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過程之中小老鼠還抽空朝著玄風哇哇大叫。

為了證明自己沒有說謊,從小老鼠的口中說出來的事情都是關於義寧的。小老鼠很是聰明,它自然知道玄風一旦認定了它在說謊就不會再聽它的話了。

「我知道你們來這裡的目的,也知道這個小女孩服下了聖果。」

小老鼠大叫出聲,但是它的這些話還是不足以引起玄風的注意。因為如果小老鼠就是天界派來的卧底,那麼它自然會知道這些事情。

見玄風沒有什麼反應,小老鼠繼續說道,「為了能快速地將果子上面的毒液剝離,小女孩加速靈力運轉傷到了自己的根本。因此在她服下聖果才會因為自身的靈力不足而維持不了基本的人形。她現在的形態是犼,也就是她真正的原形。」

小老鼠這次算是學聰明了,它就專門挑玄風所不知道的義寧的情況來說。還別說,這一下玄風的注意力還真就開始慢慢地轉移到了小老鼠的身上。

但是就僅僅知道這些自然不足以讓玄風從小貓咪的手下救下小老鼠,因此稍稍嘗到了甜頭的小老鼠繼續說道。

「聖果的力量讓小女孩突破了最後的一層阻礙,從女魃成功變身為犼。 棄君恩:醜妃要休夫 但是一來她身上有傷,二來腹中的胎兒開始成形並且吸收著她的靈力,所以她現在才會連最基本的人形都維持不了。要想再次變身為人,胎兒就必須要降世,可這個孩子一旦降世將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小老鼠邊跑邊說,就在它跑到玄風的身旁的時候,腳下一個沒注意居然被一個石塊給絆倒了。

小老鼠的身體捲成一團,一下子就滾出去了老遠,一直滾到了玄風的腳邊。

這下小喵咪可樂壞了,它一個飛撲就伸著爪子沖著小老鼠躍了過去。

然而就在小喵咪要將小老鼠撲倒的時候,半空中突然出現了一隻大手,毫無防備的小貓咪被拍個正著。想來它現在的內心一定是崩潰的,因為剛開始的玄風將它抓來又不給它吃小老鼠,等到玄風終於讓它可以肆意地抓小老鼠的時候,卻又在關鍵的時刻一巴掌把它拍飛了。

小貓咪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的時候,它的內心是無比崩潰的,因為這一次它終於意識到了人類的反覆無常。

玄風一把將地上的小老鼠舉到了眼前,他很嚴肅地問道,「告訴我你知道的一切,不然..」

之後的話玄風沒有再繼續說下去,但是小老鼠知道,那就是不然就喂貓。

苦逼著一張臉的小老鼠無奈地點點頭答應了。

看到變得乖巧了不少的小老鼠,玄風非常滿意,他首先提出了第一個問題,「孩子具體會在什麼時候出世?」

小老鼠這回不敢有絲毫馬虎,玄風話音剛落它就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像倒豆子一樣通通說了出來,「孩子一個星期之後就會出世——」

小老鼠說得很肯定,然而它的回答卻著實讓玄風吃了一驚。一周的時間孩子就會出世,這就說明義寧在這短短的七天之內就要失去很多的靈氣和力量來維持孩子的生長。

再者,到時候天界派出來潛伏在他們身邊的那個人也會現身。可是這中途留給他們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他們完全就沒有充足的時間去準備好一切。

稍稍皺了皺眉,玄風這才繼續說道,「孩子出世的時候是不是會引起很大的轟動?」

其實這件事情玄風心中有數,既然這個孩子的來頭不小,那麼他出生的時候必然會天降異象。

而那些針對他們的人也會在那個時候找到他們的位置,所以他們想藏起來幾乎是不可能的。

果然,小老鼠的答案正如玄風心中所想,「這個孩子是來自佛界的,想必你們不會不知道吧。再者孩子又是帶著神聖的使命降臨人界的,所以在孩子的出世的時候必然會佛光大噪。到時候不用說方圓百里,就算是整個妖界只要看得到天空的地方都會看到這個異象。」

