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意味著,這些多出來的屍體和骨架,不是鬼門關的人,而是當初來攻打鬼門關的勢力所留下的!

「擁有帝皇坐鎮的鬼門關,哪個勢力敢來攻打?而且,還能在一夜之間,將鬼門關覆滅,連鬼皇都隕落了……」

「那個敢來攻打鬼門關的勢力,到底是什麼來頭?」

……

李瀟一邊思索,一邊前進,同時也感覺到了,此地鬼之道的氣息,越發濃郁。

尤其是在前方,那最大的廢墟之上,有一團漆黑如墨,似能吸收一切光芒的黑霧在蒸騰。

「何人敢戰!」

「何人敢戰!」

……

就在此刻,當李瀟深入千米后,前方突然傳出一道道怒吼與咆哮之聲。

聲音,話語,都一模一樣,一直在重複著同一句話。

但,李瀟卻看不到有什麼人,更聽不出聲音是從哪個方位傳來的。

似乎,這聲音,烙印在了這一片空間中。

「難道是鬼皇留下的?」李瀟輕語:「生前戰盡四方,死後戰意不滅,而且……還帶著不甘與恨意啊。」

很顯然,當初的鬼皇,怕是遭受了極大的搓著,是喊著不甘而隕落的。

而此刻,李瀟卻不敢再前進了。

只因,這一道道咆哮聲,居然夾帶著恐怖的神識攻擊。

要知道,李瀟的神魂,是他最為薄弱的地方。

要是強行前進,李瀟的神魂怕是受不了,可能會崩碎。

但,李瀟也沒退去。

他知道自己的神魂弱,因此,正好藉助這一道道怒吼聲,來磨練自己的神魂!

卡擦!

……

半天後,李瀟的身軀,突然顫抖了一下。

同時,其神魂上,那一道封印,居然有一角破碎了!

剎那間,李瀟的神魂,魂光暴漲,猛然增強了一大截!

最為關鍵的是,李瀟的瞳孔深處,出現了一副神奇的畫面!

那是一個古老巨大的戰場,有一個人,赤手空拳,正在與一群身穿戰甲的人戰鬥。

日月星辰,皆在掌中凝練,蒼天大地,都被打成了粉末,連大道,都斷裂了!

追尋幸福的定義 :。: 天碎了,那是什麼樣的畫面?

可有人看到過,可有人見識過,可有人能想象到?

就如天空那一片雲朵,突然斷裂。

斷裂后,你所能看到的,只有無盡的黑暗。

大地崩碎,就如那地震,卻是震的一切都沒了。

連一顆塵埃都看不到!

大道斷裂,像是那般世界末日一般。

無形的氣運消失,一切都被斬斷!

這畫面中,那個赤手空拳的男子,渾身被六色光輝籠罩,其腳下,更有七星沉浮!

他的一舉一動,似乎勾動著那破碎的大道。

或者,更準確的說,此人,便是大道!

要怎麼樣的修為,才能讓自身化作大道?

這等境界,李瀟想不到,也不敢去想!

「閉眼!莫看!」

突然間,那畫面中的男子,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一聲怒喝之下,李瀟瞳孔深處的那一幅畫面,轟然崩碎!

甚至,連李瀟的靈魂,都被震的發顫!

他一時間懵逼了。

「這畫面中的人是誰?」

「是曾經發生過的事?那為何他能在曾經,看到現在的我?」

……

李瀟心驚,從曾經,看到現在的他,這等實力,可謂是通天!

通天地,通古今未來!

此人,當屬大道!

「那人,就是你。」

就在此刻,邪王開口,道:「他不讓你看到曾經發生過的事,怕你的記憶提前覺醒。」

「曾經的你,替這一世的你,鋪好了路,斬斷了一切荊棘。如今,你要做的,便是蟄伏,一路成長,執掌六道與七宮。」邪王說道。

「莫多說!」

突然間,很少開口的無形佛開口了。

其帶著一絲怒意,道:「這等事,如今的他,還沒資格知道!你想要害死他嗎?!」

然而,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了,李瀟自然是已經知道了。

那畫面中,赤手空拳的人正是他!

身上纏繞六道,腳下踩著七星,身若大道,宛若無敵!

「我以前,真的那麼強嗎?」李瀟輕語,但更是疑惑:「為何會隕落?難道……以前的我,真的是寡不敵眾?」

「是寡不敵眾。」邪王說道:「說起戰力,你一人,便可稱無敵,奈何敵人太多,終究是把你給拖垮了。」

「寡不敵眾?」李瀟輕語,隨即卻是自嘲了一聲:「若真的無敵,何來的寡不敵眾,說到底,前一世之所以會隕落,終究不是無敵,終究是弱了。」

「若真的無敵,天下皆是敵人,那又如何?無敵姿態,足以橫掃一切!」

「這一世,我當無敵!」

李瀟輕語,心中似有明悟。

與此同時,神魂上的封印,又有一角破碎!

