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施展的就是那凌棘之眼,能夠絞殺精神力的神通,非常的強大,是專門克制對魏子寧這樣靠強大的精神力作戰的高手。

一瞬間,一抹極為強大的光束從向東的眉心處射出,如同一道閃電,飛快的接近魏子寧,強大而凌厲的攻擊但魏子寧渾身豎起一根根汗毛。

這招凌棘之眼對那種不善於使用精神攻擊的人來說效果不是很明顯,但是對於魏子寧這種擁有非常強大的精神力並且十分專精的人來說,卻異常可怕。

所以當這光束一發出的瞬間,魏子寧雙手就連續的舞動,身旁那座精神力飛快的暴動,形成一排排由精神力組成的類似於牆壁的東西。

碰,這些由精神力組成的牆壁剛一形成,就與這凌棘之眼發出的光束接觸,一瞬間這些牆壁瞬間被洞穿,破開了七八層,非常的凌厲兇猛。

凌棘之眼可是專門正對精神力的,這些牆壁還是由精神力組成的可想而知,不過這凌棘之眼終究還是有極限,向東掌握的並不是很好。

洞穿了數十層精神壁后,這道光束被消耗殆盡,緩緩消散,與此同時魏子寧胸口上猛地送了口氣,對於他這種精神力強者,這絞殺精神力的手段太可怕了。

再加上方才向東是直接鎖定了他的眉心,光束很快,根本無法躲閃,唯有力敵,好在擋住了,要不然……魏子寧不敢想下去,被那光束擊中,不殘既亡。

心中對於向東的忌諱更深,眼神更加凝重,下一息,魏子寧率先再次出手,引動擂台上所有布置下的精神印記,全部朝著向東攻擊過去,一瞬間向東四面八方就被無數的精神里所凝結成的長矛所包圍。

毫無疑問,這些精神力長矛全部朝著向東的命門攻擊過去,一副勢必要取向東性命的氣勢。

擂台上的氣氛越發沉重而擂台之下也是一般,方才一番的攻勢讓所有人一怠,其中的兇險程度他們都能夠看出來,向東的手段著實可怕,這一刻他們再一次重新審視了向東。

擂台一旁,郭東見到向東與魏子寧那危機四伏的戰鬥,心下緊張,與善於用精神力攻擊的強者交手,最費心力,時時刻刻都要注意身邊的動向,防止被偷襲,一旦被對方的精神力擊中,那麼後果非常的眼中,只殺都會引發精神力的崩潰,這也就會導致腦死亡,一瞬間斃命。

所以郭東心中非常的擔心向東,但是卻對其也十分有信心,那凌棘之眼反擊的非常漂亮,雖然看起來並不是非常的熟練,可是這至少會讓魏子寧顧忌一番。

當向東身邊出現無數的精神力長矛,全部不留餘力的攻擊向他自己的時候,向東嘴角忽然上揚,泛起一個詭異的弧度,與此同時向東的一隻手緩緩抬起,露出如白玉的手臂,整個泛白,散發著陣陣波動,強大異常。

轟!!一隻潔白的大手忽然凝聚在虛空中,在向東的身前,一種強大壓抑的氣場布滿擂台,凌厲至極的氣機直指不遠處的魏子寧。

「白玉擎天手。」向東在不知不覺中施展出了這招,在釋放凌棘之眼的時候,暗中。這一變化讓魏子寧始料不及,應該是根本沒有想到,太突然了。

向東才被自己的精神力所化成的長矛包裹,正準備圍殺,可是卻突然湧現出這一隻強大的玉手,氣息波動濃烈,不少精神力所化成的長矛在這氣勢衝擊下潰散。

變化太快,一瞬間魏子寧難以反應過來,可就在這個時候這玉手依然朝著魏子寧捏去過來,強大的氣機讓魏子寧心口堵塞,面目嗔怒。

速度太快,沒辦法躲閃,可就在這個時候魏子寧忽然暴喝一聲。「啊!你也給我死去。。。」竟然在這一瞬間,魏子寧不防禦向東的白玉擎天手,反而加強了向東周邊由精神力化成的長矛,加快朝著向東刺去。