小老鼠說著說著就開始偷偷地注意起了玄風的表情,此刻玄風的眉頭已經是越皺越緊了。

小老鼠快速地砸吧了一下嘴,接著說道,「你們要清楚,到時候你們要面對的可能是四面八方而來的敵人。他們之中可能有妖族,也可能有神族,亦或是魔族。」

說著小老鼠再一次不確定地看了一下玄風的臉色。其實說真的,小老鼠已經度過了很長一段的無聊的時光,直到它再一次遇見玄風等人。

玄風和義寧身上的所承載的使命太過重大了,而他們的來歷也很不一般。

小老鼠已經預見他們之後的路途將會非常地艱辛,可以說這就是一段逆天之旅。

。 一次性就要面對這麼多的敵人,說實在的,雖然小老鼠很不喜歡玄風這個人。但是玄風無論前路有多少艱難險阻,都堅定不移地站在義寧的身旁不離不棄的作風還是很讓它佩服的。

這要換做是它,它早就偷溜了!

小老鼠砸吧砸吧嘴,若有所思地偷瞄了玄風一眼,這個人看起來還是有可取之處的嘛。

而這個時候,玄那雙墨色的眸子卻緊緊地盯著小老鼠,他平靜地問道,「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做?」

小老鼠對於玄風會提出這樣的問題感到很是奇怪,因為玄風對自己的不信任小老鼠還是知道的。

不過這種疑惑也只是持續了短短的一剎那,小老鼠那雙滿是詫異的目光很快就恢復了平靜。

綠豆般濕漉漉的眼睛悠悠一轉,小老鼠示意玄風將它放下來。玄風自然是立即就明白了小老鼠的意思,他也不含糊很快就想小老鼠放到了地上。

「說吧——」

小老鼠並不接著開口,它先是快速地整理一下自己紛亂而滿是灰塵的毛髮,接著又擺出了一副雙手背在身後的樣子,一邊慢慢地踱著步子,一邊悠悠地說道,「首先,因為孩子出世會天生異象,這是我也不能避免的。但是孩子出世的時候周身還會泛著濃烈的佛光,距離很近的妖族很快就能找到了你們的具體位置。因此如果我是你,我會在這個小丫頭生產的時候為她設下一道屏障,雖然不能遮蔽空中的異象,但是擋住這些外泄的佛光還是可以的。這樣就算是他們看到了天上的異象,要想找到具體的位置還是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的,這段時間也足夠這個小丫頭將孩子生出來了。」

對於小老鼠的話,玄風並沒有表現出太大的驚訝,看樣子他是也早就想到了這個辦法。

小老鼠說完還頓了一下,它看淡玄風並沒有要它停下來的意思只要繼續說道,「假設,就算是你們很不幸運生產的位置一下子就被人發現了,但至少來人不會這麼多,你一個人撐一會兒還是辦得到的。」

說這話的時候小老鼠其實心中虛得很,因為它很清楚妖族向來都是群聚行動的。要是玄風和義寧到時候被發現了,那麼他們要面對的就絕對不會只是一兩個妖族這麼簡單了。

「咳咳咳——」心虛地咳了咳,小老鼠快速地繞過這個話題,接著說道,「最後,小丫頭在生產的時候也是最虛弱的時候,你需要應付從四面八方而來的敵人,那麼她就需要一個安全的生產的地點。」

小老鼠快速地說完最後一句話,連忙抬頭看了玄風的臉色一眼,這一次它看到了玄風的臉上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神色。

心中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小老鼠這才算是真正地把心放到了肚子裡面。努力了這麼久它終於讓玄風感到了滿意了,這也意味著它不用再被拿去喂貓了。

玄風臉上掛著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他那雙墨色的眸子微微一動,蘊含深意地看著小老鼠。

小老鼠慢慢地往後退著,面對玄風這樣的眼神它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很不好的預感。

因此小老鼠哆哆嗦嗦地說道,「你,你你,你這樣看著我做什麼?」

玄風嘴角的笑紋更加的深了,他顧左右而言他,「你覺得什麼樣的地點才是最安全,也最適合作為生產的地點呢?」

呼——

難道玄風就只是想問自己這樣一個問題?

