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是要天賦,和努力沒有什麼關係!

他們也知道,並不是青水不給他們,而是他們沒有合格天賦,還好這個逆天的小丫頭是青水的女兒……

雖然有點大……

青水也能猜出他們的大概意思,甚至青水感覺連母親都在猜想欒欒是青水的親生女兒,欒欒對青水的那種依戀,加上和一葉劍歌長的特別的相似,最後感覺青水和一葉劍歌生出這樣的女兒很正常,應該說是最正常,想起一葉劍歌第一次來百里城救青水,在看看欒欒,算算時間基本上吻合。

就連欒欒也是喊著青水爹爹,而喊那個超凡脫俗女兒娘親……

天色晚了!

「爹爹,我們出去玩!」

「好!」

「娘親也去!」欒欒拉著一葉劍歌和青水!

本來其他人還想去的,但看到人家一家三口,特別是明月閣樓和羽裳,不過明月閣樓還是微笑的向青水笑笑揮揮手。

那一刻青水感覺有點心酸,總感覺自己對這個女人不夠好……

青水和一葉劍歌帶著欒欒走在光石下,西邊的空中預警掛上一輪皎潔的明月,身邊的一葉劍歌這一刻美的無與倫比。

欒欒如今已經十歲了,看看如今自己最親對自己最好的兩個人,在百里城這段時間總感覺自己的爹爹和娘親和別人的父母有所不同,具體哪裡也說不出來。

欒欒蹦蹦跳跳的在前邊,這也為青水和一葉劍歌騰出了空間,畢竟有些事情是不能讓小丫頭知道的。

「你就這樣一直瞞著她嗎?」一葉劍歌看著前邊的欒欒說道。

「我寧願幫你踏平獅王嶺,但我不想讓她知道這一切,因為那樣很可能讓她崩潰,她能幸福快樂的一輩子難道不好嗎?」青水輕輕的說道。

一葉劍歌嬌軀忍不住一震,看向身邊的男子,他越來越不是以前的那個小男人了,以前喊自己師父感覺沒什麼,現在卻是有點難以接受。

最讓一葉劍歌感激的是青水對欒欒的態度,欒欒是自己親哥哥的女兒,是自己這個世上唯一一個有血緣關係的人,但青水對她真的很好、很好,甚至親生父母也不過如此

所謂愛屋及烏,一葉劍歌因為欒欒的原因都會對青水有著一股說不出的感覺!

還有就是他一直都記著自己的事情,甚至更像是為自己的事情在努力,因為青家的事情,他的事情似乎已經完成了。

「難道他現在這麼辛苦是為了幫自己前往獅王嶺?」一葉劍歌回眸看向身側的青水。

「雖然這樣可以讓欒欒快樂一些,但卻是委屈了你,這個問題也令人頭疼。」青水想了想說道。

「我委屈?我哪裡委屈?」一葉劍歌一時間沒有搞明白,疑惑的看這青水。

「就是師父將來要嫁人的話,欒欒一定會難受的,因為她從小以為我們是……」青水摸著鼻子尷尬的笑笑。

「誰說我嫁人了,我不嫁人!」一葉劍歌私怨似嗔的說了一句。

「好好,不嫁,不嫁!」青水臉都有點發熱。

一葉劍歌:「……「

「師父!」

「你可不可以不喊我師父……」一葉劍歌現在感覺這師父兩個字特備的彆扭,在青家她和青水在外人看來是夫妻,但他們的稱呼,好像是自己這個師父……

「爹爹,娘親,你們走的好慢啊!」這個時候欒欒跑回來夾在青水和一葉劍歌之間,拉住他們的手。

夜晚百里城最熱鬧的地方是路邊的一些小吃,五花八門,什麼都有,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中游的、活的、死的……

青水自信自己做可以比他們那些做得更好,但吃小吃更是心情和氣氛,加上欒欒似乎很有興緻,畢竟是小孩子嗎。

最後要了幾串炸蟹肉!

味道挺鮮的,就像青澀的少女,第一次不一定很爽,但那種心境絕對很美……

遠處有不少的夫妻拉著自己的孩子圍成一個圈子,在一個廣場轉圈,這是一種類似於許願一般的遊戲。

手拉手圍著一個圈,看著月亮,可以讓一家人永遠幸福美滿,在一起~!

「爹爹,娘親,我們也那樣玩玩好不好!」欒欒看著不遠處的周四好有幾百人在這樣玩耍,許願完了,小孩子清脆的笑聲傳出很遠。

最近的一對夫妻距離青水三人也不過五六步的距離。

欒欒說完后才看向青水和一葉劍歌!