魏子寧這是準備同歸於盡啊,這一刻擂台台下,已經觀看台上的不少人都發出一陣陣的驚呼聲,他們實在沒有想到魏子寧和這仙道這麼拚命。

照這樣下去,恐怕兩人都會斃命現場,關鍵時刻擂台上的長老看不下去了,正要出手的時候,突然一頓,面色上浮現出一抹驚異。

隨即大手一揮,直接幫助魏子寧攔下了身前的白玉擎天手,而向東那裡長老沒有動作,可就在這個時候眾人見到了讓他們目瞪口呆的一幕。

一條似龍似蛇的虛影突然暴起,身形脹大,大嘴張開,竟然一口把攻擊向向東身上那精神力長矛細數吞入口中,隨後還好似吃飽了一般的打了個哈哈,然後繼續歸寂在了向東的背後。

這一個突然變化,讓許多人始料未及,就連向東本人也是一樣,原本他還打算動用絕招抵擋,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由氣罡變化而成的小東西竟然出手了。(小說《永生路》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永生路》更多支持!

碰!魏子寧身前的那白玉擎天手被以一人阻擋,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面色和藹可親,正是擂台上的那位長老。

這位長老在關鍵的時刻救了魏子寧一命,沒有讓其喪生在向東這白玉擎天手上,畢竟這為魏子寧可是一代天驕,就這麼折損在這裡,十分可惜。

不過這長老看向向東的眼神卻帶著一絲欣慰,以及期待,向東所展現出來的實力手段以及心性無疑都是完美無可挑剔的,在他這個年紀能夠做到這些,比之大多數人都強,甚至能夠與先烈其名堪比。

就彷彿遠古仙王幼時的模樣,是一塊美玉,能夠讓人雕琢一番。

嘩嘩!這長老心裡怎麼想,擂台下的眾人不關心,他們關心的是,魏子寧竟然戰敗了,輸給了那仙道,還是被人強勢擊敗,一招制服,這簡直超乎了他們的想象,一時間都不敢相信。

魏子寧是誰?那可是他們這一屆最強存在之一,代表著他們的強弱榮耀,可是現在,居然被一個從默門測試下來的天驕給打敗,這簡直狠狠的閃了他們一臉。

很重,在此前他們對向東是那麼的不屑,對魏子寧是那麼的信任,可是現在呢?這些人不恥,臉色發紅,很尷尬,不過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這仙道所展現出來的實力真得很恐怖,能與萬江想提。

「我輸了。。」站在長老身後的魏子寧面色平淡,他不是那種經不起失敗的人,對於這結果非常坦然的接受了,面對向東很誠懇的說道。

向東見此,面容一緩,對於魏子寧的大度,他非常欣喜,這樣未來成就不低,也不擺架子,回道。「你也很強,可惜了解我不多,不然不至於如此。」

向東這說的是實話,魏子寧的信息他想要了解非常容易,這一屆許多弟子都清楚魏子寧的手段,稍微打聽一下就可以了解,在加上此前東皇和魏子寧交過手。

魏子寧在戰鬥中那僅僅有序,布置大局的戰鬥意思向東早就已經察覺到了,所以在一開始戰鬥的時候就示弱,表現出一股非常期待近身作戰的意思。

實則,心中已經有了對付魏子寧的方法,那就是較量魏子寧不了解他,不知道他開了天眼,有凌棘之眼這種絞殺精神力的手段。

所以這一場比斗,向東贏在知人知彼,而魏子寧輸的不冤。

魏子寧又何嘗不知道自己失敗的原因,歸根結底還是太自信了,雖然心中對這仙道已經非常的重視,可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仙道竟然開了天眼,擁有絞殺精神力的手段,並且那強大的精神力並不比自己差。

