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距離,猶如一道天地鴻溝一般的遠。

「天劍宗主,切破吹。」這時,那武道巔峰的武者,則是有些不相信的說道。

天劍山的宗主,則是淡淡一笑「想要看熱鬧就等著,那名少年下來,對了忘了告訴你們了,那少年乃是風鎮天,現在正是我天劍山的太上宗主。」

這話,一出讓他們更是震驚,雖然他們沒有聽過風鎮天的名諱,但是卻也知道天劍山有一個少年可以越級作戰,而且擁有者六品逆天戰力。

雖然,這些散修沒有什麼背景,但是也是通曉一些事情,然而這太上宗主的事情他們卻不知道。

不用說他們不知道,就連天刀門與金槍宗這樣的強大勢力也是不知道,有這樣的一個職位,竟然是太上宗主。他們都是知道,天劍山內,最強大的存在就是太上長老。

然而,這太上宗主,自然是凌駕在太上長老之上。

而且還是一個少年,雖然他們聽過風鎮天是一個內門弟子,但是他們絕對沒有想到,這個風鎮天,竟然直接攀升到了天劍山最大的天上宗主的地位。

「咔嚓」

一道,雷霆打破了他們的驚訝,他們的雙眼都是直勾勾的盯著天空,這裡不少人都是心顫,因為很多人都是武道巔峰的存在。

他們都是知道,這六階天罰到底有多麼的變態,有不少人,都是在這六階天罰當中葬生,只有撐過了這六階天罰的人,才會成為武道巔峰的武者。

然而,就在這時,眾人皆是,看到一道身影陡然沖向天空,那一襲的白袍,濃郁的黑髮,雖然距離很遠,但是他們都是武道顛覆的高手,自然可以看到那麼遠的地方。

此時,他們看到那一襲白袍的少年,俊俏的容貌,很是年輕,這個年紀,只有不到二十歲。

而且,他竟然沖向天空,這讓他們更是吃驚,因為這個少年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真的只有武道二階。

這讓他們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這天劍山的宗主,竟然說的是真的。

然而,宗主則是一臉的擔心,他知道,風鎮天有個毛病,這個毛病,是所有修武人都不敢犯的錯誤,那就是衝進雲霄。

而眾人看到這個身影,不僅沒有停止,反而緩緩的進入到雲霄當中,這讓他們已經開始抓狂了。

「他……他要幹什麼?」這時,一個武道巔峰的武者顫抖著身軀與聲音問道。

「哼,自然是進入到雲霄當中。」雖然,宗主說的很輕鬆,但是他心中可是擔心的要死。

「啥?」這時,武道巔峰的武者很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這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在武道二階觸發了天罰的小子,竟然還要進入到雲霄當中,去渡天罰。

如果他要是真的從雲霄當中把天罰渡過去,那這個小子要是斬殺他們的話,可以說絕對不會超過十招。

這下他們更相信天劍山宗主的話了。

然而,此時的風鎮天則是帶著淡淡的笑容,進入到雲霄當中。

當進入到雲霄當中的時候,風鎮天終於感覺到了這條雷龍的強大。此時,那雷龍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已經不再是普通的道氣了,而是滾滾的神力。

這讓風鎮天很是吃驚,因為他這麼也沒有想到,這條雷龍竟然會擁有著神力,雖然之前風鎮天已經渡過了兩次天罰,但是那兩次天罰他渡過的可是非常的輕鬆。

第一次,是天劍直接將天罰斬滅,第二次,則是被盤古的一句滾直接給嚇跑了。

所以,風鎮天根本就不知道,這六階雷龍身上已經攜帶著神力。然而當雷龍看到風鎮天的時候,先是一陣驚恐。因為他可是害怕如果要是在碰到盤古大神的話,那他只有再次逃跑了。

然而,雖然風鎮天剛剛上來的時候,與那個時候的盤古大神沒有任何區別,然而當風鎮天說話的瞬間,那雷龍便是認出了風鎮天。

「呵呵,好久不見了。」風鎮天笑著說道,好像是很多年沒有見到的朋友一般。

「你這個小鬼終於出現了。」這可是六階雷龍最想說的話,之前的兩次,他可是窩了一肚子的火,現在既然是風鎮天,那一定要找他算一算。

「呵呵。」風鎮天珊珊的一笑隨後身上的混沌之力也是散發出來,身上的氣息也是暴漲了起來。 當風鎮天身上的氣息爆發出來之後,隨著風鎮天的笑容一同增長起來「逆天殺神。」只見,風鎮天身上的修為直接從武道二階晉陞到了武道四階,而且在加上身上的氣息,此時的風鎮天身上的氣息已經接近了普通的武道九階的武者。

但,這只是按照普通的武者來算的,但是只要是能進入到武道境界的武者,除了一些有著強大的寶物之人,其餘的都是一些武源境界的高手。

像風鎮天這樣的三品戰力的人,大有人在,所以現在風鎮天也就是相當於一個高手的武道六階的武者,但是這已經很難得了,因為能在武道境界跨躍兩個境界殺敵的人,可是少之又少。

