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的一切,造就了如今的曹操,也造就了這——《曹操緣何好人妻?》

ps:所有故事均根據史實創作,一些地方稍微有些添加!

儘管是番外篇,可耗費的精力比正篇還要大,而這也是鮮有人知道的曹操的故事!

如果需要再加一個符合本書設定的元素。

那就是陸羽的母親陸氏,她的眼睛也像極了丁香,像極了婢女劉氏!

本卷又名:——

——《曹操與夏侯淵夫人不得不說的故事!》、《你看懂曹丞相了么?》、《一個女人引發的「蛻變」》!

多本 天訊公司搭起治喪班子,副總張池任組長,市第一人民醫院王院長任副組長,成員由天訊另外4位副總凌方儀、顏慧樂、王一龍、蔣彥,戰友羅正、鄭品,藍其川的侄兒藍昆、妻子董玉潔的哥哥董玉浩組成。

張池是在和二建老總李廣森推杯換盞時接到凌方儀電話,才知道藍其川夫妻出事的。當時,怔了半晌才反應過來。凌方儀連夜趕往北京,他也一夜未睡。這幾天想得最多的就是天訊以後的格局。

確定藍其川夫妻骨灰8號上午回錦江,治喪班子召開了第二次會議,商議藍其川夫妻骨灰回錦江后的弔唁活動和入葬儀式。

會議一開始,張池作為天訊臨時負責人,拿出治喪方案。8號到12號舉行為期五天的弔唁活動,13號召開追悼大會,同日舉行入葬儀式。打算把喪事辦得隆重些,把悲傷的氣氛營造得濃烈些。

張池和藍其川同一年當兵。他是江蘇揚州人,城市兵總有些嬌氣,不如藍其川山區出來的踏實,在提干方面總是落在藍其川後面。倆人一起到的警衛連,不到一年,藍其川就成了他的班長,他當班長時,藍其川是他的排長,他當排長了,藍其川已經是連長,他當連長時,藍其川就地轉業到錦江。沒有了藍其川,他似乎有了施展的餘地,一直干到副團才轉業。只是他任副團時間太短,轉業后被安置在工商局做了一名副科長,而這時藍其川已經在通訊器材領域漸露頭角。

張池在工商局幹了四年,當他所在的科室正職退休,沒有替補成功后,心就灰了。已經四十多歲了,連正科台階都沒上,想混到局級怕是無望了,權衡再三,辦了停薪留職,滿三十年工齡后又辦了提前退休。到天訊的第一天,他對藍其川說:老班長,我這輩子跟定你了。他算過一筆賬,跟着藍其川干四年,就能拿到他在工商局干到退休才能拿到的工資。

張池到天訊后,憑着靈活的頭腦和五湖四海的戰友、朋友關係,很快成了藍其川的得力助手,漸漸取代了凌方儀在生產經營上的位置。只是不管他如何努力,他和藍其川的關係始終越不過藍其川和凌方儀的關係。他曾半嘲半玩笑地對凌方儀說,我是藍總的一隻手,而你是藍總的半個腦袋。

張池正打算按照方案進行分工,鄭品提出不同意見:「非常時期從簡吧。公司一大攤子事,最重要的是讓小凱儘快上手。」

鄭品是昨天從深圳趕來的。他在喜來登大酒店送走前來參加兒子婚禮的戰友,就趕到深圳,他在那裏的分公司經理失聯了。到了深圳才知道,分公司經理攜款潛逃。事情還未處理完,就接到藍其川夫妻出事的電話。他是經營企業的,深知天訊不能長時間處於失管狀態。

張池怔了一下:「你的意思?」

鄭品說:「飛機明天上午9點半到錦江,10點半開追悼會,追悼會結束骨灰入土,一天結束。」

張池有些惱火,你以為你是誰啊,在天訊一畝三分地里,還輪不到你來指手劃腳。但他潛意識中還是有幾分忌憚鄭品,把不滿壓在心底,語氣低沉地說:「不行!藍總夫妻雙雙離世,這樣草率對不起他們。」

