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民間組織表示,《古墓麗影·崛起》把勞拉的樣子做得那麼美,身材還那麼的好,是對她們的不尊重。

並號召大家一起抵制《古墓麗影·崛起》,抵制荀澤的遊戲,甚至抵制神鼎國的遊戲。

為此她們還把《高峰無極限》這款遊戲拿出來當榜樣,說這款遊戲雖然同樣有美型的女性角色,但是在她們提出意見后,立即對裏面的女角色進行了更改。

現在遊戲中的女角色看起來就很「真實」,一點也不會讓人產生容貌跟身材焦慮,很好地表達了對她們的尊重。

這樣的理由在神鼎國的玩家看來,簡直有些莫名其妙,或者說無理取鬧,但就是這樣的言論,在歐美地區卻得到不少人的支持。

面對這來勢洶洶的抵制浪潮,連弗里克斯都有些被嚇到,他第一時間撥通了荀澤的電話。

「弗里克斯先生你好,請問有什麼事情嗎?」通話接通后,荀澤直接問道。

「荀設計師,歐美這邊的言論你有看到嗎?」

荀澤聳聳肩說:「有看到啊!她們說她們的,我們賣我們的,有什麼影響嗎?」

弗里克斯苦笑一聲說:「荀設計師,歐美這邊的環境跟神鼎國是不一樣的,如果讓這些言論繼續發酵的話,對於《古墓麗影·崛起》是沒有任何好處的。」

「弗里克斯先生你的意思是什麼?」

「不如我們修改一下勞拉的形象?」弗里克斯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荀澤忍不住笑出聲說:「弗里克斯先生,勞拉的形象是不可能修改的,這根本就不是我們的問題,我們也沒有任何錯誤,為什麼要遷就那些人呢?

我對勞拉的形象很是滿意,玩家們也很是滿意,如果遷就了那些人,那麼我們將會得罪廣大的玩家,這對於《古墓麗影·崛起》才真的是沒有任何好處。

說一句不好聽的,那些所謂的民間組織中,有多少人買過我們的遊戲呢?我們應該對花了錢的玩家負責,而不是對她們負責。」

弗里克斯輕嘆一聲說:「但現在也有一些玩家頗有微詞。」

「那又如何?總不能為了少數人而得罪數大多數人吧!再說了,勞拉的形象哪裏是對她們的不尊重了?

我在遊戲中展現出女性獨特的美麗跟魅力,還有在面對困難時的堅韌不屈,以及面對危險時的勇敢。

並且由始至終,勞拉麵對所有問題時,幾乎都是靠自己解決,而不是依靠其他人,這不正是她們一直倡導的自力更生么?怎麼就變成不尊重了?

退一萬步說,就算是跟她出生入死的約拿,也是一名黑人小哥。如果這就是不尊重的話,我們是不是能聲討她們種族歧視?」

聽完荀澤的話,弗里克斯心中忍不住字正腔圓地「卧槽」了一聲。

「騷還是你騷啊!前面說的都很有道理,完全能夠用來反擊,而最後的聲討更是重量級,果然能打敗魔法的只有魔法啊!」

心中感嘆一聲后,弗里克斯開口說:「荀設計師我明白了,我會用你說的這些來反擊她們,沒有問題吧?」

「沒有問題。我相信弗里克斯先生你的實力。」荀澤笑着說。

「好的。那我這就去處理這件事情,不能在讓她們猖狂下去。」

說完這句弗里克斯就結束了通話並叫來雷婭,讓她去處理這件事情。

雷婭忍不住問道:「老闆,真的要這樣做嗎?」

「是的。《古墓麗影·崛起》的銷量遠超我們的預期,收益同樣如此,所以不管如何都必須保住遊戲的口碑。

而且從這一次的合作可以看出,哪怕我之前很看好荀澤,但還是低估了他的能力,為了以後的合作更加緊密,這一次的事情我們必須幫他搞定,並且還要辦得漂漂亮亮的。」

「我明白了,老闆。」雷婭不再多問什麼,轉身就去處理這件事情。

很快網上就出現了不同的言論,基本上就是把荀澤的話翻譯一遍后,以國外玩家更容易接受的方式呈現。

很多國外的玩家還有吃瓜群眾一瞧,道理好像是這麼個道理,什麼時候美女反倒變成不尊重了?你們這些民間組織是不是有點魔怔了?

還有就是從你們的意思來看,似乎對黑人有一點偏見啊!那麼你們是不是藉著聲討《古墓麗影·崛起》這件事情,來傳播你們的種族歧視?

