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他!

這一切都是假的!

等等,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楚浩努力運轉著他遲鈍的神識,記憶一點一滴地涌動出來——他們發現了一座陵園,每一座墳墓都是看不清墓碑上的字。

幻覺,這一切都是幻覺,他進入了一個幻陣!

他驀然而悟,立刻神識凝實,大喝道:「我心如鐵、我意如劍,任何迷陣都休想迷惑我,給我斬!」

識海中,魂種小人發光,火元素、水元素各化為一把神劍,被它執在手中,不斷地揮斬著。

滅滅滅滅,破破破破破!

轟隆隆,四周的空間不斷地崩碎,如同鏡子一般。

當一切都碎滅時,楚浩猛地睜開了雙眼。

四周的環境又變成了那座陵園,只是蘇挽月三女都出現在他的身邊,但三女的生命氣息都是微弱之極,好像要泯滅了一般。

楚浩頓時冷汗直流,三女肯定像他剛才一樣,被幻陣所迷,認為自己已死。

這是極其危險的事情,當神識認為自己死了,那就是活死人一個,到最後肉體的生機消失,那麼整個人就徹底死了。

「咄,醒來!」他大喝道。

咣,這如同暮鼓晨鐘,直擊靈魂深處,因為這其中就有著他的混沌意境。(未完待續。。)

ps:感謝暗夜消影昨天的打賞,感謝大新新的歌、£惟我獨尊£、張魚劍魚、算月何時修、阿古斯00、魔道vs騎士、賈倫布朗前幾天的打賞。 混沌意境化作無序,在蘇挽月三女的識海中震開。

這具有相當的破壞性,嚴重地話可以將人的靈魂震滅,但楚浩當然不會那麼狠,控制了力度。他的目的就是攪局,以混沌意境進行衝擊,破壞幻陣形成的心境。

蘇挽月三女的身體立刻顫動了一下,臉上則是顯出了掙扎之色,但並沒有立刻清醒過來。

「擦擦擦,想要欺矇你家貓大爺,早了十萬八千年呢!」一聲叫罵中,只見肥貓猛地跳了起來,它看到楚浩時,不由鬆了口氣,道,「小浩子,想不到你的心靈也那麼堅韌,快能和本座相比了。」

「我明明醒得比你早好吧?」楚浩說道,一邊再次發動混沌意境,比上次強了那麼丁點,大喝道,「咄!咄!咄!咄!咄!」

他每喝一聲,蘇挽月三女就顫抖一下,臉上的掙扎之色也越是強烈。

「哇,我的肉!」雲彩驚呼一聲,猛地睜開了雙眼,然後嘻嘻一笑,道,「剛才做了一個可惡的夢,被關進了棺材里,吃不到肉了,嚇死人家了。」

楚浩露出一抹笑容,救回來一個,還有兩個了。

「咄!咄!咄!」他繼續大喝,混沌意境衝擊,如同驚濤駭浪。

蘇挽月悶哼一聲,嘴角流出了一道鮮血,雙眼卻是睜開,她驚呼道:「好厲害的幻陣!」她藉助楚浩的混沌意境,再加上肉體上的疼痛,這才將意識拉了回來。

只有一個了。

「妖女。醒來!」楚浩在顧傾城的額頭上輕輕拍了一記,加強了混沌意境。

顧傾城的嬌軀劇顫。俏臉上的掙扎之色也更加強烈,但仍是沒有醒過來。

「顧傾城。你果然爭不過我。」這時,蘇挽月突然湊過來說了一句。

「什麼,冷冰冰,本小姐會爭不過你?」只見顧傾城猛地暴跳起來,一手指著蘇挽月,臉上充滿了戰意。

楚浩不禁無語,還能這麼來的?

不過,顧妖女終於也拉回了魂來,這下四人完整了。

「呼。原來是一場夢啊!」顧傾城鬆了口氣,拍了拍高聳的胸口,道,「嚇死本小姐了!」

「狐狸精,你太壞了!」雲彩指出道,這妖女老是炫耀她那兩塊肥肉,真是可惡哩。

楚浩掃了眼陵園,道:「現在我更加好奇了,這裡究竟埋了什麼人。連墓地都有幻陣。」

他走到最近的一座墳墓處,仔細看了過去,只見墓碑居然是一片空白。

「空的?」

四人在陵園中轉了一圈,但每一座的墳墓的墓碑都是空白的。

「這裡的都是空墳?」四人都是奇怪。

這裡出現一座陵園本就是古怪無比的事情。而每一座墳墓都是沒有葬者的名字,這就更加奇怪了。因為既然把墳墓修得那麼華麗,難道還差再在墓碑上寫幾個字嗎?

