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沙魯又集結了上百個高手,現在對付他更加難了,而且他前日殺了前日國主,現在手下還有上千名第一境界以上的槍手。所以我們又得重新計劃了!”只聽十三媚娘報告。

“十三小姐說的真好!”紹劍插話了,臉上掛滿了下流的笑臉。

只是上官一枝瞥了一眼便閉嘴了。

“不知少主是否帶回了化工天寶?”衛莊淡淡問道,只是語氣很平和。

“沒有!”上官一枝很鎮定的說出了這句話。

“那希望便又少了一分!”衛莊回道。

“不過我帶回了另一件寶物!”上官一枝說道。

“是什麼?”衛莊很急迫的問道。

“寶物莫不是這黑髮的小哥?”十三媚娘已經洞察到,笑臉望着紹劍說道。

“正是!”紹劍也望着那個女人回答,眼中充滿了曖昧。

“就他?不過就是一個怪胎罷了!”衛莊言語絕對的諷刺。我敢說,現在紹劍肯定想把這無禮的傢伙撕成碎片,可是他卻只是笑笑。

說道:“這位大人當真是清楚,我的絕招就是嚇人而已!”紹劍臉上的憨笑與語氣卻無法成正比,那絕對是反擊,可是卻掛着小孩子一般稚嫩的笑臉。

只見衛莊心中不悅,便要拔槍幹掉紹劍,可是被上官一枝惡狠狠的望了一眼,便作罷了。

“我們先去密室吧!”上官一枝說道。

“這個怪異的傢伙也要帶進去?”衛莊望着紹劍。而十三媚娘卻是捂着嘴淺笑。

“請你尊重一點,這是我帶回的客人!”上官一枝已經不能再強調了,而虎眼雖然嘴上不說,可是心裏似乎也鄙視了衛莊上百次。 說到密室,這在遊俠世界想找個安身之所倒是不難,可是難得是想擁有自己的地盤那就難了,難就難在這遊俠世界的人口衆多,土地卻少的可憐,所以在這裏土地是最貴的。而要得到土地有兩種方法,第一種便是用錢買,當然了,這是不需要流血的方法,第二種,那就是搶,搶自然不容易,但是卻不用出錢。

而上官一枝卻有自己的土地,而這塊土地卻是搶來的,他們算是將土地發揮到極致了,不僅地上有建築,這地下也有四通八達的地下密室。

而遊俠世界的土地卻有一個特點,越是靠近人煙稀少的地方,土地便越貴,原因就在於繁華的地界都已經有了主,誰都知道土地價格昂貴,所以不會有人輕易賣出。而這人煙稀少的地方都有遊俠爭奪,爲了土地流血餓不少,所以自然價格就貴了。

紹劍被引到一塊荒涼的地界後,便了解了這一概況,一看這地方沒有什麼建築,多的只是人,樹上、地上、岩石上聚集了各式各樣的人,一個個凶神惡煞,而這些人中間卻有一人不同,衆人都散發這殺氣,惟獨這人滿臉喜氣,看着誰都笑,而且是一個女人,美豔的女人。

當然,看到紹劍也笑了,於是紹劍也對她笑了。

只見灰煙四起,那人從岩石山飛了下來,這時紹劍纔看出來,這個女人穿的很少,就像是應該出生在深林的女人一樣,除了胸部以及大腿根以外全部暴露在外,這個女人依然看着紹劍微笑,紹劍自然也是笑笑罷了,那人停在紹劍面前突然說話了:“兄臺,買地嗎?我剛到手一塊好地,看你有緣,所以賣給你吧!”

“我……”紹劍這邊還沒有回話,這人又說了:“三百銀!便宜的很!”

