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下來,那聖星少爺依然無法無天,但這個剛剛成立的小冒險團隊確實實在在的有了變化,最大的變化就是幾人的熟知度了,格蘭特和勞倫斯在夜影的強制要求下,已經把聖星少爺的稱呼直接改成了小星,聖星本是一頓的抗議,結果果斷被夜影無視了,最後在聖星一句「奴大欺主」的哼哼中不了了之。夜影小姐的稱呼也是直接變成了小影,風飛軒倒是基本沒有變化,自然只能還是叫星哥和影姐。

倒是風笑笑鬧了幾天彆扭,剛開始和聖星膩的還不嚴重時還未發作,直到被聖星勾引的天天膩在一起時,喏喏唯唯又氣憤不已的對聖星表示道:「為什麼哥哥、格蘭特大哥、勞倫斯大哥三人又有空間帳篷又有空間戒指的,而什麼也不給我呢?自己現在住在馬車裡,比空間帳篷強好多,用不上空間帳篷,但空間戒指為什麼不給我一個。」女孩表示很聖星很偏心,心裡不高興,不想再和你玩了。

聖星伸手給女孩來了一個頭嘣,一臉戲謔的說著:「終於忍不住了吧,用開空間戒指的方法往你手上的清霄鐲上試試看!」

笑笑聞言即忐忑又激動地按照聖星的說法在清霄鐲上測試了一回,測試的結果就是抱著聖星又跳又蹦的蹦跳了半天,緩過來勁后又臉紅紅了半天,最後一隻手抱著另一隻手上的清霄鐲並且眼神不離的情況下又在聖星的軟塌上滾了半天。 克得斯克帝國——重鎮——沃里特

沃里特有二個原因成為克得斯克帝國的重鎮,二個原因都是地理位置問題,一是沃里特南方的西德礦山,此礦山離帝都亞加洛不算遠,離沃里特則更近,礦山盛產黑楠石,這是一種練制兵器的高級材料,普通兵器煉製時加入黑楠石以後不易損壞,柔韌性強,與兵器對砍更加不易折斷,帝國有部隊長期駐紮於西德礦山,組織人員開礦採石。

還有就是位於沃里特西北方的塞亞森林,這是一個讓冒險團傭兵者趨之若鶩的一處冒險天堂或者說是冒險地獄,塞亞森林方圓遼闊,森林裡異花異草魔獸眾多,許多傭兵工會發布的任務材料都是可以在塞亞森林內部里找到,更甚至傳說塞亞森林內有上古遺迹存在,無數的冒險者因為塞亞森林而喪命或者騰達。

就因為這二個地點的存在,沃里特成為了克得斯克帝國的一個重鎮,帝國也有固定的軍團駐紮此處,與西德礦山的部隊遙相呼應,同時因為塞亞森林,鎮里聚集了各類傭兵團和冒險者,也帶動了鎮內各項產業的迅速發展,使得沃里特鎮的繁華已經趕超了大部分城市,已早有流言帝國的嘉利陛下有意於把沃里特鎮從鎮升級成城。

沃里特鎮被縱橫兩條主街貫穿而過,二條街每條可以并行三輛車駕,這在鎮級城市裡已近頂峰,鎮里的絕大部分會所及產業商鋪都是沿著這二條街交匯處向四方擴去,縱街名為德其諾;橫街名為達亞格。

聖星一行最終還是在鎮外休息的,次日早才由東門進入達亞格街道,小一至小五五匹馬於鎮口被聖星召回,天夢大陸鬥氣橫行、魔法林立,還有數不清的各種奇怪職業與技法,格蘭特幾人經過這些天的吃驚詫異后也就見怪不怪了,只當聖星是哪家隱藏家族的頭疼公子了。

一行六人二寵進入東門后就由達亞格街道開始閑逛起來,主要還是笑笑,每到一個店鋪總想進去看看,聖星也總在笑笑身後起鬨,街上上裝飾店、衣物店、玩具店等被聖星一行踩了個遍,一上午時間才堪堪走至中央交匯口。

到達這裡時主要店鋪已經換成旅店、酒館、武器店、防具店、魔法裝備店及各種工會會所,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幾人逛了近一上午,笑笑興緻絲毫不減,聖星更是在旁是不斷起鬨,夜影是全程微笑陪伴,格蘭特、勞倫斯、風飛軒三人則是搖頭苦笑陪同。

