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洛天維笑道:「那我們跟頭一起回去吧,反正也沒地方去。」

艾莉一愣,突然笑著點頭道:「對啊,我們跟頭一起回去。」

洛天綾無奈道:「貝貝還是不吃東西。」

葉初無語,這些人還要跟著他?

不過洛天維情況很特殊,要不帶回去問問琴姐他們,有沒有興趣研究下?

最後葉初點頭:「行吧,不過你們只能住在南城,舊市怎麼租人我完全不懂,總感覺我租進去完全是運氣。」

這時候葉初在想,是不是應該感謝奸商妹子一波。

不過別墅的人這麼厲害,奸商妹子為什麼不直接住在別墅呢?

難道需要有緣人?

不過想到奸商妹子,葉初就想起來她只有三階巔峰,自己現在可是逼近四階的實力,是不是可以去討個公道了?

實在不行打一頓賠點錢?

「船長,那我們呢?」廖平的話把葉初的思緒拖了回來。

葉初皺眉,這些人不會也要跟他回去吧?他哪養得起啊。光住的地方都沒有。

「你們,我很難辦啊。」

劉隱這時候道:「船長,我們還是有點用的,我們可以研究,幫忙研究復明的辦法。帶我們回到您的地盤就好了,其他的我們會自己想辦法的。」

「對,」廖平道:「衣食住行,我們都可以自己想辦法解決的。」

葉初鄙夷,你們一群人只會作亂吧?

最後葉初道:「我們那不比你們那,你們要是瞎害人,是會被劍網跟聯盟的抓的,到時候我也沒辦法。而且如果我發現你們拿伙人做實驗,或者做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殺你們倒是沒什麼了,但是我會自責的。」

眾人:「….」

感情他們的船長還是個良民,那他們怎麼辦?

正規想辦法賺錢?

好難的說,在這亂世還要抱有道德底線嗎?

這樣死的只有自己吧?

為了活著,不應該不擇手段嗎?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不是嗎?

葉初道:「你們的想法我能理解,怎麼做我也不會過問,也沒什麼資格指責你們。畢竟跟我扯不上關係,這樣對大家都好,所以你們另謀出路吧。」

然後葉初對艾莉道:「我知道你以前乾的事也不光彩,以後別做什麼喪心病狂的事。」

艾莉乖巧的點頭,她知道葉初也不是迂腐的人,不會讓她只做好事之類的。

畢竟葉初自己也經常坑蒙拐騙。

這時候洛天維摸了摸艾莉的頭,笑道:「記得以後做個好人。」

然後艾莉看向洛天維,天真的笑道:「好的。」

這一瞬間洛天維的手凝固住了,大腦更是宕機了片刻,只是在反應過來的瞬間,洛天維眨眼就退後了好幾米,這個絕對不是艾莉。

太嚇人。

然後艾莉神色一冷:「下次再敢摸我的頭,斷了你的手。」

洛天維鬆了口氣,終於是正常模式了。

做好決定,葉初他們就等船靠岸了,然後想辦法回南城,具體路線還是需要確認下,然後看看要花多少錢。

他只能希望別花太長的時間,要是需要十天半個月,那要怎麼辦?

打電話讓琴姐再幫他傳送回去?

可是這次人這麼多,琴姐會毫不猶豫的拒絕吧?

好吧,實際上就是只有葉初一個人,他也不覺得琴姐會幫他傳送回去,以葉初對他們的了解,這是不可能的。

在葉初他們離開仙山後,仙山就開始在所有人眼中消失,直到最後徹底消失不見。

仙山的一切都如同夢幻一般,唯有消失的那些人再也沒回來過。

消失了到底意味著什麼,他們不是很理解,可能死了,可能成仙了,但是所有人都下意識認同了第一個可能。

仙山就是一個陷阱,一個有進無回的深淵陷阱。

這是葉初原本那艘船人的認知。

他們開始慶幸自己沒有進仙山。

這些人偏激了嗎?

見不得人好了嗎?

然而他們就是全死在裡面了,進去的人數沒有兩百也有一百多。

可是出來的只有葉初他們五個,其他人全死了。

只是知道真相的只有少數人罷了。

葉初他們現在的位置,離來時的岸邊,大概有一天的行程,也就說天黑前應該可以靠岸。

至於原先去普及島的船,葉初他們沒打算回去,更沒打算去會面。

而葉初也沒把眼珠子拆下來,他覺得可以玩一天,有眼珠子在他都不用帶墨鏡了,而且還能睜著眼睡覺,好厲害的說。

這時候葉初就是睜著眼睛進天賜空間,只是剛剛出來的時候,就聽到洛天綾的聲音:「頭這麼睡覺,總讓我有一種頭死不瞑目的感覺。」 「階級統治,我就實話實說而已嘛。」洛天綾抱著頭不滿的說道。

葉初鄙夷,這女的到底是怎麼被慣壞的?

