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滅神公會逃得性命的幾個人也飛快奔跑回來,邊跑邊大喊:“這小子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趕緊上啊,不然就來不及了!”

“要快!”在這些人的喝喊聲中,陳寶昕頂着劉發如的斧頭,一刀狠狠的印在劉發如額頭上“碎巖”!

-57!

刀光再一閃,刀鋒劃過劉發如的咽喉

-101!致命部位。

“叮~!”

系統提示:玩家黃色風暴殺死了強盜頭子劉發如,獲得經驗12000點,聲望+60!

“唰!”

直接升到了12級,而且,劉發如的屍體下,陳寶昕清晰的看到爆落了兩件裝備!飛快上前,直接將一件裝備撿了丟進包裹,“嚓嚓”一把飛鏢和一隻弓箭先後射中陳寶昕背心。

-19!

-25!

同時一把寶劍側面疾刺過來,森森寒氣已經接觸到陳寶昕皮膚。

沒辦法了,陳寶昕氣血沒滿,也來不及喝藥,不敢硬解劍客的近距離攻擊,心中暗叫一聲“可惜”,就地一滾,躲開這一擊,腳下發力,身體猛地向前竄,頭也不回地鑽進樹林。

滅神公會的人看到BOSS還剩下一件裝備,還有不少材料。也都鬆了口氣,殺了一晚,死了上百人,總算沒有白乾,也就沒有再追趕陳寶昕,直接把裝備材料收了回城。 燃燒壽元戰鬥,可以說是每一個合靈高級武者以上武者的特權,他們用燃燒壽元來暫時提升戰鬥力。

合靈八重武者的作用,其實就是用壽元做接引,來燃燒真氣,將之變成出塵武者特有的真元,也可以說是假真元。

不過,雖然這種方法可以暫時提高戰鬥力,但是沒有一個合靈武者願意做的,因為那不單需要耗費大量的真氣,而且最重要的是,需要耗費很多壽命。

而且,也是乘比例縮減。

比如說,燃燒十年的壽命,能夠暫時獲得假真元也不過十分鐘。

這樣一來,很划不來,畢竟,修鍊到合靈八重的武者,哪個在一方不是地位極高的存在,可以說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每一個國,即使六級帝國都要敬為上賓。

