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的陳霸,幾乎百分之百肯定,楊天柱就是個大騙子,現在,他只要蘭姐一句話,就要讓楊天柱馬上滾出湘水灣。

而王麗這時也在旁邊一臉的幸災樂禍,她心想:“楊天柱這個傢伙,五年前除了吃軟飯,其他啥都不行,趙暄把他趕出家門,就是因爲覺得他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廢物,如今來湘水灣推銷產品,絕對就是個騙局。這一下,惹上了蘭姐的保鏢,估計完蛋了。”

陳霸是什麼人?蘭姐最信賴的保鏢,兼青石鎮治安隊教練,一般人如何敢得罪他?

他如果生起氣來,就算楊天柱有孫悟空的七十二變,這回不死也得脫層皮。

“我靠,你這個人是不是智商有問題?我跟你說了那麼多遍,你怎麼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見到楊天柱一直保持沉默,什麼話都不說,陳霸憤怒走上前去,伸手緊緊抓住了楊天柱的衣領,想把楊天柱提了起來。

然而楊天柱穩穩地坐在沙發上,任憑陳霸如何努力,都紋絲不動。

陳霸惱羞怒怒,眼前包廂裏全是青石鎮有頭有臉的闊太太,他恨不得能在她們面前露一手,以顯示他的強悍。

然而在楊天柱面前,他才發現,自己竟如此的渺小。

從楊天柱身體裏隱隱透露出的力量來看,陳霸深知,自己不是他的對手。但是,好在他的人多,於是他氣呼呼地衝外面嚷道:“來人,快來人,把這個臭小子綁起來。”

沒多久,五六個保鏢從外面衝了進來,他們都是陳霸平日裏訓練出來的保鏢,受僱於包廂裏面幾個女人。

“老大,發生什麼事了?”其中一個保鏢,衝進包廂,張嘴就問道。

陳霸回頭瞄了蘭姐一眼,見她閉着眼睛坐在椅子上,於是又把目光投向王麗,對王麗說:“王小姐,你看看,這個人要如何處理?”

王麗看向楊天柱,發現他的臉上非常平靜,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王麗哼了哼鼻子,對楊天柱說:“看在你曾經是趙家女婿的份上,我今天不打算爲難你,只要你願意當着包廂所有人的面,說自己是天底下最垃圾的廢物,那麼,我就讓你平平安安地走出湘水灣。”

“臭小子,你應該聽明白王小姐的意思了吧?如果你聽明白了,最好按照王小姐的意思去做,不然,我馬上就把你的雙腿廢了……”陳霸陰笑着,一看到包廂裏一下子涌來了五六個自己身邊的保鏢,用非常得意的眼神打量了一下王麗。

他的話音剛落,幾個身材壯碩的保鏢立馬面露兇光,拿出了自己慣用的武器。

王麗看到眼前一幕,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她從口袋裏面摸出手機,準備給楊天柱錄音,到時候她好到趙暄面前炫耀一番,她非常好奇,楊天柱在罵自己是垃圾的時候,那聲音將是什麼樣的。

“雙腿廢了?假如蘭姐不答應呢?”楊天柱微笑着站了起來,這時候他正看到不遠處的蘭姐臉上露出了一個非常神祕的笑容,便知道是時候了。

見楊天柱不答應自己提出來的條件,王麗臉上露出了懊惱的表情。

她怎麼樣都沒有想到,楊天柱在面對一幫保鏢的情況下,居然還敢頂撞陳霸。

王麗用冰冷的語氣對陳霸說道:“陳大哥,你不要跟他廢話了,好好收拾他,給他一點顏色看看。”

王麗說話了,陳霸一揮手,五六個保鏢於是向楊天柱走去。

然而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候,一聲怒喝響了起來:“陳霸,還不讓你的手下全都住手?”

陳霸驚愕地回過頭來,下一秒,蘭姐就出現在他的面前。

“啪”的一聲,蘭姐揮手就給陳霸一個耳光。

“楊天柱是我最尊貴的客人,誰允許你對他無理了?”