這些民間組織一瞧,都是忍不住「雪特」一聲,怎麼突然之間風向就變了?之前明明是她們佔據優勢的啊!

並且這頂帽子扣下來,讓她們必須為自己之前的言論進行解釋,否則形象暴跌的就是她們了,這對於她們的發展沒有任何好處。

因此她們也就沒有什麼精力去聲討《古墓麗影·崛起》了,加上回過味了廣大玩家也開始對這些民間組織是口誅筆伐,讓這些民間組織是徹底慫了。

順帶一提,在這些民間組織慫了之後,《高峰無極限》也遭遇了一番打擊。

本來遊戲裏面的女角色也是亮點之一,畢竟是以某些當紅女明星為原型,還是吸引了一些粉絲購入這款遊戲的。

但現在為了這些民間組織,《高峰無極限》把遊戲里的女角色都給改了,不僅一點都看不到那些女明星的影子,甚至還有一點……丑!

很多玩家覺得自己受到了欺騙跟背叛,於是向當地的遊戲監管組織發起舉報,還有玩家告金毛鼠工作室欺詐,虛假宣傳等,要求能夠對遊戲進行退款操作。

當地的遊戲監管組織經過一番調查后,同意了玩家們的請求,這下子本來就虧本的《高峰無極限》虧得更多,讓奧卡姆跟羅伯特又被鷹訊遊戲公司的高層給訓斥了一頓。

讓他們最為鬱悶的是他們明明都自損一千了,卻沒能讓《古墓麗影·崛起》傷筋動骨。

《古墓麗影·崛起》的評分雖然略微有些下滑,但銷量還是穩步提升。

關於這件事情的發展,荀澤在交給弗里克斯處理后,他就沒有過多的關注了。

如果弗里克斯連這點事情都搞不定,或者不想出力的話,那麼他就要重新考慮一下雙方的合作了。

再說了,《古墓麗影·崛起》的基本盤是在神鼎國,神鼎國的玩家可不吃國外的那一套,那些民間組織鬧得再凶也影響不了遊戲在神鼎國的銷量。

現在荀澤最關心的系統獎勵的抽獎,哪怕不算上之前遊戲的積累,僅憑《古墓麗影·崛起》的銷量跟評分,他也足以成為一名三星遊戲設計師,能夠進行三次免費的系統抽獎。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林天成目前只有20個電。

百里世家的人可能還在四處追尋林天成。

羅剎殿的人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發現關於那股神秘力量的第二張地圖在巫婆子的手上。

而擺在眼前最緊迫的困難就是林天成不小心撞破了祭司的陰謀,祭司迫不及待的想要殺死自己。

林天成急切的需要大量的電量來提升自己的實力,不然,他恐怕連祭司都對付不了,想走出南域都難。

石虎一聽這話,頓時眼前一亮,「此話當真?」

林天成點頭道,「你若是不相信我,你覺得你還有第二條路可以走嗎?」

以林天成現在的實力,想要殺了石虎還是非常輕鬆的。

石虎沒想到林天成竟然連冰蠶蠱這種極為罕見的蠱毒都能解除,他自然是沒了辦法。

「想要用蠱蟲控制住她,並不是什麼難事?」說着,石虎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罐子。

罐子上佈滿金色的銘文,而且隱約能聽到裏面傳出吱吱吱吱的響聲。

姜素曦刻意與林天成拉開了距離,帶着譏誚之意看着石虎,「就憑你的蠱術水平,也想利用蠱蟲控制住我,還真是可笑。」

姜素曦乃是蠱王的首席大弟子,同時也是苗疆蠱族族長的女兒。

她的蠱術可是得到了這兩位強者的真傳。

石虎不過是祭司的一個助手,她的蠱術能強到哪裏去?

姜素曦不想在這裏繼續待下去。

林天成擺脫了冰蠶蠱的威險,繼續待在這裏,只怕會被林天成這禽獸給強了,畢竟自己剛剛可是打算要了他的性命啊!

可就在姜素曦邁出第一步的時候,石虎飛身而出,攔住了姜素曦的去路。

石虎要想活命,要想逃離這裏,就必須得按林天成所說的做。

他相信林天成沒有在說假話。

不然以林天成的實力,想要殺了自己還不是輕輕鬆鬆的事。

他想讓自己控制住姜素曦,無非是想他在行樂的時候,姜素曦這臭丫頭不會抵抗。

姜素曦再怎麼說也有大乘期初期境界的實力,若是林天成強行要與她做那樣的事情,恐怕不是那麼簡單。

畢竟,如果不採取暴力,神仙難日打滾b。

石虎放在背後的帶有金色銘文的罐子猛的一晃,一股墨色的濃煙升騰而起,瀰漫在整個房間內。

他冷冷的盯着姜素曦道,「你可不能走。」

林天成雙手負於胸前,大馬金刀的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坐山觀虎鬥!

