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往魚,沈穹便從飯店中出來,打算去藍韻竹家一趟,拿出手機,給藍韻竹發一條信息,通知一下她,然後便朝著她家的小超市走去。

剛剛走到一邊,忽然看到了什麼,不由詫異了一下,只見在藍韻竹家的小超市前不遠處,正停著一輛小轎車,車門打開,在轎車旁邊,出現了兩個人,其中一個正是藍韻竹。

除了她之外,車旁邊還出現了另外一個男人,這個男人打扮非常正式,穿西裝革履,豎著光滑的頭髮,手中還捧著一沓鮮艷的玫瑰花。

此時,兩人正在站在路邊說話。

沈穹皺了下眉頭,停下了腳步,只見那男人捧著玫瑰花想要遞給藍韻竹,然而卻藍韻竹紅著臉,神情尷尬的擺手,沒有接。

由於距離太遠,沈穹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只看到男人步步逼近之後,姑娘急忙連續後退了好幾步,把手擋在自己面前。

沈穹轉頭看了下那轎車,是一輛寶馬,還是新的,看樣子,至少值五六十萬,想了想,他也沒有猶豫,提著大龍蝦朝著那邊走去。

等他走進了之後,他才聽清楚藍韻竹究竟在說什麼,姑娘此時正在紅著臉,連連對著那男人說抱歉,神情非常之尷尬,即使不用猜,沈穹也能猜到那男人究竟在幹什麼。

這一打玫瑰,至少值幾百塊。

走進了后,沈穹也沒有猶豫了,直接叫了一聲:「小竹子!」

藍韻竹原本還在對那男人說話,這時候聽到有人叫自己,急忙回頭,突然看到是沈穹中,沈穹立即發現她的眼眸中冒出了一絲難以隱藏的驚喜。

是的,是驚喜!

很直接。

「沈穹,你來啦?」她笑道。

「嗯!」沈穹點了點頭,看了下那男人一眼,長相還不錯,大概就是二十五六十年紀,身高與他相差無幾,不過人家開著寶馬,而他騎著摩托。

「你們在聊天?」他問道。

藍韻竹神情中露出一絲尷尬,急忙搖搖頭道:「沒呢!我正打算回家。這位是程道白程先生,他是來……」說著,眨了眨眼眸,望著他,神情頓時有些怪異

她知道,沈穹能夠看到那玫瑰花,也不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

那個男人也在打量沈穹,上上下下掃了一眼后,壓根不想跟他打招呼,直接對著藍韻竹問道:「藍姑娘,就是他?」

藍韻竹怔了下,沉默了片刻,然後認真的點點頭默認了道:「嗯,程先生,您的好意我心領了,您還是請回吧。」

程道白又轉頭盯了沈穹一眼,滿臉失望道:「藍姑娘,沒有想到你的眼光會差到這種地步。如果是別人,我還沒有這麼失望,但是他——」頓了頓,他繼續道:「我真希望你能在考慮考慮。」

說完之後,他便沒有繼續糾纏下去,直接坐上了車子,迅速啟動,朝著前面開去。

等他走後,氣氛忽然尷尬了,安靜了下來。

沈穹皺著眉頭,盯著那寶馬車逐漸遠離,沒有說話,想了想,他又回頭看了下藍韻竹,誰知道那姑娘也在望著他,神情略微有些尷尬。

四周頓時安靜了。

鴉雀無聲。

過了一會兒后,沈穹才疑惑地問道:「這個人……」

藍韻竹望了他一眼:「不要管他。」

沈穹聳聳肩,道:「雖然我不想管,但是我還是蠻想知道的,那車非常不錯啊。」

藍韻竹聽言,特地抬起頭嗔怪似得望了他一眼,無奈地搖搖頭,沒有多說什麼。

其實,即使她不說沈穹也知道,這姑娘長得這麼漂亮,平常肯定不缺乏追求者,她家是開超市的,人來人往,平常接觸的人就比較多,再加上這姑娘氣質出眾,被人喜歡也理所當然。 沈穹心中雖然有些不舒服,但是卻也沒有生氣,畢竟兩人接觸的時間還短,感情壓根還談不上,僅僅只有些許好感而已,只不過讓沈穹好奇的是,藍韻竹這姑娘究竟是怎麼想的?