見蘭姐出手教訓了陳霸,包廂裏的衆人全都驚呆了!這個時候,女人們才發現蘭姐的臉上,開始出現了神奇的效果,一張原本充滿雀斑的臉上,竟然不見了,蘭姐的臉上,竟煥發出一種白嫩柔和的光芒。

“天啊!到底發生了什麼?” “蘭姐現在看起來,簡直就像十八歲一樣!”

女人們紛紛議論起來。

蘭姐伸出手摸了摸臉,接着用激動的語氣說道:“潤膚膏的效果,實在是太強大了,這種強大,簡直無法用語言去形容。”

包廂裏面的女人,全都圍了上來,她們非常想要搞清楚,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最開始的時候有一種淡淡的涼爽感覺……”蘭姐微微閉上眼睛,像是在回憶某種特殊的感覺,“這種感覺說不出來的舒服,除了涼爽,另外還有些輕微的發癢。”

“沒多久,我的皮膚出現了發熱的情況,不過,我並沒有難受的感覺,相反,就好像冬天坐在院子裏面曬太陽一樣,渾身上下,暖烘烘的。”

“等暖烘烘的感覺消失後,我情不自禁把目光投向了鏡子,看到鏡子裏的自己,我整個人都驚呆了,我臉上那些斑點和小痘痘,現在全都消失不見了,整張臉的皮膚,變得跟十八九歲時一樣嬌嫩……”

“現在,我不但不覺得這個潤膚生肌膏有問題,相反還覺得它是我們上了年紀的女人最好的寶貝!不像某些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上來就給人家扣一頂莫須有的帽子。”蘭姐說完,用非常不滿的眼神白了王麗一眼。

王麗嚇了一大跳,完全不敢發出任何聲音,她低着頭站在那兒,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蘭姐從手提包裏拿出一份合同,將它摔在王麗的身上,接着,氣鼓鼓地說道:“發生了這麼多事,我算是看透你這個人了,合同的事情,就這麼算了!陳霸,現在就請你把這個女人趕出去……”

根本不敢違抗蘭姐命令的陳霸,他沒有別的辦法,只好把王麗趕出了包廂,包廂裏面的女人們,很快又嘰嘰喳喳議論起來。

“天啊,實在是太神奇了。”

“蘭姐,你在這裏等等我,我去趟洗手間,等我回來,你把你手裏的潤膚生肌膏借給我使使。”

沒有多久,一幫女人從洗手間裏面走出來,她們一個個上來試用,很快就把楊天柱帶來的那瓶潤膚生肌膏,用了差不多一大半。

沒有多久,她們圍在鏡子前面開始認真觀察起來,柳玉梅看到眼前一幕,情不自禁笑了起來,她剛剛特別擔心楊天柱會有危險,都準備站出來幫楊天柱求情了,不過現在看來,自己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因爲在無可辯駁的事實面前,任何詆譭都起不到作用。

楊天柱走到柳玉梅身邊,他看着柳玉梅臉上的笑容也跟着笑了起來。

“楊天柱,沒有想到你還是一個有真本事的男人,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你第一次推銷成功了。”柳玉梅歪着頭對楊天柱說道。

“我之前就在你面前說過,只要給我幾個月的時間,我就能把桃源村的藥材廠起死回生,現在,你還相信我說的話嗎?”楊天柱湊到柳玉梅的耳朵旁邊,悄悄地問。

柳玉梅聽楊天柱在問她,芳心在不停地跳動,感覺自己就像做夢一般,有好長一段時間,她心裏面沒有這樣的感覺了,如果說,桃源藥材廠真的能被楊天柱救活,那麼,她也就能輕而易舉地站起來了……

就在柳玉梅不斷感慨之際,包廂裏面的女人開始爭搶剩下的潤膚生肌膏。

“小帥哥,請問你還有這個叫做潤膚生肌膏的東西嗎?它多少錢?不管多少錢,我今天都買了。”那個渾身上下穿金戴銀的女人,第一個把目光放在楊天柱身上。並向楊天柱索要潤膚生肌膏。

楊天柱早就已經猜到會有這種情況出現,因此用非常淡定的語氣說道:“潤膚生肌膏受限於製作工藝複雜、生產成本高昂等情況,目前數量並不是很多,不過,它的效果你們剛剛也看到了,就算是價格稍微高一點,也完全不虧……”