鄭品說:「懷念在心,不在於形式。」

張池說:「有些形式是少不了的,誰家清明不掃墓?」

鄭品站起來:「你別抬扛,你那個安排,只會讓小凱沉浸在悲傷中,不管是對小凱,還是對天訊,都沒好處。」

張池也站起來:「藍總辛苦一生,死後不能沒點哀榮,你還是不是藍總的戰友?」

眼看倆人爭執起來,王院長出來打圓場:「一切好商量,好商量。」

張池轉向王院長:「你們的意見?」

王院長四平八穩地說:「我來的時候,請示了高院長,他的意見凡事以你們天訊為主,我們只致董玉潔的悼詞,畢竟她是我們一院專家級的內科主任,有些影響。」

鄭品平靜一下自己說:「藍兄走了,我們都不好受,但凡事要看具體情況,不能感情用事。」

張池想了想說:「這事我們倆都說了不算,聽家屬的。」

在場的家屬只有兩個,一個是藍其川的侄兒藍昆,一個是董玉潔的哥哥董玉浩。

藍昆說:「聽小凱舅舅的吧。」他大學畢業進天訊,現在是供應科的科長。

董玉浩輕輕咳了一聲:「我同意張總的意見。我妹夫在錦江小有名氣,我妹妹也是專家級的內科主任,總要給親朋好友一個表達哀思的機會。」

董玉浩和董玉潔是一對龍鳳胎,董玉浩早董玉潔3分鐘出生,就成了哥哥,名字比董玉潔多一撇。當年取名時,剛到而立之年的董老爺子捧著白白嫩嫩的女兒說:「冰清玉潔,就叫玉潔吧。」而躺在床上坐月子董老太太介面說:「男孩多一點,兒子就叫玉浩吧。」

妹夫、妹妹走了,董玉浩也由最初的震驚、傷感轉向務實,他想以妹夫、妹妹的社會地位和人緣,來弔唁的人一定不少,來弔唁都是帶信封的,這可是不收白不收。

張池看了一眼鄭品,意思這可是人家家人的意見。

鄭品沒有說話,轉身踱到靠牆的展示櫃,默默看着裏面的秦湖基地模型,眼圈不由紅了。2002年,天訊經過12年經營,有了一定的實力,為尋求更大的發展買了80畝地,按照30000平主廠房、8000平辦公樓、3000平宿舍樓的規劃,籌建公司新的生產基地。藍其川的宏偉藍圖是公司整體搬遷后,把公司打造成以國內產品為基礎,向國外高端通訊器材發展的大型通訊器材企業。秦湖基地年底完工,藍其川卻永遠看不到了。

張池轉向大家,剛想安排,羅正開口了。

羅正說:「我的意見也是所有儀式一天結束。」他拍了拍想開口的董玉浩,接着說:「戰友的心情,家人的心情,我都理解,但還要多考慮藍其川的願望和小凱的承受能力。藍其川一手創建了天訊,他生前最大的願望就是把公司交給小凱,所以讓小凱儘快進入角色,應該是藍其川最想看到的。還有,凌方儀從北京來電話,說小凱這幾天一聞到飯菜就想吐,身體狀況讓人擔心。當然,現在誰都幫不了他,只有靠時間,但讓父母的骨灰早點入土,減少一些悲傷的氛圍,對他總是有益的。」

羅正是當年警衛連就地轉業到錦江7個戰友中最後一個轉業的,現在是公安局二把手。在戰友中年齡略長,說話一直很有分量。

張池按捺住心中的不悅,轉向王院長和公司副總們。

負責供應銷售的副總顏慧樂是羅正的小舅子,自然知道姐夫的良苦用心:「我同意。」

王一龍、蔣彥同時點點頭。

王副院長慢條斯理地說:「我們沒意見。」

張池不好再堅持,看着藍昆和董玉浩說:「只要家屬同意,我沒意見。」

藍昆說:「就按羅伯伯說的辦吧。」

董玉浩張了張嘴,什麼話也沒說出來。

。 「哥,你來了。」

看到葉寒的出現,李麗莎流出了眼淚,不是難過的淚水,而是終於等到最大依靠的激動和一些委屈。

「沒事了,不要哭了。再美的女孩子哭鼻子都不好看。」葉寒笑著安慰道。

「寒哥。」王鵬疼得要命,幾乎站不穩,半邊身子都靠在李麗莎身上,然而看到葉寒的那一刻,他卻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腰桿。

「寒哥好。」詹子海大喜喊道。有隋扛鼎在就差不多擺平了所有一切,而現在葉寒還來了,那麼今天這事就徹底不留後患了!

