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一直在他耳邊縈繞的聲音,竟然消失了。江楓臉上露出了笑容,拍了拍手,說道:「我就知道,一定是我的幻覺,只要我心志堅定,就不會被影響!」

「幻覺個屁啊!」一聲更加巨大的吼叫聲,再次從江楓的左耳便炸響,「我的繼承人為什麼會是一個臭小子,不是美女就算了,竟然還是個白痴!」

「我草,竟然真的有人在說話,還是個老色鬼!」江楓這下終於反應過來,這些聲音可不是幻覺,而是真實存在的!

「廢話,當然是真的,你快點向黑天白骨里灌注靈力,老夫都快要被憋死了——雖然,我已經死了!」

在那個蒼老的聲音催促之下,江楓只好不情願地把剩下不多的靈力,全部都灌注到了黑天白骨當中。

只見,原本安安靜靜盤坐在地上的黑天白骨,忽然綻放出來了一道黑光。隨後,從它的腦袋中,飄出了一個藍色的光球,在江楓腦袋上旋轉了幾圈之後,落到了地上。

江楓趴在草地上,仔細地觀察著這個光球,似乎就是一個非常普通的靈力球而已。但接下來,靈力球猛地綻放出刺眼的光芒,江楓立刻閉上的眼睛。

等他再睜開眼的時候,發現眼前竟然出現了一雙腳,由於他是趴在地面上,費力抬頭看了上去,不知道什麼時候眼前竟是站著一個長鬍須的老頭!

「何方妖孽!」江楓雙手猛拍地面,一個詭異的後空翻,直接站了起來,天雷三藏瞬間運轉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長鬍子老頭無語地看著江楓,從上到下仔細地打量一番,最後搖頭說道:「哎,沒想到我的傳人竟然會是這樣一個獃頭獃腦的小子,真是氣死我了!」

「傳人,什麼傳人?」江楓根本弄不明白他在說些什麼,一個憑空冒出來的老傢伙,怎麼愣說自己是他的傳人呢。

「你真的是笨的無藥可救了!老夫的名字是朱啟,你可還記得!」長鬍子老頭用力拽了拽自己的鬍子,氣憤地說道。

「什麼,你是朱啟?」江楓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長鬍子老頭,他穿了一身普通的灰色長袍,鬍子黑白夾雜,看上去已經很久都沒有打理過了。頭髮也散亂的披在了雙肩,灰白之中夾帶著一些黑色。

他身材高大,可能比江楓還要高出一個頭。並且眼帶桃花,加上剛才所說的話,更凸顯出了一股猥瑣勁來。

江楓看著老頭一臉得意的神情,他很難把眼前這個人跟那個對煉器近乎痴狂,都把自己練成靈器的朱啟聯繫在一起。

「我知道,讓你相信眼前的事實的確有些困難。但沒有辦法,事實就是這樣,我的煉器能力實在是太強大了。雖然肉身死了,可我把自己的屍骨煉製成了容器,把靈魂煉製成了器靈,通過這樣的形態活了下來。你給我磕頭的時候,我已經看到了,所以才會把青天劍匣召喚出來,送給你。」長鬍子的朱啟笑著說道。

「你看到我磕頭了?等等,你口中的器靈指的是什麼?」江楓瞪大了雙眼,同時也有些疑惑。

朱啟狠狠拍了一下江楓腦袋,江楓明顯感覺到了疼痛,便聽到那朱啟說道:「器靈就是寄居在靈器當中的特殊靈體,只有天級的靈器中才會誕生器靈!」

「那你是說,黑天白骨是一件天級的靈器了!」江楓真正的驚呆了,他見到過最厲害的靈器,也只不過是玄級,沒想到眼前的黑色骨架竟然是天級靈器!

「那當然!」朱啟十分自豪,他撫著鬍鬚,做出了一副大師的模樣,欣然接受著江楓的崇拜。

「那這具黑天白骨到底有什麼作用,快跟我說說。」江楓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知道黑天白骨的威力了。

朱啟清了清嗓子,認真地說道:「那你可要挺好,這具黑天白骨最大的作用,就是讓我居住!」

江楓看著朱啟,過了許久,自己臉上的期待緩緩褪去,問道:「沒了?」朱啟點了點頭,說道:「沒了。」

「哦。」江楓有些失望,再次坐在了地上,打算繼續回復已經失去的靈力。

「嘿你這個臭小子是什麼意思,你難道不知道,擁有器靈的靈器是多麼偉大么!再說了,有老夫的存在,這具黑天白骨的作用可以完全忽略,因為我可以教導你煉器啊!」朱啟怒聲說道。