風飛軒抬頭看看天色,對笑笑說道:「笑笑,最後逛一家休息會吧,中午了我們也要找個地方吃口飯了。」

笑笑倒是意猶未盡,不過倒了不反對:「好!咱們便逛完這家以後去吃飯,也嘗嘗這裡的特色,星哥哥影姐姐你們說好不好?」

聖星正一邊用眼神和肩上落著小夕對著玩,一邊用左手摸著右手手腕上纏繞著的小朧,聞言道:「沒問題!走了這一上午也是有些累了,就這麼痛快的決定吧!」

夜影拉著笑笑的手:「笑笑!那咱們進這個魔法物品店裡看看。」

「好啊!好啊!」笑笑不含糊,話音未落已經第一個進了夜影所指的魔法店裡。聖星幾人跟進,魔法店裡只有一層,但面積不小,裡面琳琅滿目,種各魔法物品閃閃發光,很是讓人眼花繚亂。

勞倫斯倒覺得進了這個魔法店裡正是合適,蓋因他想買點魔法石補充上,現在每日夜間休息聽聖星說不用再值守,說是他送的魔法帳篷有預警功能,可是還是不能不防,買些魔法石晚上在帳篷處做個防禦魔法陣也是很有必要的,可別因小失大就得不償失了。

魔法石於天夢大陸的作用實在太大了,戰爭、防禦、製作魔法武器、裝備魔法劍、日常生活等各種事件都需要魔法石來提高更大的效率,可以說是大陸的最大消耗品,皆因每個魔法裝備店裡這個都是必須物品,罕有斷貨,勞倫斯進了魔法裝備店,第一時間便來買魔法石也就說明這個物品對於冒險者的重要性,等同魔法石的物品也不是沒有,高級魔獸結晶就是一種,不過這東西更勝魔法石,也看品質高低,拿傭兵工會來說,中級傭兵以下就是普通魔獸結晶基本都是用不起的。

勞倫斯挑了一些魔法石,有些肉疼的付了款,在侍者:「有空間戒指的土豪竟然還如此吝嗇。」的目光中把剛買到的魔法石收進了聖星所送的空間戒指中,回身走到笑笑處。

笑笑和聖星夜影三人正在挑魔法飾品,聖星邊挑邊嘀咕:「這個給小雪、這個給小舞、這個給影姐姐、這個給……」笑笑往前湊了湊,最終也沒聽清聖星的最後幾句話,倒是小夕不甘寂寞,飛下聖星肩頭從飾品中不斷啄起飾品討好地送到聖星手中。

每次回來聖星都撫撫小夕的頭以示獎勵,這時候的小夕都是歪著小腦袋看著小朧,示威一般,小朧一直纏在聖星右手手腕上,懶洋洋地,淡白色光芒映在聖星手腕處,美輪美奐,只是小腦袋不時地過來伸出舌頭隨著聖星手的轉動舔舔聖星的手背或手心,對小夕的示威是一概無視,似是不屑與小夕爭寵似的,這情景直讓笑笑妒忌的兩眼冒火。

拿起一個銀色三角飾品和一個紅色水晶飾品,一手一個笑笑向著小朧和小夕邊比量邊道:「小朧小夕,看姐姐對你們多好,還想著給你們買飾品,就理理我唄,跟我玩會好不好?」

小朧小夕小巧的身子不斷躲著笑笑的「侵略」,最後實在不好躲,竟各自從聖星身上飛起繞著聖星不斷划圈,引得笑笑也跟著小朧、小夕圍著聖星直轉,最後實在追不上,笑笑收起飾品,抓起聖星一隻胳膊,兩手直搖:「星哥哥!你看吶,叫小朧小夕別跑唄,我給她們帶上,看!多漂亮!」格蘭特幾人各自買完自己所需也回來站在一旁微笑看著笑笑和聖星、小夕、小朧二人二寵的互動,倒也覺得很是溫馨。

