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血戰,但結果依舊沒有多大的懸念。

只是二十息之間,所有的神王九重後期境的簡家長老被屠盡。

「好強,好可怕!」

「簡家的長老,在新城主江寂塵面前,就跟紙糊一般。

「這一次,簡家的修士,幾乎被江寂塵屠戮一空。」

「不過,若簡家真的有帝者老祖,那結果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

封蒼神城眾修士都在議論著。

他們雖然震撼於江寂塵的強大無邊,但依舊不太看好江寂塵。

江寂塵再強,總不能戰勝真正帝者的存在吧?

「簡家家主,你還不出手么?莫非要眼睜睜地看著你們簡家長老一個個的死去?」

「我知道,你想消耗我的戰力,但無用!」

「今日,誰也改變不了簡家覆滅的結局。」

江寂塵強勢的開口,同時,身形閃爍,沉岳揮舞,還有禁忌匕首如靈蛇刺出。

他現在混沌神力滔天,強大無比,所向披靡。

憑九重神王境修士,根本難以抵擋他。

啪!

一名簡家長老,斬出的神光攻擊,被江寂塵直接以沉岳掃滅。

隨後,禁忌匕首一劃。

噗!

冷酷軍長強寵妻 這名神王九重圓滿境的簡家長老被切成兩截。

一邊的簡家家主簡義,神色已經大變。

繼續這樣下去,只怕就只剩下他自己一人了。

「江寂塵,拿命來。」

見識過江寂塵的強大、兇殘,知道繼續隱忍下去顯然作用不大。

所以,他終於主動出擊。

這一瞬間,他把握的戰機很妙。

不僅是處於江寂塵的死角處,更是在江寂塵剛剛切掉一名簡家長老時。

這個時候,正是他舊力剛盡,新力未生之際。

所以,襲殺的契機很妙。

何況,還是一名偽帝者的襲殺。

這一瞬間,江寂塵已然感到生死的威脅。

雖說,江寂塵的戰力堪比真正的帝者,但簡義是資深的偽帝者,他的襲殺,自然可以威脅到真正的帝者了。

此時,簡義直接凝出大道之劍,上面流轉著大道閃電,極速向江寂塵的后心窩處刺來。

簡義的襲殺,時機把握得准,而且只求快。

所以,這一劍乾淨利落,快到極致。

這一瞬間,連江寂塵的神色都不由得微微一變。

對方這一劍的速度,當真是快到極點,若非他擁有七彩神念,根本無法捕捉到其軌跡。

事實上,即使如此,江寂塵也只是捕捉到這一劍的模糊軌跡。

閃避,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於是,江寂塵這一次,竟然不閃不避,反而以更快速度,向後撞去。

噗!

大道之劍,刺入江寂塵的身體。

不過,並不是心窩處,而是偏移了位置。

剛才生死之間,江寂塵異常的果斷,直接以身接劍。

同時,他有一絲的時間反應,扭動了一下身體。

於是,大道之劍便刺入了他後背處,離心脈處很近。

那一瞬間,大道劍氣在體內爆發,差點把江寂塵的心脈震得粉碎。

但這個時候,他強悍的肉身,還有混沌神力起到的作用。

因為,混沌神力,可以消融萬道之力,把萬般大道歸於混沌。

所以,那一瞬間,江寂塵把一身的混沌神力凝於心口處,布下層層混沌神力。

NBA大結局之勇士王朝 簡義發出的大道劍氣,可怕無邊,但也被層層混沌神力消磨盡。

最後,只有一縷大道劍氣沖入了心脈處。

噗!

江寂塵吐血,心脈差點被完全震碎。

但終於是還差一絲,所以,他無恙。

而簡義,根本沒能想到,江寂塵竟然敢以身接劍。

更可怕是,這一劍之下,他竟然沒有死。

簡義有些發愣!

可是,江寂塵卻已經進行反擊。

他以身接劍,等的便是這一刻。

「不好!」

資深偽帝境的簡義反應過來,心中生出了不妙之意。

他欲退走!

