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烈焰焚天符,雖然不一定能夠在偷襲的時候讓楊迪斃命,可若是正面應對,楊迪肯定也不好受,更何況眼下他還有傷在身。

聽到楊迪的自語,白衣男子更是面如死灰,這小子果然真的化解了化血蠱,剛才之所以裝腔作勢,完全是在忌憚他的那張古符,可笑他們還以為事情峰迴路轉了。

更糟糕的是,第二度撕破臉皮后,這小子恐怕更不會放過他們了。

「嗯?」

突然,楊迪心頭一緊,感知到了危險,但危險並非來自於倒在地上的那四人,而是身後。

他絲毫沒有猶豫,立即催動了神行如影那種符咒,橫向閃移。

咻咻咻!

幾乎就在楊迪做出反應的剎那間,後方的密林黑暗中,點點寒芒爆射而來,猶如雨點般密集。

此刻還躺在地上的白衣男子四人,見狀也是滿心駭然,然而此刻他們已經受創,只有白衣男子及時催動一件靈寶,將自己帶離了原地,閃到一側。

噗噗噗!

而藍裙女子、灰衫男子還有那個束髮少女,則是避之不及,驚恐絕望中,被點點寒芒淹沒,瞬間血花在夜色中濺起。

三人當場斃命,那種暗器的威力,強大的令人咂舌,哪怕是及時閃避到一側的楊迪,都是脊背直冒冷汗。

雖然他有霸體,可是以現在的狀態,若被那些雨點般的暗器成片擊中,恐怕也是九死一生了。

此刻再一看藍裙女子那三人,包括原先死在楊迪手中的那具屍體,皆是已經不成人樣,全身破爛不堪,死狀甚是凄慘。

「暴雨梨花針!」

另一頭,同樣狼狽閃開的白衣男子,驚怒大叫,認出了那種暗器的來頭,更是認出了何人在出手。

「呵呵,宋義兄好眼力,可惜啊,我等原本是想對付那外來者,協助宋義兄你們脫困,卻不小心誤殺了你的未婚妻和小姨子三人,實在抱歉,這筆賬,你們錫族大可記在那外來者頭上,與我們唐族無關!」

密林深處,人影獵獵,一道冷淡輕佻的笑聲傳來,十幾道人影出現在了黑暗中,卻是不曾輕易現身。

雖然是誤殺,但那批人似乎並無負罪感,而且剛才那種出手方式,分明是要將白衣男子連同楊迪一網打盡!

連楊迪都沒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在這裡與這五人斗的你死我活,暗中居然還有修士潛伏。

看樣子,那些應該也是秘境世界里的土著居民,而且與白衣男子五人認識,但應該不是一路的。

「唐默,你等著,今日之仇,你和那外來者小子,誰都別想善了!」白衣男子宋義怒聲大叫。

不過,他顯然沒有留下來替未婚妻報仇的打算,而是取出了一塊圓盤靈寶,飛身踏了上去,疾速飛向一側的密林中。

楊迪皺眉,但並未追擊,因為此刻的他,好像又有新麻煩了,後續出現的這批土著,雖然也是一群年輕人的樣子,但似乎比此前的五人還要強大危險。

「臭小子,好漢不吃眼前虧,暫且先脫身,你現在正面與那批人交手,難以討好。」一炁爐老祖宗更是驚聲提醒,「暴雨梨花針是上古有名的暗器靈寶,此物殺傷力極大,如果是在養神境修士手中,連悟道境強者的護體罡氣,都能擊穿!」