「第三式。」當風鎮天的氣息穩定之後,風鎮天再次厚道,直接將逆天殺神的第三式給施展出來。

隨後,戰意直接從風鎮天的體內爆發出來,這滾滾的戰意彷彿將風鎮天給包裹起來一般。

那血紅的顏色,在配合著風鎮天的混沌之力,顯得格外的妖艷。

「看來你小子進步不少啊。」這時,雷龍也是淡淡的說道,可以說,風鎮天是這條雷龍看著長大的,從武天境界的時候,這條雷龍就想殺風鎮天,但是一直看著風鎮天晉陞到了今天這樣的武道境界,風鎮天還沒有死。

但是,這次的雷龍可是信心十足,因為他知道,現在的風鎮天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因為雷龍已經蘊含了神力。

神力的威力可不是道氣能相比的。

但是,風鎮天的雙眼一直在閉著,但是也就是因為這樣,雷龍也是感覺到奇怪。

雷龍沒有多想,反而將自身的那恐怖雷霆爆發出來,一道道雷電,向著四周瘋狂的延伸,直接延伸到風鎮天的三米外,才停了下來。

「混沌破天劍。」風鎮天則是心念一動,口中說道,隨即,風鎮天手中陡然握住,但是雷龍卻看不到任何的東西,但是卻感覺到一股磅礴的能量出現在風鎮天的手中。雖然風鎮天身上的力量,比較強大,但是與手中的混沌之力相比,可是相差很大。

「什麼東西?」雷龍想要看清楚,但是卻無法看清,只能問風鎮天。

「呵呵,你的老朋友,只不過現在是稍加改造了。」這時,風鎮天笑著說道。

突然,在風鎮天的手中陡然爆射出三道光芒,錯,應該是四道。一道血紅之色,一道銀白色的劍芒,一道黑白之色,還有一道與風鎮天身體的灰色之氣融合在一起。

那血紅之色,正是,風鎮天體內的滔天戰意。

而那一道銀白色的劍芒,正是天劍的劍芒。

黑白色的光芒,乃是無極陰陽劍的劍芒。

而那灰色之氣,自然就是風鎮天體內的混沌破天劍。

此時,這四種能量相交璀璨的光芒將那恐怖的雷電給掩埋在內。

「哼,竟然將這些劍融合在一起,看來你的進步還真讓我驚訝啊。」雷龍看到這個情況冷哼一聲,很是不開心。

「呵呵,戰吧。」話落,風鎮天陡然的躍起,手中提著混沌破天劍,身手就是一劍「天劍九式,九式合一。」

這九式合一乃是天劍九式的最強一劍,這一劍猛然劃過天空,刺破蒼穹。

強大的力量,帶著恐怖的呼呼風聲直接斬向雷龍。

自從,混沌破天劍煉化了天劍之後,天劍的所有招式,混沌破天劍都會,這也就代表,風鎮天全都會,因為,這混沌破天劍乃是風鎮天自己的氣所凝聚出來的。

可以說,風鎮天與他是最有默契的,這與之前的無極陰陽劍不同,無極陰陽劍乃是風鎮天後煉化的,雖然煉化,但是裡面的招式,風鎮天未必會用。

但是,混沌破天劍會的招式,風鎮天基本都會,只是一些自己用不出來而已,還有一些超出風鎮天的範圍外的,風鎮天不會。

「雷耀九天。」突然,一道磅礴的雷電,直接爆發出毀滅天地的力量,來抵擋風鎮天手中的那混沌破天劍的光芒。

「咔嚓。」

「鏜啷啷。」

兩道聲音,響徹天地,縱然是神武大陸的中州也幾乎傳遍了,但是眾人都是以為是晴空打雷,只有幾個老者,凝望著天空,皺著眉頭。

猛烈的碰撞,激起一道道漣漪,這些漣漪漸漸消散之後,風鎮天的身影也是顯漏出來,只見,風鎮天雙手握著混沌破天劍,體內的混沌破天功瘋狂的運轉。

手中的混沌破天劍竟然散發出一股股磅礴的能量,向下站著,與雷電僵持著。

互不相讓。

這讓雷龍很是驚訝,因為雷龍已經動用了神力,但是現在竟然與風鎮天僵持不下,竟然打了個平手。

事實上,並不是雷龍不強,而是風鎮天手中的武器太強大了,之前的天劍剛剛出世時,就直接將這天罰給斬滅,然而之前的風鎮天也是運用著混沌之力,來壓制著雷龍的力量。

在加上風鎮天那濃濃的戰意,使得風鎮天立於不敗。

「開。」

這時,雷龍很是氣憤,直接怒吼一聲,一道更加磅礴的能量從身體內爆發出來,直接將風鎮天給攤開。

風鎮天退後幾步,隨後,風鎮天穩了穩身形,便是再次沖了上去。

這個時候,風鎮天則不在是單個人衝上去了,而是帶著所過之處的力量一同前往,此時,那滾滾的天地之氣,彷彿受到了控制一般,跟隨著風鎮天向著雷龍施展出一道強大的斬擊。

「天劍之意。」這時,風鎮天依舊運用著天劍的絕招,這天劍之意,之前天劍運用的時候險些被那恐怖的力量給震死。

但是,卻被風鎮天給救了,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風鎮天竟然輕易的運用出來,即便是已經被混沌破天劍給煉化了的天劍,也是顫抖著身軀,激動不已。

