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月內,玄星大陸已經到了真正的絕境,那些九霄魔界的魔修,已經佔領了九成玄星大陸。

之前他們還不殺玄星大陸的普通百姓,但是隨著九霄魔界的修士越來越多,導致玄星大陸宗門所佔的地方,已經不夠他們瓜分了。甚至於有些修士。已經早不到地方落腳了,所以普通的百姓,也成為了九霄魔界殺戮的對象。

將百姓殺掉,佔領凡人的城池,村莊,他們也沒有絲毫的手軟。

一個月之後,紫雲疆域降臨了一個天朝。

因為整個玄星大陸上,還存在的宗門已經不多了,九霄魔界的準備將這些宗門通通橫掃,一個不留,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掃尾的階段。

對於這些剩餘的宗門,九霄魔界都是抱著必滅的決心,所以排除了遠遠超過宗門強大的存在。

整個紫雲疆域,已經只剩下棄天宗和天靈宗了。原本都是由帝朝對付的,但是由於久攻不下,如今直接派出了天朝來橫掃。

比如玄星大陸上還存在的聖道級宗門,如今甚至有堪比天道級宗門的九霄魔界神朝來鎮壓。他們是鐵了心的掃尾,將僅剩的餘孽通通掃乾淨!

來到紫雲疆域的天朝,名字叫做白玉天朝。當然了,這個天朝並沒有全部降臨,而是派出了最強的陣容。

白玉天朝的皇帝,帶領著手下三大元帥,強勢降臨到了紫雲疆域,來到了天靈宗之外的月台城。

沒有帶一兵一卒,因為他們四個人,對自己有著絕對的信心!

白玉天朝的皇帝,白河殤,乃是洞虛境界的修士。

至於其手下的三大元帥,也是入虛境界的修士,他們四人同行,除非是遇到破虛境界的強者,不然的話就是無敵!

而玄星大陸上的破虛境界修士,屈指可數,都是天道級宗門之中的絕頂強者。如今玄星大陸的破虛境界修士,伴隨著三大天道級宗門被滅,幾乎已經全部隕落了。

與此同時,距離紫雲疆域不遠的一個三泉疆域,也是有著一個天朝來襲。三泉疆域之中有一個皇道級宗門,名為紅申宗。

這也是整個東域僅剩的一個皇道級宗門,其餘的皇道級宗門,都已經被九霄魔界的給掃滅。

這個紅申宗能夠支撐到現在,有著其不為人知的強大之處。

天靈宗,戰爭再次來臨,並且比之前的更加危險,更加瘋狂!

天朝的皇帝來襲,並且帶著他手下的至強三大元帥,雖然只有四人,但是卻勝過千軍萬馬。只此四人,其實已經佔據了整個白玉天朝的八成力量。

所以天靈宗沒有因為敵人數量少而竊喜,而是凝重到了極限。

這是一場硬仗,比武台帝朝整個軍隊氣勢洶洶殺來的陣勢更加驚人。

總裁閃婚厚愛 對於這一戰的來臨,葉辰沒有絲毫的意外,因為他早就已經想到了。就算擊敗了武台帝朝,一定還會有更強的天朝來襲,就算是擊敗的天朝,也還會有更強的神朝來襲。

無論如何,他們都是死路一條!

以前遇到危險,身處絕境,還有可以幻想著奇迹發生。可是到了這個地步,葉辰連幻想一下奇迹都幻想不出來了。

這個時候,還能夠有什麼奇迹?他想不到,就連想都想不到了。

沒有什麼希望了,玄星大陸,整個世界都要被九霄魔界屠滅了,他還有什麼希望?(未完待續~^~) 這個時候,葉辰都忍不住的在想,如果自己留在九霄魔界不回來的話,是不是就不是這個場景?

甚至於葉辰還在想,如果自己一直隱藏在九霄魔界的三水帝朝中,又會是怎麼樣的一幅畫面?

只不過,這些都只能夠想想而已,因為他有天靈宗,有著不能夠拋棄的天靈宗。

在玄星大陸,天靈宗就是他的家,唯一的家!