「真是空的嗎?」

「挖開來看看!」

肥貓和雲彩都是挖墳的支持者。顧傾城則是反對派,蘇挽月既不支持也不反對。

楚浩想了想。道:「挖開來看看,總得知道這裡究竟埋了什麼。」

雲彩和肥貓立刻開挖。一個將雙手化成了龍臂,另一個則是用兩隻后爪刨著,揚起了滿天的塵土。

很快,墳被挖開了,現出了一口硃紅色的棺材,而在棺材的四周,則是一塊塊顏色各異的玉石,有的紅得滴血,有的綠得透徹,有的黑得如墨。

「夭壽啦,這麼多的寶貝呀!」肥貓頓時哭喪著叫道,「天神血玉,萬物母玉、石心之源,誰這麼缺德啊,把這麼多的寶物葬在這裡,其中的精華都流失乾淨。」

楚浩也是心中一動,這些寶物都是珍貴無比,連戰神見了都會心動,可現在居然做了陪葬品。

「不對!不對!」肥貓猛地一頓,繞著棺材轉了三圈之後,臉上露出震驚之色,道,「慘了,這不是真正的墳墓,而是一個封印之陣。」

楚浩眉頭皺起,道:「你沒有弄錯?」

「本座就是鑽進這封印之陣才活了這麼多年,你說本座會不會弄錯?」肥貓說道。

「這裡面……有個上古的人物?」楚浩又問。

「錯不了,這些寶物也只有在本座那個年代才會誕生那麼多,現在是根本不可能再出現了。」肥貓十分肯定地道。

「那咱們是不是該開溜了。」楚浩說道,這裡之前就有一頭上古時期的青銅巨龍骨屍,生前至少星主級別的修為,現在又出現了一座古怪的陵園,想想這裡面封印的人也絕對不會簡單。

「好像晚了!」肥貓指著棺材道。

「吱」地聲音中,棺材蓋正在一點點地挪開。

「墓穴被我們打開,封印破壞,裡面的東西醒了!」肥貓說道。

「這好像不用你提醒了。」

四人都是盯著那副慢慢打開的棺材,卡卡卡卡,這聲音有點磣人,好久之後,棺材打開了一道口子,但裡面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到。

啪!

一隻手掌突然伸了出來,推在了棺材蓋上,猛地一推,棺材蓋便被轟飛。咻,裡面躍出了一道人影,在半空中一個翻身後,落在了地上。

楚浩四人同時目瞪口呆,因為這竟是一個看上去只有五六歲的小男孩,手臂跟蓮藕似的,又白又嫩,小臉則是胖嘟嘟的,顯得十分可愛。

要是這裡面鑽出來一個青面獠牙的怪物,楚浩四人反倒不會有什麼奇怪,可居然是這麼一個小男孩,卻是讓他們感覺一種種的不真實。

「漂亮姐姐!」小男孩目光一轉,看到蘇挽月和顧傾城時,頓時雙眼放光,騰騰騰,便向著兩女奔了過去。

「戰王?」楚浩感應了一下小男孩的氣息,不由露出訝然之色。

戰王的修為自然不會放在他的眼裡,可年僅五六歲……這太嚇人了!

他出手,一把將小男孩拎了起來,道:「小小年紀就這麼色,以後還得了?」就算是小孩,他也不願自己喜歡的女人被碰到。

「喂喂喂,你是誰呀,竟敢幹擾我泡妞,當心我打飛你!」這小屁孩對著楚浩叫喝道。

聽到這話,蘇挽月和顧傾城都是無語,這小男孩也太人小鬼大了吧,毛都沒長齊呢就想泡妞了?

楚浩嘿嘿一笑,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夏元潮,日後要成為天帝的男人!」這小男孩昂著頭說道。

果然是上古之人,否則絕不可能一開口就是天帝。

「咦,怎麼就我一個人?我爹、我娘呢?」夏元潮扭著頭向左右看看,不由地奇怪。

「這個——」楚浩四人都是無語,他們總不好說挖墳的時候一不小心打破了封印,讓這小鬼提前出世了。

「哈哈哈哈,太好了,現在沒有人管我了,我可以盡情泡妞了!」讓人沒想到的是,這小鬼居然沒有哭哭啼啼,大叫大嚷,而是立刻狂笑起來。

楚浩嘆了口氣,真想見見這小鬼的父母,這是怎麼教孩子的?

「大叔,快點放開我,否則休怪小爺不客氣啦!」夏元潮向楚浩威脅道。

楚浩笑了笑,道:「你要怎麼對我不客氣?」

「看招!」小鬼出手,右手一揚,便是一道光華射向楚浩的胸口。

楚浩連防禦都是不用,戰尊級別的體魄還需要懼怕戰王的攻擊?