魔法裝備店裡人來人往,人數不少,多數都是購買魔法石的,也有少數正在挑選魔獸結晶,笑笑性子活潑,這一翻玩鬧引得店裡的人頻頻觀瞧,倒是引人了一個有心人的注意。

魔法裝備店一隊三個人,也是正在挑選魔獸結晶,同樣不約而同的被笑笑的吵鬧聲吸引過去,為首的一人起先倒是沒怎麼注意,隨意打量了幾眼,剛要收回目光,正巧看到重新落回聖星手腕處的小朧,眼神一變向聖星幾人走來。

此人戰士打扮幾近中年,衣裝光鮮、腰懸闊劍、面目稍顯狂放、眼神很是凌厲。但他還未走至聖星近前,格蘭特便不動聲色的移動了下位置,擋住了此人想靠過來的想法,勞倫斯和風飛軒也是相互對視了一眼,都提起了精神。

這人倒也不在前行,目光看著聖星道:「在下狂風傭兵團團長麥德烈,這裡有宗交易想與閣下談談。」

聖星從格蘭特身後閃出,笑嘻嘻的看著麥德烈:「呦呵!其實我想說免談的,不過看在今日少爺心情不錯的情況下讓你把話還是說出來吧。」

麥德烈剛還沒注意,走到近前說完話才仔細打量起聖星的相貌,愣了愣才接著開口道:「本人想出價從閣下手裡買這隻銀色魔寵,價格好談,不知閣下意下如何?」

天夢大陸魔獸眾多,其中有許多傭兵團就從事抓捕溫順漂亮的魔寵用於給人當寵物,魔寵在大陸很是盛行,即使是普通人家有條件的都會養,只是偏於實用性,但是貴族婦人小姐們的寵物那可是一個賽一個漂亮,一個賽一個華麗,高級漂亮的魔寵比高級魔獸價格還要高出不少,可見大陸此風之烈,所以格蘭特幾人聽到這個叫麥德烈要買聖星的魔寵的話倒是沒吃驚,不過可都是皺了皺眉頭。

聖星神情不變,目光多了一些戲謔,伸起手撫摸著依然懶洋洋似不關已的小朧道:「嘿!要買這小東西,你膽子不小啊,少爺我的東西是隨便買的嗎?讓你說還真敢說,就沖你這不尊重人的態度買就不要想了,賠少爺我點錢吧,此事就算過去了,不然!哼哼!我可有打手!。」

格蘭特三人額頭直冒汗,這是不能好好交流了,委婉拒絕下不就行了嗎,何至於這樣,果然這是一個禍事的妖精少爺啊。

麥德烈隨說也是很冒失,但聽完聖星這麼無禮的話,額頭也現青筋,不過隨繼收起,眼神倒閃過一絲喜悅,瞬時而收,話語也是冷厲起來:「閣下不賣就不賣罷了,何必如此無禮,既然閣下已有侮辱之意,今天的事情倒是不能愉快的解決了,我——麥德烈!狂風傭兵團團長,為了尊嚴,現向閣下挑戰!希望閣下不要懦弱!」說完麥德烈右手抬起,手心向下握拳,齊胸處敲擊了一下自己的心臟處。 麥德烈的這種手勢是大陸挑戰時的通用姿勢,表示要與對方進行公平對決,說是公平對決,其實這種對決打起來都是各憑能耐,也有人在對決時不要臉的很,總之是勝者為王。

聖星還沒等麥德烈說完就閃了閃身:「就你?!哈哈!真真可是好笑,少爺我是多大的腕,無需升級就輾壓神魔了,而你們這樣的,屬於升級一輩子都見不到BOSS的貨,真是懶得和你們動手,估計你也聽不懂,這樣吧!不欺負你們人少,你們三人對我這邊三人,一局團戰,你們要是贏了咱們來談魔寵的事,要是輸了就給少爺我賠錢吧。」

麥德烈青筋又現,目光閃了閃,看了看格蘭特幾人,倒也不拒絕:「好!好!好!既然閣下懦弱不敢應戰,那我們狂風傭兵團兄弟三人就領教一下閣下這幾位守護者的厲害!蒙特、塔石過來簽契約!」華光一閃,麥德烈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張斗戰契約。

站在麥德烈身後的倆人隨即上前,左邊身形偏瘦、面目陰鬱之人開口道:「狂風傭兵團二隊隊長蒙特出戰!」右側體寬身膀、面色兇狠,背後背著一雙巨大拳套之人接著說道:「狂風傭兵團三隊隊長塔石出戰,幾位誰跟我們契約?」

