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她兩輩子以來,第一次想要親手掐死的孩子。

圍觀的村民家裡面也有生女兒的,彷彿像是被戳中了痛點,開始嘀嘀咕咕起來。

古代以男為尊的思想,基本上都是有一些這種想法的,偏遠山村更是如此。

最讓蘇葉覺得噁心的是,蘇崑都皺了皺眉,似乎是不希望旭哥兒當眾說這種話。

可她這個身體的親爹蘇老大確實一副認同的樣子,並且很為旭哥兒會說出這種話而感到驕傲。

一時間,她覺得蘇老大讀書到這個年歲還只是個秀才,真的是再正常不過了。

讓他這樣的人考取功名做官,才是真正的為禍百姓。

即使是這樣,蘇葉還是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耐著心的又跟旭哥兒說道:「可是剛剛旭哥兒去看月娘了不是嗎?」

「我就是看看她有沒有死……」

「為什麼要看月娘是不是死了呢?月娘只是在床上躺著,沒有人說月娘什麼,旭哥兒是怎麼知道月娘出事的呢?」

蘇葉故意的模糊了一部分之前的事兒。

「我……」旭哥兒愣住。

「旭哥兒?為什麼呢?」蘇葉繼續問道。

「你閉嘴!」旭哥兒被蘇葉給逼問的很是心煩,抬手拿起窗台上的一塊線板就朝著蘇葉砸了過去。

線板砸的突然,蘇葉剛要躲,面前就伸過一隻手,穩穩的接住了那線板。

蘇葉回眸看過去,就看到了蘇戟朝著她點頭。

「謝謝。」蘇葉小聲地道謝。

蘇戟搖頭。

蘇葉又看向慶哥兒,笑著道:「慶哥兒,砸人可不是什麼好孩子。」

「你好討厭,你這個醜八怪不要笑了!」旭哥兒大吼。

他越是說,蘇葉就越是笑,她就那樣笑吟吟的盯著旭哥兒。

「旭哥兒,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你今天是見過月娘的是嗎?」

【提示提示!即將發生生命危險!】

系統突然提示,蘇葉眼眸睜大,只見旭哥兒手撈起窗台上的剪刀朝著蘇葉丟來。

這次蘇戟都沒有反應過來,蘇葉下意識的抬手,剪刀尖端那部分一下就刺在了手心。

猛的劃下,蘇葉的手心瞬間就冒了血。

有些恍惚的看著自己掌心殷紅的血液,蘇葉嘴角上揚。

她看向慶哥兒:「慶哥兒,殺人可是要償命的。」

一句話,就彷彿是一個開關。

慶哥兒瘋了似的大吼:「不是我!不是我!我根本就沒想要推她的!是她自己,是她自己滾到那石頭下面的!她是賠錢貨,我是家裡面唯一的男孩!所有人都應該聽我的!我只是讓她給我偷奶奶屋裡那隻雞出來,她不肯!她那個賠錢貨怎麼能夠不聽我的話呢!不聽我的,她活該去死!」

旭哥兒失控的大喊,嘴裡不斷地重複著不是我的錯,是她該死。

蘇葉沒有想到,才僅僅是八i九歲的小孩,心思竟然能夠如此的歹毒。

是男是女真的就那麼重要嗎? 真相大白,周圍人一陣唏噓,事情到現在已經變成這樣,不知道前因的人現在也都弄明白了事情的緣由。

哪裡是蘇葉心思歹毒想要逼死林玉呀,根本就是她二嬸為了護著蘇旭陽這小畜生而跟蘇葉胡攪蠻纏呀。

一番鬧劇下來,圍觀的人甚至都開始反思起來。

生男生女真的重要嗎?

這世上怎麼可能只會有男人呢?都是男人怕是不過多久人就都消失了。

這次不用蘇家人驅趕,村民都四散而去了。

這再往後就不適合攪混水湊熱鬧了,因為一點兒都不熱鬧。

不管是已死還是將死,那可都是晦氣事兒,沒人會想要沾上身的。

【叮,情緒點累積增加95。完成隱藏任務,反省,獎勵情緒點100.】

情緒點到賬,蘇葉欣喜地甚至想要跳起來。

「系統,我兌換一小瓶的生命之水。」蘇葉對著系統道。

說完她冷冷的看旭哥兒一眼,便立刻轉身離去了。

月娘更重要一些,帳都留著她脫離危險后再算好了。

她也想好了,要先給月娘喝一些生命之水強健一下身體,等莫星河再養好一些,就帶著月娘去見他,讓他好好的檢查治療一番。

看著蘇葉真心擔心月娘的樣子,李秋菊微微蹙眉。

她沒有想到,她居然會這麼的為月娘著想。

自己家姑娘都這個節骨眼了,雖然老三夫婦都有想要殺了旭哥兒的衝動,但也不得不先放置到一旁,蘇錘先跑出去找郎中了,李秋菊也回屋守著自己閨女了。

帳,以後還能算。

可女兒要是沒了,就……

換了生命之水過後,蘇葉小心的放在了袖口中。

雖然是已經有了生命之水,蘇葉卻是更加的犯難了。

這生命之水是綠色的呀,她平白無故的去給月娘喝這個,大家肯定是會起疑的啊!