他就等著接下來好好調教調教一番姜素曦。

順便在她的身上充個電,然後在農場主應用中種植一些天地靈材,提升自己的修為,這樣才有實力對付祭司。

姜素曦擁有聖器鬼笛在手,並沒有將石虎放在眼裏,「找死!」

就在姜素曦準備向著石虎飛身而出的時候,她卻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氣力量在急劇衰竭。

「不好,中蠱了。」

真氣力量衰減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姜素曦只是向前邁出了一步,就感覺自己全身的力量被抽空了,一種虛脫的感覺。

原來,就在剛剛,石虎猛的一晃他的罐子,那些比蚊子還要細小的蠱蟲便彌散在了空氣之中。

這種蠱蟲不僅體型小,甚至還能隱匿自己的氣息,這才使得姜素曦在完全沒有察覺的情況下將其吸入體內。

坐在一旁的林天成倒是沒有感覺到任何異樣。

石虎知道林天成連冰蠶蠱這種罕見的蠱毒都能化解,所以他的蠱毒自然對林天成沒什麼作用。

若是冒險在林天成的身上種蠱,恐怕不能讓他中招,還會讓他臨時改變主意殺了自己都有可能。

那豈不是自討沒趣。

很快,姜素曦壓制住了自己心中的震驚,開始用神識去感知這種蠱蟲到底是什麼?

只有先知道這究竟是一種什麼蠱蟲,她才有辦法將這種蠱解開。

石虎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神色有些淡然,似乎絲毫不擔心姜素曦能夠解開自己的蠱蟲。

片刻之後,姜素曦的額頭終於冒出了細密的香汗。

「又是五毒村的五毒術,難怪你這麼自信?」姜素曦的心中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石虎冷聲說道,「不是我自信,而是你太過於自大。」

姜素曦這臭丫頭以為他得到了族長以及蠱王的真傳,就能夠完敗五毒村的五毒術。

可五毒村的五毒術真的有那麼容易對付嗎?

且不說姜素曦這臭丫頭有沒有完整的繼承他們兩人的真傳,就算是她的父親也不敢藐視五毒村的五毒術。

石虎的蠱術也絕非她想的那麼不堪。

姜素曦感到難以置信。

再有不到五天的時間,整個苗疆蠱族的蠱王大賽就要到了。

而她作為白村的頭一號選手,竟然連石虎的蠱毒都解不了,那她還拿什麼去與五毒村的強者較量?

她終於意識到自己以前是多麼的自大,自傲。

可是,只有五天的時間了,她可是親口答應過師父一定要拿下苗疆蠱王的稱謂。

不能讓這蠱王的稱謂被五毒村的人給奪去了。

姜素曦一連嘗試了好幾種自己研製的解藥,但都無法解開石虎在自己體內種的蠱。

很快,她體內的真氣被那種蠱蟲吸食乾淨之後,她有些虛脫的站在原地,看起來就像丟了魂。

石虎對林天成說道,「你讓我做的事情我已經辦到了,那你是不是應該讓我走。」

林天成沖着他拂了拂手,緩步走向了姜素曦。

林天成真正想要做的是連祭司浮出水面,而不是為了證明石虎是五毒村的人。

他放石虎一條生路,只是不想打草驚蛇。

他相信祭司一次沒有成功,恐怕還會有第二次來刺殺林天成。

而林天成要想讓大家相信祭司才是整個魔龍事件的幕後黑手,就必須得抓祭司一個現行。

姜素曦全身無力,但是盯着林天成的眼神卻非常的犀利,恨不得將其生吞活剝。

「混蛋,這裏可是白村,難道你不怕我師父教訓你嗎?」

林天成的右手開始順着姜素曦那一抹的峰巒伸去。

「你覺得你師父會相信你還是相信我?」林天成饒有興緻的看着姜素曦。

姜素曦一心想要殺了林天成,巫婆子是知道這一點的。

而且巫婆子也對林天成這個師侄疼愛有加。

就算姜素曦告訴巫婆子林天成冒犯了她。

恐怕巫婆子也只會以為姜素曦在這裏胡說八道,又想要對付林天成了。

到時候指不定挨罵的還是她姜素曦。

可就在林天成準備一睹雪山的風光之時,房間的門卻被猛的撞了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