「屠夫,白眉,你們還是離去吧,這是我們天靈宗的事情,不應該拖累到你們!」白玉天朝來襲,葉辰對著白眉和屠夫說道。

屠夫一臉的堅定,道:「葉宗主,天帝的吩咐,我們就是死也會執行,你不用說了!」

白眉依舊不語,但是他臉上的平靜讓葉辰無奈。

最終,白眉在天靈宗的四周布下了一個陣法。

九霄通天弒神陣,這是一個聽起來就極為驚人的陣法。

白玉天朝的來襲,並沒有讓天靈宗有太大的損失,正是因為這個九霄通天弒神陣。

甚至於這一次,天靈宗的弟子都沒有出手,完全是屠夫和白眉在禦敵。

因為天靈宗的修士,哪怕是最強的雷公也只能夠面前對付化靈境界,遇到元靈境界都得跪,更別說對面四個最弱都是虛境。

如果不是有屠夫和白眉在的話,那麼今日天靈宗一瞬間就會化為飛灰了。

葉辰的臉上露出了無奈。同時對著孤魘有了一絲感激。他知道,孤魘絕對沒有騙自己,白袍葉辰出現在古道位面,肯定也是在孤魘的預料之外,甚至於或許孤魘自己。也發現了意外!

葉辰、雷公、濟公、李逍遙、聶風、步驚雲……甚至於是葉辰的徒弟小詩、李霄等等,都是在抬頭看著天空,那裡有屠夫和白眉在對抗白玉帝朝的四大強者。

四大虛境強者,這根本不是天靈宗可以接觸的強者,更加別說抵擋了。

他們都在抬頭看天,因為他們知道,如果屠夫和白眉失敗了的話。就是天靈宗的覆滅之時。

將天靈宗的存亡。寄托在兩個外人的身上,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哀,可是也無可奈何。

