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眾修士已經聽到了麻木。

但九天拍賣會,無疑也在向他們傳遞出一個信息。

這個煉器、煉藥者是他們的合作者,除了今天,以後還會有這樣品階的神器、神丹。

都來讀閱讀網址:m.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六道酒樓(5更畢)

今日,蒼穹拍賣會本來要打壓九天拍賣會,但此時卻只能草草的收場。

房間中,青年人冷冷地開口道:「江寂塵,若那個煉器、煉藥者真的是他,那隻要把他拿下,我們就可以翻盤。」

旁邊的老者道:「公子,此事老朽已安排好!」

「江寂塵只是天道九重境,老朽出手,要擒下他,易如反掌。」

老者是神道七重境,是真正的高階神人。

江寂塵雖然可以橫掃放逐之城紈絝界,但對真正的高階神人,必將不敵。

「很好,最好可以先勸他歸降,若是不屈服,再擒他回來。」

「讓他屈服,我們多的是手段。」

青年公子說道。

江寂塵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盯上。

此時他已經從九天拍賣會中出來,與海媚仙子同乘一車。

這一次,海媚仙子竟然讓他進入車廂之內,不再讓他當馬夫。

顯然是知悉了江寂塵的身份,待遇瞬間提升了。

海媚仙子的專屬神獸車,內裡布置竟然是一片粉色,還有淡淡的芳香。

「江公子,今日你可是大賺特賺,可得好好請客一頓!」

海媚仙子坐在一邊,媚然笑道。

「好呀,那就先不急著回去,你就帶我們去這裡最有名的酒樓,一切費用由我本公子出。」

這段時間,太過緊張,沒有放鬆過。

所以,江寂塵便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而這一次,最後的碧落玄幽槍拍賣到了兩千萬的中階神晶。

江寂塵現在的口袋滿滿的,不再缺修行資源。

甚至,可以以神晶換成戰隊積分。

不過,想要衝到戰隊前十,進入上一重天,還遠遠的不夠。

但江寂塵不著急,還有四年多的時間,可以先提升實力。

楊雪瑤這時說道:「好呀,最近都在修鍊,真是餓壞了!」

一道女帝神念分身也會餓?

太假了!

楊雪瑤這個吃貨,為了吃,果然又來這無恥的一招。

「嘻嘻那我們就去六道酒樓吧!」

海媚仙子開口說道。

「六道酒樓?貌似我聽說這個酒樓哦!」

這時候,若香在一邊插嘴道。

「聽過很正常,因為六道酒樓是連鎖店,在九重天中都有開。」

「而之所以叫六道酒樓,那是因他們可弄到六道界任何一界的食材。」

「只要客人有所求,他們幾乎都可以達至。」

「不過,有一些驚人的要求,就需要提前很多時間預訂。」

「比如黑暗界的幽泉魚,那是生長於黑暗之海深處的魚,食幽泉而生,味美極致,需要提前一年的時間預訂,而一道幽泉魚湯,就需要一千萬中階神晶!」

海媚仙子的話,聽起來如同天方夜譚,讓人感到難以置信。

若香、江寂塵、楊雪瑤聽了都發愣。

倒想不到,一道食材竟然可以賣到如此天階。

雖然,一千萬中階神晶,在江寂塵、楊雪瑤眼中,根本不算什麼。

但問題是只用來吃一道菜,那還真夠奢侈的。

「這麼說,那本公子剛賺的這點神晶,都不夠去六道酒樓吃一桌菜呀?」

江寂塵翻翻白眼道。

海媚仙子嫣然笑道:「哪會呀,那是至尊品的菜肴,在一重天恐怕吃不到。」

「我們去那裡,只點當場可以上的菜,若吃便宜的也就一萬低階神晶都可以了。」

聽到海媚仙子的解釋,江寂塵覺得這樣才合理。

神獸車在古道上疾行!

很快,江寂塵、楊雪瑤、若香、海媚他們來到了一座巨大精美的酒樓前。

海媚收起神獸車,領著江寂塵向前酒樓走去。

江寂塵抬眼看去,只見一層正門寫著「六道酒樓」四字。

四個字,有著神秘的道韻。

江寂塵感應到,這四個字竟然出自神王之手。

由此可見,六道酒樓背後的勢力必然也不簡單。

六道酒樓的人並不多,畢竟能夠來這裡的,都是非一般的人物。

酒樓內,環境美麗優雅,侍女也是個個高挑貌美,很有氣質。

「這位公子,幾位小姐,請問登幾層?」

這時候,一位侍女脆聲問道。

海媚仙子則在一邊解釋道:「六道酒樓共九層,最高層為九重天居,在那裡可以點到更多的食材,但價格也就是最貴的。」

江寂塵淡淡一笑道:「要登,自然登最高的,走吧,上九重天居!」

楊雪瑤也說道:「那本姑娘可要點完所有的菜,這次要吃個飽,最近真是餓壞了。」

對於這個吃貨女帝,江寂塵沒有什麼好氣地道:「我覺得,總有一天我會被你吃窮!」

楊雪瑤不樂意了道:「喂,江寂塵,你嫌棄我呀!」

「你不要忘了,當年你戰鬥受傷時,是誰照顧你的!」

「還有你偷進瑤池,是誰給你把的風!」

楊雪瑤剛要繼續說下去,江寂塵伸手捂住了楊雪瑤的嘴道:「打住,雪瑤,今天你就放開的吃,不用客氣,一切有我!」

這時候,楊雪瑤才笑眯眯的拉開江寂塵的手道:「嘻嘻寂塵,你真好!」

江寂塵翻翻白眼,一陣無奈。

自己不好都不行,若不然,楊雪瑤這吃貨女帝保不準把他潛進瑤池看眾仙子洗澡的事爆出來。

當年,也不知為何就聽了楊雪瑤的慫恿,說她把風,讓他進去偷窺。

現在想想,才知道楊雪瑤根本沒有那麼好心,是故意讓他的把柄落在她手中。

「看來,自己的一世英名,遲早要毀在這吃貨女帝的手上。」

江寂塵暗暗想道。

而這時候,在侍女的引路下,江寂塵一行人登上了九重天居處。

這裡只有一桌而已!