這種明面對決大陸上經常以簽訂斗戰契約為方法,目的是躲避傭兵工會的私鬥條款,表明雙方乃是自願進行決鬥,輸贏者皆不會去傭兵工會拿傭兵條款進行無禮要求,各憑本事,生死自論。而不用斗戰契約的對決性更加嚴重,那已經不叫對決而叫殺戮了,往往都是在人跡罕至之地,經常是一方全滅作為結局,沒有實際證據傭兵工會也便不會對傭兵進行處理。

夜影美目含嗔,倒是沒有吱聲,笑笑目光則是多了些擔憂,她覺得聖星可能是惹禍了,嘴唇輕咬,很是不安。

格蘭特、勞倫斯、風飛軒三人相顧無言,格蘭特拍了拍額頭,回頭看了一眼聖星無所謂的表情,暗嘆了一口氣:「走吧,兄弟們,咱們只能上了。」

三人都是含著苦笑上前,看著麥德烈依次道:「笑笑傭兵團格蘭特應戰!」

「笑笑傭兵團勞倫斯應戰!」

「笑笑傭兵團風飛軒應戰!」

六人上前同時作了斗戰契約魔術,已經有了契約捲軸,只要雙方用自個鬥氣魔力激活捲軸既可,期間影畫言語會隨著斗戰契約完成時的破裂封入六人各自的傭兵徽章,以作斗戰證據。此類契約一旦完成,既使傭兵徽章損壞丟失傭兵工會也有方法查驗出來,所以斗戰契約是大陸公認的一種比較公平決鬥的方式。

格蘭特左右看了看,道:「這裡不是打鬥之所,剛才進店前看到了旁邊有競技場,不如我們雙方去競技場解決事端。」

麥德烈三人均覺有理,如此一來,雙方便都直奔競技場而去,聖星滿臉的不在乎,臉上笑容引人入勝,倒是笑笑一臉擔憂,也不鬧了,拉起夜影的手默默的走著。小丫頭鬧時是鬧,但畢竟聰明伶俐,不會做出讓團隊負擔之事,那邊隊伍只有塔石邊走邊看著聖星一行人冷笑不止,其餘人等皆無表情。

雙方約斗時也都在公眾場合,魔法裝備店裡的人也是不少,見聞約戰,幾乎全部跟出來往競技場而來,畢竟看別人決鬥也是增加閱歷見識的一種。

眾人走在達亞格街,沒多遠便進入了競技場,短短的一路,跟隨人數竟越來越多,已是成群結隊之勢。

競技場放行倒是簡單之至,從比賽強度逐漸增加進入觀看的金幣條件,聖星與麥德烈在門口都報了一個高級職業對決,觀看者一人二十金幣才可進入,約斗者免費進入,如已有人約斗可以先行觀看,沒有人決鬥雙方約斗之人既可馬上上場進行比斗。

沃里特鎮因為其地理位置,流動人群眾多,特別是各類冒險團隊,產生矛盾的機率大增,約斗現象也便經常出現,商人逐利,所以才有了競技場的產生,不過午時約斗可不多見,聖星與麥德烈進入時正是空場。

沒有說話,麥德烈一個眼神便與蒙特、塔石走至競技場中站定,塔石從背後取下拳套帶到手上,雙拳對撞,又伸出右手指向格蘭特,勾勾手指,張嘴大笑:「來!上來!看看誰的拳頭硬!」

聖星很不負責的看著格蘭特道:「你們三個可別給本少爺丟臉吶,輸了的話我可是不認賬的,直接跑路,你們看著辦哈!走!影姐姐、笑笑妹妹我們去觀戰台那坐著看,他們要是輸了咱們馬上逃跑。」

笑笑一跺腳:「我才不會逃跑呢。」又看向風飛軒:「哥哥加油!」再看向格蘭特和勞倫斯揮舞了一下小拳頭:「可惜只能三人,我也不能上場,格蘭特大哥、勞倫斯大哥也加油!打敗他們!」