葉辰仰望天空,他的目光很銳利,一下子便看到了天空中的戰況。

屠夫和白眉,兩個人每個都對付了兩個大虛境高手。

屠夫對付兩個元帥,這兩個對手都是入虛的境界。他的壓力不是很大。至於白眉,他的對手則是一個入虛境界,一個洞虛境界,比屠夫的壓力大多了。

不過直覺告訴葉辰,白眉雖然從未出手過,每次出手都是屠夫,但是白眉的實力肯定比屠夫更強。

結果也的確是如同葉辰猜測的那樣,不然的話就不是白眉對付洞虛境界,而是屠夫對付了。

天空中,屠夫對著白眉說道:「白眉。你抗的住嗎?」

白眉淡淡的說道:「我的封印已經完全解開,雖然無法對付破虛境界,但是對付一個洞虛境界和一個入虛境界,沒有太大的問題!」

對面,白玉天朝的皇帝臉上露出了冷笑,道:「狂妄,朕今天倒要看看你。是如何對付洞虛境界的!」

說話間,白玉天朝的皇帝白河殤大袖一揮,立即有一道劍光激射而出。他的衣袖之中,居然藏有一柄短劍。

與此同時,白河殤身邊的一位元帥,也是將手中的長刀斬下,刀光碾碎了空間,殺意滔天。

白眉的臉上帶著微微的冷笑,他手中出現了一個棋盤,將這棋盤豎著擋在自己面前,當做是盾牌來使用。

刀光,劍氣,通通都是被這個棋盤給擋了下來,並且棋盤之上沒有絲毫的損壞。

「嗯?」白河殤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沒有想到對方居然真的能夠接住自己的攻擊。

「果然,能夠撐到現在還不被滅的宗門,都是有一些實力的!不過就算是如此,你們也只有滅亡這一條路。」

另一邊,屠夫看到白眉擋住了對方的攻擊,臉上也是鬆了一口氣。如果對方只是入虛境界的話,他並不擔心白眉,可是參合進來了一個洞虛境界,就讓屠夫有點緊張了。

屠夫的手中持著觀天刀,這是孤魘賜給他的刀,上次它就是憑藉著這柄觀天刀,一舉斬殺了大胤帝朝的皇帝。

大胤帝朝的皇帝,也是入虛境界,屠夫能夠殺他,今天自然也能夠殺這白玉天朝的入虛境界元帥。

只不過殺一個人和殺兩個人並不同,屠夫可以輕輕鬆鬆的斬殺一個入虛境界,但這不代表他可以輕易斬殺兩個入虛境界聯手。

半個時辰之後,屠夫終於用觀天刀境其中一個元帥的頭顱斬下,並且轟爆了其元神。

殺了一個,破了對方的聯手之勢,屠夫本應該乘勝追殺,一鼓作氣的將第二個也斬殺。可事實上卻並沒有那麼簡單,因為他幾乎是用盡了全力,才將對方的聯手攻勢破開,並且斬殺了其中一人。

對方是只剩下一人了,但是他也受到了很大的傷勢,戰鬥力遠遠不如之前。所以他沒有能力一鼓作氣的繼續斬殺第二個入虛境界元帥,而是依舊在膠著的戰鬥著。

又過了足足一個時辰之後,屠夫幾乎是連刀都握不穩了,才將第二個入虛境界的元帥也給斬殺了。

屠夫雖強,但他終究也只不過是入虛境界而已,並沒有踏入到洞虛境界。

另一邊,白眉的棋盤橫在虛空中,他雙目緊閉,站在那裡一動不動。讓人驚嘆的是,白河殤和另一個白玉天朝的元帥,居然也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那個棋盤上,有棋子在不停的一動,似乎這三個人……正在下棋!

他們的確是在下棋,但是也是在戰鬥,這是白眉的特殊手段,將自己和敵人拖入到了一個神秘的空間中,對弈。

在屠夫斬殺了第二個入虛境界的元帥之後,白眉也睜開了眼睛。他的嘴角有一絲血跡流出,但是白河殤和那個元帥的傷勢看上去更甚。

屠夫出手,觀天刀斬下。

白河殤一手拽著那個元帥,飛馳而去,逃離了這裡。

白玉天朝,退了!

天靈宗,還有希望。(未完待續~^~) 天靈宗抵擋住了白玉天朝的攻擊,存活了下來。與此同時,不遠處三泉疆域的紅申宗,也是抵擋得住了一個天朝的入侵。

這個紅申宗以前並不起眼,只是一個皇道級的宗門,沒有注意過它。可是隨著它一次又一次的抵擋住了九霄魔界的入侵,終於也名動了整個玄星大陸。

能夠抵擋的住天朝入侵,證明這個紅申宗至少也有聖道級宗門的實力。如果是之前,一旦有聖道級宗門出現,那麼必定是驚天動地的大事。可惜現在卻引不起什麼風波了,因為就算是天道級宗門,都被滅了,聖道級宗門又能夠如何?

紅申宗一次又一次的隱藏實力,其實不就是想多活一段時間嗎?如今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暴露,他們又還能夠堅持多久?

而除了紅申宗,給九霄魔界震驚最大的就是天靈宗了。

因為紅申宗好歹也是皇道級宗門,隱藏實力也是有著一個度的。或者說,一個皇道級宗門爆發出堪比聖道級宗門的實力,這是可以接受的,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天靈宗是什麼?一個連王道級宗門都不是的存在,憑什麼能夠抵擋住天朝的攻擊?

隨後天靈宗的歷史,也被漸漸的扒了出來。接著眾人才恍然,原來天靈宗能夠抵擋住天朝的進攻,是因為棄天宗的兩員大將!

這依舊讓人震驚,因為棄天宗雖然早已經聲明在外了。可以就沒有拿它和天朝相比。如今棄天宗兩個手下,就能好逼退天朝,那麼棄天宗的宗主又得有多強?