魏子寧真正失敗的不是輸了,而是頭一次覺得自己根本算不得天驕,心性,計算,實力方面他與向東比較,差太遠了,如果向東不是不會當今精神力的就連恐怕向東會變得更加恐怖。

這是魏子寧對向東此時的了解,說實在的自己不如也。

擂台上一處隱蔽的地方,一位身著樸素道袍,氣息斐然的老道默默的盯著向東。「果然是這招,這到底是緣分還是天機? 天啟預報 哎…..」

這老道自然就是老道祖,那個帶向東等人來青山書院的傢伙,此時他正在虛空中默默地注視這向東,好似對向東施展的白玉擎天手非藏了解,知道一些秘辛。

再結合老道對武小茜的態度,這一瞬間彷彿有些明了。

執法擂台的長老見魏子寧和向東二人之間並沒有爭吵,心中一送,這兩人可是書院里了不得的天驕,如果因為這一場比斗而結下仇怨,那就得不償失了。

於是這長老很快宣布了向東的勝利,伴隨著這話語的落下,整個廣場上全面沸騰起來,這代表著什麼,代表著接下來就將是三人角逐的時刻。

前三名竟會在萬江,東皇以及向東的身上出現,並且那豐厚的讓所有人都為之眼紅的獎勵也會背著三人得到,當然第一名那至尊法的獎賞,所有人都期待,卻不知道會花落誰家。

長老宣布向東勝利后,緊接著宣布,排峰大比一個時辰后在進行,這無疑是給萬江東皇向東三人著手準備的時間,所以向東連忙回到了擂台旁那休息地。

「向東,好樣的。。」待向東走進,郭東一臉笑容,拍了拍向東的肩膀,低聲說道,此時向東用的名字還是仙道,所以郭東不敢大聲宣張,所以聲音很小,唯有身旁幾人能夠聽見。

萬江和孟菲菲也是一臉開心的望著向東恭賀道,不過萬江看向向東的神情與眾人不同,雙目里充斥這戰意。

「向東,沒想到兩年之後,我們會再次想要,還要再擂台上交手,這真讓人期待。」萬江說的是實話,兩年前的向東遠強與他,可是兩年後的今天,經歷了許多事情的他已經追上了向東甚至還要強大一些。

心中有感慨,也有激動。

向東聞言,如星辰的雙目微微一閃,看向萬江,也是一般。「沒錯,兩年的時間過去了,萬江師兄和菲菲師姐都已經成為了一代天驕,向東也希望能夠與萬江師兄交手,切磋。」

不止萬江心有有意,向東也有這個想法,對於萬江的實力他了解一些,而萬江對他也是一樣,所以兩人之間的戰鬥必然會驚現異常,不過二人卻非常期待。

接下來的時間,萬江和孟菲菲離開,而向東與郭東武小茜三人留在原處,再過一個時辰將會是排峰大比的最後一場比斗,很快就會落下帷幕。

向東不得不好好準備一番,這一次他們不僅僅擠入了三大峰之列,甚至如果東皇和向東二人之一有一個能夠擊敗萬江那麼第一峰的位置也將會成為他們的。

並且隨之還有至尊法的獎賞,向東萬江東皇三人都是志在必得,氣氛越發沉重。

正當向東三人緊張的準備時候,看台之上的院長等十八位長老也在進行一場討論,不過商量的卻並不是排峰大比,而是最後將要登臨青山書院的勢力。

神魔一脈斗戰聖猿…..

這一族在大荒上可謂頂尖的勢力,不單單從古流傳到了現在,還是經歷了大荒無數的風霜,絕對是屬於龐然大物那一類,然而今日竟然被邀請到了青山書院,無疑這將會大大的主張青山書院的威名,在東混亂之地的地位更加牢固。

而邀請斗戰聖猿一脈的人正是老道祖,因為他與那斗戰聖猿的執法長老是生死之交,關係莫逆,所以才能夠請到他們,否則以斗戰聖猿一族的秉性,恐怕是不會買單。

除非是一些古老大族,如向族,姜族等,亦或者五帝國等勢力。

要知道三年前那向族出世,邀請了無數的強者大族,大宗,斗戰聖猿也在其中,並且出動的還是他們大長老這般的存在,因為神魔一脈影流一族以及厭龍一族等幾個敵對勢力對向族發動了襲擊,再加上這大長老欠影流一族一個人情,被他們相逼,不得不相助。

