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張葉已經有些明白前因後果了。陰羅教雖然很是神秘,但是也絕無可能收留魔族,這魔族顯然是改變形貌混入了陰羅教,而他的目的,就是趁機進入秘境中,將魔帝左掌喚醒。

「那些散修知曉秘境開放的日期,並且一進入秘境,便立即輕車熟路的沖入海底,難道都是這魔族散布的消息?」一瞬間,張葉忽然想到了以往的重重疑點。不過在目前的情形下,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張葉在虛空中劃過一道青影,迅捷無比的向海底方向衝去。

眾人反應過來,全都瘋狂般的向上方飛去。

這時,越來越多的血液被吸入到漆黑手掌中,黑袍魔族神情越來越是狂熱和激動,他嘴唇張合愈加快了。

就在張葉剛飛到海水和虛空的交界處是,那漆黑手掌忽然微微動了一下,緊緊鎖住手掌的鎖鏈被扯動的一陣「嘩啦啦」的脆響。

眾人聽在耳中,均知這巨大手掌將要被喚醒,更是瘋了般的向海水中飛去,但是他們卻忘了去想,難道飛入海中,即使是飛到了海面之上,就能逃過這魔帝手掌嗎?

黑袍魔族更是立即發覺到了魔帝左掌的異動,他猙獰邪惡的臉上狂熱到了極點,忽然大喊道:「魔帝大人,蘇醒吧!這一天,我們等了三萬年!」

這時,整個虛空中的血液全都被魔帝手掌吸入,甚至連虛空怪屍身中的血液都被一吸而空,在最後一絲血液滲入到手掌表面后,只見那巨大的手掌忽然開始慢慢的緊緊攥了起來,四根粗大的鎖鏈似乎有些經受不住如此的巨力,在手背上緩緩的滑動著。

「蓬蓬蓬蓬」四聲巨響。

魔帝手掌忽然猛地一張,那四根從虛空中伸來的鎖鏈,就像是朽木一樣,被魔帝手掌一崩而斷,垂落消失在無盡的黑暗虛空中。

就在魔帝手掌剛脫困后,忽然鋪天蓋地的一把向那黑袍魔族握去。

那魔族先是一怔,接著臉色隨即狂變,以他靈圖境的修為,竟然沒有一絲反抗之力,一聲凄厲的慘叫「不」后,便被魔帝手掌一把握成了一堆肉泥,血肉和大量的魔氣立即被魔帝手掌一吸而入。

接著,魔帝手掌大張著,猛然便向上空海水中飛入。

而與此同時,本來整個無垠黑暗的虛空,在魔帝手掌蘇醒之後,忽然隱隱露出無數的白色裂紋,若隱若現,似乎整個虛空要裂開了一樣。

「再快!」魔奴急促的催促著,「魔帝左掌已經被喚醒了。」

此時,張葉已經在海水中往上飛了千餘丈,逃命之下,他絲毫不吝嗇魔氣,黑罡錘幾乎成了一道黑光,閃電般的刺破著海水。

「轟隆」一聲巨大的悶響聲,忽然從下方遙遙傳來,似乎海底忽然出現了一個龐大無比的怪物,整片海水如同被掀動的沸水一樣,開始劇烈的搖蕩起來。

「它已經進入了海中。」張葉心裡一驚,不自禁的往下看了一眼。

他已是七竅境第一層巔峰修為,眼力非原先所比,當即看到,在下方數百丈深處的海水中,本來還在瘋狂往上飛去的百多人,突然身形一頓的停住了,他們臉露驚懼之極的神情,接著瘋狂般的掙扎,但是卻根本無濟於事,緊接著便像是被一股強大無比的吸力往下拽去。

張葉這一驚非同小可,當即將餘下的所有魔力全部注入到黑罡錘中,愈加快捷的向海面上狂沖,同時擺出了聖祖魔功的姿勢來。他也是迫不得已了,黑罡錘只有魔力能夠催動,他必須儘可能的去補充丹田中的魔力,好繼續驅動黑罡錘。

而就在張葉剛擺出聖祖魔功的姿勢時,正要將吸來的百多人握在手中的魔帝左掌,忽然像是感應到了什麼,數十丈長的五根漆黑手指忽然一頓,接著竟然放棄了近在咫尺的眾人,轟然沖開萬鈞之中的海水,向海面方向飛去。