吃不進的珍饈美味,享不盡的各種美女,而且留著那十年的壽命還有可能在最後突破凡人的最後一關,成為出塵武者。

那樣一來,就又會有千年壽命,那強大的力量與更多享受的機會,沒有人可以抵抗的住。

對女子更是如此,青春的容顏,是每一個女子都無法抵抗的。

……

但是,這個燃燒壽命與燃燒壽元又是一回事。

燃燒壽元只是固定的燃燒可以用的時間,而燃燒壽命則是要不斷的燃燒,直到自己停止為止。

不然的話,就會一直這樣燃燒下去,一分鐘一年,這樣直到將這個人耗死為止。

所以說,一般合靈武者,到毫無辦法的時候即使是燃燒壽元,迅速將敵人擊敗,或者快速逃跑。也很少有燃燒壽命的。

除非那是不想活了,抱著與敵人同歸於盡的心思。

然而,緊接著,林振東卻使出了風火山林丶烈如火。

萬世巨劍此刻好像終於顯現出自己的真面目,萬丈白芒放出,中間還夾雜著無盡的火氣。

整個空間都開始震動起來,彷彿雲國皇都這片空間已經承受不住這柄劍的力量,畏懼於萬世劍的威嚴與強大。

遠方站立的孫破地都有些傻了:「這才是萬世劍真正的面貌,剛剛林前輩的實力根本就無法將之的力量全部發揮出來!」

神劍有靈,作為上階寶劍中的名劍。萬世劍怎麼可能就這點威力。

據說,萬世巨劍一出,萬方世土皆會崩碎與它的威力之下,並且,那時候的萬世劍也會有萬方米之重。

遂,稱萬世。

意為萬世具碎,萬世之力。

剛剛的林振東修為明顯與之相差太遠了,即使他得到了,發揮出來的威力也不及這柄劍的百分之一。

經過他燃燒壽命。實力增強,萬世劍也終於開始向世人展現出他的一絲真面目。

凡是萬世劍白色劍光照耀過的地方,大地迸裂,地泉湧現。道道水流激射上來,居然衝出地面三十米之高。

而隱藏在地面之下的蛇蟲鼠蟻也紛紛爬出來了,躲避這萬世劍之威,但是剛剛出來。就被萬世劍的劍威瞬間壓成碎末。

這種情況開始以林振東腳下的土地為中心慢慢向四周蔓延,不斷的有大地坍塌。

高寒看情況不好,一手一個抓住鄭空與林劍騰的領子。盡全力施展幻影渡急速後退,身體後方幻化出來的九道影子急速後退。

只不過一瞬間,高寒就退出一里,但是他不敢放鬆,因為現在那大地仍在不斷的坍塌,並且向四周延及而去。

直到高寒退出五里,那坍塌才停止,並不是萬世劍威力已經達到極限,而是林振東的身軀已經經受不住萬世劍的威力了。

現在的他如同一個血人,不但全身冒著鮮血,而且嘴角也不斷的溢出鮮血。

所以,他只能分出一部分力量暫時壓制住萬世劍的劍威,如果在讓它這樣下去,死的不是別人,自己必然會被這強大的劍威活活壓死。

林振東雙手持萬世劍,並將其高舉,緩緩的向那個方圓百米的巨大骷髏斬去。他現在已經無法單手持萬世劍了,現在的萬世劍他雙手都勉強舉起。

隨著萬世劍劃出,劍光如同墨,而空間如同一張紙。

劍光在空間漸漸畫出一條圓弧,積蓄在那裡,等著最後爆發的那一刻。

「烈如火!」

劃到一般,那個骷髏正想逃走的時候,林振東划劍的速度猛地加快,幾乎是在瞬間就完成了這個動作。

在這招完成的那一剎那,瞬間無數空間破裂,而剛剛還在林振東前面的劍光卻瞬間消失了,轉而出現在骷髏上,狠狠的斬了上去。

「鏗吱吱吱吱……」

那個巨大的骷髏頭首先跟林振東的白紅色的劍氣猛烈碰撞了一次,然後那個骷髏居然如同玻璃被玻璃刀切割過一般,瞬間直直的變成兩半,切痕中根本沒有任何東西的存在。

只有黑洞洞的劍痕,那是空間的碎痕。

隨後,那些百米大的骷髏居然開始變小,漸漸的向中間聚集而去。

最後,那兩半骷髏終於縮小到如同人的身高一般大小,終於顯現出裡面的情況,在裡面,鬼犽站在裡面。

低著頭,看不清他是什麼表情。

隨後,只不過一眨眼的功夫,鬼犽就將所有的鬼氣都吸收了進去,然後猛地抬起頭。

「百戰訣居然強大到這種地步了,我可真是沒想有到,更令我意外的是萬世劍!居然帶有這麼強大的劍威!」

鬼犽聲音陰寒,彷彿來自地獄的厲鬼一般。

鬼犽剛剛說完話,他的身體中間間忽然閃過一條細細的白光,隨之,他的整個衣服裂成兩半,露出裡面那白色的軟甲。

然後,他的臉與脖頸之上的那一絲白光閃過的地方居然開始流出殷紅的鮮血,而他的白色軟甲也被鮮血沁紅了。