小老鼠的目光有些疑狐地玄風身上掃來掃去,然而玄風依舊臉色不變,就連向來很是狡詐,最擅長看人臉色行事的小老鼠也捉摸不透。

即使心中疑惑重重,那種危險而恐怖的感覺也依舊如影隨形,但是小老鼠也只能乖乖地回答玄風的問題。

「我會選擇一個很是空曠的位置作為生產的地點!」小老鼠這句話可謂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啊!

這世上哪裡有孕婦是在一塊什麼都沒有的空地上面生產的?小老鼠這簡直就是亂來嘛,以正常人的思維來看,它的意見是絕對不會被人接受的。

然而玄風似乎對小老鼠的這個提議很感興趣,墨色的眸子亮了亮,他繼續追問道,「哦,為什麼呢?空地上面那可是什麼都沒有啊,環境這麼簡陋,寧兒到時候要是難產怎麼辦?」

小老鼠沒有好氣地白了玄風一眼,那樣鄙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大白痴。突然它快速地跑到了玄風的身前,一手插在自己的腰間,另外一隻手囂張地指著玄風鼻子不屑地說道,「你個大笨蛋,這個小丫頭根本就不是人類,她肚子裡面所孕育的也不是什麼普通的孩子。你怎麼可以用平常的目光來看待他們呢?」

玄風微微挑眉,那他要用什麼的目光來看?

看到玄風還是一副白痴的樣子,小老鼠忍不住詳細地為他解釋了起來,「這個孩子的出生方式跟人類,妖族,佛界,神族,魔族都不一樣。其實我也不能夠預料得到他會以怎樣的形態降臨到這個世界。」

咻咻咻——

小老鼠這樣的說的時候,兩道夾雜著銳利的寒冰的目光瞬間就集中到了小老鼠的身上。

「但是——我知道他一定不會傷害小丫頭的!」小老鼠趕緊表態,它怕晚一步它就要被喪心病狂的玄風拿去喂貓了。

「哦?」飛揚的劍眉微微一挑,玄風墨色的眸子中夾雜的寒意褪去了幾分,看得出來他對於小老鼠提出的這個話題很感興趣。

「為什麼你會覺得孩子的出世是不會傷害到寧兒的呢?」墨色的眸子微微一眯,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剛開始星辰和弄臣說過。孩子出生的那一剎那必將佛光大噪,而距離孩子最近還是殭屍之身的義寧會受到巨大的傷害,而這樣的傷害足以威脅到義寧的生命。

可是現在聽小老鼠的意思,它是認為孩子的出生不會對寧兒造成傷害的。

這兩方之中一定就只有一個正確的答案,那麼說謊的是誰呢?

。 墨色的眸子深處睿智的光芒忽閃忽閃著,玄風看似不經意其實卻是在很謹慎地觀察著小老鼠的一舉一動。

小老鼠一點兒也沒有察覺到玄風的意圖,它很爽快地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說了出來。

「我知道天界的那一群笨蛋是怎麼想的,他們一定會愚蠢地認為這個孩子的出生不單可以救世,還順便將一個千年女魃給滅掉!」小老鼠說著說著突然捧腹大笑,「哈哈哈——真是一群愚不可及的傢伙!」