「小a,這個生命之水可以加熱嗎?」蘇葉比較害怕生命之水會加熱變質,到時候可就gg了。

【當然可以的。友情提示,生命之水也可以作為調味品加於食物之中,功效依舊,並且可以加強食物的美味程度。】

「那顏色呢?」蘇葉有些驚喜的問道。生命之水是淡綠色的液體,若是加在食物之中,食物的顏色變得奇奇怪怪該怎麼辦?

【生命之水遇其它東西,便會成為透明色。自身原本的香氣也會變成食物的香氣。】小a十分詳細的給蘇葉解釋著。

聽到了小a的解釋,蘇葉非常的開心。

她先是進屋看了看月娘。

【月娘生命值僅剩4%,宿主請儘快實施救援。】

蘇葉聞言,當即就皺緊了眉心。

這時候除了找郎中的蘇錘以及林玉夫婦,幾乎都到了這個房間。

本來就不大的房間這會兒已經擠滿了人。

蘇葉看向了蘇老大夫婦,冷聲道:「人太多屋裡的空氣會比較不流通,對月娘的身體很不好,不管是想說什麼想做什麼,我們出去說。」

蘇老大才不在乎月娘的死活。

在他心裏面,就如同剛剛在那屋的時候旭哥兒說得那樣,丫頭片子都是賠錢貨,死就死了,再生就得了。

他來這邊,是想要教訓一下蘇葉的。

蘇葉只是看他一眼,就把他的心思給摸了個透,自然是不想在屋裡與他吵的,擾到月娘就不好了。

「哼!」蘇老大冷哼一聲,就走出了屋。

周娟向來以蘇老大為尊,擔心的看了一眼躺在炕上的月娘,也急忙追上了蘇老大的腳步。

蘇戟蹙眉,對著蘇葉道:「別怕,不過你現在先跟我回屋把手包紮一下。」

蘇葉聞言低下頭,看到手心還在往外淌的血,不由得有些煩躁。

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狀態不適合待在這裡,她對著李秋菊道:「你不要亂動她,等著三叔將郎中找來。我去做一些流食給月娘吃。」

李秋菊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只能點頭。

她這會兒已經完全都沒了方向,只能聽從蘇葉的指揮。看著今天蘇葉的態度,她覺得蘇葉是不會害月娘的。

老太太看到蘇葉流血的掌心,也鬆開了月娘的手起身,拄著拐杖走了出去。

一下子,屋裡的人都走了個乾淨,只剩下李秋菊一個人,她跪在炕邊,僅僅抓著月娘的手,看著她蠟黃的小臉兒,眼淚控制不住的往外溢著。

突然,被她抓著手的小丫頭睜開了眼睛。

「娘……」她聲音虛弱的開口。

「月娘!」李秋菊十分激動的看著醒來的蘇小月。

「娘,你怎麼回來啦?」蘇小月還不知道時間,沒想到自己一睜開眼就會看到了娘在身邊。

「娘下地幹完活就回來了,月娘你還難受嗎?」李秋菊看著她這虛弱的樣子,也不由得放輕了聲音。

「好像是有一點兒難受的。月娘……好像做了一場好長好長的夢。夢到娘在罵罵蘇葉姐姐,我拉著娘不讓娘罵,您也不聽我的。」月娘聲音糯糯的說道。

李秋菊聞言垂下眸子,又問道:「還有嗎?」

「娘,我今天本來是想去給你采甜果兒吃的,但是……不小心磕到了頭,就想著回來躺一會兒。沒想到躺到了您回來了。娘,月娘以後肯定不會再偷懶了……」

「沒事兒,娘不怪你。 步步逼婚:BOSS賴上門 我們月娘啊,還是個孩子,不應該做那麼多的,那些都是娘應該做的。」李秋菊哽咽的說著。

以前只覺得月娘乖巧,已經習慣了。今天出了這檔大事兒她還這樣,她只覺得心疼。

「娘,我剛剛睡著的時候好像聽到你罵姐姐了。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我做夢聽錯了,但是娘你不要罵姐姐好不好?」月娘說著就要偏過身子,卻被李秋菊按住,不敢讓她亂動。

「娘不罵她……」李秋菊急忙道。

她感謝她還來不及呢,又怎麼可能會罵她呢?

「娘,姐姐特別好。姐姐還給我吃粥哩!裡面好多好多的肉啊,特別的好吃。」月娘說著嘿嘿一笑,十分的滿足。

說起來蘇葉的時候她眼睛格外的閃亮,像是有星星在閃爍一樣。

她是真的很喜歡蘇葉。

「娘知道了,你先不要說話了,再多躺會兒。」李秋菊心疼的看著月娘道,也不敢讓月娘說話和亂動。

「好~」月娘乖巧的說道。

將自己原本想要說的話又咽回了肚裡。

她本想說,她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她的脖子上咬了一口,所以才醒過來的,可是娘似乎不想讓她說話。

月娘向來乖巧,自是聽話的。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