「好!」

青水知道這件事該自己出頭,伸手揉揉欒欒的腦袋,然後自然的拉起一葉劍歌的手,只是青水和一葉劍歌還是忍不住都是輕微的顫了一下。

三人緩緩的旋轉,欒欒的清脆笑意傳出,但青水卻是被旁邊的一葉劍歌髮絲飛揚,淡雅出塵的美震撼! 546【千佛手印、天符之定身符】

握住一葉劍歌的手,這已經是第二次了,青水不知道是什麼感覺,青水逼著自己不去多想。

殿下,請放手 青水不允許自己褻瀆心中的女神……

回到青家的時間並不晚,欒欒隨著一葉劍歌回房間休息,而青水在經過明月閣樓房間時想到白天的情景,輕輕的推推門發現並沒有鎖。

青水帶上門,聽到內屋房間的聲音和說話聲,知道明月閣樓和羽裳並沒有睡,慢慢走了進去。

青水腳步聲並沒有刻意的放輕!

「羽裳,你猜誰來了。」房間里傳出明月閣樓的悅耳聲音。

「爹爹來了!」羽裳高興的叫道,然後就聽到跑動的聲音,羽裳光著一雙小腳丫就跑了出來。

「爹爹!」

青水笑著應了一聲,抱起小丫頭向著裡面的房間走去,譚洋死了,譚家人也死了,自己是她們母女的依靠,羽裳是自己的女兒,更勝親生,對於她和欒欒青水想給予她們更多的愛……

明月閣樓穿著一身睡衣靠在床沿上,看到青水后微笑著說了句:「來了!」

青水怎麼感覺這兩個字怪怪的,仔細一想這麼長時間青水發現很少進女人的房間,甚至可以說就沒有進。

青水脫靴抱著羽裳上床,小羽裳在中間,青水和明月閣樓一樣半靠在床沿上。

「爹爹,我也想要欒欒姐姐那樣的熊熊。」小羽裳現在有六七歲了,許多事情也知道一點,小孩子攀比勁最高。

「等你長到你欒欒姐姐那麼大的時候,爹爹給你抓個好不好。」青水摸著鼻子,說話話騙小孩子是很心虛的。

接著青水趕緊拿出一點好玩的小物件加上一些好吃的,不然小丫頭認真起來,青水感覺會挺尷尬的。

現在給她說一些道理也說不通!

「苦不苦?」青水抱著懷裡睡著的小羽裳,另一隻手握住了明月閣樓的一隻柔夷,緊緊的。

「不苦,一點也不苦,我很幸福,真的很幸福!」明月閣樓端莊的容顏認真的說道,眉間那粒火紅的硃砂動人心魄。

……

紫玉仙境中!

青水剛剛運轉完一個大周天,然後就是打煞身體,太極拳、通背拳,青水在那三年中身體已經得到最極限的開發,所以現在打煞起來事半功倍!

現在青水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打煞身體的好處是相當明顯的,比如渾身的勁氣得到比以前更加凝視的感覺。

這樣也會加大攻擊的傷害,破壞和爆發力!

五重天的瓶頸讓青水再次陷入到了不知所措的辦法,打煞身體,修鍊以前的功法成為了青水的救命稻草。

雲霄步!

因為湧泉穴的打通,讓青水的速度大幅度提高,如今青水在速度上也算是一個大大的突破!

還有就是青水在紫玉仙境中釀製了不少的梅花酒和朱果酒,青水每天也會用一段時間精心沉神,這樣全身心得到放鬆的時候也許會有意外的收穫。

千佛手印!

這也是青水最近一直加強修鍊的功法,青水總感覺別後出現的那佛像應該不簡單,青水不知道是因為千佛手印還是九重浪大佛金手印。

仔細想想青水也就釋然了,千佛手印和九重浪大佛金手印其實是連著的,千佛手印的修鍊是九重浪大佛金手印的基礎。

繁瑣的結印一個連著一個打出,看似雜亂無序卻又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和諧美~!

青水現在可以一氣呵成的打到第三百九十九幅佛像,這一段時間無論如何也突破不了第四百幅佛像。

瓶頸!

青水知道這是一個瓶頸,還有就是自己如今五重浪已經達到了巔峰,這段時間的修鍊雖然沒有突破第四百幅佛像,更沒有進入六重浪,但青水卻是依然很高興,因為嫻熟和力道把握大大的加強了。

青蓮武訣青水還是在熟練控制三朵金色蓮花的程度,基礎劍決、雲霄步、千錘百鍊錘法都已經達到了一個還算滿意的程度。

只是「天雷斬」還是在真諦境界徘徊,幾乎沒有什麼寸進,青水可是很嚮往突破到奧義境界後有一定的幾率讓對方麻痹一瞬間。

休息一番開始煉藥,然後青水再拿出那本薄薄的《天符》,因為青水感覺現在很有必要學習其中的那個定身符了。

定身符的效果可以讓目標站在原地無法移動,但卻是可以動手,可以反抗,可以攻擊,時間持續一個呼吸到三個呼吸的時間。

符力達不到要求將會無效!

