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你說的是真的,沒有騙我。我想知道,他是怎麼死的?」對於這位師伯,龜靈聖母沒有一絲絲好感。

如果不是他的話,截教又怎麼會分崩離析。

一夜之間什麼東西都沒有了。

聽到元始天尊的死,他感到頗為的驚訝,究竟是什麼人能夠殺死不吃不滅的聖人呢?

龜靈聖母心中所有的疑問,都需要面前這個逍遙帝君的傳人向她一一解釋。

「這件事說來話長……」劉俊之足足地解釋了半天。

才讓龜靈聖母,心中的想法動搖。

劉俊之知道,自己顯然是成功了。

要化解龜靈聖母的仇恨,不是一朝一夕能解決的事情,只有慢慢的進行開導,才能讓她最終放下。

「你為什麼選擇流月宗下手。」龜靈聖母向劉俊之問道。

在她看來,這逍遙帝君的傳人。

向自己的宗門動手,一定有原因。

「我想迅速的擴張實力,很不巧,這座酒樓的老闆,惹了我。於是我決定拿它背後宗門開刀,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你還活著,竟然會成為流月宗的長老。」劉俊之說道。龜靈聖母的事情,純粹是一個意外。

就連劉俊之也沒有料想到。

竟然在這裡能看到上清傳人。

而且還是通天教主的四大弟子之一。

龜靈聖母。

也就是說,龜靈聖母不會在糾結於剛才的事情。

所以現在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了。

「我現在在迴流月宗一趟。」龜靈聖母說道,因為出現了這個變故,所以她有好些事情要緊急處理。

龜靈聖母希望自己趕回山門之前,不會發生那種事情,如果那傢伙死了,她之前所有布的局,就毫無意義了。

所以她現在要趕迴流月宗,希望一切還來得及。

自己布了這麼多年的局,可千萬別一觸即發,全部崩潰。

那自己這麼多年的辛苦,都會付諸東流。

不過現在龜靈聖母,不會和劉俊之發生衝突。

流月宗滅了可以再建。可是自己的籌劃,不能白白的浪費。

況且自己只是回去救人,不會和逍遙帝君的後人產生較大的衝突。

應該沒有什麼事情,龜靈聖母,對於自己剛才的舉動,只是笑了笑。

沒想到會這麼的不巧,自己竟然和逍遙帝君的後人發生了衝突。

不過,那個傢伙似乎沒有吃什麼虧,而是在自己的胸口位置,留下了五道爪印。

雖然爪印不深,可那個位置太過於敏感。

不過這一切都不是重點了。

重點的是自己,竟然想讓人家斷子絕孫。

不過那傢伙,還是真有料啊。

龜靈聖母搖了搖頭,自己都在想些什麼?

竟然會那麼想,真是丟死人了。

「可以,待會我會傳個信。這樣你就不會太怱忙。」

對於劉俊之來說,他不會趕盡殺絕。

「多謝,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龜靈聖母開口問道,他總不能叫這個少年逍遙帝君的後人吧。