「嗯!」

楊迪重重點頭,而後轉身就走,其實不止是剛才那種可怕的暗器,對方那批人雖然在暗中,但他也是察覺到了,那批人中有著養神境九重的狠角色。

而且修為比他高的,還不止一人。

楊迪再自信,也不會輕易犯傻,去跟這樣的陣容硬碰硬,先離開再說。

「去追那個外來者,不用理會宋義那小子,由著他去吧,反正錫族和唐族早已積怨很深!」

看到楊迪轉身就走,那十幾道身影,也是從暗中追了出來,為首之人是一個三十多歲的青年男子,穿著黑衣,手持一把畫著白骷髏頭的黑色摺扇,神色冷酷。

他們並未理會宋義逃走的方向,而是悉數朝楊迪離去的方向追擊而去,顯然並不打算輕易放楊迪離開。

這夥人,明顯不是打算要為之前錫族的那四人報仇,追擊楊迪,無疑也是有著什麼不良企圖。

楊迪在密林中穿行,暗暗演化一種道法,腳下出現了白色光輝,身上隱約間有著淺淺的金翅鵬鳥光影浮現。

他整個人,瞬間身輕如燕,速度極快,在林子間一閃而沒。

這顯然也是殘缺印記的一種演化,來自於當初煉製太極霸體丹的一份寶血——金鵬血。

只是那份金鵬血為數太少,而且不夠精純,楊迪從中銘感到的印記,缺失嚴重,只能以霸體模仿出一些粗淺的手段而已。

如果是上古半神獸金鵬的真正能耐,楊迪此刻早已扶搖直上,翱翔天際,根本用不著在地面上跑。

當然,在現如今,能夠做到這一點,也實屬不易了,其他修士就算得到精粹的金鵬血,也未必能夠從中銘感到什麼東西。

……

天蒙蒙亮的時候,楊迪成功擺脫了追兵,但他並未就此遠去,而是收斂氣息,在附近小心潛行。

因為這個地方,距離魁首指引所指出的第一個特殊地帶已經相當近了,楊迪不想錯過,要去看看究竟。

從昨夜宋義那伙人的言辭來看,那種特殊神秘區域,縱然是土著居民,也無法踏足,只有他們這種魁首才能進入。

如此一來,愈發說明這種地帶的不凡了,所以哪怕眼下遇到了大麻煩,楊迪也不願輕易放棄。

不過,很快他察覺到,那批自稱唐族的人,在跟丟了自己以後,竟然分出了一半人馬,朝西南面一個低洼山谷趕去了。

讓藏匿在暗中的楊迪臉黑的是,魁首指引所描述的第一個特殊神秘區域,就在那個山谷中。

看來,那些唐族修士,很清楚他們這些外來者進入秘境欲圖尋覓什麼,故意要去那個地方堵他。

此刻還有七八人,在附近徘徊,並非放棄追擊楊迪,似乎也是預感到了他就在這附近。

「哼!真當我好欺負嗎?」楊迪在草莽深處冷冷一笑,正在尋思應對之策。

現在秘境世界里的局勢,愈發複雜了,他們這種提前被傳送到秘境深處的魁首,率先遭遇了秘境內的土著居民。

這確實出人意料!

但楊迪並未打算一味的避讓,相反,他決定正視這種變數,因為類似的麻煩,接下來恐怕還會有很多。

他們這些外來者,尤其是他們這種可以進入神秘區域的境界魁首,更是註定了會與秘境內土著爆發各種衝突,難以和睦共處。

尋思了許久,楊迪暗暗決定,要設法進入那個山谷的神秘區域,既是為了尋覓造化,也是找個安全的地方,讓身體徹底復原。

像現在這樣周遭威脅不斷,楊迪難以靜下心來將此前那條深金色魚王帶來的可怕創傷修復。

有了決定,楊迪開始展開行動,他並未急於前往山谷,而是在附近悄然更隨著另一批正在到處尋覓自己的唐族修士。 咻!

不久后,楊迪尋到了機會,突然從灌木叢中竄出,手起劍落,發動了暗襲。

一個唐族年輕人,被楊迪一劍從後背洞穿,直接殞命。

等到其他唐族修士反應過來的時候,楊迪已經迅速鑽入了灌木叢中,消失不見,展開金鵬印記之法,撤離了附近。

摳神 「可惡!」

餘下那七人望著地上同伴的屍體倒在血泊中,又驚又怒,他們以為那小子逃遠了,卻沒想到,對方居然悄然跟了上來,發動偷襲,擊殺了他們的一個夥伴。

同樣的情況,隨後的兩個多小時里,再度上演兩回,楊迪就像是化身為了隱秘刺客,不斷找機會出擊,而且出手相當果決。

楊迪早已適應修士之間的生死拼殺,這些秘境中的土著修士,一心想要擒拿利用他,楊迪自然不會坐以待斃。

事實上,昨夜如果沒有發生意外,宋義那五人,楊迪一個都不會留。

接連殞命三人後,還在追蹤楊迪的那五名唐族年輕人,終於心驚膽戰了。

他們意識到了問題的棘手,這個外來者小子,神出鬼沒,有著隱匿氣息和快速移動的可怕手段。

像這樣不斷暗殺,他們這五人,遲早要悉數中招。

咻!

一發信號當即升天,這五人不敢再大意,向山谷方向求援,看來唐默大哥的判斷有誤,那小子並未沖著那片神秘區域去,而是在這裡伺機反殺他們。

十幾分鐘后,那個名為唐默的黑衣男子,帶著數人火速趕來,看到這邊已經只剩五人,臉色異常陰沉。

「怎麼情況?」唐默身邊的一名男子,怒聲詢問。

「唐默大哥,唐恩大哥,那小子並未離去,此前他不斷在暗中偷襲我們,已經襲殺了我們的三名族人。」五人慌張彙報情況。

「看來此子有些膽魄啊,還敢做出如此舉動來。」唐默摺扇一合,冷冽哼聲。

「我看他是另有圖謀!」那個名為唐恩的男子,冷沉怒道。

「沒錯,他其實是想玩調虎離山,將我等引開,好藉機鑽入山谷內的那片神秘區域療傷。」唐默冷淡點頭道。

「那我們兩個豈不是中計了?」唐恩大驚失色,他和唐默,乃是他們這批人中修為最高的兩位,此刻雙雙趕來支援,豈不是中了那小賊的圈套。

「無妨,我是故意的!」唐默不以為然的一笑,「以唐磊他們的實力,加上暴雨梨花針,對付那小子已經足夠了,況且方才出來之前,我已經在進入山谷的必經之路上,安插了五毒針!」

