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參悟。直接耗去了三天時間。

三天後的清晨,韓辰才醒了過來。

「雪之意境直接跨入圓滿!」

「鋒芒意境也跨入圓滿!」

「心境修為臻至劍皇巔峰!」

感受著自己的提升,韓辰眼中充滿了震驚。

沒有辦法不震驚!

他清楚的記得,在聽課之前,他的雪之意境和鋒芒意境還只是大成境界而已,至於心境修為。更不過只是六七星劍皇境。

這才不過的一次聽課,竟然提升如此驚人,實在是難以想象。

「難怪東靈學院能令得東州無數天才,趨之若鶩,趕赴於此。此等機會,根本沒有人可以拒絕!」韓辰搖頭說道。

「劍尊境強者親自講課,這等待遇,便是那些超級宗門,也無法做到!」識海中。鬼谷子也出聲道。

在那些超級宗門中,劍尊境強者,無不是太上長老級的存在,可謂是鎮宗強者。

平常時候,基本都是處於閉關之中,宗門不遇到滅宗的危險,是絕對不會出現。

就如當初那葬屍宗的葬天老祖一樣。誰能想到不過七品實力的葬屍宗中,竟然會蘊藏著一個半步劍尊境界的存在。

如果不是韓辰出手。恐怕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展露出來。

道理也是如此!

那些超級宗門,根本不可能像東靈學院這樣。讓劍尊境強者親自講課,太不現實了。

搖了搖頭,韓辰沒有再多想,下了床榻,洗漱了一番,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九月底的太陽,已經頗具威力了,就算是清晨,韓辰也能感覺到那淡淡的溫度。

小院中心,靈氣籠罩。韓千赤著上身,手持狼牙劍,正在千重陣中一招一式的演練著劍式,細密的汗水順著肌肉線條,滾落下來,顯然練了不少時間了。

「少爺!」

見得韓辰,韓千面色一喜,當即收劍入鞘,結束了修鍊。

「可準備好了?」韓辰笑了笑,提步在石桌旁坐下,問道。

之前韓辰曾說過,在雷靈子講課結束后,便開始給韓千考核,倒是究竟是否收為弟子,全屏結果。

不過之後因為參悟,卻是耽誤了。

現在三天過去,韓辰也準備開始給韓千考核了。

「嗯,準備好了!」韓千眼中透出一絲凝重,鄭重點頭。

「你也不必緊張!」韓千笑了笑,道:「我的考核並不拘泥,不似學院那樣,以天份而論!」

如果真要以天份而論的話,那韓千根本不需要考核了,直接就是不合格。

「我對弟子的要求,有三點!」韓辰右手抬起,豎起三根手指。

「第一,實戰能力,修為境界不代表實力,這段時間的修鍊,想必你也感覺到了,內外兼修之下,越階而戰,並非難事,甚至輕而易舉。」

韓千點了點頭,這一點他感覺很深刻。

「第二,修為境界,雖然說修為境界不能代表實力,但也不可或缺。只有修為境界越高,展現出來的實力,也才會越強!」

「第三,則為毅力與意志。任你有縱天之才,若沒有強大的毅力和堅韌的意志,也難成大器!」

這是韓辰對弟子的三個要求。他沒有提天份要求。

對於武者來說,天份固然重要,但韓辰卻沒有太多的看重。

天份若高,自然是好。若不高,那也不要緊。

當初剛開始修鍊的時候,韓辰的天份也不高,只有悟性強於常人而已,不過這才修鍊初期,並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所依靠的,還是超乎常人的毅力和意志。

只要具備這兩點,就算天份普通,也必會有所成就。

武者的世界,機遇無窮。誰也不敢肯定,哪一次的歷練,會不會有所奇遇,提升天份等等。

更何況,以韓辰如今的手段,不需要奇遇,也能改變一個人的天份。

「現在便開始考核吧!」目光落在韓千身上,韓辰道:「全力釋放氣息,讓我看看這段時間的修鍊,你達到了何種層次!」

「嗯!」

韓千點頭,隨後不做猶豫,一聲大喝,身體一震,一股頗為渾厚的氣息,從他身上升騰了起來。

勁氣如風,向著四周席捲,將地面上的塵埃盡數吹開。

「喝啊…」

韓千又是大喝一聲,渾身肌肉遒勁,一股兇悍的氣息隨之升騰了起來。

節節攀高!