「煉器?」江楓抬起了頭,似乎這一點聽起來還算不錯。

朱啟點頭,說道:「那當然,只要你到了丹器同盟,老夫保證將來讓你成為最厲害的長老!也不知道從我死了之後,過去了多少年,現在又是誰執掌同盟了。」

「你到底是怎麼死的?」江楓疑惑地看向了朱啟,「我也看到了那隻怪物,可為什麼它沒有來攻擊我呢?」

「你也看到了怪物?」朱啟蹲了下來,看著江楓,「是了,要不然你也不會得到我的黑天白骨。快,跟我說說,你到底看見了什麼!」

江楓皺著眉頭,覺得朱啟的反應有些奇怪,但還是說道:「我就看見了那怪物的一隻金色的眼睛,再沒有其他的了。」

朱啟好像是明白了什麼,緩緩點頭,說道:「當初我看到的跟你一樣,我們倆還對視了很久呢,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我有些討厭它。然後對著它的眼睛,吐了口口水,最後我就被打成了重傷。」

「這樣也行?」江楓頓時沒有公德心的笑了出來,這朱啟死的太冤枉了,也太滑稽了,完全是自己在作死啊!

「好了,你不要笑了,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朱啟也覺得臉上有些掛不住,老臉也紅了起來,「小子,既然你幫助我脫困,老夫理應報答你,傳授你煉器的方法。可我也有一件事情要拜託你,希望你能答應。」

朱啟忽然變得嚴肅起來,江楓也強行止住了自己的大笑,詢問道:「什麼事情?」

「如果有機會的話,幫我尋找到一副合適的身體,讓我復活!」 「讓你復活,這怎麼可能,你不是死了么,而且還變成了器靈?」江楓覺得這個老傢伙一定是瘋了,竟然會要求自己把他復活。

朱啟露出了一絲神秘的笑容來,說道:「我雖然是死了,靈魂轉化成為了器靈,但正是因為如此,才讓我擁有了可以重生的機會。」

他飄到了江楓的眼前,接著說道:「只要你學會了所有的煉器方法,就知道該怎麼做了。到時候你只要找到一副合適的身體,將我給融入進去,我就可以順利復活了!」

「那你的煉器方法在哪?」江楓看向了朱啟,詢問道。

「這煉器方法不就是我么,有我的存在,你在煉器的時候,我就會把你需要學會的東西,全部傳授給你。放心吧,你是我復活的希望,我不會虧待你的。」朱啟老奸巨猾地說道。

「那好吧。」江楓點了點頭,「我會想辦法幫助你復活的,而我也正巧要加入到丹器同盟當中,學習煉器。」

朱啟點點頭,說道:「很好,等你靈力恢復了,就先簡單的煉製幾樣東西,我看看你的天賦如何。小子,你可別怪我藏著掖著,如果我真把什麼東西都教給你了,到時候你再不幫我,那老夫可就虧大了。」

江楓笑了笑,他理解朱啟心中所想,也並沒有多說什麼。現在能有一個人,親自教自己煉器的本領,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你能理解那是最好的了,我看你這人,心性也不壞,如果真的讓我滿意,就連丹器同盟盟主之位,我也會努力幫助你的。」朱啟笑著說道。

「盟主之位,我倒是不怎麼稀罕,畢竟就算是丹器同盟對我來說,也只不過是一處暫時的落腳點,要不了多久就會離開吧。」江楓看向了遠方的星空,低聲說道。

「離開?」朱啟張大了嘴巴,看著江楓,「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夢想著加入到丹器同盟當中,成為一名煉器師或者是煉丹師,那是多麼大的榮耀啊!你竟然只是把丹器同盟當成暫時的落腳點,是不是有病?」

朱啟說話根本就不客氣,簡直已經把江楓當成了一個白痴。

江楓白了他一眼,說道:「我要去殺伐之地找我的父親,他在我小的時候,假死離開,應該是去了那。」

「殺伐之地!」朱啟長老倒吸了一口涼氣,「那可不是一個好地方,憑我活著的時候,擁有的修為,去了那都是找死,更何況你這區區靈動境的小子。我勸你不要好高騖遠,還是踏踏實實的提升修為,才能出去闖蕩。」

「殺伐之地很危險么?」江楓抬起頭看向了身旁的朱啟,他從來沒有打聽過關於殺伐之地的事情。

「很危險?你是在跟我說笑么,那裡簡直就是人間煉獄!殺伐之地處處充滿了血腥,充滿了殺戮。今天不是你殺我,就是我殺你。而且還有許多不同的種族,更加激起了彼此之間的矛盾。你這樣靈動境的小娃娃,去了那就是給人當開胃菜的!」