但江寂塵又豈會給他這個機會?

此時,簡義的大道之劍刺入江寂塵的身體之中,兩人之間靠得非常的近。

當然,這一刻,江寂塵是背對著簡義。

但並不影響江寂塵手中的禁忌匕首反手刺出。

噗!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四周圍觀的修士,根本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但這一刻,江寂塵的禁忌匕首卻已經刺入了偽帝者簡義小腹處的氣海之中。

「這……」

簡義難以置信。

他也根本無法相信,自己堂堂資深的偽帝境修士,竟然會死在對方一招之下。

他難以接受,覺得這是一場夢幻。

但流失的生命,漸漸陷入黑暗的意識,讓他不得不接受這鐵一般的事實。

江寂塵的禁忌匕首,不僅捅破了他的氣息,也一劍絞碎了他的偽帝嬰。

所以,這是一劍致命,無藥可救。

旁邊,簡宗平已經完目瞪口呆,根本沒有想過,竟然會是這樣的結局。

他引以為豪的父親,竟然被一劍捅死。 江寂塵隨手推開簡義的屍體,然後一步一步走向簡宗平。

「不,不要殺我!」

簡宗平這一次,他真的害怕了。

他想不到,江寂塵竟然強悍到如此地步。

便是整個簡家,也都不敵他。

他現在還不想死。

此時,他以為江寂塵要殺他,所以,驚懼萬分。

然而,江寂塵只是隨手提起他道:「放心,就算要殺你,你也是最後一個!」

「我說過,我會讓你親眼看著簡家滅亡。」

江寂塵說話之間,已經提著簡宗平走向簡家第九層院子中。

那也是簡家最後一層大院了。

至於四周圍觀的封蒼神城修士,此時才終於反應過來。

「簡義,竟然被江寂塵一劍捅死了,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他們吃驚萬分。

江寂塵簡直是生猛到極點。

我真的不無敵 一人幾乎屠滅簡家。

此時,踏入簡家最後一層大院,將要直面傳言中的簡家帝者人物。

簡家第九層大院,空無一物,空間開闊。

只在中間處,有一口井。

這一口井顯然有著封印,隔絕外面天地。

但哪怕如此,依舊有一股強大恐怖的帝威,從井口中傳出,讓虛空中的眾人差點墜落。

「這才是真正的帝者威,可怕!」

眾修士震驚的開口。

而江寂塵站在簡家第九層大院中,隨手把簡義丟到一邊。

他不殺簡義,讓他見識他屠滅簡家,主要原因是震懾。

他是封蒼神城的新來城主,若想在這裡站穩腳跟,讓人畏懼他,就必需要立威。

而當著全城修士的面,滅掉封蒼城最強的世家簡家,無疑是最有震懾力的。

江寂塵全神戒備,凝視著井口處。

他已經感應出,這是真正的帝者。

不同於偽帝者,對方的帝威蘊含著帝者道念,很可怖。

躺在地上的簡宗平,在帝威之下,已經在不斷的顫抖著。

但是,他的眼中卻閃過了一絲喜意。

「江寂塵,我簡家老祖,十年前便已踏入真正的帝者境,你死定了。」

簡義在一邊大叫道。

與此時,第九層大院中的井口突然炸開,封印碎滅。

一股狂暴的帝者之威,衝天而起,捲動風雲,搖動蒼穹。

隨之,一道盤腿而坐的身影從井中浮起,現身在世人面前。

這是一個滿頭灰發的老者,滿臉皺紋,血氣乾枯,散發出一種腐朽的味道。

但沒有敢小視他,因為他是一名真正的帝者。

「是誰喚醒了我?」

灰發老祖陰冷的聲音響起。

雙目卻依舊緊閉。

「老祖,我簡家慘遭惡人覆滅,我父親已被他殺死。」

「請老祖出手,誅殺此獠!」

簡宗平驚喜的開口叫道。

他自然知道,眼前的灰發老者,就是他簡家的老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