紹劍卻是沒說話了,把從王爺府攜帶的銀子給了那人,那人見了錢兩眼一下子放了光,接過來卻沒有說話,又從懷裏掏出一把生了鏽的鑰匙交給了她,轉身走了。

紹劍似乎天生就對女人沒有辦法,更不用說是一個美豔絕倫的女人。所以他寧願掏出錢也不願再繼續對付女人。

紹劍接過鑰匙卻笑出了聲,這種笑上官一枝卻不懂了,只是覺得紹劍一定瘋了,想起自己剛纔並沒有阻止,本來斷然以爲紹劍是不會理會那人的,可是沒有想到化了冤枉錢。

紹劍卻沒有問起剛買的土地在哪,只是跟上上官一枝走進了一家茶館,茶館裏走出一人,一看這人是肥頭大耳,長着兩撇八字鬍。那人看見上官一枝也很禮貌,隨後看見了一扇鐵門,不知道他們按了什麼,這道鐵門卻打開了,走進去一看,果然是別有洞天,裏面是金碧輝煌,熠熠生輝,在這地下卻還有這般光彩。

“這天下第一藏寶山莊果然不是名不虛傳!”紹劍不自覺讚了一番。

“這並不是天下第一藏寶山莊,剛纔已經說過了,天下第一藏寶山莊已經被沙魯毀了,這收集回來額寶物還不及以前的冰山一角。”上官一枝語氣中的情感很複雜,有憤恨,有怒氣,有悲傷,又無奈,也有幾分炫耀。

但是紹劍走過這四通八達的過道時,卻被完全震撼了,不得不說這裏真的是一片輝煌,且看那壁上紫騰瓷器,玉石裝瓦,琉璃血淚,瑪瑙珍珠,可謂是應有盡有,要不是作爲客人,估計紹劍真的會忍不住偷上幾件。

很快幾人走進了一件大堂,看着大堂卻是異常簡陋,與那些奪目的寶物倒是不相稱,而十三媚娘與上官一枝走進內堂後便讓紹劍與衆人在這裏等待。

沒過多久那衛莊說話了:“小子,既然你如此特殊,讓我看看你又何本領?”最後一個字剛落音,只見衛莊已經拔出了一把金黃色的手槍,氣勢洶洶,緊逼紹劍。

“大人,小姐看了肯定會大發雷霆,還是日後在說吧!”虎眼站在一旁卻是急了,他是見過紹劍的本事的,雖說這衛莊也是第四境地的高手,可是卻沒有看過紹劍真正的實力,若是搞不好,這衛莊輸了,便大事不妙了。一路上也看過上官一枝如此對待紹劍,若是紹劍有什麼閃失,也是不好交代。於是虎眼總結了,只要二人不打,那就萬事大吉了。

可是這件事那由得虎眼插話,只見那衛莊是怒視相向,根本沒有聽見虎眼說話。

衛莊已經飛騰而起,準備和紹劍比拼,紹劍卻紋絲不動,可是越是這樣,衛莊便更加不爽了,他心底當然認爲紹劍是看不起他。

他已經快衝過來了,可是到了一半卻被虎眼擋住了,虎眼還沒有說話,已經發覺自己被打飛了。

而衛莊口裏還在大喊:“拔槍!”

可是紹劍依然紋絲不動,即使狂風呼嘯,恐怕紹劍還是那樣站着。

衛莊已經惱羞成怒,可是還沒有等到衛莊攻擊,只見內堂的門簾動了。

只聽見:“住手!”便從裏面走出一人。

紹劍哪裏顧得了衛莊,眼睛已經離不開出來的上官一枝了。

只見那是冰魄玉簪別在白色髮髻中,脣紅齒白,紅暈又白皙的臉,身裹白花花亮瑩瑩的衣服,外面是薄如蟬翼,剔透似冰的朝鳳披肩,腰如水蛇,露出的小腿緊繃富有彈性,挺拔的胸部誘人心絃,遍體花香陶醉神情。

紹劍看呆了,再一看身旁的衛莊,哪裏還有剛纔的的那種咄咄逼人的氣勢,倒是像一個發春的小貓眯着眼望着對面的上官一枝,瞎子都看得出來這衛莊肯定喜歡自己的主子。

剛走出來的上官一枝本來給了紹劍很好的印象,至少已經打了一百分,可是她卻像個大男人一樣跑了出來,準確來說是衝了過來,一腳踹在衛莊的臉上,剛纔還如花似玉的小臉,現在一看,上面剛好落下一個有紋路的鞋底印。這下紹劍完全明白爲何這上官一枝喜歡踹人了,原因是在家已經踹習慣了,改不了了。

上官一枝轉過身又說:“三天不許洗臉!”