這百多人死裡逃生,面無人色的愣在海水中。 海水愈加沸騰滾動起來,就好像有根無形的巨大棍子在攪拌一樣。

海面上。

數十丈高的巨浪洶湧澎湃,本來清朗的天空已是變得一片烏黑,似乎夜色忽然降臨。而在這一片漆黑中,又有著道道煞白色的紋路在天空中閃現,似乎整個天地間都充滿了無盡了粗大閃電。

對於這一切,海水中的眾人自然是毫不知曉。

張葉拼盡全力向海面上狂沖,卻感到身後一股龐大的壓力直卷而來,身後的巨量海水像是被什麼東西推動般,洶湧往上滾動不休。

「它……它追來了。」魔奴忽然顫聲道。

百丈大小的魔帝左掌彷彿一頭出籠的海底怪獸,對直衝海面的其他人視若無睹,即使躲避不及,正巧被魔帝左掌撞入掌中的人,也只是被巨大的衝力沖的幾個翻滾遙遙向四周海水中滾去,卻並無大礙。

本是驚駭無比的眾人立即發現了這出人意料的情形,全都躲開魔帝左掌四散飛去,不知所措的在海水中看著。

「它好像專門沖著張葉去的。」

這時,張葉也隱隱感到了不妥,低頭往下看去,臉色當即狂變。

只見在身下幽藍的海水中,一個巨大無比的漆黑手掌越來越大,慢慢顯現,它張開五指,無盡的海水被其推的翻滾不休,而只是眨眼間,這魔帝左掌已經離自己不足百丈。而對於周圍海水中逃竄的眾人,這魔帝手掌根本不加絲毫注意。

張葉臉色發綠。

這時,「波」地一聲,張葉終於衝出了海面,而緊接著,在看到海面上和外界發生的一切時,張葉猛地怔住了。

海面上巨浪迭起,如同一頭頭從海下鑽出咆哮的猛獸,漆黑的天地間,到處都充滿了道道耀眼的粗大「閃電」,簡直就是一副天地末日將要降臨的模樣。

「怎麼會變成這樣?難道一切都是因為魔帝左掌被喚醒的緣故?」張葉萬沒想到外界竟然是這樣一副景象,驚的幾乎呆住了,好在黑罡錘中依然魔力充足,絲毫未做停留的帶著張葉飛向高空。

剛飛出十多丈,只聽下方海面上「蓬」地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魔帝左掌帶著衝天的巨浪從海面下鑽出,五指屈伸,一把向空中的張葉抓去。

「快躲開!」

就在這時,忽聽蘇荷的聲音從風中傳來。

在魔帝手掌追趕張葉時,蘇荷不僅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愣住或者躲開,反而臉色蒼白的緊緊追趕在後,在張葉和魔帝手掌衝出海面后,她是第三個飛出海面的人。此時見張葉情勢危急,嬌喝一聲,撒手擲出一個東西來。

這東西初時只有尺許大小,在脫手之後,立即迎風變大,幾乎只是在眨眼間,便已有了數十丈高,只見竟是一個青衫老者模樣的傀儡。

「青老,擊退這手掌!」蘇荷急聲道。

傀儡似乎跟蘇荷神識相連,一聽到蘇荷的聲音,忽然猛地睜開了雙眼,一個踏步便擋在了魔帝手掌之前。

張葉猛覺身後的壓力大減,回頭一眼便看到跟魔帝左掌對持的青衫老者,不由為之一怔,接著扭頭看向正望向自己、滿臉關切焦急的蘇荷,目光相遇,張葉只覺心跳忽然慢了半拍,一種說不清的暖流忽然從心裡最深處升起,一時說不出什麼感覺。

只是他知道,這種感覺他已經很多年沒有過了。

與此同時,海中眾人紛紛四散衝出了海面,在見到外界如此異常的情景,以及空中大如山嶽的魔帝手掌和老者傀儡后,莫不響震失色。

而在老者傀儡現形之後,天地間的異變愈加猛烈了,天際蒼穹中的道道閃電愈加頻繁,海面上翻天的巨浪更是如同瘋狂了一樣,洶湧迭起,似乎整個天地都承受不住魔帝手掌和老者傀儡散發出的靈壓,開始崩潰。

