隨便走向一個,打開衣櫥,裡面的衣服很多。

這裡連服務員的待遇都這麼高。

她隨便挑了一件,穿上。

那個女人還未走,看著喬汐莞換上了外出的衣服,「你也是現在下班?」

「嗯。」喬汐莞點頭。

「我記得今天就我一個人這個時候下班啊?!」

「臨時改的。」

「哦。」女人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也沒多想,「一起走吧。」

「好。」喬汐莞點頭。

女人帶著她直接往員工通道走去。

溫特森看著她出來,說道,「夏茵現在還在大廳,你現在下樓出去,很有可能會被她看到。」

喬汐莞咬著唇,轉頭看著身邊那個阿拉伯女人,長得很漂亮,還很洋氣。

女人看著她在打量自己,笑著說道,「你新來的,有什麼要問就問吧。」

「我其實……」喬汐莞欲言又止。

「我這個人一向都很熱情的,你有話就說,別吞吞吐吐。」女人皺著眉頭,豪爽的說道。

「我其實剛失戀了。」喬汐莞說。

「啊?」女人詫異,為她突然說的話題。

「而我剛剛上班的時候看到我前男朋友和一個女人在這裡來開房。」喬汐莞說著,「所以我本來不是這個點下班,但實在受不了,所以就提前請假走了。」

純禽,名門婚寵 「怪不得。」女人點頭。

兩個人走進員工專用電梯,然後到達LG。

電梯打開的一瞬間,喬汐莞突然有些難過。

女人看著她,「別這樣,過去就過去了,你這麼漂亮,以後能夠找的人多的是!別想太多。」

「我看到我前男友的女朋友了,我不想讓她看到自己,認出我來。她是企業千金,而我只是服務員,她會諷刺我,讓我體無完膚。」喬汐莞說著,腳步停在電梯口,因為是員工電梯,所以下電梯后,需要拐一個彎才到大廳,但卻可以看到大廳的一角,夏茵站在那裡,眼神一直放在主電梯的位置。

「那邊那個女的嗎?」女人順著她的視線,「長得是挺漂亮的,但是你也不差……」

「可是我家沒錢,配不上他。」

「這種男人!」女人似乎是在為她打抱不平。

「你先走吧,我等她走了再離開。」喬汐莞說。

女人無奈的搖頭,離開的時候,突然想到什麼,「你等等,我去幫你把她引開,你快速的離開。」

「太感謝你了!」

「大家都是同事,不客氣!」女人毫不在意的說著,然後挺了挺胸直接走向大廳,走向可疑人夏茵。

夏茵眼眸微轉。

喬汐莞將自己的身體往裡面了些,避開了彼此的視線。

「喬汐莞,夏茵現在被那個女人帶著往洗手間走去,你快速走出大廳,門口處有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門口,你直接上車,它會帶你回來。」

喬汐莞深呼吸,從走廊上出來,警惕的四周看了看,腳步又快又急的穿越這棟樓的大廳,大廳很大,不能大聲喧嘩,連高跟鞋的聲音也得控制。

喬汐莞看上去走得很高雅,實際上腳步是有些亂的。

「喬汐莞你快點,夏茵已經甩開了那個女人,往大廳走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