夜影也向三人微笑道:「少爺不省心,給大家填麻煩了,大家加油,不要強求儘力就好!走吧我的少爺!」說完拉起笑笑又道:「笑笑妹妹我們去那邊坐!」

聖星倒是往格蘭特身邊湊了湊,但是卻以幾人都能聽到的話語開口道:「你們幾個慢點走啊,爭取到競技場站台上時能多來點觀眾,人越多一會兒越好跑不是。」說完也不理格蘭特、勞倫斯、風飛軒三人的目瞪口呆,轉身拉起夜影和笑笑走進觀戰席。

格蘭特臉上竟也閃出青筋,這任務竟然至少二年,征途漫漫,當初還是勸說風飛軒兄妹不接此任務好了,如今任務已接,真是有些追悔莫及之感。

勞倫斯也有些無奈,不過開口卻是說道:「咱們慢些走也好,正巧我有些話想在戰鬥前與飛軒說說。」說完先轉身走向競技場戰台,但是速度並不快,並對跟上來的格蘭特與風飛軒倆人接著說道:「飛軒,我和你格蘭特大哥已經合作十多年了,彼此戰鬥方式很是熟悉,可以說是配合默契,但咱們在一起的時間還不長,也沒有並肩作戰過,這兩天本想來找你們兄妹熟悉下你們的戰鬥方式,也練習下團戰合作,誰知今天突然提前出狀況。」

頓了一頓,勞倫斯接著道:「我看飛軒你應該是使用的劍技鬥法吧,不知道級別怎麼樣,特點是什麼,看對方狂風傭兵團的那三人,必是彼此合作無間,我們務必要小心謹慎。」

風飛軒俊目含光,看著台上麥德烈三人緩緩說道:「兩位哥哥,小弟我用的是家傳劍技,以靈巧速度見長,一會兒上台我拖住狂風傭兵團的團長麥德烈,兩位哥哥爭取儘快把蒙特和塔石擊敗,如此想必應該能有勝利機會,不知此方法可不可行?」

格蘭特也是看著台上,點頭道:「可行!不過飛軒,一切務必謹慎,這個傭兵團我聽過,人數不少,台上的那倆位隊長應該是高級術師和高級戰士,而麥德烈應該更高一級,如果不能拖住不要強求。」

勞倫斯也點頭同意,三人既已商定完,倒也不在猶豫,在觀眾的呼喊聲中站在了競技台上。

麥德烈三人早等的有些不耐煩,特別是塔石,看到格蘭特三人在他們對面站好,譏笑開口道:「害怕了嗎?這麼慢,讓大爺來教導教導你們吧!」

高級斗戰很是熱門,二十金幣的入場費也阻擋不了幾人,一路上相互傳達,競技場觀戰席上已經坐滿了快半場人數,這麼短的時間已經算是不少了,情緒很是熱烈,但並不吵鬧,來此觀戰的基本都是冒險者,罕見笨人,基本都是想通過觀察別人戰鬥增加自己戰鬥經驗。

格蘭特伸手向後,取下重劍;勞倫斯也拿出魔法杖,倒是風飛軒手按劍柄,身影微微前傾。

麥德烈哈哈一笑,也是取下腰中闊劍,雙后把持,面目不動向身後兩人說道:「準備了!」又向前方格蘭特三人大聲開口道:「競技場規則,掉到台下各位也算輸!」

蒙特身形后移,同時魔法杖顯現,杖上光芒閃露;塔石身形向前,雙拳放置腰側大喊道:「來吧,戰鬥吧!」

格蘭特沒有廢話,只一句「走!」

單手倒拿重劍,腳下金色鬥氣一現,格蘭特已經疾步前行,未至競技台中央,高高躍起,同時重劍高舉頭頂,劍上毫光大放,雙手握住,竟直往麥德烈砍去。

麥德烈哈哈一笑,身形不退反進,望向空中格蘭特,闊劍同樣金色鬥氣閃現,與此同時麥德烈身後斜飛出三枚火球,越過麥德烈,呈三角形狀直奔格蘭特而去,這是蒙特放出三枚火球,然後蒙特緊接著高舉魔杖喊了一聲:「火岩盾!」只見火氣環繞,分別套在麥德烈、塔石、蒙特三人身上,然後蒙特快速念動咒語,死死的盯住對面格蘭特三人,顯然是準備要釋放高級魔法。