包括在場的虎眼,還有嫵媚的十三媚娘聽了這句話都笑了,笑的很大聲,上官一枝看見大家都笑了,發現自己也憋不住了,強忍着不出聲,可是越是憋着,發現自己越是憋不住了,剛坐在衆人已經笑的人仰馬翻。惟獨站在大堂的衛莊只是尷尬的呆呆站着,像紹劍一樣紋絲不動。

沒多久上官一枝已經察覺自己有些不得體,臉上馬上佈滿烏雲,又說道:“召集所有人,我們要商討怎樣滅了沙魯老賊!”

虎眼聽罷,便轉身奔向外面,很快就陸陸續續的走進很多人,樣子卻是差不多,並且這些人都和虎眼熊眼一樣胳膊上纏住一條紫色綢帶,上面繡着一樣的圖案。

只見衆人走了進來卻是整整齊齊,有着不太少見的秩序,而這些人剛進來便排成一排排,將這件大堂擺成了棋盤。

只聽威武一聲,動天徹地!

少主!

二字剛落音,上官一枝便站了起來只見是氣勢磅礴,果然是瘦死的駱頭比馬大,爛船來由三寸丁,這藏寶山莊固然是毀了,不過昔日的氣勢卻尚且猶在。

只聽上官一枝又說道:“這次我出了這遊俠世界,到了十八小世界走了一遭,並沒找回那化工天寶!”

話一落已經惹得議論紛紛,那些人臉上剛纔的氣勢卻少了幾分。

上官一枝又說話了:“不過!”

衆人停下了。

“不過我卻找到了另一件寶物!”

活一落音,這衆人又恢復了剛纔的氣勢,又甚於剛纔的氣氛,衆人臉上的烏雲又再次散去。

“這件寶物就是你們身後的那個人!”

衆人齊刷刷的將目光移向紹劍身上,然後卻一臉茫然。

這下紹劍完全明白了一件事,原來自己的價值其實只是在於鼓舞士氣,而上官一枝也當然知道這化工天寶難尋,所以乾脆找來紹劍,紹劍長得怪異,加上手中使一把漆黑短劍。就從他的獨特性,已經可以鎮壓這羣鼠輩,完全可以暫時怔住在場的人。

只見紹劍慢悠悠的走了上去,然後抽出那把黑劍對着衆人。

又聽上官一枝說話了:“這個人乃是天下第一奇才,手中短劍可與日月爭輝!”

紹劍聽了這話差點沒摔下去,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的劍這麼厲害,又望了望自己的劍,卻是一臉茫然。

“他一定會領帶我們打敗沙魯老賊,還我們山莊!”上官一枝繼續說道。

而堂下衆人已經興奮的大喊起來,什麼萬歲啊!無敵啊!救世主!紹劍已經感覺到自己快飛上天了。

然後紹劍又從懷裏掏出一件東西,那不是其他,正是長陰洞洞主令牌。

“我乃是十八小世界長陰洞洞主,我與你們有着一樣的仇恨,雖然敵人不同,但是目的卻是一致,我一定會助你們滅了仇敵!”紹劍說完又望着上官一枝,眼神裏告訴上官一枝,好事做到底!

雖然衆所周知這十八小世界的長陰洞被滅了,可是卻知道即便是被滅了世界之主,一定有着不世絕招,紹劍說完,衆人又開始大叫,那是一種信任,興奮,還有復仇的決心。

上官一枝又站了出來:“現在回去部署,七天後我們攻打赤土堡!”話音剛落,只覺這衆人的呼喊猶如江海翻騰,震耳欲聾。紹劍自然知道上官一枝說的是實話,心裏竟然生出裏幾分敬意。 還有五天,紹劍本來並沒有打算一直待下去,可是他這個人雖然怕麻煩,甚至是懶散,可是他有一樣缺點,那就是太注重承諾,若是答應了別人的是,自己一定粉身碎骨只爲一句話。