「那父親他。」江楓皺起了眉頭來,他並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到底擁有什麼樣的修為,但聽到殺伐之地如此危險,也不禁替他感到擔心。

朱啟看到江楓模樣,嘆口氣說道:「小子,你就不要空擔心了。既然你父親他去了那,就說明早有準備,等你的修為提升起來之後,再去找他也不遲。」

「也只能這樣了。」江楓無奈地點了點頭,殺伐之地並不是在天平大陸上,憑他現在的修為,估計走到那也需要很多年的時間。

「這就對了。」朱啟坐到了江楓的身旁,「你幫助我脫離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禁錮,這份恩情我會記住的,如果你真要前往殺伐之地,我也會為你想辦法。好了,剛剛脫困,我得好好體會一下自由的感覺!」

朱啟說完,江楓便看到他從自己的身旁站了起來,像是一溜煙直接飛向了遠方,很快就消失不見。

但沒過多久,他便再次出現在了黑天白骨的身旁,江楓疑惑地看著他,朱啟也不解地看向了江楓,兩人大眼瞪小眼。

過了一會兒,朱啟一拍腦門,說道:「我想起來了,器靈不能離開本體太遠,否則的話,就會被自動召喚回來。你快點恢復靈力,明早煉製點東西給我瞧瞧!」

朱啟說完話,再次飛了出去,這一回,他過了很久都沒有再回來。江楓也鬆了一口氣,專心恢復自己的消耗的靈力。

第二天一早,他剛剛睜開眼,發現朱啟正坐在自己的對面,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著自己,看得江楓心裡發毛。

「你,你想幹什麼,為什麼這樣看著我?」江楓下意識的雙手護住了胸口,拚命地向後挪動了兩下。

朱啟面無表情,說道:「別誤會,我對你這樣的臭小子可一點興趣都沒有。我已經死了,而且還變成了器靈,是不需要睡覺的。當然,我也可以去睡,完全憑我的意願。我看你靈力也恢復的差不多了,你先煉製個小玩意給我看看吧。」

「可是我不會煉器。」江楓有些尷尬地說道,「雖然我在青木閣里,有位煉器長老傳授給我過三座陣法,但我還沒有真正煉製過。」

「不會煉器!」朱啟瞪大了雙眼,恨不得一口就把江楓給吞下去!他站了起來,在原地踱步,表情也是越來越難看。

「這可糟糕了,你不會煉器,如果我現在教你的話,恐怕還要耽誤幾個月的時間,甚至是一年!也不知道距離我變成器靈過去了多久,還來不來得及了。」

江楓不理解地看著朱啟,並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朱啟終於停止了自言自語,把自己的臉直接貼了過來。

「臭小子,你說你不會煉器,那可以繪製陣法么?把你最拿手的陣法繪製給我看看!」朱啟幾乎是喊了出來。

江楓不明白他到底是什麼意思,但還是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了三塊繪陣板,思索了一下,還是決定繪製何明交給他的簡單地陣法。

「你現在就繪製吧,我看看你的基本功怎麼樣。」朱啟站在一旁,監督著江楓,用他那身為丹器同盟長老的眼光,審查著。

江楓點了點頭,他拿起了一塊繪陣板。雖然有一段時間沒有刻畫過陣法了,但那種感覺他並沒有忘記。

而且何明長老自己改過的陣法,又非常的簡單,江楓的雙指上出現靈力之後,就立刻動手,在繪陣板上刻畫起來。

江楓刻畫陣法行雲流水,靈力控制得極為恰當,朱啟在一旁看著,也不停地點頭,對於江楓的刻畫極為滿意。

不一會兒,江楓沒有費多大的力氣,就成功將聚靈陣給刻畫出來。不過這聚靈陣太弱小,距離的靈氣也不多。

緊接著,江楓就拿起了第二塊繪陣板,將附靈陣也刻畫了出來。刻畫附靈陣的時候,出現了一些小的波折。

雖然江楓了解的陣法並不多,可何明改編過的附靈陣與普通的大不相同。但這個想法也只是存在了一會兒,因為他已經把陣法繪製完成了。

第三塊繪陣板則是用來繪製了強化陣,強化陣的陣法一向單調,江楓幾乎是閉著眼睛將其繪製成功。

「好,很好!」朱啟長老拍起手來,「看你的精神狀態,刻畫這些普通的陣法並沒有消耗多少的精神力,你的資質得天獨厚。而且繪製陣法輕車熟路,十分難得,現在你所欠缺的,就是真正煉製一件靈器了!」