塔石身形移動到蒙特身前,比賽前看似此人火爆,結果雙方動起手來以後,塔石卻不前沖,而是以保護已方魔術師為先,可見其團隊的配合默契。

格蘭特於空中改雙手握劍於橫向胸前,口道:「連氣斬!」重劍舞動三次,金色鬥氣隨劍而出,第一道斬碎一隻火球,第二道直接斬碎另外二隻火球,第三道鬥氣直奔麥德烈而去。

三連斬之前,本來格蘭特是站立姿勢下落,但三連斬后,格蘭特在空中竟然已經是橫身於空中,類似倒下,身上鬥氣再現,隨著格蘭特一聲:「旋氣擊!」身體橫向翻動,速度極快,移動範圍很廣,重劍隨身而走,形成旋轉斬下,目標卻是已經越過麥德烈直接斬向蒙特。

麥德烈大吃一驚,高呼「小心!」然後剛要使用劍氣攔下格蘭特,不成想眼前銀芒閃現,一股劍氣直奔自己咽喉,卻是隨著格蘭特身形而動的風飛軒到了。

勞倫斯在格蘭特、風飛軒出擊期間就已經給他們套了二種輔助魔法,一個加速術,一個水能盾,此時也是正在低念咒語,準備高級魔法術。這一輪疾攻,格蘭特佯裝攻擊麥德烈,實際目標卻是蒙特,而隨後而來的風飛軒卻是真正的攻擊麥德烈,讓他來不及救援,三人的首次配合竟是十分完美。

上有格蘭特劍氣,前有風飛軒直刺攻擊,麥德烈本來想打擊勞倫斯的想法破滅,不得以身形後撤,但卻沒有用劍氣低掉格蘭特的連氣斬,而是闊劍橫掃,一聲:「重烈波!」一道弧形氣波撲向風飛軒和遠處的格蘭特。

麥德烈的想法是好的,不低掉格蘭特的連氣斬,風飛軒如果還要追擊下來,勢必會成為連氣斬劍氣的目標,這就叫烏龍,團隊里一個人的攻擊影響到另一個人的活動,這是很不智的,而再加上自己的重烈波,風飛軒勢必要後撤保護對方那個魔法師,騰出時間,自己回身和塔石配合擋下格蘭特,情形好的話直接就能放倒掉他,不能放倒蒙特的魔法想必也好了,此戰可勝!

風飛軒氣色不變,看到麥德烈後退的瞬間已了解他的意途,劍指前行改為橫向於前:「神風技——動若流螢!」身體銀色光芒大盛,留下一圈殘影,竟然已是把麥德烈的重烈波一絲不落的全部接了下來。

「神風技——束氣斬!」不見風飛軒腳步移動,身體直接暴飛而起,手中利劍直接抹向麥德烈的頸部。

麥德烈的如意算盤落空,接著連續看到風飛軒的二種劍技,心裡大為驚異:「此人絕不一般!」的想法還未完全飄過,風飛軒的人和劍便已到了。

雖說有火岩盾在身,除非找死,否則冒險者沒有人會把生命寄托在這種技能身上,麥德烈快速側身舉起闊劍:「博莫之壁!」闊劍瞬時起三層劍氣屏障,布防在麥德烈身前,身後只有敵方一人,自己方有蒙特、塔岩兩個人,想必擋下那個格蘭特不成問題,就是擊敗也有可能,此戰勝方還是自己這邊,好吧!收起心思先把前邊這小子解決掉!

麥德烈看著撲向自己的銀光,目光冷厲決斷。 格蘭特使出的旋氣擊直擊蒙特,金色鬥氣隨身翻滾,氣勢十分霸道,可是蒙特依然不為所動,只是念動咒語的速度加快,他相信塔石會給他解決眼前的麻煩。

塔石身體下蹲,龐大的身軀竟然從競技台上跳起,右手拳套紅色閃現,一聲:「破裂拳!」右拳直擊而出,直迎格蘭特的重劍而去。

拳劍相交,爆出一圈鬥氣流,烈烈響動,格蘭特只感覺塔石拳上傳來的力量重逾巨龍,已知不可強求,鬥氣再現,身體竟出人意料的逆回翻轉,重劍從由上斬下的旋轉方式一下變為由下至上,改劈為撩。