連艾莉都在慣著她,多大的人了,真當自己跟貝貝一樣小啊。

不過說起貝貝葉初也很無奈,她到現在都沒恢復過來,貝拉跟貝奇的死對她打擊太大了。

所幸洛天綾沒智障道讓貝貝慣她。

從仙山帶出來的果子本來就不多,為了照顧貝貝艾莉全打算給貝貝吃。

貝貝不肯吃東西,只能每天吃一兩顆果子。

這畢竟不是普通的果子,所以一天吃一兩顆貝貝就不會餓著了。

洛天綾也只能忍著不吃果子了,所以她每天都盼著貝貝能正常吃飯,這樣她就有果子吃了。

果子還有半個背包,所以夠貝貝吃幾個月了。

葉初也拿了幾顆,他打算帶回去給小雪吃,這果子是真的好吃。

至於加原力什麼,葉初完全不在意,在他看來,別墅的一個個要是想讓小雪變強,絕對是分分鐘的事。

所以葉初在意的是口味。

「頭,你不厚道,你都拿了好幾顆了,就不能給我一顆?」洛天綾在一邊嘀咕。

葉初也是服了,然後就真的丟了一顆給她。

之後她就乖乖的閉嘴了。

一天的時間過的很快,在太陽下山之前葉初他們就順利靠岸了。

這時候廖平來到葉初跟前道:「船長,如果我們能達到你的要求,是不是就可以跟著一起離開?」

葉初尷尬道:「這個,你們難道就沒有別的選擇了嗎?」

對於復明葉初並沒有那麼上心了,反正他們一兩年就可以弄出完善的機械眼球。

而這兩年葉初肯定還沒有閑到宅在家裡,他需要變強,需要賺錢。

所以他不怎麼想帶著這些定時炸彈,鬼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喪心病狂的干出不可挽回的事。

廖平面露難色,他就是無路可走了啊。

這時候艾莉道:「其實我們頭並不是很厲害,跟著頭對你們來說並沒有那麼好。以你們的能力完全可以依附某些大家族。

就比如洛家,他們還是很有錢的,只要能體現出你們的價值,研究所那邊,他們都能用錢幫你們擺平。」

洛天維帶著笑意道:「就是,洛家超級有錢,要不我給你寫介紹信?我這薄面洛家肯定是會給的。」

洛天維跟艾莉一樣,這是他們的頭,怎麼能讓別人說跟就跟,這是他們的特權。

能忽悠走一個是一個。

至於就洛天維那薄面,怎麼說呢,就是薄面,薄到沒什麼人認識他。

認識的就覺得是個笑話。

最後廖平就真的被艾莉跟洛天維說服了,並且洛天維還真寫了封推薦信。

為了在信上體現出洛天維的威嚴,艾莉加上了一句話:陳管家已經被我殺了,死前他已經坦白了一切。好自為之。

洛天綾看到:「這麼威脅家裡,他們會不會真的跑來殺我們?」

洛天維道:「沒事,抱好頭的大腿就好了,倒是你們記得抱好嫂子的大腿,哥能不能活的久一點,就靠咱大腿抱的好不好了。」

葉初在一邊很無語,這些人真的是打算抱他大腿?

這麼正大光明的說出來,這不是找虐嗎?

脫離了廖平那些人,葉初就打算查查回去的路線,碼頭的位置在杉城。

邪色 這是一座很繁華的城市,南城,煜城根本不能跟它比擬。

就是三年前葉初也知道杉城。

但是問洛天維他們南城,他們完全不知道,問煜城,還是不知道。

要不是艾莉上網查了下,他們都不知道南城是個什麼城市。

之後艾莉道:「頭,去南城沒有直達車,好像要轉三次車。而且班次還很少,仔細算一下,去南城可能需要一周的時間。」

一周?

葉初震驚了,就算交通再落後,也不可能需要這麼長的時間吧?

而且現在交通路線恢復的最快,怎麼可能需要一周,正常情況下兩三天就差不多了吧?

艾莉只好解釋道:「聽說某些地方剛好正在開戰,很多交通路線都被封閉了。能繞路到南城其實很不容易了。」

葉初嘆息:「又哪裡打起來了?」

「官方沒給出具體的消息,看來是不容樂觀了。」

正常情況下,遇到大戰劍網都會給出具體消息,但是這次都影響了這麼多交通路線,這麼大的事劍網卻始終沒出聲,就足以說明問題了。

葉初道:「那現在怎麼辦?我是瞎子,你們得幫我想辦法。」

洛天綾道:「頭,我覺得貝貝還小,我們先買罐奶粉給她吃吧,萬一她就喜歡吃了。」

葉初:「….,洛天維,看好你妹,不就是幾個果子嘛,至於這麼計較嗎?」

洛天維無奈道:「頭,我拿我妹沒辦法,以前我不慣著她就沒人慣著她,所以我妹可是傾注了我所有的愛。而且她小時候超可愛,但是我現在覺得我可以把所有的愛,都放在貝貝身上,我會把她養大的。一定會養的跟我妹一樣好。」

葉初:「….」

原來這傢伙以前就是變態了,但是還是跑題了。

然後艾莉直接讓洛天維跪了,現在起洛天維想都別想碰貝貝。

這時候柱子問道:「把機械眼留在眼眶裡真的沒事嗎?不會影響到什麼吧?」

葉初搖頭:「有眼珠子就沒那麼嚇人了,問題應該不大。到時候帶回去看看,他們要是都不喜歡,我就拆了。」

洛天綾問道:「頭,你會拆?」

葉初沒好氣道:「直接挖出來不就好了?要不要我拿你做做實驗?」

柱子已經多次確定了眼珠子的安全性,發現不管是科技方面,還是修鍊方面,都沒有問題的情況下,也就沒什麼好堅持的。

葉初想安著就安著吧,至少這一次也算有所收穫。

「頭,我剛剛在劍網論壇看到有人說要去煜城,問有沒有陪同的,他開車,不過要求至少二階的高手。」艾莉突然叫道。

二階的高手?

這算什麼事,柱子堂堂五階,多帶幾個人也沒事。

然後葉初道:「問問他能載幾個,重要的是多久能到,直接說我們有個五階就好。」 隨後艾莉道:「問清楚了,他說最快兩天,最慢三天,可載七人。」

葉初想了想,這個時間完全可以接受,到了煜城回南城就方便多了,頂多就半天的路程。

葉初道:「有說我們這邊有三個菜么?」

柱子:「…」

他算不算在菜裡面?

艾莉道:「說了,不過他說只要真的有個五階的,那就不是個事。」

很好,是個識時務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