比如一級的定身符、二級的定身符、三級的定身符……他們之間存在一個符力,這是天符中靈魂東西,成功以及威力都是因為其中的符力大小。

畫符除了畫符的熟練和天賦之外還和個人的實力有關係,比如先天實力的武者,即使他把天符畫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也無法讓天符超越三級這個等級,這是受他自身實力的限制,特別是這種控制性的天符。

由於這種受自身實力影響導致畫符有了限制,不過有些東西可以彌補一些,比如青水用的金精筆和月石硯台。

還有一些珍惜、貴重的獸血、獸皮也能起到一些提高天符符力的作用。

青水已經很熟悉定身符的作用了,定身符的效果不但可以讓他定在原地一個呼吸到三個呼吸的時間,還有就是可以降低對方的抗擊打力。

這也是青水看到金剛巨象施展恐怖的巨象踐踏后才發覺這定身符的變.態用處,青水想到意識海中那個體長三十多米的金剛巨象,一個踐踏下去撕天裂地,許多傳說中巨大的妖獸都被撕裂。

哪一個「巨象踐踏」的力量青水都難以估計,如果現在金剛巨象的巨象踐踏達到了圓滿境界,一個踐踏下去可是恐怖的八十郡之力……

如果提前用定身符將對方定住,然後金剛巨象的巨象踐踏直接衝上去,要是再加上定身符的破防效果,那真是太完美了!

定身符的破甲效果是整體的,就是不但破他外面鎧甲、皮肉的防禦,更是連其中的五臟、骨骼強度也破。

一級天符破一成,時間和天符的時間一樣,一個呼吸到三個呼吸時間!二級天符破兩成,時間沒有什麼變化,不過在一個呼吸時間到三個呼吸時間中,三個呼吸時間的幾率會相對大一些,到了後面高級的定身符可以差不多每次都能定住目標三個呼吸的時間。

怪不得天符是個燒錢的玩意,一個呼吸需要的代價和耗費的金錢是巨大的,特別是高級的天符,用好了直接可以把一個強者搞死!

練習!

青水一開始只畫開始的一筆,因為青水發現這定身符和以前的幾個天符有所不同,就像一開始那樣,下手很難。

一直畫到百張,青水才開始接著向下畫,而且也是越來越流暢,不過讓青水有點打擊的是只能畫到整張符的百分之二十。

如果林展瀚知道青水只這麼時間就能將定身符畫到這個程度一定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青水。

天符中,像青水以前畫的神力符、神盾符、禁足符、破甲符,這一切都是一種直接符,算是天賦中最最簡單的入門符,上手快一點,不過到了三級以後同樣是困難無比。

而定身符屬於第二種天符,它最大的作用就是將對方控制,比如定身符可以讓對方無法移動一個呼吸到三個呼吸的時間,在這個時間裡被控制的目標完全處於被動狀態。

還有第三種天符,也叫五行符,藉助天地間能力直接攻擊的天符,也是最有威力的天符,當然也是最難畫的天符。

落雷符就是五行雷火之符,大體上落雷符屬於火屬性!

一直到出紫玉仙境的時候,青水發現定身符的進度只有百分之五,這麼算下來等能畫成定身符時已經是半月後了!

早上修鍊一番太極拳並且指點一下青家三代的修鍊,總的來說青家三代的進度還是很滿意的。

上次臨走之際就知道欒欒和青貝會突破到先天,特別是欒欒,青水就知道會在不超過十歲的時候突破到先天。

吃過早飯青水就獨自坐著火鳥向著青家莊趕去,在火鳥的快速的飛行下,半個時辰不到就已經趕到了青家莊。

在青家門外不遠處的山坡上落下來!

一進門的青水看到兩個老爺子在青家大水塘里釣魚,也許是突破到了先天,青水感覺外公青羅神色比以前好了好多。

「外公,林爺爺!」

青水看到兩個老人看向這裡時開心的叫道!

「青水什麼時候回來的!」青羅開心的說著站了起來。

林展瀚也是笑著站了起來,看著青水似乎特別開心。

「昨天到百里城的。」

三人聊著向著房間走去,上一次青水急急匆匆的離開,一走就是半年多的時間,反而這次卻是最短的,先前每次出去都是幾年的時間。

青水乾脆拿出紫玉仙境中存放的酒,這種純釀不會絲毫有損身體,反而還有養生的作用。

「外公,林爺爺!」

「青水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說出來,怎麼和我們兩個老頭還見外。」林展瀚笑著說道。 547【兒子長大了,虞河,師家】

「外公,林爺爺,我想讓你們去青雲州!」青水微笑著看著兩個老人說道。

青羅和林展瀚都沒有馬上拒絕,也沒有立刻答應,而是認真的看著青水,似乎想看要出什麼。

「青水,你一個人在外面也許還可以,青家雖然不是大家族,但也是有著數十口人,外面也不比百里城,青家除了你和你林爺爺外真沒有一個可以撐起門面的。」青羅猶豫了一下輕輕的說道。

「這個外公不用擔心,您老不是一直想讓青家後人有出息嗎,現在可以讓他們都加入天宮。」青水呵呵笑道,如今自己是天宮老祖,把家裡人弄進天宮也是天經地義,甚至別人也是很樂意的,這樣大家心裡更加踏實。

「我是很想讓青家人都有出息,只是那樣你顧得過來嗎?」青羅疑惑的看著青水,畢竟那裡是州城,天宮更是青雲州頂尖宗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