直到韓千一張小臉漲得通紅,才停了下來。

「嗯,練氣修為八星劍侍期巔峰,煉體修為則為九星劍侍階初期!」韓辰點了點頭,「若是再有一日,練氣修為應該也能夠提升晉入九星劍侍階!」

「少爺…」身上氣息收斂,韓千滿臉希冀的望著韓辰。

當日,韓辰只說會對他考核,至於考核的標準,卻沒說,這讓他心裡也沒底。(未完待續。。)

… 韓辰的三個要求,可以說是三關,現在考核韓千的修為境界,便是第一關。

「通過!」

韓辰笑了笑,給出了答案。

說實話,韓千的天份並不高,修鍊速度也不快,韓辰給他定下的考核要求,自然也不會高。

八星劍侍階!

只要能達到八星劍侍階,便算達到韓辰的要求了。

但韓千卻給了他一個不小的意外,練氣修為和煉體修為,雙雙都超出了他的預想要求。

如果這都還不能通過,那實在是有些刁難了。

而聽到韓辰的話,韓千深深的鬆了口氣,眼中滿是喜色。

能夠達到韓辰的要求,讓韓辰滿意,沒有什麼比這還讓他開心的了。

「你也不用高興的太早,這才第一關考核而已,接下來進行第二關考核!」

聲音響起,韓辰提步走到小院中心,抬手一揮,將千重陣和聚靈陣撤去,轉過身,望向韓千。

「這一關考核實戰能力,由我做你的對手,只要你能堅持過十招,便算通過!」

和韓辰交手,更堅持十招?

韓千瞪大了雙眼,滿是驚愕!

韓辰的實力有多強?那是具備銅劍百戰榜上的水準,而且還是名次頗為靠前的,連趙風吟、丹陽子都不是對手,他怎麼可能通過的了考核?

「放心,交手之時我不會運用修為!」韓辰豈會不知道韓千心裡在想什麼,搖頭一笑道。

聲音落下,他抬手一攝,不遠處兵器架上一柄鐵劍飛了過來,被他握在手中。

「只以劍術和你交手,這下可放心了?」

聞言。韓千點點頭,示意明白。

不過他的眼中還是滿布凝重,以韓辰的實力,就算不施展實力,單純的劍術出手,那也極為強大。不是一般的劍侍可以相比的。

想要扛過十招,並不容易。

「請指教!」提步走到韓辰對面,韓千施了個劍禮。

「準備好了,我要出手了!」韓辰也回了劍禮,隨後道。

嗆!

韓千手掌按劍,五指扣緊,一聲清越劍吟,拔劍出鞘,目光緊緊盯在韓辰身上。嚴陣以待。

微微一笑,韓辰向前踏出幾步,身形如離鉉之箭,爆衝過去,手腕一抖,鐵劍綻射出耀眼的光芒,直刺過去。

好快!