小老鼠言語之中濃濃的諷刺很是明顯,玄風一下子就聽出來了,看來這個小老鼠跟天界不對盤。然而就算他現在有這樣的想法卻依舊不敢隨意相信小老鼠。

因此玄風繼續煽風點火,旁敲側擊地問道,「哦,聽你這麼說難道你和天界上面的星君都很熟?」

玄風話音剛落,小老鼠就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樣,它一下就炸毛了,「呸呸呸——誰跟那勞什子的天界有關係了,那些星君也都是些偽君子,他們天界就沒有一個好的天神。」

原來小老鼠的確是這個世間存在的唯一的一個先知。但是先知並不是意味著它能夠預知將來所發生的一切,或是能夠事先洞察天機。

小老鼠只不過是比一般的人要知道多一些事情而已,可以說在這個世間所發生的一切事情都掌握在了小老鼠的手中。

也是因為知道了所有已經發生過的是事情,所以一般來說小老鼠也能預測出接下來事情會按照怎樣的一個軌跡發展。當然這些也只是小老鼠自己的猜測,並不意味著以後就真的是這樣。

但這樣的能力一開始就註定了小老鼠會成為這個世間的一個定時炸彈。

這也是天界會和小老鼠杠上的原因,他們天界是絕對不會容忍這樣一個什麼事情都知道的生命存在。

在得知小老鼠的存在的那一天起,天界就派出過許許多多的星君來追殺小老鼠。可是即使過了這麼多年,但是天界從來都沒有放棄過對小老鼠的追殺。

不過憑藉自己的能力,小老鼠最後還是很聰明地逃到了妖界並且在這裡過上了悠閑的生活。

不得不說小老鼠隱藏的功力還是很不錯的,畢竟這麼多年雖然一直都有天界的星君在妖界尋找小老鼠,但是他們卻連小老鼠的影子都沒有看到。

不過上天始終是公平的,小老鼠有這樣奇葩的天賦卻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隨便一隻小貓咪都能讓它回爐重造。

看了這麼久,玄風這下子算是可以確定小老鼠是真的跟天界的關係很不好了,甚至可以說是水火不容!

「說回正題,我之所以說孩子是不會傷害小丫頭也是有原因的。一,金蟬子已經在小丫頭的腹中生存了一些時日,早就跟熟悉了她的靈力,生命特徵,和體內的一切情況。所以就算是有一天孩子出生了,也不會對小丫頭的身體造成任何的傷害。二,小丫頭是金蟬子的母體,剛開始的時候他的生存都是依賴丫頭靈力供給。現在雖然金蟬子已經融合了小丫頭體內的靈力,但是靈氣的本體還跟下丫頭有著一定的聯繫。所以不管怎麼樣,金蟬子出世這丫頭也會毫髮無傷。」

不得不說,小老鼠的話讓玄風心中最後的一塊石頭落地了。如果義寧的生命不會受到威脅,那麼玄風到時候也可以放心地放手一搏了。

自己想知道的一切信息小老鼠都已經交代清楚了,那麼現在剩下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一個合適義寧生產的地點了。

墨色的眸子滿含笑意地看了小老鼠一下,玄風意有所指地說道,「小老鼠——」

小老鼠條件反射地回過頭看著玄風,等待著他的下文。

「其實有一件事情你一直都說錯了。」玄風說話就只說了一半,然後便笑眯眯地看著小老鼠抓耳撓腮,百思不得其解的樣子。

「到底是什麼?」最終小老鼠不得不向玄風求助。它可是大名鼎鼎的先知,但是剛剛它又將自己的那一番話給回想了一遍,卻依舊沒有想清楚玄風所說的錯誤在什麼地方。

「你剛剛一直在說你們,其實是應該是我們!」玄風伸手快速地往地上抓起,一下子就將小老鼠抓在了手中。他舉著小老鼠遞到了自己的面前,十分認真地說道,「你也要跟我們一起上路。」