「哼。雷龍萬丈。」話落,雷龍的身體陡然變得將近一萬仗之長,只見,雷龍的力量也是隨著身體的增長變得更加磅礴起來。 雷龍的力量不斷的增強,然而,風鎮天攜帶著手中的混沌破天劍也是瞬間來到雷龍的身前。一道磅礴的斬擊,陡然出現,但是這道斬擊並非從混沌破天劍當中爆發出來。

而是,跟隨著混沌破天劍一同爆發出來。

自從風鎮天運用了那強大的武技破開了仙落幕當中的鎖鏈之後,風鎮天便是知道了,只有讓混沌破天劍接觸到物體的時候,才會發揮出更加強大的力量。

從此以後,風鎮天便是一直這樣施展攻擊。

「鏜啷啷。」

這時,那恐怖的天劍之意,猶如擊打在金屬上一般,將風鎮天給反震回去,風鎮天陡然的感覺到雙臂發麻。

這讓風鎮天很是吃驚,因為蘊含了天劍之意的混沌破天劍,絕對不會那麼脆弱的,鋒利無比。開天亦可,破地無妨。

但是卻被雷龍的身軀,硬生生的給彈回來了,不僅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勢,但是,這也讓風鎮天驚訝萬分。

「好堅硬的身體,要比之前的強硬百倍。」風鎮天吃驚的說道。

「雷龍在天。」只見,這萬丈之長的雷龍瞬間漂浮到半空當中,天空當中一道道雷霆陡然的出現,向著風鎮天延伸而去。

那每道雷電,都猶如武神境界的武者全力一擊,這樣恐怖的雷電竟然有著數萬條。

這讓風鎮天閉著雙眸,感覺到到這恐怖的力量,也是吃驚萬分,隨後,風鎮天心念一動,這時,混沌破天劍陡然消失在風鎮天的手中,錯,並不是消失,而是,將混沌破天劍散發出來的混沌光芒將自己給隱藏起來。

「破天斬,破天裂地。」話落,風鎮天身上的灰色光芒陡然向著手中的混沌破天劍移動而去。

一道道能量從風鎮天的手中爆發出來,然而,天地當中的天地之氣也是在這瞬間,向著風鎮天手中移動而來。

此時的風鎮天就猶如天地之間的主宰一般,狂風四起,吹的風鎮天的頭髮隨風飄揚,俊俏的面容,閉著雙眼,顯得好不英俊。

隨後,風鎮天雙手舉過頭頂,雙手握住混沌破天劍,將渾身的力量都是爆發出來,只見一道斬擊直接斬了出去。

然而,雷龍則是感覺到了一股磅礴的能量,這道能量,猛然出現,只見一道灰色的斬擊,勢如破竹的向著雷龍奔去。

那萬道雷電,在接觸到這道斬擊的時候,根本沒有絲毫的阻擋能力,直接消失不見。

「這……」雷龍萬分吃驚,因為他沒有想到,風鎮天的這道斬擊竟然如此恐怖。

只見,這道斬擊來到雷龍的身前的時候,雷龍身上陡然出現奔騰的雷電,彷彿形成了一件盔甲,將自己的龍身包裹在內。

「咔嚓。」

一道脆響陡然的出現,然而,雷龍則是睜大雙眼,吃驚的看著風鎮天,因為這個時候,雷龍的鎧甲直接被風鎮天給斬斷。

而,就在這時,風鎮天心念一動,再次躍向雷龍「混沌破天斬。」只見,那四道光芒再次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攜帶著一股磅礴的能量,風鎮天瞬間出現在雷龍的龍頭前,看似平淡的一劍,在接觸到雷龍的龍頭瞬間爆發出龐大的能量,直接將雷龍給斬列。

隨後,風鎮天心念一動,直接將雷龍給吞到了肚子裡面,隨機煉化。

雖然,看著很簡單,但是當風鎮天煉化雷龍的時候,則是吃驚萬分,因為這雷龍已經不像之前那樣了,而開始掙紮起來。

奮力的拼搏,想要將風鎮天的身體穿開,然後逃到外界,這讓風鎮天很是驚慌,因為他這麼也沒有想到,每次煉化雷龍的時候,都是很簡單的,但是這次煉化雷龍則是萬分的困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