塔石大吃一驚,這個格蘭特鬥氣技巧出人意料,如果不是保護蒙特實在是不應跳起空中,現已難防又無處借力,塔石只能雙拳交叉疊放胸前,拳上加註鬥氣,準備進行一次被動防禦。

塔石雙拳碰到格蘭特重劍劍峰,由於重劍是下撩而來身體被擊的後仰,反觀格蘭特卻借力於空中調整身形,右腳一腳踢出,再次踢到塔石雙拳之上,以塔石龐大的身軀竟然被格蘭特這一腳踢得向後飛去,可見格蘭特武技之熟練。

在空中被擊退,直接從蒙特頭頂飛過,塔石見蒙特被暴露於前,於空中大喊:「蒙特小心!」

蒙特不為所動,魔杖前指空中的格蘭特,開口道:「紅蓮獄火!」只見魔杖中漫天火光衝天而起,火光絢麗,直撲格蘭特。

這一個紅蓮獄火的高階魔法很是不易抵擋,此招似慢實快,飛出時四外擴散,已是把格蘭特圍在中央,塔石於空中退卻時看到此景,也是大喜。

紅蓮獄火直撲而下,千均一發之際,只聽傳來遠處一聲:「水幕天華!」卻時勞倫斯的魔法到了,以格蘭特身體為中心,憑空出現一個淡藍色水系魔法光罩,兩種魔法碰撞,水幕天華的光罩不斷閃爍,最終還是抵消到了紅蓮獄火。

此時格蘭特空中雙手高舉重劍,竟然一如開始一般向蒙特斬下。蒙特臨變不驚,身體快速後撤,揮手又發出三枚火球術擊向格蘭特。

勞倫斯幾乎在水幕天華施放完成的同時就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了三塊魔法石,不見咒語,只聽得勞倫斯一聲:「水龍術!」竟然是靠著三塊魔法石瞬發了一個水系中級魔法。

這個藍色水龍的水系魔法目標卻不是蒙特,而是空中已呈下落姿勢的塔石,塔石見水龍術襲來,不屑的冷哼一聲,雙拳再次擋在胸前,任由水龍術撞來,雙方交接,不見塔石有任何損傷,只是半空中本已開始下墜的身軀再次被擊退。

那邊水龍術已經擊到了塔石身上,這邊風飛軒的束氣斬則是已經破開麥德烈的二層防禦壁,但風飛軒本來就沒將全部心思放在麥德烈身上,水龍術去勢已盡,風飛軒暗道一聲:「不夠!」身體猛然後撤。

麥德烈倒是有些吃驚,前面這個東方小子倒底是真打還是假打,怎麼不接著斬殺過來?卻見風飛軒退身開來,擺出個投技姿勢,隨著一聲:「神風技——劍擊千里!」長劍脫手而出,劍身裹著銀芒鬥氣直接刺入水龍術的魔法里。

「塔石!快躲!」麥德烈高聲大喊,塔石眼看著水龍術即將破裂,正自要準備落地后調整姿勢襲擊格蘭特,卻猛然間雙臂一振,一股力量強襲而來,手上拳套竟被這股力量壓得出現龜裂,這才聽到麥德烈的提醒,躲閃已然不及,虎牙一咬,鬥氣昂然,雙臂向上翻起,竟把風飛軒的長劍彈回,但是自己的身體卻直接向後飛出。

「砰!」被擊飛后摔到在地,地面碎裂,塔石感覺羞恥莫名、大為憤怒,於碎石中大喊:「老子要捏碎了你!」翻身而起,腳步前沖,右拳紅芒大盛,卻在半截:「重……」的說語聲中截然而止。

塔石停步不前,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前邊五步前的競技台,再低頭看看自己腳下,自己現在已經身在場外,按契約已經是敗北了。

