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瞬間,天雷城眾天驕最前方的陳玄機和落冰雪,都是神色一下子變得難看無比。

他們滿懷期待,傷亡慘重,來到了這斷崖之前。

卻是遭遇到了一位涅槃聖境強者的霸道阻攔。

任誰,心中此刻都不好受。

「是他!」

而這個時候,天雷城眾人中,站在一處的林寒,看到那突然從高空降臨的金袍男子,不由瞳孔微微一縮。

此人,不正是自己昨日發現的那位神秘的涅槃聖境天驕嗎?

高級州,終究還是插手了… 斷崖前,氣氛有些沉悶和壓抑。

金袍男子踏步在斷崖邊緣,將所有天雷城天驕擋住了去路。

一股股強大無匹的強者威壓,從他身上散發開來,像是大浪般,席捲這一片整個斷崖區域。

這是一位真正踏入涅槃聖境的強大天驕,位處頂尖之列。

真正是能夠一人,威懾萬千普通天驕的可怕存在。

夢之遊記 「閣下到底是誰,我們天雷城這麼多天驕,冒死來到這裡,損失了多少兄弟朋友,結果你卻是讓我們全部返回,是不是太過分了一點?」

陳玄機眼神涌動著一種怒意,出聲說道。

陳玄機和落冰雪作為天雷城中最強大的兩位天驕,此時自然是為整個天雷城所有天驕出頭。

因為除了他們兩人,誰也無法和一位真正的涅槃聖境強者對抗。

兩人雖然都是半步涅槃聖境,但卻都是一隻腳踏入了真正的涅槃聖境。

輪戰力,他們若是聯合起來,說不定能夠和那金袍男子抗衡一二。

此時,落冰雪也是放下了往日的矛盾,站在了陳玄機的身旁,釋放氣勢,一起對抗那金袍男子。

「不得不說,你們兩人的膽子很大,敢公然對抗我。」

金袍男子淡淡出聲,隨即繼續道:「你們兩人就算聯合起來,都不是我的對手,抓緊離去,免得自誤了性命。」

「我們聯合起來,確實不是你的對手,但你要知道,我們聯手卻是可以抵擋你一段時間,我們天雷城中雖然頂尖戰力不多,但卻是有著無數中等戰力,你背後那十五個半步涅槃聖境弟子,想要抵擋我們所有人的力量,恐怕也是痴心妄想吧。」

落冰雪語氣絲毫不相讓,出聲說道。

他所在的聖刀州,曾出過一位強大的刀尊,也曾有過自己的輝煌。

落冰雪面對金聖州這種高級州,氣勢也是絲毫不落下風。

這便是一種心態,一種不懼一切的強者心態。

人群中,林寒看到這一幕,目光閃過一絲奇異之色。

這落冰雪和陳玄機,倒不是平庸之輩,有著自己的傲骨和強者之心。

若是整個天雷城所有人都聯合起來,就算有一個高級州的強者抵擋,恐怕也會畏懼。

而果然,看到天雷城一眾天驕似乎有著同仇敵愾的徵兆時。

那站在斷崖前的金袍男子神色微微一沉。

但隨即,他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突然長笑一聲道:「杜青雲,既然來了,就沒必要再躲躲藏藏了,出來吧,我想你應該也不希望這些天雷城的人,進入死亡山脈深處,和我們分一杯羹吧。」

「什麼?還有強者隱藏在周圍?」

這一瞬間,天雷城不少人都是神色猛的一變。

冷麪少校王牌妻 「哈哈哈,葉千軍,什麼時候你也變得如此膽小了,面對一群中級州的廢物,也需要靠別人的幫忙?」

伴隨著一道大笑聲,十幾道身影從周圍的叢林中踏步而來。

唰!唰!唰……

一共十幾個氣息強橫至極的頂級半步涅槃聖境天驕,簇擁著中央一個身穿黑衣的年輕男子。

這黑衣男子,赫然又是一位真正的涅槃聖境強者。

金聖州少主葉千軍。

天火州大師兄杜青雲。

兩尊真正的涅槃聖境強者,渾身所釋放的強大氣息,讓在場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種無比可怕的壓抑感。