要知道斗戰聖猿一族最重信義,所以那一晚,斗戰聖猿大長老負責攔住了向族族長向岩,這也就導致了最終向東的隕落,向南的重傷。

事後,雖然向族屠殺了影流一族以及其他極大神魔一脈,可是對於斗戰聖猿一族卻沒有辦法,畢竟這斗戰聖猿一族可不是影流一族等勢力,非常的強大,就是向族也不一定能夠剷除。

並且斗戰聖猿一脈也有絕頂強者,能夠和向族的聖人交鋒,所以最後以斗戰聖猿族長親自登門道歉了解,不過這也側面的說明了斗戰聖猿一族的強大。

而這一次來到青山書院的將是斗戰聖猿一族,可以想象對於青山書院來說多麼的有利,據說斗戰聖猿還會帶來他們一族的幾個頂尖小輩前來。

「院長,排峰大比結束后,也將是斗戰聖猿一族登臨的時刻,屆時我們可得注意注意。」其中一位長老對主台上的院長開口建議道。

「無礙,到時候老道祖將會親自出面迎接,我們只管跟隨老道祖即可。」院長聞言,笑道,老道祖和斗戰聖猿執法長老的關係他們都清楚一二。

這句話一出口,眾位長老皆是點了點頭,心中明了,有老道祖在,那也就沒有他們什麼事情了,到時候只管跟隨就好,其他事情有老道祖負責。

隨即眾人開始紛紛朝著一旁元尚長老恭喜開來,東皇向東的表現驚艷全場,讓不少長老對元尚都非常妒忌,不過十八座山峰之間資源的分配並不是全靠排峰大比決定。

畢竟十八座山峰至少有數十萬的弟子學生以及執事長老,全靠這排峰大比分配資源的話,那麼不少山峰的實力怕根本沒有前幾山峰的強大。

但如今十八座山峰之間的實力相差並不大,足以可見,這排峰大比不過是激勵峰內弟子罷了,再加上這排峰大比由來已久,排峰結束后也會多多少少的影響山峰之間的實力,資源上確實會發生改變,所以也並不算沒有絲毫的變化。(小說《永生路》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dd」並加關注,給《永生路》更多支持!

ps:今天狀態不是很好,再加上又感冒了,就一更了,請原諒!!

一個時辰的時間說快不快,說慢不慢,向東本就消耗不大,根本不需要恢復,也不需要學院提供的丹藥,獨自在那裡靜坐了一個時辰之久,當執事經來的時候才緩緩睜開雙目。

這一次執事來的目的與此前相同,一樣的抽取牌號的方式,但是這一次將會有一個人輪空,也就是意味著抽到這三號牌的人可以以逸待勞與最終的人角逐,當然如果抽到三號牌的人最終失敗那麼竟會與剩下的一人爭奪第二第三名次。

還是那金光異彩的令牌,不過只剩下了三塊,向東望了望萬江與東皇,依舊是率先出手,搶奪了中間的那一塊,而當向東拿完后,東皇和萬江也一次出手,各自獲得一塊令牌。

向東隨意的翻開手中那金光異彩的令牌,心中有些期待,不過當令牌那面的數字顯示出來的時候向東臉上明顯浮現一股失望,但是隨即消失。

一號,向東抽中了一號,沒有絲毫的遮掩,向東吧這一號令牌給亮了出來,並且雙目盯著東皇和萬江二人,這兩人之間必然會有一位與他交手,所以向東隱隱有些期待。

說真心話,這兩人向東都想要切磋切磋,這是隱藏在內心中最真實的想法,因為拿了個一號令牌所以這種念頭完全的展露出來,沒有一絲掩蓋的意思,戰意十足的望著萬江與東皇。

萬江和東皇二人見狀,直接同時翻開手中的那塊金光異彩的令牌,一瞬間一陣金光先閃,兩個漆黑如墨的數字出現,東皇是二號,萬江很幸運的抽到了三號。

向東見此,朝著萬將走去,與其抱了抱,期間萬江對向東加油打氣,期待與向東一戰,不過眼裡卻流露出了一股遺憾,看樣子,萬江的想法與向東一般,想要抽到一二號這樣就可以挑戰兩個人,可惜事與願違。