台上風飛軒早已躍起,於半空中抓起被塔石擊飛的長劍,長劍直指蒙特,風飛軒沉聲道:「神風技——震空劍!」

麥德烈在風飛軒擲劍時便已回身,看到台上此景,眼中殺機大現,表情瞬間猶豫,隨即隱沒,大聲開口道:「停手!我方認輸!」

蒙特聞言吃了一驚,但聽到麥德烈的聲音后卻把剛準備好的魔法消散掉,起身走向麥德烈身旁。

勞倫斯散掉魔法,風飛軒和格蘭特也收招於半空中飄然落下。

這一場團戰用時極短,甚至格蘭特從開始起跳於空中到還未落下時就已經結束,但卻是精彩萬千,觀戰席上冷氣嗖嗖,雖說這場比斗戛然而止,但是很讓人值得借鑒學習。

不能不說麥德烈一方也是配合默契,但卻是輸在常規方式之下,風飛軒這個東方少年竟成為這場斗戰的主要變數,可能也與麥德烈有些大意的情況分不開。

格蘭特落地後上前對麥德烈說道:「僥倖而已,多謝團長手下留情了。」

麥德烈面無表情:「沒有的事!是我們輸了,按約定我要賠你們多少錢?出個數吧。」

此時聖星、夜影、笑笑已從觀戰席上走來,還未至幾人近前,就聽聖星開口道:「少爺我也不多要,三人一共給七百五十金幣就行了。」

麥德烈有些不明所以,對方竟然要麼這少的數目,不過為什麼是七百五十金幣,也不知那好看的少年是怎麼算的,罷了!先給對方吧。

拿出七百五十金幣,麥德烈遞向聖星,此時塔石也已走回麥德烈身旁,猶自氣憤不已,虎目盯著聖星一行人,不斷咬牙哼哼,卻也不開口說話。

「笑笑!收錢!」聖星看也不看的道。

笑笑蹦跳著從麥德烈手裡取過金幣,一臉雀躍。

麥德烈看向風飛軒,沉聲道:「今日大開眼界,閣下好武技!」

風飛軒向麥德烈行了東方一禮:「團長過獎了,如果不是您只守不攻,想必我早已落敗!」

「精彩!精彩!這才是讓我等大開眼界呢。」

這是誰說的話?大家轉頭觀瞧。

只見觀戰席走過來一批人,開口說話的乃是最前面一人,身穿金黃色沙麗衣物、金色短髮、面目俊雅、腰懸一柄華麗騎士劍,身後十多人,皆是白衣勁裝,面目肅然,一看就是侍衛之流。

這人走至近前,又開口道:「打擾大家了,在下梅森·索爾,大家叫我索爾就好,剛剛路上看到兩邊要約斗,就跟過來看看,真是不虛此行,各位的武技真是讓小弟很是佩服。」頓了一頓又道:「剛過午時,在下想請大家至對面酒館吃個午飯,同時也有件事情想尋求各位幫助,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聖星看著索爾,表情輕狂引人:「請客吃飯?好事啊!這可真是睡覺送枕頭,少年索爾!我看好你!頭前開路!」

「多謝!」說完索爾又轉頭看向麥德烈道:「團長意下如何,在下是誠心邀請。」

麥德烈與蒙特對視一眼:「既然如些,那麼我們兄弟三人謝過了,同去!」

索爾帶路,路上三方人員又相互簡單介紹了下,出得競技場,過街就是沃里特酒館,酒館三層,門口也有白衣侍衛把守,原來酒館早已被索爾包下,眾人進入酒館,一層、二層里的人索爾未理,領著眾人直接上三層,裡面已經有不少人落坐於此。

索爾向屋裡眾人道:「抱歉各位,剛剛看了一場精彩比斗,讓大家久等了。」

新開一桌,索爾引薦聖星麥德烈幾人坐定,讓酒家繼續上菜,旁邊侍衛過來低語:「團長,都到齊了。」索爾點點頭。

格蘭特坐定後轉頭看了一圈,以眼神示意並低聲道:「一二層的人基本全是三層這些人的手下,這層基本都是傭兵團隊,有不少傭兵徽章我都認得,比如那邊巨石傭兵團、鐵獅傭兵團;這邊這個海嘯傭兵團,另外這裡應該還有幾個不是傭兵團的,但卻是比較知名的單獨冒險者。」

勞倫斯點頭符合道:「確實如此,看來這個索爾來歷不簡單,這頓午飯也是大有目的,大家要小心應付。」

麥德烈和聖星他們不在一桌,此時他正和蒙特、塔石低低話語,不知他們在交流什麼,估計也是和此景有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