韓千瞳孔驟然緊縮,渾身寒毛瞬間束起。只來得及橫劍一撩,『鐺』的一聲。火花閃耀,險之又險的將韓辰這一劍盪開。

只是還沒來得及喘口氣,韓辰腳尖在地面一旋,被盪開的鐵劍劃過一個劍弧,順勢有折返回來,橫削向韓千。

韓千不敢怠慢。內息運轉如潮,渾身肌肉繃緊,實力完全釋放,左手握著劍鞘一掃,將韓辰這一劍擋下。緊接著欺進一步,狼牙劍直刺向韓辰。

「化守為攻,反應倒是不錯!」韓辰眉頭一挑,心中稱讚。

不過這點攻勢,可對韓辰沒有什麼威脅。

右手一松,一個翻轉,瞬間反握鐵劍,狠狠一拉,從右至左,在狼牙劍的劍鞘上帶起一溜兒火星,狠狠橫切過來。

『叮』的一聲,劍鋒直接擋在狼牙劍的劍尖上,勁力一帶,容不得韓千反抗,將狼牙劍掃開。

電光火石間,韓辰腳掌又再次欺進一步,鐵劍就這麼反握在手裡,手腕一翻、一轉,再次折返,斜撩而出。

韓辰對於劍道的領悟,可是極為精深,劍術之強,就算不運用一絲修為,也威力無窮。

森冷的鋒芒襲身,韓千面色劇變,渾身的毛口都豎了起來。

狼牙劍被崩開,來不及收回了,當機立斷,左手劍鞘橫在胸前,擋住韓辰這一劍斜斬。

嗤嗤…

狼牙劍的劍鞘也是六品靈器,質地極其堅硬,不是韓辰手中這柄尋常鐵劍可以斬開的,帶起一串火花,劃了過去。

不過韓辰這一劍出,又豈會預料不到韓千的應對?

手腕微微一震,鐵劍在劃過劍鞘之後,劍尖一甩,『噗哧』一聲,在韓千的左肩上帶起一簇血花。

「嗯哼…」吃痛之下,韓千發出一聲悶哼。

卻不敢有絲毫鬆懈,趁著這個機會,腳下步伐連踩,迅速向後急退,將距離拉開。

韓辰也不追擊,鐵劍一甩,將劍鋒上的血液盪開,靜靜的望著韓千。

「少爺…」韓千有些驚懼的望著韓辰。

話剛出口,就被韓辰打斷,淡漠道:「現在我不是你的少爺,而是敵人!」

「已經過了三招,還有七招!」

「殺!!」

牙齒一咬,韓千的眼神瞬間變得堅毅起來,一聲大喝,腳下步伐施展,提劍向韓辰攻了過來。

只是相對於韓辰而言,韓千的實力實在是有些不夠看,僅僅三招。

『噗哧』一聲,狼牙劍被盪開,劍鋒劃過,韓千的胸口再添一道傷口。

「殺!!」

只是這一次,韓千卻沒有再後退,對於胸口的劍痕不管不顧,一聲怒吼,身上的氣息,竟然暴漲了不少,達到了堪比九星劍侍巔峰的程度。

劍光揮灑,瘋狂猛攻了起來。

這一刻,韓千沒有發現,他的左肩和胸口處,竟有一絲絲細小,微不可見的火焰在跳躍,火焰下,那原本潺潺流淌的血液好像開了閘的洪水,止不住的加劇流淌了起來。

「紫色的火焰,這是怎麼回事?」韓辰眉頭微皺。

那火焰雖若不可見,甚至是肉眼無法分辨,但在韓辰的靈魂感知下,卻清楚無比。

「難道韓千的實力提升,和這紫色火焰有關?」

韓辰可以肯定,韓千的修為並沒有提升,但氣息卻的的確確的提升了,而且實力也相應增強了許多。

「劍走山河!」

這時。韓千一聲大喝,手持狼牙劍,橫斬而出,勁氣涌動,頗具威勢。

目光微閃,原本打算暫避鋒芒的韓辰。止下腳步,鐵劍遞出,順勢一帶,將韓千這一劍引向一旁,同時劍速飆升,『噗哧』一聲,在韓千的胸口上再添一道傷口。

鮮血拋灑,韓辰這一劍斬的可頗深,隱隱已經可以看到森白色的骨骼了。

韓辰的靈魂感知瞬間匯聚。將韓千籠罩,果然,下一瞬間,一絲絲肉眼不可見的紫色火焰從韓千的血液中浮現出來,不斷跳躍,血液流淌速度加快,更無法止住,噴湧出來。

而韓千身上的氣息。也再一次的向上暴漲,竟然直接突破了劍侍階。達到了和一星劍衛相媲美的層次。

氣息提升,韓千的實力更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