這裏沒有秋風,外面卻有,這裏是秋季,所以外面開始循環往復的吹着一陣陣蕭瑟的風,當風吹進密室的一刻,紹劍正坐在自己的房間入了定。

這幾日他吃的很飽,可以說從來沒有這麼飽過,他很滿意,但是吃了別人的飯,自當要盡力去兌現給予別人的諾言,所以他正在提高自己的修爲,以便可以應付仇敵。

再一看自己的修爲,這第二顆內丹卻是遲遲不動,自從上次被火龍燒過之後,自己的內丹似乎是比以前更加灼熱了,但是似乎更加難以煉化了。

門打開了,紹劍依然坐着,走進來的卻是十三媚娘,妖嬈而性感的臀部左右搖晃,纖纖玉指緊貼在腰部,紹劍已經察覺到有人進來了,可是他卻沒有睜眼。

只覺的那人靠近了自己,然後聞見一陣致命的香味,自己快被陶醉了,耳邊呼呼作癢,十三媚娘在自己耳邊吹了一口,然後坐在了紹劍的旁邊。

“姑娘大概是累了,不過似乎走錯了房間。”紹劍故意這樣說的,來者不善,這句話紹劍還是聽過的。

“我恐怕是叫不成姑娘了!”十三媚娘口裏嘻嘻的笑着。

“在我眼裏,你永遠是姑娘!”紹劍絕不會這樣說的,可是他到底還是說了,說了這句話就代表他惹了一個**煩,一個超級**煩,一個美人投懷送抱,一定不是好事,紹劍卻是沒有試過,就是因爲沒有試過才導致紹劍對這件事充滿了好奇。

“那姑娘可以請教你一件事嗎?”十三媚娘一隻手已經按在了紹劍的胸前,紹劍終於睜眼了。

“知無不言!”

“你當真是長陰洞洞主?”十三媚娘手裏卻攥着紹劍懷裏的玉牌。

“你喜歡嗎?”紹劍拿出了它。

“不喜歡,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

“其實你已經知道答案了!”紹劍笑了。

“你果然是!”十三媚娘已經解開了自己胸前的扣子。

一陣風落地,紹劍也落地了,他起身跳了很遠,他在躲避這個女人。

“你不要?還是你不會?”十三媚娘這樣說,臉上掛着些氣憤。

“不要!我知道一定是個**煩,再說有人提醒過我,在這裏要遵行兩件事,第一件就是不要讓十三媚娘上自己的牀,第二件就是不要在衛莊面前亮出自己的武器。巧的很,我正好是一個很守規矩的人。”

“又是該死的虎眼!”十三媚娘又重新扣上了那顆釦子。

“不,該死的一定不是他!而是我!你剛進來,我就已經察覺到了你身上的殺氣!”紹劍退得更遠了。

“從來沒有人拒絕過我!“十三媚娘真的生氣了,一直以來,從沒有人在自己的誘惑下還能全身而退的,可是這黑髮人卻真的躲過了。

“我就是那第一個!”紹劍做了請的手勢。

十三媚娘無奈的走出了房間,紹劍看見他走出去的一刻,一口氣才緩過來,他明顯的感覺到了十三媚孃的殺氣,可是那是在自己表明身份的一刻開始纔有的,紹劍有些不懂了,可是他卻明白一件事,這十三媚娘與長陰洞一定有着血海深仇,但是到底是怎樣的瓜葛,他卻不得而知了。

當紹劍剛坐下,門口又多了一個身影,那是衛莊,身上散發着並不比十三媚娘弱的殺氣。

“看來我這裏今天真的很熱鬧!”紹劍端起了一個茶壺灌在嘴裏。

“你應該知道我來的目的!”衛莊的聲音很冷,冷的徹骨。

“當然知道!你是來殺我的!”

“可是你並不害怕!”

“當然怕!”

“可是我卻沒有感受到你的顫慄!”

“巧的很,我這人越是害怕就越鎮定!”紹劍將茶壺放回了桌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