那樣做是極其不禮貌的事情。

「劉俊之。」

對於龜靈聖母的提問,劉俊之很認真的回答。

如果這龜靈聖母再回巔峰的話,應該是很強的一個助力,一個很強大的戰力。

對他的任務會有所幫助。

「龜靈聖母。」龜靈聖母一抱拳,便匆匆的向樊樓外走去。

現在龜靈聖母的主要目標,就是要儘快的趕迴流月宗,就像自己該救之人。在找別的地方,重新建立流月宗。

隨著龜靈聖母的消失,她的分身也消失了。

劉俊之又坐在椅子之上,打開傳音石,簡單的說了幾句之後。隨即便打起了瞌睡。

而且這一睡,就是一個下午。

直到夕陽西下,劉俊之才微微的醒來。

映入劉俊之眼帘的是,一個大美女。

正是許久不見的石寧。

劉俊之沒有想到。

石寧會出現在他的面前。

「老公。」

石寧嗲嗲地說道。

劉俊之感到全身一酥。

這娃娃音再配上石寧天使般的面容,簡直是美極了。

「寧兒,你何時來的?」劉俊之問道。

自己睡了很久,看來石寧在他的身邊呆了很長時間。

「來了很久了,見你睡著了,我就沒有打擾。」石寧說道,這麼些天不見,劉俊之明顯的消瘦了一圈,看得石寧十分的心疼。

不過他今天來是問另外一件事,是關於太上無情道。

雖然她還修鍊著這套武技心法,可是這套武技心法卻悄悄的發生了變化。

甚至影響了她的修練。

修鍊太上絕情道要絕男女之情,可是自己已經動情。按理來說,這太上絕情道應該早已經被廢除,怎麼還會悄然運轉。

對於這個古怪問題,家族中的長老們也無法解釋。

對此,大長老只是說了一句,解鈴還需系鈴人。

所以,石寧就來找劉俊之,自己的太上絕情道是因為劉俊之所破。

所以要解決的話,就要找劉俊之。

也只有他對自己身體的狀況最為了解。

他曾經說過,已經幫自己解決了太上絕情道所帶來的隱患。

可是現在修鍊又出了岔子,這究竟又是怎麼回事呢? ?「老公,我想問你件事兒?」

石寧向劉俊之說道。大長老那句解鈴還需系鈴人。

讓石寧感慨良多。

以她的聰明,自然猜到大長老的意思。

看來被發現了。

劉俊之還沒有說話,就見一道十分耀眼的光華閃過,將整個大廳照得十分亮,甚至有些刺眼。

這耀眼的光華一瞬間便消了,不復存在。

這是,武聖之光。

有人突破武聖。

江湖位面小人物 而且就在臨海鎮。

那這個人到底是誰呢?

石寧心中滿是疑惑。

可以肯定,不是石家的人。

而你憂傷成藍 因為修為最為接近的一個人才武帝八重,不可能突破武聖。

那麼這個人到底是誰?他選擇在臨海鎮突破武聖,到底是想幹什麼?

對於這道耀眼的光華,劉俊之十分熟悉。

了空和尚。

這傢伙剛出來一天,就搞出這麼大的動靜。

果然,這個傢伙是個學佛的奇才。

如果不是被五華佛宗鎮壓在十八樓之內。

估計神武大陸本土的佛教,早已經被他攪得天翻地覆。

哪會還有什麼百派滅佛。

素手為謀動京華 以了空和尚現在的修為,自己應該不用擔心他的那些佛門的人渡化。

劉俊之知道,了空和尚肯定會叫神武大陸佛門的局。

將小乘佛教傳入神武大陸。

他鬧得越歡,自己的壓力越小。

戀上”黑老大” 石家祖宅之內,那道光華出現的時候,石淚就知道是誰了?

只不過十分的意外罷了。

那個了空和尚,從五華佛宗遺迹出來時還是毫無修為。

這才多長時間啊,竟然變成了武聖層次。

佛門果然可怕。

石淚本來想動身去抓捕他。

不過想了想又算了,佛門已經是苟延殘喘。

何必為了一個區區武聖一重,一上怎得這幫禿驢狗急跳牆。

那是十分不明智的。

就隨他去吧。

自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很好。

何況這個和尚好像跟逍遙武神的後人有些瓜葛。

自己當然要做個順水人情,如果沒有那個叫乾坤夫人的器靈,將五華佛宗的遺迹重新封印。

那整個神武大陸將面臨一場浩劫,一場滅世之災。

如果沒有界上界,他們可以輕易的鎮壓天魔。

可是正因為有界上界的存在,神武大陸修為最高的也就是武聖二重巔峰。

這種層次的實力,對伏地魔還可以。

對付天魔,毫無勝算。

何況那種流露出的氣息,應該不是普通的天魔。

武聖之光消失后,臨海鎮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渤海郡白雲山,這正是流月宗的宗門。

不過現在,流月宗已經成為歷史。

本來和紅楓山莊的爭鬥,持續了很長時間。

不過隨著龜靈聖母的歸來,局勢徹底發生了變化。

流月宗的高層,一半人都投降了。

負隅頑抗的人,全部被收押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