「兩尊涅槃聖境強者……兩個高級州……」

天雷城一眾年輕天驕,都是感到心中有些發顫。

「兩位涅槃聖境的強大天驕……」

這個時候,就算是林寒,都是神色微微一動,感到有些心驚。

沒想到,這死亡山脈深處的東西,吸引來了兩個高級州的天驕。

「落冰雪,陳玄機,你們兩人的實力確實不錯,但現在還遠遠不是我們的對手,我建議你們最好立馬離去,免得賠了夫人又折兵。」

剛剛降臨此處的杜青雲淡漠出聲,眼神帶著一種俯瞰般的冷意。

此時,天雷城這邊。

陳玄機面色有些難看,小聲對身旁的落冰雪道:「我們兩人聯手,最多只能抵擋一位涅槃聖境強者,還有一位涅槃聖境強者,該如何對抗?」

落冰雪微微沉吟片刻,目光露出一絲決然,道:「我們千辛萬苦到達這裡,怎麼也不能將到口的肥肉,就這麼讓給了別人,現在的解決辦法,或許只能依靠那一位了……」

話音落下的瞬間,落冰雪目光朝著背後天雷城一眾人馬看去。

隨即,他的目光,集中到了一位身穿青衫的少年身上。

而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也是隨著落冰雪,落在了林寒身上。

沒錯。

落冰雪看向的身影,正是林寒。

「一個高階造化聖境廢物,你是你們寄存希望之人,太可笑了吧。」

不遠處的斷崖之上,葉千軍一身金色大袍,不由譏諷一笑道。

這個時候,天雷城一眾年輕天驕,卻是神色恍然。

對啊!

他們天雷城中,還有林寒這個變態呢。

而此時,與葉千軍不同的是,杜青雲眼神銳利,頓時看到了天雷城眾人眼神之中的興奮。

甚至是許多半步涅槃聖境的天雷城天驕,都是看向林寒,神色有著忍耐不住的激動。

這一現象,讓杜青雲目光落在林寒身上,沒有絲毫輕視之意,而是帶著濃濃的疑惑與不解。

這青衫小子,何德何能,讓這麼多人,對其露出如此狂熱的姿態?

不知為何,杜青雲能夠從這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青衫少年身上,感受到一絲危險的氣息。

而此時,斷崖周圍的一株古樹之中。

一位身穿黃衣的古靈精怪少女,微微露出了那張可愛嬌俏的臉蛋。

她銀牙輕咬粉嫩的嘴唇,雙目撲閃著,呢喃一聲道:「這個傢伙,不過高階造化聖境,竟然讓這麼多人如此重視,倒是有趣……」

而此時,斷崖之上。

落冰雪看向林寒,神色帶著一份鄭重,抱了抱拳道:「如今正是同仇敵愾之時,希望林兄能夠不計前嫌,為我天雷城出一份力。」

陳玄機見此,眉頭微微一皺。

他雖然知曉林寒的戰力很恐怖,但卻是不認為林寒能夠抵擋住一位真正的涅槃聖境強者。

這簡直是太過天方夜譚。

因此,陳玄機認為,落冰雪是在公報私仇,想要將林寒拖下水,藉助兩大高級州之手,除掉林寒。

陳玄機為人坦蕩,此時越想越覺得可能。

他立馬踏步而出,正要說些什麼。

「好。」

但就在這瞬間,林寒卻是淡然點了點頭,他看向落冰雪和陳玄機,道:「此時面對大敵之際,我自然要出一份力。」

林寒知道,若是今日他們天雷城不能聯合在一起,面對兩大高級州的逼迫,肯定要土崩瓦解。

而為了搶奪那冥古密藏的鑰匙,以及劍皇道樹,現在必須要和陳玄機、落冰雪聯合,先處理掉眼前的困境再說。

「林兄……」

此時,站在林寒身旁的紫羽仙子、慕寒等人,都是眼神帶著一份奇異之色,看著他們的夥伴林寒。

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林寒,這個被人看輕的造化聖境少年,已然在天雷城中,成為了能夠和陳玄機、落冰雪這等頂尖天驕等價的存在。