這男人看起來非常不錯,那車先不說,沒有幾十萬砸不下來,絕對是一個有錢人,即使是長相和身高,沈穹也不見得能夠勝的過人家,然而這姑娘,似乎壓根就沒有心動。

雖然心中很爽,但是還是免不了疑惑。

說實在話,前幾天她那麼主動,沈穹心中是又喜又驚,喜的是這姑娘這麼漂亮,竟然同意跟他相處,驚的是兩人根本沒有相處多長時間,僅僅只是相親后約了一次而已,姑娘這麼主動,難免會擔心她別有用心。

正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既盜,沈穹雖然不是小雞肚腸的人,但是這麼容易得到,的確感覺不太踏實。

錦年流殤,終成錯 不過,藍韻竹似乎不想多談這件事,忽然問了一聲:「你才剛剛到?」

她不說,沈穹也不好意思多問,點了點頭,把大龍蝦遞給她:「這是幾隻龍蝦,還是活的,剛剛送到我這裡。順便拿過來給你嘗嘗!」

「啊?」

藍韻竹怔住了,過了一會兒后,才噗嗤地一聲笑了出來:「你又給我送好吃的啊?」

沈穹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我那邊,只有好吃的!」

藍韻竹想了想,伸手接了過來看了一眼,看到了這幾隻大龍蝦后,神情頓時有些複雜。

稍微沉默了一下,她抬起頭望著他,咬了咬嘴唇說道:「剛剛那人……很噁心!」

「噁心?」沈穹一愣。

藍韻竹點點頭:「嗯!很噁心。」然後又捋了下耳邊的秀髮,微微笑了起來:「剛剛,我差點跟他說你是我男朋友了!」

沈穹一愣,立即道:「這個我倒是不介意啊。」

藍韻竹不由莞爾:「我是怕你們打起來。不過,暫時不用去管他了,這個人確實很噁心!」

說著,也沒有過多的解釋,提了下手中的龍蝦,繼續望著他,滿臉狹促地笑道:「這個我就喜歡多了,相對比送花什麼的,我更加喜歡吃的,可能我也是一個吃貨。謝謝你啊,沈穹!」

沈穹見到姑娘笑靨如花,不由也笑了:「不用客氣!」

藍韻竹點點頭,紅著臉道:「嗯,既然來了,那麼不如先到我家坐一坐吧?順便吃完午飯再回去。我媽最近一直都在說一定要留你吃頓飯,都認識這麼久了,一頓都還沒有請過你呢。」

「好!」

沈穹當然不介意上她家一趟,相對比其他的,還不如跟她家人搞好關係直接,藍母他也見過,不是很難相處的人,再說了,姑娘既然邀請自己去他家,分明是放了很深的誠意,於是便立即應了下來。