剛剛,萬世的劍威壓迫過來,居然一下將他的鬼之遁四吞威力壓下將近一半,不然即使林振東擁有假真元,也絕不可以這麼快就破掉他這一招,而且還直接攻擊到自己的身體上。

現在的鬼犽可以說現狀很慘,不單單身體中的力量由於施展鬼劍六式已經用掉了八成的力量了。

再加上林振東那一下百戰之風火山林丶烈如火的攻擊,現在的他已經是重傷之軀了。

「可惡,今天就留你一條性命,下次我定要聚集七十二鬼將,要你萬劍門雞犬不留!」感受了一下自身的力量,鬼犽狠狠的放出一句狠話。

然後,轉身間居然消失的無影無蹤,高寒運行起靈魂之眼,在空中看見了他的一道虛影。

不過,別人好像無法看見,而是無奈的搖了搖頭:「鬼意果真是鬼神莫測!單單是用作身法上,就讓人無法察覺!」

高寒奇怪的看了一眼眾人,而後看向那道虛晃的影子。

那人正是鬼犽無疑,鬼犽好像察覺到有人看他,猛地轉身看向高寒的方向,很快就找到了高寒。

鬼犽的本意是想要等林振東自己堅持不住了,然後出其不意的將其殺死,但是他沒有想到居然還有小輩可以看到自己。

感覺了一下林振東的力量,鬼犽用看死人的眼神盯了一眼高寒,然後轉身向遠處飛去。

高寒也沒有出聲,畢竟現在林振東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而且鬼犽想要逃走,憑林振東的輕功修為是無法追上對方的。

就是剛剛那一劍,都是靠萬世之威打敗他的,所以高寒明智的選擇了沉默。

鬼犽剛剛消失,林振東身體上所散發的強大氣勢就瞬間弱了下去,根根倒立的頭髮軟了下去,披在身上,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的疲乏。

萬世劍沒有了強大修為的支撐,也恢復了一開始的狀態,變得毫無光華,如果看起來,只是普通的上階兵器而已。

林振東瞟了以眼站在遠方的那個狂家合靈五重強者,手一揮,萬世巨劍脫手而飛,化成一道白光,向那個合靈強者飛去。

只不過瞬間,就來到那個合靈武者面前,透體而入,那個合靈強者剛剛支撐起來的護體真氣在他的面前根本就沒有一絲作用。

彷彿這個護體真氣是紙一般,一捅就破。

血花飛濺,那個合靈強者的屍體直直的墜落下去,加上萬世劍的重量,在地面上留下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坑。

然後,林振東的身體也如同那具屍體一般,向地面上墜落而去。

孫破地急忙飛過來,將林振東攙住,緩緩的落到地上。

林振東一落到地上,就止不住吐出幾大口鮮血,其中更是夾雜著幾塊內臟。

「劍騰,你先和高寒兩人回靈國的飄渺宗,我這次消耗了三十年的壽命,要找個地方恢復一下!」

林振東說話是無比的蒼老,好像年過百歲的遲暮老人:「破地,帶我去一處安全的地方,我要恢復一下!」

孫破地點了點頭,轉過身,面向高寒幾人的方向:「高寒,你們一切小心,我先走了!」

說完,也不等高寒等人說話,就飛起來,消失在遙遠的天際。

高寒:「……」

「靠,你們早發現了我們不早說,害的我們還想回去呢!」

「接下來怎麼辦!」鄭空問高寒。

這時候,一道聲音在他們的旁邊響起:「接下來,你們就去死吧!」(未完待續。。) 跑了好一陣,發現後面沒人追來,陳寶昕長長的出了口氣。打開揹包,一件金色的頭飾安靜的躺在裏面,一看屬性:

【飛燕發冠】(品級-上品)

防禦:20

力量:+7

身法:+7

冰防:+2%

需要等級:15

“好寶貝!這下發了!”陳寶昕差點高興得叫出聲來,居然是三屬性的上品裝備,現在遊戲裏雙屬性的都是稀缺物品,三屬性的不知道還有沒有第二件,這能值多少錢?八千?還是一萬?想到這裏陳寶昕不由又懊惱萬分:剛纔強盜BOSS還爆出一件裝備和許多材料,那可都是錢啊!滅神這些王八蛋!敢搶老子的東西!似乎他完全沒想過如果不是滅神公會上百人的犧牲,憑自己一個人根本就不可能完成這個變態的任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