「萬花境,竟然是萬花境的傀儡!」

所有人在驚怔的同時,感應到老者傀儡深不可測的靈壓氣息,全都面如土色。

一向陰森的鐵鬼渾身都在顫抖不休,顫聲的喃喃道:「秘境要崩潰了,逃,我要趕緊逃開這裡……」他驚慌失措的看向四周,忽然沒有任何頭緒的向一個方向瘋狂般的御器飛去,好像已經失去了理智。

而在空中,在短暫的對持后,魔帝手掌似乎感應到傀儡老者的氣息,並沒有冒然抓去,卻是五指一曲,猛地握成了拳頭,在道道閃電中,一拳轟去。

傀儡老者沒有絲毫後退,迎上前去,同樣是一拳轟出。

「蓬」地一聲,如同山崩地裂,整個秘境似乎都為之劇烈顫抖起來。

卻見傀儡老者被一拳轟得往後飛去,整條手臂全部粉碎,渾身都布滿了道道裂紋,竟似被魔帝手掌廢掉了。

「這……!」

幾乎所有人都在期望著傀儡老者能將魔帝手掌壓制住,但是做夢也沒想到竟然連萬花境都如此不堪一擊,全都像傻了一樣的呆愣住了。

此時,魔帝手掌似乎被傀儡激怒,竟然不再去追趕張葉,反而扭轉過來,朝向臉色煞白的蘇荷。

「不好。」

見此情況,張葉臉色大變,接著他沒有絲毫猶豫的便向蘇荷身前瘋狂飛去。

「你瘋了!不趁機逃跑竟然去送死!你……」魔奴萬沒料到張葉會如此做,回過神來,破口大罵。

張葉臉色木然,對魔奴的勸阻置若罔聞。

猶如飛蛾撲火一樣,張葉瞬間飛到蘇荷身旁,一把將驚呆的蘇荷推開,獨自面對向了鋪天蓋地而來的黑色手掌。

魔帝左掌猛然一握,張葉如同一隻螞蟻般的消失在了空中。

「張葉。」遠處的蘇荷獃獃的看向空中,渾身顫抖。

此時,天地間的閃電越發粗壯,只聽「喀嚓」之聲從天邊連綿不盡的響起,整個秘境終於開始片片崩潰。無數或千百丈、或數十丈,乃至手掌大小的空間碎片,在天地間崩裂散落下來,露出外界隱隱透著藍色的未知空間。

無數空間碎片扎入海中,無垠的海面被切割的大大小小高低不一,低處的海水狂風巨浪,高處的海水往下瀑布般的斜斜墜落,亂作一團。

眾人哪裡見過如此景象,都驚得面無人色,狂吼之中紛紛迅速飛離海面,只是此時到處都充滿著空間碎片,立時便有上百人撞向無形的碎片上,被切割成了兩段,鮮血四射,死於非命。

慘叫聲四起。

那幾乎被完全廢掉的青衫老者傀儡,歪歪斜斜的飛到站在空中、淚眼朦朧看向魔帝手掌的蘇荷身旁,他的身軀迅速縮小,已是跟常人無異,拉起蘇荷,一邊躲閃著已是到處都是的空間碎片,一邊向高空飛去。

而那魔帝左掌在握住張葉之後,便怪異的在空中一動不動,它似乎極為的堅硬,墜落和四周出現的空間碎片刮過,也並未能將它刺穿,只是在漆黑的手背各處留下了無數的白痕而已。

這時,僥倖沒被碎片割中的眾人也都向高空中飛去。

秘境崩潰,眾人哪裡還有心思去找通往外界的空間陣,眼見傀儡老者飛向高空,立即都認為出路就在高空之上,紛紛跟上,不過越往上飛,空間碎片也就越是稠密,很快,已經又有百多人喪命。

除了老者傀儡似乎能不被空間碎片所傷外,其他人遇到,根本沒有任何辦法,於是不僅僅是許多靈脈期修士,就連許多七竅境的各門派精英弟子也接連不斷的慘死,墜落之際,又被下方密密麻麻的空間碎片切割,死狀慘不忍睹。