跟著詹子海來的幾個哥們,一看這架勢也跟著打招呼喊寒哥。

葉寒臉沉如水,點點頭,算是回應了他們。

葉寒看了看王鵬,看了看死狗一般癱在地上的吳克勁,以及艱難掙扎著坐起的壯實男人,最後看向了對面的端莊美女。

「就是你們打傷了王鵬?」葉寒問道,他的表情看不出喜怒。

吳克勁一行人,就端莊美女還算鎮定,然而面看似人畜無害的葉寒,她第一時間卻沒敢開口說話。

所有人都清楚的聽到了隋扛鼎叫葉寒為大哥,所有人都看到了隋扛鼎在葉寒面前的溫順和聽話。

這樣一個男人,雖然看起來不夠威風,但只要不是瞎子聾子,就都體會到了葉寒的恐怖之處。

端莊美女本來就被嚇得不輕,此刻怎麼敢亂說話?

葉寒繼續說道:「聽說你們剛剛挺威風的,怎麼現在回句話的勇氣都沒有?」

端莊美女定定神,擦乾眼淚,竭力保持鎮定的道:「是的。」

葉寒道:「既然你們有兩個人已經得到了教訓,我也不為難你們。聽說你們很有錢,保時捷都能輕易送人。」

葉寒看向那個最開始招惹李麗莎的年輕公子哥,問:「你們開了幾輛車?」

這個公子哥哆哆嗦嗦的道:「四輛。」

葉寒道:「行,留下你的保時捷,剩三輛車給你們開回老家。另外賠償一千萬醫藥費,男的給王鵬跪下磕頭道歉。我就當這事沒發生過。」

年輕公子哥臉色慘白無比,四處張望,想有個人能給他出個主意,不過吳克勁也壯實男人都已經說不出話來。

他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想認栽吧,卻怕同伴說他沒種,不認栽吧,他心裡又怕得發毛。

這時候秦朝站了出來。

他首先扶起吳克勁,把他安頓在一個椅子上,葉寒沒有出聲,由著他去。

秦朝隨後走到葉寒身前,帶著一絲懇求道:「哥們,給我一個面子。」

「行。」葉寒很爽快的答應下來,「不過,王鵬的面子,我也得替他撿起來。那就這樣,讓這個不知死活敢招惹我妹妹的傢伙磕頭道歉,醫療費拿五百萬,車子依然留下。你覺得如何?」

秦朝聞言鬆了一口氣,只要不讓吳克勁下跪磕頭,其他人以及錢和車子都是小事!

秦朝立刻答應下來,看著那個還傻站著的罪魁禍首,不滿的道:「沒聽到寒哥的話嗎?!還不跪下道歉!」

年輕公子哥只是跟著吳克勁混的小跟班,地位自然遠不及吳克勁的合伙人秦朝。看秦大少爺疾言厲色,年輕公子哥無奈之下,只得撲通跪倒在地,朝著王鵬磕了三個響頭,道:「大哥,對不起。」

隨後他又換了個方向,朝李麗莎說道:「大嫂,對不起,是我有眼無珠,是我嘴賤。求你們把我當個屁放了吧。」

李麗莎沒吭聲,一臉心疼的看著王鵬,等著他做決定。

王鵬捂著胸口,勉強站直了身體,望向了葉寒。

葉寒看著王鵬說道:「如果你不滿意,儘管提條件,不管任何條件,我都給你落實了。」

王鵬艱難的開口道:「謝謝寒哥。這樣的條件我很滿意。」

葉寒搖頭道:「你今天真的給我丟人。過幾天我選個黃道吉日,收你為徒,教你幾招,以後可不能給我繼續丟人了。」

王鵬聞言大喜,沒想到自己挨一頓打,就讓葉寒收了自己做徒弟。早知道是這樣,早就應該找一群人來揍自己一頓了!