“究竟是多少錢?你開個價啊。”

“不管潤膚生肌膏多少錢一瓶,反正這一瓶是我的了,姐妹們,你們都不要跟我搶啊。”蘭姐拿着還剩下半瓶的潤膚生肌膏,臉上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其他女人見到蘭姐搶了先機,她們心裏面頓時就有那麼一點嫉妒。

“蘭姐,既然你說咱們都是姐妹,那麼你只顧自己就有些過分了,這剩下半瓶潤膚生肌膏,按理來說應該由我們大家平分,衆位姐妹,你們說是不是呀?”

其中一個叫劉姐的女人,突然走到楊天柱面前,她抓住楊天柱的手,問道:“帥哥,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今天過來找我們,到底帶了多少瓶潤膚生肌膏?剩下來的潤膚生肌膏,我打算都買下來。”

“來的時候,我帶了六瓶,現在只剩下五瓶了……”楊天柱故意慢吞吞地說。

“還剩下五瓶?哎,實在是太好了!多少錢?我現在就向你轉賬!一瓶潤膚生肌膏,就按照五百塊……不,按一千塊一瓶的價格怎麼樣?”劉姐說完後摸出手機,打算馬上給楊天柱轉賬。

坐在一旁的其他姐妹,見到劉姐即將搶得先機,連忙在第一時間醒悟過來,她們放開了蘭姐,轉瞬之間往劉姐這邊圍了過來。

“劉姐,你打算一個人獨吞小帥哥所有的潤膚生肌膏嗎?我看啊,一個人一瓶才顯得公平公正。”

說完以後錢大姐也拿出手機,準備向楊天柱的銀行賬戶轉賬。

另一個姓丁的女人,乾脆把隨身攜帶的手提包拍在桌子上,然後從裏面捧出一大把現金,塞進楊天柱的手裏。

楊天柱一個大男人,同時間面對這些熱情的女人,不免有些手忙腳亂。

剛剛拿出五瓶潤膚生肌膏,劉姐就迅速搶走了其中一瓶。

其他的女人,這個時候也撲了上來,看她們的樣子,她們是生怕自己動作慢了,潤膚生肌膏被人搶光了。

剛剛那一小會,楊天柱也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反正五瓶潤膚生肌膏,賣了五千塊,最倒黴不過的人,反而是蘭姐了。

“很抱歉,我不能答應。”蘭姐跺跺腳,整個人看起來十分激動,她靈機一動,看向楊天柱急忙說道:“帥哥,你把潤膚生肌膏這樣的寶貝都給了她們,我怎麼辦啊?” “不行,你必須要給我弄出十瓶潤膚生肌膏來。十瓶潤膚生肌膏,我感覺都不夠我用,一百瓶潤膚生肌膏,說不定剛好夠用,我現在就向你預定,一瓶一千塊,這個價錢你覺得怎麼樣?”

一瓶一千,那一百瓶,可就是十萬塊啊!

站在一旁的柳玉梅,終於明白事情鬧大發了,她走到蘭姐身邊,對蘭姐說道:“蘭姐,你能不能稍微冷靜冷靜?一下子就預訂了一百瓶,你能都用上嗎?”

蘭姐想都沒有想一下,直接回道:“潤膚生肌膏這麼好用,怎麼可能用不到?我根本不缺這十萬,爲什麼要對自己那麼吝嗇?臉上用不完,身上也可以繼續用啊,總之,我蘭姐說話算話,一百瓶潤膚生肌膏,我一個人全要了。”

說完以後蘭姐從手提包裏面拿出一張銀行卡,將其放在楊天柱的手裏,柳玉梅心裏面特別驚訝,險些說不出話來。

另外幾個女人看到蘭姐預定了潤膚生肌膏,只聽嘩啦一聲大家全都涌了過來。

“帥哥,給我也整一百瓶。”

“帥哥,我要兩百瓶。”

“我,五百瓶。”