癡情總裁獨寵保鏢妻 噗,一聲悶響,這道攻擊頓時如泥牛入海,消失得乾乾淨淨。

「咦,你居然比我厲害?」小鬼頭瞪大著眼睛。

「現在你服氣了沒有?」楚浩笑道。

「哼,剛才我只是和你玩玩,現在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真正厲害!」小鬼頭手中捏著法訣,大聲道,「血脈之力速速復甦,助我克敵!」

轟,他的身上立刻釋放出強烈的力量波動,可怕無比。

「擦,這小鬼古怪!」肥貓連忙竄了上來,啪啪啪地四爪齊舞,在小鬼頭的身上一陣亂拍,那股力量波動頓告消失。

「大肥貓,你對我做了什麼?」小鬼頭顯得十分驚訝,他的血脈居然復甦不了了。

「小鬼,血脈可不是能夠隨便復甦的,這也是為了你好,不然等你家大人醒了過來,非得找我們算賬。」肥貓嘻嘻笑道。

「哼哼,我也只是嚇嚇那個大叔,難道像我這麼聰明的人,不知道血脈不能輕易復甦嗎?」小鬼頭兀自嘴硬。

楚浩插口道:「這隻肥貓會說話,難道你不覺得奇怪?」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家養的獸寵個個都會說話。」夏元潮給了他一個輕蔑的眼神,「大叔,你也太土了,這樣也想和我爭妞?」

上古時期的凶獸個個都會說話不成?

「現在怎麼辦?」顧傾城問道,「是把他的父母一起喚醒嗎,還是我們先照管一個這小子?」

「我跟你們走!」夏元潮連忙舉手道,「我很乖的,又好養,從不挑食,姐姐,你們就收養我吧!」這小鬼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轉個不停,顯然居心叵測。

肥貓道:「從封印的情況來看,他們的父母可能還要個幾十年才能復甦。」

「幾十年後,這小子都成大人了,到時候他父母找上門來,是不是不太好?」楚浩猶豫道。

「沒事沒事,我們一族生長起來特慢,一百年才相當於你們的一年,沒事啦!」夏元潮生怕楚浩不答應,立刻叫了起來。

咦?(未完待續。。) 「有這樣的種族?」楚浩四人都是向著肥貓看去。

「好像是有。」肥貓想了想,道,「在本座那個時期,天武星上可不止本地的武者,還有許多從域外星空而來的種族,或許就有這樣的存在。」

楚浩四人都是驚訝,照小鬼頭的說法,一百年光陰對於他來說只相當一年而已,那麼這傢伙看上去四五歲的模樣,實際上已經是四五百歲的老怪物了?

「老色鬼!」顧傾城啪的就是一腳,將夏元潮給踹飛了出去。

這老色鬼居然假冒小孩想要佔她的便宜,幸虧楚浩阻止得快,不然她就要吃大虧了。

「哎呀!」夏元潮一屁股跌在地上,一骨碌又爬了起來,道,「冤枉啊,我們這一族成長起來特別慢,並非是我故意騙人。我確實只有五歲,如假包換。」

哪有人信他,就算他的身體沒有成長,可五百年活下來,心智難道還會不成熟?

「現在還要帶他走嗎?」蘇挽月向楚浩問道。

楚浩不由遲疑,若是一個小孩的話,被他們不小心破開了封印,沒人照顧肯定不行,但現在卻相當於一個老怪物寄生在一個小男孩的體內,又有戰王級別的修為,怎麼想也不會有事。

「最多把他帶出深淵,就不管了。」他道。

主要是這小鬼頭其實是頭老色狼,哪有人養條色狼在身邊的。

「不要啊!」夏元潮立刻慘叫,「我真是小孩,你們不能不管我!嗚嗚嗚。我哭給你們看!」

這小鬼頭居然真得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楚浩四人面面相覷。只覺這老怪物怎麼沒有半點自尊,說坐地就坐地。說哭就哭的,太不矜持了。

楚浩想了想,道:「那你告訴我,當初為什麼要自我封印?」

「我只是一個小孩,爹娘說要睡上長長的一覺,那就睡了唄。」夏元潮聳了聳肩,「哪知道為什麼!」

楚浩看著對方,這小鬼頭臉上兀自掛滿了淚水,眼神顯得十分無辜。倒是不像是在說謊的模樣。

「他說得應該是真的。」肥貓在一邊道,「有些種族生長緩慢,心智開化得也慢,像元素一族,生長几萬年才會形成靈智。」

楚浩眉頭一皺,道:「凡人的壽命不是僅有百年嗎?可他們就是不修鍊也能活上萬年,這要是修鍊的話,不是壽元比星主還要長?」

「錯了,他們再怎麼修鍊。都只有萬年壽命。」肥貓說道,「除非他們能夠突破到星主境,是不是,小鬼?」它前面一句話是對楚浩說的。後面一句則是在問夏元潮。

「被你說對了,肥貓。」夏元潮點頭。

「先不管這個小色鬼,把這裡的靈石收取一下。然後回去向學院覆命,讓他們不要再派人過來。否則把那些人都驚醒的話,絕不會有好事!」楚浩看著陵園中的其他墳墓說道。

能夠進行自我封印的。這修為應該超過了戰神,要是把他們提前驚醒,估計便不會和夏元潮這個小鬼一樣好說話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