在眾人已是遠在高空萬丈后。

一直靜靜漂浮在空中的魔帝左掌,忽然從中爆出一道龐大無比的黑光,一個足有千丈的巨人虛影忽然出現在崩潰的天地間。

這巨人虛影頭頂生著一個碩大的尖角,昂然站立在天地間,一雙漆黑的眼眸冷冷的注視著魔帝左掌。

魔帝左掌開始時尚還一動不動,接著忽然開始慢慢顫抖起來,似乎對這巨人虛影極為的恐懼,接著竟然在顫抖中迅速的縮小,轉眼間便已只有常人手掌一般大小。它五指伸開,似乎在向巨人虛影膜拜。

而隨著魔帝左掌的縮小,張葉的身形隨之出現在了空中。

他雙目緊閉,似乎昏迷了過去,黑罡錘在他身下漂浮著,將他托舉住,只是催動黑罡錘的魔力,卻不知從何而來。

這時,只見魔帝左掌忽然化為一道黑芒,竟然猛地鑽入到了張葉左掌之中,就好像融入其中了一樣。而張葉的左手隨之變得一片漆黑,接著又緩緩的向原先膚色轉變,半響后,終於完全恢復。

冷冷的注視著這一切結束后,巨人虛影仰首看去,渾身忽然爆發出無盡的黑光,就如同一個黑色而刺目的太陽,將整片崩潰的秘境全然籠罩其內。

「轟!」

所有的空間碎片頃刻間化為烏有,亂成一鍋粥的無垠海水像是被瞬間蒸發了一樣,整個秘境中的一切,全都變成了一片虛無。

對於巨人虛影的突然出現,除了傀儡老者身形微微一頓外,其他無一人有所察覺,但是這時,他們卻感到一種狂暴無比的衝擊從下空瘋狂般的湧來,自己就像是被巨浪淹沒的螞蟻一樣七零八散的盪向空中。 清晨,一片茂林中,空氣清新,青草上還殘留著點點晶瑩的露珠。

張葉緩緩睜開眼睛,立刻聽到一聲驚喜的聲音:「你醒了。」

是蘇荷的聲音。

「這是哪?你怎麼在這?」張葉猶如在夢中,睜大眼睛看向一臉驚喜的蘇荷,一臉的茫然,接著便想要撐地站起身來,但是剛一動,就感到渾身一陣劇痛,不由皺了皺眉。

在秘境中發生的一切立刻在張葉腦海中回現,在被魔帝左掌握住的時候,他便失去了知覺。當下試著動了一下靈力,馬上發覺渾身經脈幾乎全都布滿了裂痕,不過卻有著經過彌補的痕迹,似乎在昏迷中被修補過一番,雖然仍是劇痛無比,但是勉強行動還是問題不大的。

「這是青羅山脈。」蘇荷眼中閃動著驚喜的光芒,「秘境崩潰后,我們就到了這裡。」

秘境崩潰?青羅山脈?

張葉怔住,接著緩緩坐起身來,看向四周,只見是一處鬱鬱蔥蔥的密林,而在不遠處,還躺著幾具被擊殺的妖獸的屍身。

對於青羅山脈,張葉自然極為熟悉,按眼前的景象,顯然是在青羅山脈深處。轉頭看向身後,張葉忽然一呆,只見身後樹林外,是一片荒草遍布的山谷,而在山谷中央,荒草中卻有著一大片斷垣殘壁,這些斷壁雖然殘破,但是仍然頗為精緻,似乎在許久之前,這山谷中曾經有著一座宮殿似得。

「你已經昏迷了三天,我還以為還需幾天你才能蘇醒過來。」只聽蘇荷笑道。

張葉轉過頭來,心情大為舒暢。無論誰死裡逃生,心裡總是非常愉悅的。

心念一轉,他抬起頭,似笑非笑的看向蘇荷。

「你好像很關心我?」張葉似笑非笑的問道。

蘇荷萬沒想到張葉剛一蘇醒過來,竟然會問出這樣的話來,當下微微一怔。

張葉悠然道:「我現在好像已經是七竅境第一層巔峰,修為已經超過了你。你還記得當初我說過的話嗎?」

蘇荷的臉已經有些紅了,跺了跺腳,忽然又一仰頭,輕輕甩了甩頭髮,凝注著張葉,道:「我當然記得。」頓了頓,忽然又道:「我也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但是你得先做到我提出的一個條件,不然的話,那也只是你的一廂情願。」

她沒有往下說下去,但是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