王鵬今天遭遇的不快頓時飛到了九霄雲外,心中充滿了喜悅,連連點頭道:「好的,師傅!今天的事情,一切由你做主。」

隋扛鼎在一邊呵呵傻笑,並不出聲。

賠禮道歉的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很快端莊美女出門,在附近銀行轉了五百萬到王鵬的戶頭。磕頭的也磕了,手機提示錢到了賬,保時捷的車鑰匙葉寒接過之後,給了李麗莎。

「你們走吧。」葉寒揮了揮手。

省城幾個人七手八腳的扶起吳克勁和壯實男人,吳克勁已經昏迷了,壯實男人硬撐著自己慢慢的走。

走到葉寒附近,壯實男人艱難的開口道:「朋友,你是誰?我不是想報復,只是想提醒自己的朋友以後見到你,要客氣一點。」

葉寒淡淡的道:「我是葉寒,南陽本地人。你說的話大體上沒錯,不過有一點小錯誤。不是見到我要客氣一點,見到南陽的老少爺們,你們都該放尊重一點。」

壯實男人苦笑道:「我懂了。」

隨後,他們一行人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秦朝送他們出門之前,跟葉寒真誠的說了聲,謝謝。

見此間事情已了,圍觀的群眾也三三兩兩的散去,不過他們的興奮之情卻怎麼也平靜不了,邊走邊紛紛議論。

隋扛鼎,葉寒,都是好樣的,當真給南陽人長臉!

葉寒一行人下得樓來,一直聽話在樓下等待的徐芊芊當即迎上前,看到王鵬凄慘的模樣,幸災樂禍的道:「王公子,你怎麼了?傷得不重吧?」

王鵬一直就怕這個魔女,加上有傷在身,實在不想說話,於是就無奈的笑了笑。

徐芊芊親昵的走到葉寒身邊,想跟他一起坐車,卻被葉寒安排到李麗莎新到手的保時捷上去。

徐芊芊委屈的撅起了小嘴,但葉寒吩咐過後就沒理她,徐芊芊沒有辦法,只得照辦。

葉寒坐上王鵬的車,載著王鵬準備去自己住的房子,給王鵬處理一下傷勢。

這時候,看到徐芊芊出現之後對葉寒的所作所為,原本已經道過別準備離開的隋扛鼎,忽然又走了回來。

隋扛鼎站在車子旁邊,看著葉寒的眼睛說道:「大哥,我覺得她不是個好女孩。」

葉寒知道他說的是徐芊芊,於是說道:「我跟她沒什麼關係。」

隋扛鼎認真的說道:「大哥,你可千萬不能讓七妹傷心。七妹是這個世界上,我最寵愛的人。」

葉寒笑道:「我當然不捨得讓七妹傷心。」

隋扛鼎執拗的道:「大哥,你發誓吧。」

葉寒頗為無奈,隨後肅然說道:「我葉寒對天發誓,一定不會辜負七妹,不然就讓我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

「這樣就好。」隋扛鼎徹底安心了,轉身大步離開。

「這小子……」看著隋扛鼎遠去的雄壯背影,葉寒自嘲的笑了笑,有些無可奈何。

不多時葉寒回到家中,何琳和白家姐妹出門買東西去了,葉寒醫治好了王鵬,隨後給徐芊芊單獨安排了一間房。

在李麗莎照顧王鵬休息的時候,葉寒給小六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去查查何琳那件事,接著將中午遇到狙殺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最後詳細的敘述了那些穿甲彈的型號大小精確到克的重量以及色澤。

這是一個非常有價值的線索,小六立刻順著這條線索跟進。

不多久,小六給葉寒反饋了一條有價值的線索。

初步懷疑,狙殺何琳的,是阿修羅的人。。荒野不敢隱瞞本想如實稟告可一想到大長老之急功近利的樣子,荒野突然間不想告訴大長老他已經找到了榮王一事。

「大長老我在人界也只查到那10萬凶獸,最後是在榮王的指揮下才消失殆盡的,至於榮王逃到哪裡去目前還沒有頭緒還請大長老寬限幾天。」

大長老聽著荒野……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五百五十四章被噁心的荒野 周五那天,沈初和傅言按照沈錦生的安排,飛回南城做檢查。

沈初失憶的事情本來是傳得板上釘釘的,可自從前兩天的那個晚上之後,沈初失沒失憶這事情成了個難以解開的謎題。

畢竟沒人真得敢去沈初跟前問,也沒人打聽得出來。

所以沈初這一次回南城讓專家會診的事情,也不是公開的。

兩人也沒有給出什麼公開的理由,所以外界紛紛猜測,沈初和傅言這一次一起回去南城,可能是重新商量訂婚的事情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