「對於你刻畫陣法的表現,我非常滿意,你也不用煉製靈器給我看了,只要有材料,我保證你肯定沒有問題!如果趕到丹器同盟,正好是招收弟子的時候,那你一定可以順利成為一名煉器師的!」

江楓點了點頭,對於繪製陣法,他是非常有信心的,至於煉器,還從來沒有嘗試過,所以心裡才有些沒底。

朱啟撫著自己那長長的鬍鬚,思考了一會兒,便說道:「雖然這三座陣法十分簡易,但你繪製的附靈陣我看得出來,正是出自我們丹器同盟!」

江楓看著朱啟,說道:「沒錯,教我這些陣法的長老,他臨死前告訴我,讓我前往丹器同盟,去學習煉器。」

朱啟深深點頭,來回踱了兩步,開口道:「這就對了,不少丹器同盟的煉器師和煉丹師,都有逃走的。然後在一些小宗派里落腳,成為長老什麼的。憑你現在繪製陣法的熟練度,只要我們到丹器同盟,為你找些材料,煉製幾件簡單的靈器,就沒有問題了!」

「那我們現在就起程吧,估計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才能趕到丹器同盟的地界。」江楓站了起來,將黑天白骨給收入到了空間戒指,但朱啟這個器靈卻還能留在外面。

「好,我們走吧,你不用管我,我的速度完全可以跟得上你!」朱啟笑著,撫著自己的鬍鬚。

江楓點頭,直接運轉了天雷三藏,腳底留下了兩道雷電灼燒的痕迹之後,很快就消失在朱啟的眼前。

「沒想到這小子在修鍊上的資質也這麼高,靈動二重天能爆發出來這樣的速度,在丹器同盟里都不多。」朱啟低估了兩句,竟是用同樣的速度,跟到了江楓的身旁。

就這樣,兩人一邊趕路,朱啟一邊傳授江楓更高等級的陣法。江楓學的極快,沒幾天就完全的掌握了,讓朱啟驚訝地下巴差點都掉了下來。

這天中午,江楓正在吃著午飯,本來朱啟百無聊賴的躺著休息,他忽然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神情有些古怪。

那是想要笑,卻強行認真,有些興奮卻不敢顯露出來的糾結表情。

「你?」 惡少的掌心嬌 江楓本想詢問,朱啟卻突然開口:「我出去轉轉,你慢慢吃。」說完,眨眼之間就不見了。

江楓覺得有些古怪,他偷偷地跟了上去,穿過樹林,聽到了瀑布的流水聲。而朱啟的身影,正趴在了樹叢之中,表情猥瑣到了極致!

江楓不解地瞅了他一眼,慢慢挪到了朱啟的身旁,掀開一小片樹叢,眼前的一幕,當真是讓他血脈噴張。

「這老傢伙,竟然這麼色!」 「江楓小子,沒想到你竟然也跟過來了,那就一起欣賞欣賞吧!」朱啟瞥了一眼江楓,表情依舊非常猥瑣,目光死死地盯住瀑布下風的水潭。

江楓義正言辭地說道:「老傢伙,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色么,告訴你,我可是個正人君子,從來不做這些偷雞摸狗的事情。你快看,她要出來了!」

江楓說話的時候,臉不紅心不跳,就像是在說實話一樣。他的目光更是跟朱啟一樣,完全放在了水潭裡。

在瀑布之下的水潭當中,正有一名少女,穿著一層薄薄的衣服,在洗澡!少女皮膚白皙,留著一頭熱情火辣的紅髮!

她剛剛從水潭當中站了起來,薄紗衣完全貼在了身上,雖然是背對著江楓他們二人,但玲瓏的曲線依舊讓人飽覽無餘。

「哎,果然還是年輕好啊,瞧瞧這個小丫頭,要屁股有屁股的。我還活著的時候,在丹器同盟,那可是才貌雙全的才子啊!就有不少姑娘主動送上門來,真懷念那個時候啊。」朱啟一邊說著話,一邊擦著口水。

「老傢伙,我怎麼就沒看出來你才貌雙全啊。除了一臉猥瑣相之外,就是脾氣差,哪家姑娘看上去算是瞎了眼了!」江楓鄙夷地瞥了朱啟一眼。

這朱啟頭髮和鬍鬚又長又亂,完全把他的臉給遮擋住,現在偷看別人洗澡的時候,表情又那麼猥瑣,江楓根本想象不到他才貌雙全的樣子。

「我呸,你這個臭小子,要是我還有身體,非打得你跪地求饒不可!都怪那隻怪物,我怎麼就看它不順眼了呢,還朝它吐口水,真是作孽!」朱啟十分懊悔,但對於自己沖著怪物吐口水這件事卻沒有半分認錯的態度。

「你小點聲,別讓她聽見了,要不然我們倆都得完蛋!」江楓有些緊張,「沒想到在這人跡罕至的地方,竟然會有一個美女在洗澡,這真是。」

江楓的話說不下去了,因為少女此刻已經完全走到了岸上,並且轉過身來,薄紗完全貼在了胸口,可惜距離太遠江楓和朱啟都看不清楚!