難怪價錢最貴,不僅是因為這裡可以點最全的食材,更因在這裡,可以讓人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不過,在這裡倒是可以俯視整個放逐之城,視野無比的開闊。

「公子,這是菜譜,請您點菜!」

侍女這時候遞上一本精美的菜譜。

江寂塵隨意掃了一眼,竟然最便宜的一道菜,都需要一萬的低階神晶。

不過,對於現在身懷幾千萬中階神晶的江寂塵來說,這點價格真不算什麼,只是九牛一毛罷了。

這時,江寂塵正要開口!

但這時候,一道不屑的冷笑聲傳來。

「九重天居,最低消費一百萬低階神晶,又豈是你這個垃圾、鄉巴佬能吃得起的?」

「趁早滾吧,這裡不是你能來的地方!」

「不過,各位美女可以留下,今日本公子請客!」

一道道聲音傳來,同時一群公子哥、小姐向這裡走來。

為首之人,是一個金袍青年。

他身後,跟著十數個公子、小姐。

而讓江寂塵神色一凝的是,為首的金袍青年身上隱隱已經有了高階神人的氣息。

並且,此人身上的氣勢驚人,給人無窮的威壓。

都來讀閱讀網址:m. 也不過才離開一天。怎麼卻感覺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姜西紅了呢?居然激動極了。抱著聽筒,好一會都說不出話來。

直到身後的人,再一次加重了手勁。就像是,把她肩膀扭斷都在所不惜。痛的她,一下子就清醒過來。忍不住喊了一聲「哎呦…」

而旁邊的關強子見她喊痛,只是輕描淡寫的對她說。保安人員只是在提醒她電話已經接通。

對方已經問了幾遍話,讓她趕緊回話。免得對方擔心著急。

這才知道,姜西紅已經接連問了遍。自己都還沒有答覆,以為已經斷線。還準備掛電話了。於是她趕緊回應「嗯」

而後面的人,為什麼盯她盯的這麼死。剛才其他人打電話,或者是網上聊天。

他也只是坐在床邊,看著他們打電話,或者是發信息。 一睡成癮:邪性總裁太難纏 並沒有站起來,或者是伸個手。

怎麼到了她這裡。後面的保安直接站起來不說,還用他鐵一般重的手,壓在她的肩膀上呢。

雖然心裡有很多話想說。但看著後面的保安,還有旁邊的關強子。另外還有何春華。

突然一下子。什麼都不想說了。就怕被別人聽進去。心裡話,只能憋在心裏面。

而不知怎麼的,她突然就改口了。心裏面多了許多顧忌,沒有直接喊姜西紅的名字,而是直接很客氣的說「您好!我是小花。」

「啊! 報告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天啦。真的是你。說好了去趟醫院,怎麼就一去不回。大家都很著急擔心你。

你大哥,你們車間的領班?還有宿管員…我們都在找你。你醫院去了這麼久了,事情應該都忙完了吧。

就算沒有忙完,也該回來了。不能因為自己的私事,連班都不上了。你要是再不回來,連續曠工三天。廠里會直接把你開除了要。…」

張陽斌,領班兩個人找她。她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奇怪的是,她們宿管員找她做什麼?

而當姜西紅,得知真是她打來的電話時。隨即還叫起來,激動的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李雪梅。

「李姐,李姐。張小花有消息了。是她打來的電話!她沒有什麼事,真是太好了。這下我就放心了。」

隨後李雪梅也在旁邊說了起來。「張小花,你躲到哪裡去了。你快回來吧,不然姜西紅不會放過我。她說是我把你給氣走的。你快回來幫我平反,還我一個清白啊!」

記得自己出門之前,並沒有跟他們起過衝突。怎麼李雪梅會認為,是她把自己給氣的離開宿舍,獨自出走了呢?

接著又聽到李雪梅嚷嚷道「張小花,你快回來吧。你再不回來,你們領班真要把你開除了。

你的大哥張陽斌,已經連續吵了我們兩夜。如果他再沒有找到你,恐怕也要殺過來了。聽到沒有…快點回來!」

「是啊。小花。你大哥昨天打了五六個電話。我跟他說,說你在廠里加班沒有回來。

到凌晨的時侯,你大哥居然又打了過來。我後面只好把電話線給拔掉。今天我下班后,看到座機顯示,又有好幾個未接電話。

還有你們領班,電話打到了我們辦公室。也打到了李姐那。後來又打到了我們宿舍。

沒有辦法。我們只好說你病了,順便幫你請了個病假。也不知道,你們那個領導有沒有批准。

你還是快回來吧,到時候大不了辦個假的病歷證明。我都幫你問過了,這個辦法可行。

之前是沒有經驗,又不認識什麼人,才會吃的那個虧。

現在我有經驗了,也知道哪裡可以辦理。到時候啊。我帶你去辦一張,花不了多少錢就能辦。這些你都不用擔心…

喂喂喂…怎麼不說話了。喂喂喂…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嗎?喂喂喂,聽到請回答!」

後面的保安再一次「按肩」提醒。「該回話了」。逼迫人打電話,還逼迫人會話。這裡的保安怎麼這麼囂張,真沒有見過這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