一時間,李瀟的神魂,再次增強了一截!

這一刻,李瀟能感覺到,那一道道咆哮聲,已經很難影響到他了。

他,完全可以繼續前進了!

「那真的是鬼之道嗎?」

此刻,李瀟前進,目光一直鎖定在前方最大的廢墟之上。

那裡,有一天漆黑如墨,似能吞噬一切光輝的黑霧!

那黑霧,是否就是鬼之道?

亦或者,那是鬼皇的傳承!?

但,仔細想來,當初能在一夜之間覆滅鬼門關的勢力,自然不可能讓鬼皇留下傳承。

就算有,也被那個勢力給奪走了。

那麼,那一團黑霧,究竟是什麼?

而這個鬼門關的遺址,為何會在如今出世?

這一切,是巧合?還是說,是有人在暗中插手?

「這是……不是鬼之道!?」

半柱香后,李瀟一路無險,來到了那黑霧之前。

仔細看去,這哪裡是什麼鬼之道的力量,分明是一座傳送門!

黑霧內,有兩根青石柱,聳立著,上面布滿了晦澀的紋路與符文。

在兩根青石柱的上方,有一個門匾。

門匾上,刻著四個大字——地獄之門!

「這傳送門,通往地獄?」李瀟輕語。

地獄,李瀟去過,那裡是一個牢籠,有帝王看守。

那麼,這鬼門關內的傳送門,是通往地獄的?

地獄很大,李瀟之前去過,但也不過是走過了地獄內極小的一片地方。

有很多地方,布滿了致命的曼陀羅花,李瀟也不敢深入,更何況還有帝王守護。

但這一次,李瀟是實在好奇!

「釋迦就在地獄內,我若在地獄內發生了什麼意外,他應該會來幫我的吧?」李瀟暗道,同時想到了一件事。

之前,釋迦送給他一件東西,說是憑藉這東西,可以召喚古佛。

但,古佛是什麼,李瀟不知道,也不曾動用過那樣東西。

「罷了,既來之,則安之,該闖的,該走的,終究是要去看看。」李瀟輕語道。

話音落下,李瀟不由起身,踏入了傳送門。

嗡!

……

剎那間,眼前光輝閃爍,如玄光刺目,讓人睜不開眼。

但,又在幾息后,當玄光消失時,李瀟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一片血海之中。

放眼看去,四周,天空中,地面上,到處都是鮮紅一片!

這些紅,不是血,像是一種特殊的顏色。

而李瀟所在的地方,乃一片汪洋,汪洋的水,正是鮮紅的。

乍然一看之下,還真的以為自己處於血海之中。

「這裡是哪裡?」李瀟皺眉,一臉疑惑。

須知,李瀟之前進入過地獄,可不曾看到過這種地方。

到處都是鮮紅之色,甚至到處都矗立著一根根石柱!

有些石柱斷裂了,也有些石柱完好無損,還帶著鎖鏈。

宇宙拒絕毀滅 並且,有些石柱上,那些鎖鏈中,還困鎖著一具具屍體!

「那些人,被困死在了這裡……」李瀟輕語:「那麼,那些斷裂的石柱,那些破碎的鎖鏈……是有人逃離出去了?」

「曾經,這裡的石柱上,都關押著生靈,如今,大多數的生靈都逃離了出去,沒逃離出去的,便是死在了這裡,如那些捆綁在石柱上,已經被風乾的屍體一般。」無形佛說道,更是念了一聲佛號。

只不過,他的這聲佛號,有些古怪。

一般佛僧,念的都是「阿彌陀佛」。

而他這一聲念的,卻是「罪海無邊」!

「為何是罪海無邊?」李瀟問道。

「因為,曾經被困在這裡的人,都是罪人!真正的罪人!」無形佛沉聲道:「只是可惜,他們太強了,有些人,終究是困不住,終究是殺不死,終究是逃離了這地獄的牢籠。」

:。: 無形佛,不管他的信仰信念是什麼,他終究是佛。

佛,本為慈悲。

但現在,李瀟卻能感覺到,無形佛充滿了殺氣!

似乎,他口中說的這些罪人,真的是罪惡滔天,不可饒恕!

「他們究竟犯了什麼罪?」李瀟問道。

「分裂了整個世界!」 喜登枝 無形佛沉聲道:「那口棺後面的世界,乃完整的大世界,而我們所在的世界,曾經也是一個完整的大世界!」

「但,就因為那些人,導致我們這個世界,分裂了!崩離分析!」無形佛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