與萬江抱完后,向東把目光緩緩的朝著東皇捏去,一股滔天的戰意直射而出,氣勢磅礴,讓人感到壓迫。

可是東皇卻絲毫沒有避讓,也以一股強大的氣勢迎擊而上,一瞬間雙方的氣勢碰撞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強大無比的氣場。

饒是連一旁的萬江都趕到了這氣場的壓抑,心中駭然,畢竟這是兩位不差與他的強者交鋒所導致的氣場,幾乎是結合了兩人的強勢,連他也不敢硬觸這鋒芒。

還好向東與東皇二人不過是氣勢的碰撞,並沒有動手,這讓一旁的執事心中送了口氣,這二人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都一陣膽顫,當年的他可沒有這樣的實力。

雖說如今已經是大周天境界的修士,不過他心中明白,眼前這二位最多一年到兩年的時間就會達到自己如今的境界,所以一點也不敢小瞧。

「走吧。。」但是執事也不能弱了自己的氣勢,收斂其面容上的驚駭,語氣平淡的對著二人說道,隨後率先朝著擂台上走去。

向東與東皇二人見狀隨即跟上,再一次的踏上了擂台。

嘩嘩嘩!!!

當向東和東皇踏入擂台的一瞬間,在場的眾人以及看台上的不少人都發出了一聲聲驚呼,甚至連一些長老都面帶笑容,有些詭異。

其中元尚長老的笑容有些苦澀,對的,這不僅僅是他們三人之間的戰鬥,也是排峰大比最終排出三大峰的結果,雖然元尚長老明白,自己這一峰已經是三大峰的行列,可是決賽有兩個人都是屬於自己峰內的,必然有機會多的青山書院第一峰的美名。

這樣的機會顯然元尚也很期待,不過現在看來希望是渺茫了,讓他沒想到的是向東和東皇竟然在第一場就相遇,雖然是意料之中,可是依然心有不甘。

除了元尚長老心中如此想法以外,院長本人則是慶幸,說實在的他雖然心中對萬江信心十足,可是畢竟這東皇與向東都不是簡單的角色,與萬江相差並不大,所以心中還是非常的擔心。

相較於元尚的期待,院長本人心裡對著第一峰的美名就要看重的多了,畢竟他名面上可是青山書院的院長,如果讓其餘長老將這第一峰的名聲奪走那豈不是被人騎到了頭上,顏面何存?

向東和東皇兩人可沒有想到不過是他們二人的出場,就引起了許多人心中胡思亂想起來,此時此刻他們雙方心目中唯有對方,其他一切都已經不再考慮之內。

二人戰意十足。其中東皇心中還略有感慨,想當初這仙道剛進入青山書院也就是半年前,不過是氣旋六重的實力,那個時候他還沒有把仙道放在眼中。

可是誰知道這仙道膽量十足,竟然剛入峰內就把自己的弟弟東籬給打成重傷,雖然自己不甚在意,但是面子上終究還是過意不去,再加上聽聞程磊師兄和那仙道交過手,奈何不了對方。

這就讓東皇心中起了一份心思,所以有一次找了個時間去詢問了程磊師兄,要知道程磊師兄可是上一屆頂尖的幾人一直,能讓他都無可奈何的人實力得有多強。

雖然最終答案與自己所想的一樣,這向東並沒有強大到傳言那麼誇張,可是程磊師兄卻對其讚賞有加,稱之不弱於自己,雖然當時自己沒說什麼,可是心底里卻不這麼想,那仙道他還沒有放在心上。

可是半年過去了,排峰大比的過程中,他發覺這仙道不一般,非常能藏拙,就是一頭隱藏在暗中的老虎,隨時撲出來給予致命一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