藍韻竹的弟弟藍小城正在讀初中,中午沒有回家,由於是一家人經營超市,所以她爸她媽都在,相對比她爸,藍媽更加熱情的多,吃飯的時候,拉著沈穹問東問西,問了不少東西。

期間,藍韻竹只是一臉微笑著吃飯,沒有過多的說話。

吃完午飯後,沈穹在她家坐了一會兒,聊了一會天,這才起身出門回家。

「對了,你的果園裡面,現在還有梨花嗎?」出來的時候,藍韻竹忽然問道。

沈穹搖搖頭:「沒有了,花期已經過了!」

「那就可惜了,原本我還想繼續過去看看呢!」藍韻竹有些失望,然後叮囑道:「你回去的時候小心點騎車,別騎太快了!」

沈穹望了她一眼,點頭道:「嗯!」

其他的暫且不說,沈穹確實感覺到人家姑娘的誠意,也沒有多說,啟動摩托回家。

等他離開后,藍韻竹這才轉頭回家,在家的廚房中,藍媽正在盯著水盆中的五隻大龍蝦,見她回來后,抬頭望了她一眼:「他走了?」

「嗯!」藍韻竹點點頭,看了下那幾隻龍蝦一眼,神情複雜。

「這龍蝦這麼大,而且還是活著的,可能得花不少錢啊!」藍媽笑道:「小竹子,這事要成了?」

藍韻竹看了自己媽媽一眼,俏臉冒出嫣紅,稍微沉默了下,然後頷首輕輕地點點頭。

藍媽大喜,忽然想到了什麼,又皺眉問道:「對了,那梁道白是怎麼回事?他怎麼過來了?」

藍韻竹搖搖頭道:「這個我也不知道啊,忽然就過來了!」

「他看到了?」藍媽詫異問道,盯著她。

藍韻竹沉默了一下,咬了下嘴唇,點點頭:「嗯!」

藍媽笑道:「也好!看到就看到吧!不過,你是怎麼想的?那梁道白好像也不錯,家裡是當官的,還在供電局那邊當科長,可比這個穩定多了。我以前不知道他,要不然也不會讓你去相親。」

藍韻竹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

藍媽忽然滿臉狹促地望著她道:「你不會也是真的看上人家了吧?」

藍韻竹俏臉微紅,無奈嘆了口氣道:「媽,這事情我來決定吧。我不希望比來比去的,那梁道白不是什麼好人,這種話以後就不要再說了。」

「好好好!」藍媽只能無奈的笑了一聲:「這個就依你,你自己看著辦,別的不說,我還是挺相信我女兒的眼光的。」

藍韻竹笑了起來,盯著幾隻大龍蝦問道:「這龍蝦應該很貴?」

「怎麼可能不貴?幾百塊一斤呢!這龍蝦這麼大,每隻可能都有兩三斤,這一送就是五隻,起碼得幾千塊呢!」藍媽道,說著,又抬頭盯著她:「你得好好感謝下人家。」

「這麼貴啊?」藍韻竹吃了一驚。

藍媽點頭道:「等你去了菜市場你就知道了。沒有幾千塊,肯定是拿不下來的,而且就算是有錢,也不一定能夠買到,也不知道這小子是在哪裡弄到的?還算有心了。」

藍韻竹睜大了眼睛,以前她雖然也聽說過龍蝦名號,知道這東西比較貴,但是一直沒有吃過,心中也沒有什麼概念,然而現在藍媽這麼一說,立即就讓她震驚了。 這幾隻大龍蝦竟然要幾千塊才能拿下,而且就算是有錢也不一定買得到?她原本以為,最多也就是幾百塊而已。

想到這裡,藍韻竹心中不由冒出一絲惶恐,她長這麼大,還沒有收過這麼貴重的禮物呢!

以前也有人給她送禮,但是都是幾塊十幾塊的,就算是過生日邀請朋友過來參加,也就是一百多塊多一點,雖然也有人表示要送一些貴重的東西給她,但是正所謂吃人嘴軟拿人手短,收下了別人的禮物,就意味著欠別人一份恩情,她非常忌諱這個,所以根本不敢收,然而現在,一兩千塊的東西,竟然被她直接收下了!

回想起來,自己似乎還跟他說自己喜歡這個。

藍媽見她神情複雜,哪裡不知道她的心思啊,莞爾笑了一聲:「嘿,一個傻丫頭。人家給你送這東西,說明人家心裡有你。要不然,幾千塊的東西怎麼可能說送就送?你不是也喜歡人家嗎?那麼以後好好處處便是了。再不濟,你也買幾個東西送給人家,當是回禮。」

「可是,這也太貴了。」

藍韻竹心中憂愁,微微點了下頭,沒有繼續說什麼。

畢竟老媽說的也對,最不濟,買個同等重要的禮物當回禮便是了。

大叔,你真迷人 這人也真是的,怎麼不先跟她說一下?

而在另外一邊,就在回家路上的沈穹一直在考慮,自己是不是買輛車開開了?

雖然說經過了時間的接觸后,發現藍韻竹真的不在意他有沒有車,但是身為男人,有輛車代步已經非常有必要了,以前沒有錢還好說,根本買不起,但自己現在已經賺了錢,就沒有必要繼續省著。

另外,這姑娘的體質確實有點弱,雖然說她不介意上自己的摩托,但是若是吹了風,難免還會再次感冒,若是沒有車,沈穹也不敢再次約人家出來玩。

嗯!

是該買車了!