而此時,看到林寒同意出手,落冰雪和陳玄機都是神色一喜。

他們知道,既然林寒表明態度,那他,就絕對有著抗衡涅槃聖境強者的底牌。

不然,他絕對不會上來送死。

「多謝。」

陳玄機和落冰雪都是對著林寒傳音道。

「無妨,我不是不識大體之人,此時大敵當前,我們確實需要聯合在一起,共同抗衡這兩大高級州的天驕。」

林寒笑著搖了搖頭,走到了陳玄機和落冰雪兩人的身旁,挺拔而立。 萌娃的腹黑爸比 「哈哈哈,你們還真的讓一個不過高階造化聖境的螻蟻,上來送死?」

葉千軍看到這一幕,神色頓時變得有些古怪。

在他的眼中,林寒真的只是一個螻蟻罷了。

翻手可滅。

因此,此時葉千軍看向林寒的眼神,帶著一種極盡的蔑視。

他認為,林寒根本就沒有資格,站在他的眼前,與其作對。

面對葉千軍的譏諷之聲,林寒神色無波,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隨即出聲道:「你覺得你自己強大無比,我在你眼中,只是一個螻蟻,但不知道,你身為高級州中的頂級天驕,敢不敢和我這個螻蟻打個賭?」

「打個賭?」

眾人聽到林寒口中所說,都是神色露出一絲詫異。

他們心中好奇。

林寒,要和一個涅槃聖境強者打什麼賭?

他賭得過嗎?

諸天萬域爭霸 葉千軍背後,包括那杜青雲背後,兩個高級州中的年輕天驕們,都是神色露出譏諷之色。

「這林寒,不過一個高階造化聖境的廢物,竟然想要和我們金聖州的少主打賭,簡直是不自量力。」

「無論他賭什麼,我們少主絕對能將其徹底擊敗,擊碎他那所謂的自信。」

……

金聖州中的一眾年輕天驕,都是紛紛出聲說道。

言語之間,滿是對於林寒的蔑視和看輕。

在他們這些高級州天驕眼中,別說林寒這個來自低級州的天驕,就是那些來自中級州的天驕,都是一群廢物罷了。

葉千軍盯著林寒,淡漠出聲道:「好,我就給你一個面子,你說,你要賭什麼?」

林寒聽此,並沒有立馬回答這葉千軍。

他看向身旁的陳玄機和落冰雪兩人,眼神帶著一份笑意,道:「不知道陳兄和落兄,相不相信我?」

「相信。」

陳玄機和落冰雪看到了林寒眼中的自信色彩,立馬出聲說道。

「那一切,就讓我來處理。」

聽此,林寒點了點頭。

他轉身,看向不遠處的葉千軍,道:「我要和你打賭的是,我會在這斷崖中央畫上一個圈,你我在其中大戰,若是誰先抵擋不住對方,出了這個圈子,那誰便落敗,你若是落敗,必須要讓我們天雷城之人,進入那死亡冥窟之中。」

林寒話音落下的瞬間,所有人都是大驚失色。

有的人,甚至是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壞了。

這林寒,不過一個高階造化聖境的小小武者,竟然要和金聖州的少主葉千軍對戰?

而且,還是在一個小小的圈子裡面對戰。

此時,別說是那兩大高級州中的年輕天驕們。

就算是背後天雷城中的一眾年輕天驕,都是神色露出驚異之色。

他們知曉林寒的戰力很是恐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