「江楓,這些樹叢實在是太礙事了,你快點清理清理,咱們想辦法再往前靠靠。」朱啟不耐煩對著江楓命令道。

「為什麼讓我清理?」江楓只顧著自己面前的那一小塊地方,拚命地向前擠,讓一旁朱啟面前的樹叢越來越密集。

「臭小子,這是我先發現的好么,如果沒有我的話,你也看不到。所以我說什麼,你就做什麼!」朱啟生氣地拍了一下大腿,直接站了起來,隨後又立刻蹲了下來。

而這個時候,正在岸邊換衣服的少女抬頭看向了江楓他們這裡,沒有任何發現之後,她自嘲一笑,說道:「也許是幾隻猴子吧。」

「你差點暴露了!」江楓沒好氣地瞪了一眼朱啟,「如果被她發現了你,我們就什麼都沒得看了!」

朱啟倒是毫不在意,說道:「小子,不要光顧著看女人,你瞧瞧在她附近的那般紫色佩劍,有沒有什麼感覺?」

「佩劍?」江楓聽到朱啟的話,這才注意到,距離少女身旁不遠處,的確有一把紫色劍鞘的佩劍。

「我什麼感覺也沒有啊。」江楓仔細地感受了一會兒之後,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地方,疑惑地搖了搖頭。

朱啟恨鐵不成鋼的嘆了口氣,說道:「你要有作為一名煉器師的嗅覺,那把紫色長劍,一看就是一把地級下品的靈器!」

「地級下品的靈器?」江楓一驚,再次把目光鎖定在了那把長劍上,可他不管怎麼看,都無法看出這把靈器的品階如何。

「你用心去感受,閉上眼,用心去觀察,看看在那把長劍周圍的空間里,是不是含有其他的東西。」朱啟循循善誘。

江楓閉上了雙眼,他把心神完全沉了下來,聽著朱啟的話,仔細感受著那把紫色長劍。忽然,一道電光出現在了長劍的劍鞘上!

「這是!」江楓陡然睜開了雙眼,驚訝地看著朱啟。朱啟也是吃了一驚,說道:「你小子可真夠行的,這麼快就能感受出來。」

「那把劍蘊含了強大的雷電之力,雖然不多,但要比玄級靈器多了一種強大的力量!」江楓輕聲說道,他已經完全忽略了正在換衣服的少女,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她身旁的長劍上。

「沒錯,地級靈器和玄級靈器最大的區別就在於這個力量!雖然我們可以給靈器附加各種各樣的屬性,但只要不灌注靈力,就無法發揮出來。而這把劍,已經達到了地級級別,自身就帶有雷電之能!如果在附加上其他雷電的屬性,那麼將會發揮出雙倍的威力來!」朱啟解釋說道。

「果然厲害。」江楓認真地點頭,一旁朱啟則是接著說道:「只要你以後沒事就多多練習,很快就能做到看一眼,便知道這件靈器是什麼品階。好了,快看,那個女孩就要穿衣服了!」朱啟瞬間從導師的身份里脫離出來,再次變成了一位好色的老頭。

江楓則是順著朱啟的目光看了過去,只見那紅髮少女正端著一件星光寶衣,打算換上。不過重要的部位,都被衣服遮擋,兩人什麼都看不到十分焦急。

江楓和朱啟兩人都在不斷地變換著方位和角度,最後兩個人終於是撞在了一起。

「臭小子,你不知道尊老愛幼么!我是長輩,你快點躲開,讓我看看!」朱啟擺起了架子,拚命撕扯著江楓。

江楓也不示弱,他抵抗著,說道:「你都一把年紀了,還看什麼看。等我看完了,再告訴你好了!」

兩人本來是合理的碰撞,漸漸地發展成了扭打在一起。他們用來隱蔽身形的草叢,不停地抖動,葉子發出沙沙的聲響。

紅髮少女有些疑惑地看了過去,可還沒等她做出什麼反應,江楓一腳踩空,直接從樹叢里掉了出來!

「啊!」江楓大叫一聲,直接摔倒了潭水當中。而朱啟見事情暴露,他整個人瞬間消失,不知道躲在哪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