一時之間,女人們把楊天柱完全包圍了起來。

柳玉梅看着眼前一幕,驚訝得半天都說不出話來,驚喜來得實在是太突然,楊天柱真的憑藉自己的本事,很快就賺到了一百萬。

當房間裏面的女人完成了預定的手續,楊天柱看了一下款項,發現不多不少,剛好一百五十萬整。

回家的路上,柳玉梅一直都保持沉默,什麼話都不說。

“你不打算跟我說點什麼嗎?”楊天柱悄聲問道。

“我感覺好像活在夢裏。”柳玉梅說,“一直到現在,都沒有真正清醒過來。”

“如果你覺得你到現在都沒有清醒過來,那麼你不妨在自己的胳膊上掐一下。”楊天柱笑道。

“我必須要承認,你是一個具有銷售天才的人物!說實話,沒有想到潤膚生肌膏竟然如此吸引女人,跟我說說吧,這個產品究竟是怎麼搞出來的?還有,這一千多瓶潤膚生肌膏的訂單,你有信心按時完成嗎?”柳玉梅問道,這個時候的她,精神還處於恍惚狀態。

“其實這個潤膚生肌膏,我就是利用桃源村那個藥材廠的庫存藥材做出來的。”楊天柱慢吞吞地說,“我已經調查過庫存了,不要說一千多瓶,就是一萬瓶,我也能儘快製作出來。”

柳玉梅聽楊天柱把話說完,坐在摩托車後座上的她完全驚呆了!她怎麼都沒有想到,楊天柱竟然利用藥材廠的庫存品製作出如此暢銷的產品出來。

楊天柱停下摩托車,低下頭在手機上操作,很快就把一百五十萬預付款,全都轉帳到柳玉梅的手機上。

“玉梅,我答應過你,讓桃源村的藥材廠起死回生,現在你看到了,我完全有辦法辦到,我想問你,可以留在桃源村嗎?同我一起,帶領大夥走上致富的道路?”楊天柱悄聲問道。

柳玉梅聽楊天柱話裏的意思,臉一下子就紅了,她把目光放在手機那些銀行信息提示上,低下頭用特別小的聲音說:“我現在不是跟你一起去桃源村嗎?不過,你別高興得太早,你還要闖過我父母和我族人那一關,否則,我也不能安心地跟你在一起。”

楊天柱非常自信地點點頭。

而與此同時,青石鎮柳家,這個時候熱鬧非凡。

客廳坐滿了不少客人,這些客人,全都是柳家的親戚還有族人。

他們全都來到柳家,主要有兩個目的,一是討論最近一段時間玉康堂將要推出的新藥品,二是爲了祝賀柳玉梅跟陳家少爺陳勇成親的事。

如果說柳家能夠與陳家結成秦晉之好,那將來柳氏家族勢必飛黃騰達,他們無論如何,也要跟着沾沾光,沒有多久,柳家客廳人頭攢動,顯得十分擁擠。

柳玉梅的父親柳至清在衆人的目光注視下走到臺前,發表了重要講話。

“各位來賓、各位業界朋友,感謝你們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參加我們柳家的家宴,今天我們家宴的主要內容,就是討論玉康堂即推出的新藥品種。”

“接下來,我會爲大家播放一段幻燈片,大家若是有什麼意見,不妨站出來發表一下意見。”

柳至清在青石鎮醫院上班,卻是一個富有遠見卓識的男人,他向很多人展示了幻燈片,接着就跟大家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三弟,我們今天來這裏,就單純爲了商討玉康堂新推出的這個藥品?”柳家大伯第一個問道。

“據我所知,要想參與這個新藥品競爭,必須得有玉康堂頒發的邀請函,否則,玉康堂的大門,我們都進不了。”

“還有,我聽鎮上的商家在說,這一次玉康堂推出的新藥品種,好像不簡單,不僅生產工藝十分複雜,而且前期還要投入大量的資金……”

“大伯,你說話能不能一口氣說完?不要吞吞吐吐,你這樣子,弄得我們大家都很難受啊。”有人開口說道。

“我真正想說的是,如果我們按照常規的辦法去跟玉康堂的人聯繫,那麼以我們柳家的實力,只怕連口熱湯都喝不到。”

“大伯,照你這麼說來,我們大家,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