摩托確實不太方便。

這樣想著,他也不著急回家,迅速轉身去銀行看了一下賬戶餘額,現在他還有三百多萬存款,而且存款還在繼續增加中,每天都能多幾萬收入。

農門寵妻:夫君,來種田! 最近用錢的地方應該不多,砸一百多萬,買輛豪車應該可以,這樣想著,他心中激動了起來。

一百多萬的豪車啊,以前他想都不敢想,現在終於有錢買了,如果不是異界魚,他根本不能這麼快就賺到這麼多錢。

一百多萬能夠賣什麼樣的豪車呢?待會兒要回去查一查才行,既然已經做了決定,那麼事不宜遲,下周就去城裡一趟。

沈穹如此想著,拿起手機給藍韻竹打了一個電話,電話很快就接通了,他立即開門見山的問道:「小竹子,你下周三有空嗎?」

藍韻竹也不知道在幹什麼,似乎有些詫異,問道:「有啊!怎麼了?」

沈穹嘿嘿笑道:「你下周三有空的話,我想邀請你去夏海市一趟。我想去買輛車!」

「啊?你要買車?」藍韻竹明顯非常吃驚。

沈穹道:「是啊。總是騎著摩托每天送貨,有些不方便了,所以想要買輛車回來看看。如果有空的話,咱們一起去。」

藍韻竹忽然沉默了,半響都沒有說話。

沈穹詫異問道:「怎麼?你沒空嗎?」

藍韻竹的聲音冒了出來,似乎有些無奈:「不是!沈穹,我覺得你沒有必要這樣啊。」

「啊?沒有必要什麼樣啊?」沈穹不由詫異了。

藍韻竹嘆了口氣:「就是買車啊!你剛剛都沒有說,怎麼忽然想起這個了?你是不是被那梁道白刺激到了?」

沈穹怔了一下,沒有說話了。

這姑娘,估計也看在了眼中。

藍韻竹很認真的說道:「其實你沒有必要這樣的。有車雖然好,但是沒有,也沒有什麼。那梁道白不是什麼好人,這個以後我再慢慢跟你說,我不希望你介意這個。沈穹,說真的,我答應李嬸,是有理由的。相對比其他的,我更加相信自己的感覺。 磨了10年劍的我終于可以浪了 我不希望因為這件事而擾亂你其他的計劃,你不是在開淘寶店嗎?應該需要資金的吧?不如先把錢用在其他地方?」

沈穹聽言,不由心中感動。

這姑娘,似乎在為他著想呢,單純的有些可愛了。

其實只要認真想一想他都能想通的。

當初相親的時候,兩家人有什麼都已經了解的清清楚楚,沈穹有什麼沒什麼,對方也知道,但是那時候藍韻竹壓根就沒有嫌棄的模樣,足以看出對方並非什麼勢利的女孩。

後面的相處,大多數也都是感覺到對方的大方和單純,越是相處久了,沈穹越覺得這姑娘的溫婉,現在不在乎她的女生實在太少了,不說其他的,就說沈穹以前讀書認識的女生,各個都要有車有房。

當然,即使他這麼說,沈穹還是想去買車的。

想了想,他說道:「這個我已經考慮過了,已經非常有必要買了,不說其他的,就說每天送貨,摩托都已經不太方便。你下周三有空的話,我想請你一起上去一趟,順便我們去夏海市逛一逛,買點東西。」

藍韻竹似乎皺了皺眉頭,也沒有答應,問道:「你現在還在鎮里嗎?」

「在啊?怎麼了?」沈穹詫異道。

「你現在在哪兒?我去見你吧,見面了我們再說!」藍韻竹急忙道。

「額!」沈穹詫異了一下,說道:「就在郵政局這邊,你幹嘛啊?這個時候過來?」

「你先等等我!」藍韻竹道,直接掛斷了電話。

沈穹心中哭笑不得,只好站在那裡等。

大概等了十幾分鐘后,穿著一身淺藍色連衣裙的姑娘,果然出現在視野中。

頭上扎著馬尾辮,皮膚白皙嬌嫩,那白皙光潔的額頭下,一雙遠山似的黛眉輕輕地顰著,似乎鎖著一縷看不見的輕愁,細細一管小腰兒使一根鵝黃色帶子系了,便有一種婉約從骨子裡透出來。

她是那種非常耐看的女孩,越看越覺得漂亮。

很快,她走到的面前,蹙著眉頭望著他:「你真的要買車啊?」

Leave a Comment