只不過讓人驚訝的是,這個棄天宗的宗主居然憑空消失,人間蒸發了。絲毫沒有咯任何的蹤跡。

當然了,棄天宗宗主孤魘在不在玄星大陸,九霄魔界的修士都不在乎,因為就算是孤魘也不可能擋住他們征服玄星大陸的腳步。

天靈宗,葉辰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因為屠夫和白眉經過了上次的戰鬥之後,居然也受到了慘重的強勢。如今在閉關恢復。

索性。九霄魔界沒有一股作氣滅掉天靈宗的想法,不然的話如今天靈宗沒有屠夫和白眉出手,真的是不堪一擊了。

「唉……」葉辰一聲嘆息,有時候葉辰也曾在埋怨,為什麼老天爺不多給他一點時間。

只要給他百年,不,甚至只需要二三十年的時間。他就有把握讓天靈宗成為真正的強宗,哪怕是九霄魔界也不能夠讓他怎麼樣!

可惜,兩三年的時間都不給他。

「宗主,你交代的事情已經查的差不多了!」李逍遙走了過來,對著葉辰說道。

葉辰點了點頭,道:「如今玄星大陸上,還有多少個本土宗門?」

李逍遙沉吟了一下,道:「不足一百!」

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聽到不足一百四個字的時候,聶峰的心還是一跳。苦澀。

要知道玄星大陸之上的宗門,原本都是用萬來計量的,足足數萬個宗門!!

可是現在居然只剩下不到一百個宗門,其餘的都已經滅亡,兔死狐悲,這讓葉辰有種深深地孤寂。正如他當初剛剛穿越到這個世界,也是一樣的孤寂。落寞。

「九霄魔界,準備何時對這近百個宗門動手?」葉辰問道。

只剩下一百個不到的宗門,這對九霄魔界來說已經不值一提了,如果他們再次動手的話,肯定會想著一次性解決問題,一勞永逸。

李逍遙回答道:「還沒有消息,九霄魔界沒有立刻動手,似乎在等待什麼。」

葉辰明白,這是暴風雨來的平靜,因為一旦九霄魔界準備好了出手,便是玄星大陸滅絕的時刻。沒有人能夠抵擋,只有覆滅!

「西域,有什麼動靜?」葉辰問道。

如果說如今還有唯一的希望,那麼就是西域了。

西域的佛門,是讓玄星大陸和九霄魔界全部都忌憚的存在。佛有無上之說,葉辰認定了只要西域佛門出手,就一定有能力扭轉乾坤。

李逍遙搖頭道:「西域的佛門沒有絲毫動靜,他們並不在乎九霄魔界對玄星大陸的屠戮,九霄魔界也沒有去招惹佛門,是他們早就說好了一般,無比的默契!」

葉辰嘆息,事到如今他已經明白,佛門根本就指望不上了。

「什麼普度眾生?如今玄星大陸民不聊生,無數修士橫死,這就是佛門的慈悲嗎?」葉辰喃喃自語。

他想到了地球上供養的佛,普度眾生,慈悲為懷,那是一種真正的信仰,被人尊敬,弘揚,供養!

可是這玄星大陸上的佛……

葉辰一瞬間明白了,這裡是玄星大陸,不是地球。

他先入為主佛把這裡的佛,想成了地球上的佛,慈悲為懷,普度眾生。

可是事實上這裡的佛,從來沒有說過普度眾生,也從來沒有過慈悲為懷。甚至於這裡的佛,也沒有那麼多信徒!

「地球是地球,玄星大陸是玄星大陸,我從一開始就想錯了!」葉辰喃喃自語。

難怪一到這個世界,提到佛門就讓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以前在地球,雖然他不信佛,但對於佛卻沒有什麼不喜,甚至於他也能夠感覺到佛的光明,以及一種恢宏。

如果說地球的佛是光明,那麼玄星大陸的佛,就是黑暗的。

想了這麼多,最終葉辰還是化為了一聲嘆息。

與此同時,西域,大雷音寺,一名老和尚突然睜開了眼睛。

「阿彌陀佛!」老和尚臉上帶著一絲無奈,帶著迷惘。

「佛祖,為何置天下蒼生於不顧啊?」老和尚眼神中充滿了苦澀。

他就是玄星大陸西域佛門的最強者,三大佛陀之一的普清。

普清佛陀,的確是慈悲為懷,也以普度眾生為己任,可是之前佛祖給他的指引,卻是讓他迷惘了。

佛祖曾在數月前,就給他旨意,讓他和西域的佛門,不要參與玄星大陸和九霄魔界的戰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