「呵呵,還是唐默你更高明一笑,那我們現在火速回去吧,將那小子生擒下來,控制他,讓其進入谷內為我們尋覓造化。」唐恩恍然一笑,周圍的其他人,也是露出了冷酷之色。

……

山谷外,楊迪悄然出現,在樹林間觀望情況。

他此前不斷偷襲外頭的那些人,確實是想將此處敵人引開,現在雖然不曾完全調走這裡的人,但養神境八重、九重的那兩名強者,已經離去。

楊迪很清楚對方很快就會趕回來,所以他沒有過多猶豫,看清了情況后,突然出手,要強行殺進山谷。

其實這麼做,就算得手,也存在一個大隱患,那片神秘區域,貌似只有一個出口,回頭被對手堵住了,他想要再出來,就困難了,容易被人家堵死出路。

但楊迪現在有著自己的打算,他進入那片神秘區域,除了要療傷,還想趁著那裡頭的安全環境,煉製出補陽地****來,所有材料,此前他已經湊齊了。

屆時傷勢痊癒,實力更進一步,哪怕是強行突圍,也未必沒有可能……

「攔住他!」

看到楊迪突然出現,還留在這裡的六人,皆是露出驚色,紛紛出手。

這六人中,依舊有著兩名養神境七重的修士,而且他們手中的那種圓筒狀靈寶,讓楊迪頗為忌憚。

嘩!

楊迪無意與之纏鬥,從草莽中竄起的同時,凌空斬出一片劍氣,猶如雲雨翻騰,劍意浩蕩。

那六人手中的圓筒狀靈寶,尚未來得及催動,便是被震退。

乘著這個機會,楊迪火速掠向山谷內,然而在落地剎那,楊迪腳下突然一痛,腳底板像是被什麼東西刺穿了。

毒針!

楊迪恍然驚醒,原來這些傢伙在谷口草地上安插了成片的毒針,他一個不小心,結果著了道。

那種又長又細的毒針,材質很不簡單,竟然可以輕易刺穿楊迪的身體,而且那種劇痛,連楊迪這樣的體魄,都是感到了一陣痛麻!

而被震退的那六人,則是站在那裡露出了冷笑,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可惜的是,楊迪並未如同他們期待的那樣,在五毒入體后,瞬間失去知覺。

他體內道胎運轉,強行壓制了那種可怕劇毒,同時手中金劍猛然一揮,向前掃出大片罡風。

那草地中的毒針,瞬間被清掃殆盡,而後楊迪再度演化金鵬的印記,一頭鑽進了山谷內。

「什麼?那小子中了五毒針,居然還能動彈?」

守在周圍的六名唐族弟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久后,唐默一行人火速趕來,知曉了情況后,也是一個個臉色難看。

尤其是黑衣男子唐默,同樣無法接受這個結果,五毒針其實只是一個總體的稱呼。

在五毒針中,有著上千種組合,此前他布置的那些,屬於殭屍五毒,目的並非要取那小子性命,而是讓其在中招后,全身瞬間僵化,動彈不了,直接被生擒。

結果那小子明明中招了,卻是沒有被殭屍五毒壓制,反而趁機溜進了山谷內。

「不愧是能夠在一個境界上奪魁的人物,看來那小子縱然出生在環境枯竭的外界,依舊有著不凡之處,我們太低估他的能耐了,難怪宋義那些人此前會栽跟頭!」

一旁的唐恩怒氣沖沖,意識到他們遇到了一個不簡單的年輕人,其實,他們若是知道楊迪修道的時間,估計會大跌眼鏡…

「現在怎麼辦?」原本負責守在那裡的那個唐磊,臉色很不好看。

剛才就在他們眼皮底下,依舊讓那小子溜了,讓他們六個很沒面子。

「自然是在這裡守著,我們進不去,但他也休想輕易出來!」唐默冷哼道。

這個山谷內,有著一種可怕的力量,他們這些土著居民,縱然是古老存在,來了也是只能望眼欲穿。

相反,每隔一百年從外頭進來的那些所謂「境界魁首」,卻是可以暢通無阻的進入。

而且長期以來他們早已洞悉,秘境世界中,類似的神秘區域內,都有著了不得的造化。

這讓他們這些土著居民相當不忿,因而很早以前,就有人想通過制服外來者,驅使進去弄點什麼出來。

也正因如此,之前他們趕來后,發現那小子與宋義五人糾纏,弄清情況后,也是萌生了同樣的念頭,其實,他們也是被那株萬年火靈族吸引來的……

……

不久后,楊迪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了山谷深處,其實剛才來的路上,他已經感覺到了,周圍有著神秘的域場桎梏。

不過,他眉宇間的那個魁首印記,在感知到那種阻隔力量后,也是開始徐徐發光。

之後那種力量就不再阻攔他了。

「原來九仙台封賜的魁首印記,並非是單純的裝飾啊……」楊迪相當開心,愈發覺得那九座仙山和九座仙台,肯定有著什麼可怕的來頭……

這片山谷非常龐大,進入深處后,楊迪發現了懸崖下有著一個深幽的洞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