說完玄風完全沒有給小老鼠反應的時間,直接一把將它是塞進了背包之中。

與此同時,一直安靜地躺在地上的義寧長長的睫毛微微一顫,已經有了清醒的跡象。

「寧兒——」玄風有了瞬間的閃神,他沒有想到義寧會醒來得這麼快。

原本玄風是打算趁著義寧昏迷的時候偷偷將她轉移的,現在看來只能改變計劃了。

墨色的眸子微微一眯。玄風快速地回過神來,他盡自己所能趁著義寧還沒有徹底清醒過來的時候來到了她的身邊。

義寧的睫毛只是動了一下便不再動了,反而是放在地上的雙腿輕輕地踢了一下,之後便快速地從地上站了起來。

「寧兒——」趁著義寧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玄風飛撲過去,雙手牢牢地圈住了義寧的身體。

..

才剛剛醒過來,義寧詫異地轉頭看了掛在自己身上的玄風一眼,滿頭的黑線。義寧實在是不敢相信玄風居然會作出這樣的舉動,看來他真的很擔心自己會再一次無情地離開。

其實在義寧昏迷的時候,她的意識還是清醒的,只是身體無法移動而已。所以小老鼠和玄風之間的對話她都聽見了。

義寧已經想過了,既然自己不是永遠都無法恢復到之前的樣子,並且玄風也沒有嫌棄這樣的自己。她就應該留下來,和玄風好好商量一下對策,共同面對困難才是。

「唉——」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義寧輕輕地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無奈地說道,「我不走了,你先鬆手。」

。 義寧這句原本打算要安撫玄風的話卻讓玄風的情緒更加地激動了,他加重了手上的力氣,緊緊地圈住義寧的腰身說什麼都不肯放手。

義寧這會兒是愈加地無奈了,現在的玄風看來是不會輕易相信她的,至少在這個情況下是這樣的。

「風,我昏迷的時候其實一直有在聽你們說話,這次我是真的不會走了。」義寧繼續安撫著玄風的情緒。

聽了義寧的話,玄風手下的力氣瞬間放鬆不少,可就在義寧以為他已經對自己放心的時候,玄風卻又再一次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義寧頓時滿頭黑線,「又怎麼了嗎?我不是說過我不會再離開了嗎?」

玄風深深地將自己的腦袋埋在了義寧身上,用自己的臉龐在毛絨絨的軀體上輕輕地摩擦著。

過了好些時候玄風才悠悠地說道,「不對,不是這樣的。」

義寧訝異地抬了抬眉,她有些搞不清楚玄風在說些什麼,難道是自己之前拚命地想要離開的舉動刺激到了玄風?

想到這樣的可能,義寧的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那雙清澈的眸子裡面瞬間劃過一抹濃濃的心疼和愧疚。

而就在這個時候,玄風再一次開口了,他很平靜地說道,「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你都不應該選族離開我才對。」

說完玄風就慢慢地鬆開了手,站起了身來,墨色的眸子對上了義寧驚詫的目光,玄風繼續說道,「如果今天變成這個樣子的人是我,如果我永遠就只能是這個樣子了,寧兒,你會選擇離開我嗎?」

不會——

心中的答案在玄風提問的瞬間就豁然躍到了義寧的腦海之中。

是的,她不會,無論玄風變成什麼樣子,義寧都很確定自己是不會離開玄風的。

同樣的,雖然現在自己變成了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玄風也是肯定不會棄自己而去的。

直到這一刻義寧才意識到自己之前的做法是多麼的殘忍和自私。她居然會選擇怯懦地逃避了這一切,拋下了最心愛的人,然後一個人逃跑。

「風——」義寧清冷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輕顫,那一句「對不起」在她的喉嚨之中快速地打了一個轉,之後便又銷聲匿跡。

即使義寧感到很抱歉,但是他們之間永遠都不需要說這三個字,因此義寧到了嘴邊的「對不起」就這樣又咽了回去。

玄風自然清楚義寧此刻心中的想法,他也明白義寧這一回是真的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了,那麼接下來她要如何定奪就看她個人的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